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徐華江將軍

 

不幸的消息終於來到了,九月三日晚,正同家人晚餐後,電話鈴聲響起,母親接到後告訴我:徐媽媽找你。我心中就有一份很不安的感覺,果然徐媽媽告訴我徐伯伯以於前天夜病逝於榮民總醫院了……現牌位安放於民權東路的“菩提心生命會館”。我問明地址後想第二天就前往祭拜,但母親認為現在正逢鬼月末,要我過了鬼月在去,只好依母行事。

九月八日,中午來到了“菩提心生命會館”四樓,在一排遺照中找到了放在中間位置徐伯伯w祥的相片及牌位,此時心頭大震,徐伯伯真得離開了我們。點上一柱清香默拜,回想起當時與老人相處之情形彷彿就在昨日,講話永遠是慢條思理,看着他老人家從箭步如飛到行動不便以輪椅代步,隔些時日又見他老化了不少,身體出問題的並不只他一人而以,其他飛虎隊的老人也都一樣,在多年與飛虎隊老人

相處中,徐伯伯是我最好的顧問,也是我交往最深打擾次數最多的一位,他老人家的病逝如同家父走後之心情,使我的感處特別的深.......

徐伯伯本身並無宗教信仰,徐媽媽希望能以佛教方式為徐伯伯送行,因此在法鼓山師兄師姐的幫助下歸依為佛教徒,由師兄師姐們為徐伯伯誦經送他老人家最後的一段行程。

“人生的終點不是生命的結束 乃是 無限的延伸以及圓滿的連續” 聖嚴法師 法語

之前為徐伯伯所著的“天馬蹄痕 我的戰鬥日記”一書,八月中旬才終於出版了,可惜徐伯伯無法看到此書的發行,徐媽媽將此書放於徐伯伯牌位前,告訴書己出版了,相信徐伯伯一定會很高興,徐伯伯認為我們國家的戰史中經常忽略人的問題,只記錄戰況,未提及領隊及隊員姓名,對主宰事物的人忽略,實為可惜,因此書中也加强作戰人員的資料,希望能填補這段戰史一部份的空白,讓人們能記得他們也是徐伯伯的一大心願。

回顧其璀璨輝煌的一生,令人感到悲傷與懷念。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徐將軍一生赫赫英勇事蹟,除供後進效法,更將永留國人心中。

徐伯伯訃文 父親生平簡述

我們所敬愛的父親,生於民國六年,合江省(現為黑龍江省)富錦縣人,字叔敬,原名吉驤。民國二十年九一八事變,父親目睹目軍暴行,感亡國喪家之痛,民不聊生之苦,便隨祖父入關,以求救亡圖存。

民國二十三年父親考入中央軍校(即黃埔軍校)第十一期,並赴南京受訓,二十四年轉入航校七期受訓。自二十六年七七事變發生至二十九年參與過無數次大小空戰。

民國二十九年,於璧山空戰中首次發現日本最新型零式戰鬥機參戰,性能優越不在話下,我空軍只能以老舊的俄製戰鬥機奮勇作戰,父親的座機被擊落在稻田中,卻幸運的僅受到輕傷而已,父親拿起相機紀錄了這歷史的一刻,這是我空軍犧牲最慘烈的一場空戰。

其後與美國空軍並肩作戰,加入「中美空軍混合團」美國第十

四航空隊即世界聞名的「飛虎隊」,在此期間父親帶領下的我空軍隊員與美國戰友合作無間,多次完成艱難任務,同時也贏得美國戰友的尊敬和信任。軍旅生涯曾飛過二十九種飛機,戰功彪炳。

在大隊作戰曾獲頒寶鼎、雲麾、忠勤、乾元、勝利、復興等勳章,星序、宣威、彤弓、雄鷺、翔豹、忠貞等獎章。美國空軍頒贈美國航空獎章,先總統蔣公先後獎贈手錶兩只與記功獎勵等。民國五十年晉空軍少將,迄民國六十二年光榮退役。

父親退役後本應清閒,但因民國三十六年父親獲選第一屆國大代表,礙於軍人衛國作戰之責,未能前往南京報到,退守台灣之後,父親一面在軍中執行作戰任務之計畫與訓練,另一方面又參與國民大會任務,肩上背負著雙重的國家大任,民國八十年卸下國大代表任務,父親為我中華民國的付出貢獻,著實令人感動與佩服。

投稿於中國的空軍雜誌,成了父親退休後的生活目標之一,講述當年抗戰的艱辛過程,提供後人許多資料文獻以玆參考,因父親喜歡攝影的關係,從年輕時便留下,許多珍貴的歷史鏡頭,並將空軍抗戰文物史料保存的相當好,贈予我空軍收藏甚多。

民國八十七年父親在因緣際會下,與當時駕駛零式戰鬥機擊落父親座機的日本飛行員三上一禧見了面。三上一禧說:「看見父親的座機一直頑強打到空中停車才墜落,真是吃驚。」父親說:「明知道日軍飛機性能優越,但我們堅決迎上去,誓死報國不生還。」父親還說:「若非為了國家為了人民,戰爭是解決問題最壞的手段。」

