故空軍中將唐崇傑生平事略

 

故空軍中將唐崇條將軍江蘇省吳縣人,世居甪直鎮,為當地望族,出生於民國九年農曆一月初四。年少時適值抗戰軍興,將軍高中畢業後,懷絕滿腔熱血,毅然投筆從戎。

二十八年七月在南京考入空軍官校十二期,先至江西空軍入伍生營受刺,與陸軍官校十五期入伍生,一起接受正規軍事訓練,陸軍官校十五期步科畢業後,再轉赴昆明空軍官校接受飛行訓練,結業後,立獲選派首批人員,赴美接受新機訓練。

三十年六月成行,分別完成初、中、高級飛行訓練;三十一年三月,畢業於美國航校42-E班;隨後又繼續完成OTU戰鬥課程訓練。三十一年十二月,學成後經印度返國,旋即派至空軍第三大隊七中隊擔任飛行員,正式加入空軍戰鬥行列,擔任捍衛領空任務。其後編入中、美混合團,

與本軍同儕及美國戰友一起併肩捍衛長空,個人有擊落日機一架的光榮記錄。由於戰果輝煌,曾讓日機飛行員聞風喪膽。將軍驍勇善戰,戰技出眾,戰時曾獲頒多座戰功獎章及美國獎章表揚。

來臺後,將軍歷任飛行部隊中隊長、大隊長、聯隊長、國防部作戰肋理次長、空總作戰署長、副參謀長、督察長、空訓部司令、空總戰針會主委等重要軍職,並陸續完成參大、三軍聯大、國防研究院等深造教育。

「八二三」戰役,將軍時任空軍第一作戰大隊大隊長,為戰鬥序列部隊之一,直接參與臺海保衛作戰;在聯隊長任內,指揮新竹空軍基地全體空、地勤人員提高各類裝備妥善率,保持高度戰備能力;在督察長任內,不斷改喜飛安,貫徹技令要求,並將戰術考核業務結合為戰力撿查,致力提昇全軍戰力,對建軍備戰,貢獻卓著;曾榮獲政府頌授雲麾、洛書、河圖、翔豹、忠勤等勛、獎章數十座,以表彰為國貢獻之辛勞。

七十年三月,將軍奉命軍職外調,轉任臺灣省省營事業中興紙業公司任總經理職;同年五月,辦妥軍職退伍,結束了四十餘年的軍旅生涯。在中興紙業公司服務期間,除加強各類紙張生產外,並督導完成四號紙機安裝工程,使國內新聞紙供應無慮匱乏,頗着勞績。七十五年一月,依規定屆齡退休。

將軍與沈振權女士結褵逾一甲子,鶼鰈情深。夫人賢淑端莊,相夫教子,持家有方,向為同儕欽羨。婚後育有子女五人,長女維美、次女維人、長子維英、三女維雄、小女維伍,各擁有共滿家庭。孫士堯、孫女士珍暨外孫、外孫女等,均在美國接受教育,秉承庭訓,人人奮發向上,立志為國家社會貢獻。

將軍身體向稱健朗,退休後生活極有規律,謝絕應酬,遠離煙酒,浸淫國畫,含飴弄孫,閒來偶約牌局與同好小聚,晚年生活堪稱悠閒自在。

去年(九十八)九月三十日,將軍不幸因腦部中風跌倒陷入昏迷,經送台北慈濟醫院急救後一度好轉,能夠識人;無奈十月二十三日清晨二度中風,從此意識盡失。將軍臥病前後約八個半月,輾轉於台北榮總、振興醫學中心診治,因無法恢復意識,遂遷入振興醫學中心附設護理之家療養,得到妥善照顧,家屬也常伴隨。

九十九年六月十五日清晨,將軍終因心臟衰竭,併發肺水腫症,藥石罔效,在家人陪伴中,安詳與世長辭,享壽九十二歲。

當即移靈台北市第二殯儀館,親視含殮遵禮成服,謹擇於民國九十九年七月四日假該館【懷恩廳】設奠隨即大殮發引火化靈骨安厝於五指山國軍示範公墓忠靈殿。

今年氣候異常曝熱,台北的天氣升至三十七、八度多,所以汪媽媽認為天氣實在太熱了,汪夢全伯伯年紀大將不出席公祭。

當天早上和汪媽媽一起搭計程車前往公祭會場途中,談起今年初才在香港去世的廖譚清伯伯及住美國賀哲生伯伯,因此計算十二期尚存的同學住台的有汪夢全伯伯、董汝泉伯伯,住美國的有陳鴻銓伯伯、馮德鏞伯伯,住香港的陳炳靖伯伯,及住成都的張義聲伯伯等人,官校十二期生共計畢業一百零七位同學,如今也僅存了 六位伯伯了(也許還有些失聯的同學我們就不清楚了),真使人感慨萬分。

公祭會場入口處,可見空軍儀隊標兵持槍站兩邊排列,一排約九人,非常的榮重,會場內也是空軍儀隊和空軍軍樂隊代替了場內的工作人員。

主祭官雷上將陪祭官潘中將等在靈堂前行禮。

四位現役將軍擔任護旗官,為棺木覆蓋國旗。

公祭後覆棺國旗由儀隊展示後收摺起。

雷上將將國旗交給家屬長公子唐維英先生收藏。

空軍軍樂隊,莊嚴的為老將軍送行。

感謝將軍一生為國,總統馬英九致贈旌忠狀。

昔日抗戰期間的勇士英雄人物都敵不過時間及歲月的痕跡,步入了歴史,但期生平的史績將留下成為中華民國的一部份,供人瞻養與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