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大隊十七中隊 隊長項世端

 

項世端為空軍官校八期,民國五年生於廣東東興鎮。回憶起當年離家投考軍校經過時,項世端感慨的表示,自從民國二十年「九一八」事變至「一二八」淞滬戰爭,日本對我中國逐步侵略的跡象漸已顯露,項世端內心仇日及愛國心理與日俱增,一心想投效軍旅以遂殺敵心願。在當時戰亂時期,少有完整的家庭可以全家大小安全的離開戰地,項世端語帶感傷的表示,民國二十四年戰亂時期,他的家人為了避免其受到日軍迫害,希望他能北上謀生發展,他的父親在他臨行前,特別叮嚀他要好好照顧自己,做個國家社會有用的人,項世端離家北上時,身上靠著家人給他約二十元越幣到了杭州,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知道空軍正在招生,於是他毅然前往報名,願將自己交付給國家,為國盡一分心力,以不負父親的期望。

民國二十六年八月,在洛陽及廣州兩處受中級階段飛行教育的八期學生,只進行三個月飛行訓練時,因受東北日軍進攻盧溝橋及日軍不斷在上海日租界區登陸,侵華舉動頻繁,眼看京、滬、杭也將受到日軍直接侵犯,杭州筧橋航校於是開始向雲南昆明遷校,就當時國家戰況艱困時期,為能 讓學生安心訓練,遷校與飛行無一定所是他當學生時期深刻的記憶。項世端在談諭起當時参加的戰役時表示,他参加抗日戰爭中。 大約出擊日軍機場有五十次左右,而在重慶、

(項世端(前排中)與當年五大隊十七中隊同仁合影)

成都的空防戰,也有五十次上下,各種戰役次數多的自己都記得不太清楚了,不過其中有一段的戰役,讓他至今「永生難忘」,那次是在緬甸保衛英軍執行任務時,我被日機擊中,迫降跳傘,在蠻荒的緬甸、我用走路及做牛車方式,安全的返到臘戍基地。而我現在左肩上還留著當時的彈 片,醫生說彈片對我的身體沒什麼大礙,我也樂的將這個「經歷」永藏於心。

此外,在民國三十三年九月十二日,項世端出任五大隊大隊長,在當時中美混合 團戰鬥中,項世端率領八架P-40機,下午由芷江出發,前往永豐湘潭、衡山公路上空搜尋空中及地面敵機和日軍。在他分別交付隊員任務後,由副隊長朱黻華帶領第一分隊,在上空遭遇到日機十二架,擊落了四架日機,項世端則帶領第二分隊,沿永豐、湘潭、衡山公路低飛掃射樹林及房屋內的日軍,並將傘弹投炸衡山北邊日軍營房,造成日軍嚴重死傷,此次任務除美軍飛行Brin末返回,我機一架受創,外餘六架均安全返回基地。

項世端著說,民國三十三年九月十九曰、他率領著十餘架P-40機,各帶瞬發信號炸彈六枚,槍彈一千四百發,襲擊歸羲到長沙公路上的日軍車隊,抵達自標後,即低空炸射,雖然過程中遭遇兩架日機前來抵抗但仍不敵我機而敗退,全隊完成任務安全的返扺芷江在這兩次的重創日軍任務,在當時中美混合團戰鬥中都傳為美談,也刊載於「中美混合團戰鬥紀實」這本戰史中。

由於抗戰當時戰況紊亂,通訊設備極為簡陋, 蔣委员長有時要傳達重要的命令到前線,空軍便會派飛機獨自前往北方戰區傳達命令,項世端即擔任過此項任務,過程中雖然沒有同僚掩護,也沒有敵軍情報,為了要達成上级所交付的任務,他從未想過自己是否能安全的返航,腦海堨u有想要把任務完成,也就因為這個原故,他能以少校分隊長的職務與 蔣委員長合影,這段經歷嚷他感到十分光榮,也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榮耀。 
 

 

( 此文摘自中國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