祖父是個飽讀聖賢書的前清秀才,父親自小受到祖父的教導,後又進入空軍習得許多最新的科技新知,在傳統知識與新思維的雙重薰陶下,父親可以是個隨時做好準備,為國捐軀的好軍人,雖有著剛正不阿的個性,卻也是個喜愛詩畫的性情中人,在父親的內心世界裡是個和平主義者,出身於軍人的父親確能帶著溫文儒雅的氣質,實在是難能可貴。

九十九年五月十二日,父親因吸入性肺炎至台北榮民總醫院治療,住院期間,父親用虛弱的身體與疾病對抗,就像他當年打仗一樣,不屈不撓的奮戰著,連醫師都覺得父親能夠與病魔纏鬥這麼久是個奇蹟,讚嘆父親不愧是一名空戰英雄,真是個好強的父親啊,連生病都這麼的堅毅。

九月一日晚間八點十六分父親離開我們,享壽九十三歲。在醫院治療的一百多個日子裡,父親的狀況時而進步時而危急,而這天父親終於放下了心中的一切罣礙,自此之後不會再有病痛折磨,朝著美好的世界前進。正所謂「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父親雖逝,但為國犧牲奮鬥的精神、不畏艱鉅的毅力,將永遠留存在大家的心中。

後記

「天馬蹄痕:我的戰鬥日記」已於八月十一日出版,這是父親在生前還有餘力時,為中華民國的歷史做最後的貢獻,內容除了有當年的戰鬥日記外,還有百張珍貴照片及父親的訪談資料都紀錄於此書中,使後人能藉以更加了解那一段戰亂的年代。

二十六日中午,由友人林國裕中校開車帶我到第二殯儀館門口時,發現有警察在門口管制交通無法開車進入,相信有大官要前來参加公祭儀式,因此只好我一人先下車,步行用行李推車載着兩箱半書“天馬蹄痕 我的戰鬥日記”,放至於會場門口簽道處,贈於前來参加徐伯伯公祭的親友及長官們,尋問之下原來是總統馬英九先生要來公祭會場,所以前面有警察,會場前也有三名交警及兩位女警加上總統便衣衛士、空軍各單位參謀人員,等候入場的軍樂隊,感覺上外面比靈堂內的人還要多。

因為帶的書不多,不可能來參與公祭的人都送,我的工作就是在來賓簽名簿旁贈送書籍,主要是徐媽媽親友、徐伯伯來的學生下屬、軍政首長及各單位長官,全部送完還不够。第三天,徐媽媽又來電話說很多人打電話來沒有拿到書,還要十幾本,因此將我手中餘的書也送交徐媽媽了。

徐伯伯的公祭儀式並未通知報社及電視媒體,因此當天只有青年日報及軍聞社派記者前來採訪。

第二殯儀館懷源廳公祭會場門口,兩旁由空軍儀隊持槍迎接來賓的到來,場面莊重又偉大。

圖左:高指揮官參謀總長林鎮夷上將在來賓簿上簽名(參謀總長為四年一任陸、海、空三軍輪換。)

圖右:前國防部長陳肇敏先生到場及現任國防部長高華柱先生(後穿西裝者)也到達公祭會場。

徐伯伯昔友人及黨政高官前來祭拜,贈送“天馬蹄痕”一書做為留念。

公祭會場門口有女警站崗,徐伯伯軍旅生涯獲頒之勳獎章放置於入口處,顯示著徐伯伯的軍旅生涯戰功彪炳。靈堂內中央及兩旁掛滿了黨、政、軍 、民間團体所致贈之輓聯及花籃。

中午二時,家奠禮,法鼓山派了約二十名師姐至靈堂,為徐伯伯唸經超渡法會,祝徐伯伯一路順風前往天國之路,二時三十分舉行公奠禮。

國防部空軍司令部今(26)日表示,為表彰前空軍飛虎隊員徐華江將軍為國犧牲奉獻的精神,總統馬英九先生下午親台北市第二殯儀館懷源廳追悼徐華江將軍,表達政府為其一生奉獻國家及英勇事蹟之高度尊崇。

總統在國防部長高華柱先生、總長林鎮夷上將及空軍司令雷玉其上將等人陪同下,於下午兩點半抵達靈堂致祭,總統首先向徐華江將軍英靈上香及獻花致意,除肯定其在軍旅生涯的優異表現,並向遺族表達關懷與慰問之意。

總統馬英九先生下午二時三十分準時到追悼會場,在來賓簿上簽名。

馬總統在飛虎畫稿上簽名留念。此畫為花蓮空軍401聯隊林國裕中校分隊長所繪,401聯隊的前身就是第五大隊,其五大隊的十七、二十六、二十七中隊番號至今依舊存在,401聯隊中華民國最佳的F-16戰鬥機聯隊,負有防衛台海領空之責任,圖中下方為二戰P-40戰機,上方為F-16戰機,此聯隊是傳承了二戰期間飛虎隊之精神,馬總統為三軍統帥,能在此畫稿上簽名,使該畫更具有歷史意義。

