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飛虎隊老兵患白血病無錢醫治數人欲捐款

 

彭嘉衡,19217月生於印尼,1938年參加國民革命軍第4集團軍交通兵團,1942年赴美國高級飛行學校學習。1944年加入飛虎隊。
  1947年,彭嘉衡退役返回印尼。1950年回國進入民航局工作,1986年退休。

他曾64次駕駛戰機重創日寇,1945年獲美國空軍授予“優異飛行十字勳章”,如今他只能躺在病床上回憶當年的浴血奮戰;他曾視死如歸,帶著共有20多個彈孔的戰機返航,現在他卻在病魔面前無奈地選擇放棄生命。
  彭嘉衡老人,北京唯一健在的飛虎隊隊員,近日因白血病復發再次住院,病情不容樂觀。
病房探視 手指撐開眼睛堅持看清探視者
  昨天,解放軍307醫院血液科病房中,近90歲高齡的彭嘉衡老人虛弱地躺在病床上閉目養神。
  病情復發後,身高183的彭老體重從70多公斤銳減到60多公斤,整個人幹乾瘦瘦,失去了往日的 模樣。

因為病痛,彭老每隔幾分鐘就要皺著眉頭稍稍變換一下姿勢,就連這個簡單的動作都需要家屬協助完成。 

儘管如此,當聽到小兒子彭灼南說記者前來探視時,彭老一下子呼吸急促起來。他用力舉起沒有紮點滴的右手,顫巍巍地用食指和拇指撐開右眼,執意要看清記者的模樣。
  憑著聽覺,他努力將臉轉向記者的方位,口齒不清但一字一頓地說道,“我記得《法制晚報》,去年採訪過我,感謝你們對我的幫助。”

病痛折磨接受骨髓移植無奈白血病復發
  去年12月,記者採訪時,彭老剛剛接受了小兒子彭灼南捐獻的骨髓,進行了移植手術。
  “手術後效果還不錯,今年34月份是老爺子身體最好的時候。”彭灼南回憶,春天時,老爺子還能拄著拐四處散步。
  一個月前,彭老外出參加活動,旁邊的人勸年邁的彭老坐下,可彭老堅持要站起來以示尊重,眾人連忙將拐杖遞到彭老手中,彭老卻悄悄地將拐杖藏了起來,堅稱自己就是一個“能走能站不用人扶”的健康老頭兒。
  就在大家都以為彭老的身體逐漸好轉時,10天前,彭老突然感覺不適,將剛吃下去的飯菜吐出後就病倒了,他的白血病復發了,整個人虛弱不堪。
  之前的治療已經讓彭老家中一貧如洗,如今,面對著高額的醫療費,家人一籌莫展。
已花費十多萬老伴賣房湊錢
  從戰爭年代的出生入死到和平年代的平淡生活,彭老從來沒有怕過什麼,更不曾抱怨,不管貧富老兩口都幸福淡然,安之若素。而今,他卻在病重時向妻子透露自己的決定放棄治療。
  “四天的醫藥費就要一萬元左右。現在他只能靠藥物來維持,如果斷掉連十多天都堅持不了。”老伴說。
  彭老從民航局退休後,民航局曾在他做移植手術時為他報銷過一部分醫藥費,但由於彭老檔案的原因,民航局無法按飛行員的待遇報銷其醫藥費。老兩口已經花去了10多萬元,經濟拮据。
  “打仗的時候他連死都不怕,現在卻要放棄自己的生命,我覺得很對不起他。”話一出口,彭夫人抓著胸口的衣服泣不成聲。彭老倒下後,這個柔弱的女人一下子堅強起來,陪伴在丈夫身邊。
   “他鬧著要回家,不住醫院,我知道他心疼我,心疼錢。”彭夫人抽泣著,“現在他只能靠藥物來維持,我已經決定把家堛漫苳l先賣掉,抵上醫藥費再說。”
  今天上午,彭夫人拿著輾轉借來的5萬元趕到醫院,“不知道他還能堅持多久,但不到最後我不會放棄,我不想看到他走得太痛苦。”

本報訊(記者王禕) 中國人從不乏愛心!飛虎隊老兵彭嘉衡的病情牽動著讀者們的心,40多名熱心讀者表示願意捐款,愛心帳戶今天上午已開通。

昨天,本報報導了北京唯一健在的飛虎隊老兵九旬高齡的彭嘉衡老人,白血病復發無錢救治,家人準備賣房為其治病。

從昨天下午1點半接到第一位熱心讀者的來電開始,記者的手機就一直處於使用狀態,直到淩晨12點,還不斷有短信發來。記者的手機變得燙手,讀者們的熱情卻更加滾燙請您趕緊轉告彭老夫人不要賣房,醫藥費我們來湊!”“不能讓老英雄流血又流淚,快給個帳號吧。

北京、海南、武漢、上海、廣州等地的打工仔、軍人、個體老闆、90後的學生族,紛紛表示願意捐款。

北京的劉先生在通話中數度哽咽,在戰爭年代,他沒有失去自己的生命。在和平的年代,我們也不能讓老人放棄生命!

廣州的曾老先生已經70多歲,在長達40分鐘的通話中曾老一直都很激動,飛虎隊當年就是在我頭頂上打跑鬼子的,他們可是救國英雄啊。我們一定要幫助他。

一位周先生表示願為彭老提供從現在一直到康復的費用,他為國家付出這麼多,我們應該為他這麼做

今天上午,幫助彭嘉衡老人的愛心帳戶已經開通。截止到目前,已有40多個讀者來電表示願意捐款。

昨天下午記者打電話時,彭夫人剛剛從醫院陪護完畢回到家中。

彭老的身體和前兩天相比穩定了一些,吃下去的東西終於不再吐了,有時還可以安穩地睡上幾十分鐘。

聽說有那麼多人都在關心彭老時,彭夫人終於忍不住在電話那端哭出聲來,謝謝他們,老彭聽到以後肯定會很高興的。

(摘自百度 法制晚報 淮安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