總統馬英九先生向徐伯伯靈前獻花,徐媽媽感謝總統能在百忙之中前來參加公祭儀式。

馬總統英向前慰問其家屬,並向前座的軍政首長表示問候之意後離去。

典禮中並由雷司令主持慰靈儀式,中為兩名空軍中將,後四位少將覆旗官將國旗覆蓋於靈柩。

場面莊嚴隆重在司儀宣讀國旗慰靈詞後,由四位將軍到後面將國旗覆蓋於靈柩上。

前國防部長陳肇敏先生靈前獻花後,現任國防部長高華柱先生率領參謀總長及空軍將領獻花。

國防部參軍長林文禮靈前獻花,參謀總長林鎮夷一级上將率領空軍將領獻花致敬

空軍各單位代表及榮民代表向徐伯伯獻花。

其他各單位分別向徐伯伯獻花致敬,其中有新黨派代表參加,台北郝龍斌市長派代表參加,中央航校七期生同學,由同學會會長劉俊夫人及女兒代為出席獻花。與徐伯伯交情很深的李欽伯伯(官校十四期,抗戰期間為中美聯隊三大隊七中隊隊員),關振民將軍(官校十四期,抗戰期間為中美聯隊三大隊三十二中隊隊員,之後在四聯隊與徐伯伯共事很長的時間),因二位身體都不好無法前來, 由筆者代表“第二次大戰中美空軍聯合作戰退役人員協會”向徐伯伯獻花致敬。

國防部示範樂隊,於公祭會場一側在獻花儀式中奏樂演出。

很高興看到我送的兩盆花籃放在會場的最前面,左為“二戰空軍退役人員協會”,右為“中國飛虎研究學會”旁站着兩位空軍儀隊兵,好像是在保護我送給徐伯伯的花籃。

公祭結束後,空軍儀隊至棺木前將國旗疊起帶至靈堂。

由雷上將將覆棺國旗致贈家屬,徐媽媽兒子徐彰謙先生代為收下後留影。

徐伯伯當年獲頒之勳獎章,經筆者幫忙整理後拿去裝裱,可惜星序獎章(擊落日機)不見了,徐伯伯生前就告訴我,星序獎章被別人借走未歸還,如今也配不到了,公祭前兩天才訂製完成,打開包裝時徐媽媽非常高興的說:真得很漂亮,如果徐伯伯健在的時候能够裱裝好就好了。

(左)花蓮401聯隊現役F-16戰鬥機飛行員林國裕中校分隊長,今天特別從花蓮北上,小飛虎向老飛虎送行致上最深的敬意。(右)筆者於公祭後與徐伯伯勳獎章留影。

火化場前堂內供奉着徐伯伯的靈位及國旗和證書,肯定了徐伯伯一身為國家所負出的貢獻。

公祭後,我和林國裕中校一起在火化場大廳看徐媽媽,今天我們才第一次可以談談話了,徐媽媽告訴我:今天總統都來參加徐伯伯的公祭儀式感到意外,總統的行程 因保密關係也是臨時通知,等我到了會場之後才知,此次訃文並未發幾張,主要是徐伯伯的同學(陸軍官校、空軍官校、參謀大學等)通訊簿上的年紀也與徐伯伯相差無幾, 人在不在都不知道,所以也不寄了。此次真要感謝空軍司令部的幫忙,他們向我要了十八份訃文寄給了其他的單位,也不知道是寄給誰,沒有想到來了這麽多的 長官,靈堂訂得太小了,好多人沒有位子座,真不好意思。

因為我見到有大型攝影機在會場上攝影和拍照,所以尋問:「您有請人到場攝影和照像嗎?」

「沒有,他們是那個單位派來的都不知道。」徐媽媽回覆道

這一陣子徐媽媽可累壞了,兒女都要上班所有的事都要自己來,有次和徐媽媽踫面談事,還約在醫院內談完了她還得上樓做復健,有些事我也幫不上忙,真太辛苦了。

原本對現在國家政治的亂象和藍綠政黨之間的惡鬥感到非常的失望,沒想到此次政府軍方高規格公祭,極至哀榮,來了那麽多高級 長官,總統、參謀長、參軍長,兩位國防部長、两位空軍司令及空軍各單位主管,肩上的星星加起來快有二十顆,全來向老飛虎做最後的致敬。套用“天馬蹄痕”書中的一句話:「評斷一個國家的品格,不僅只要看它培養了什麽樣的人民,還要看它的人民選擇對什麽樣的人致敬,對什麽樣的人追懷。」中華民國還是很有希望的!
(感謝林國裕中校全場拍照,提供本文使用)

 

附記:大陸方面寄來請我代轉給徐媽媽之問侯信函

翟先生您好:

我是南京抗日航空紀念館副館長張鵬鬥,開館時見過您。

這次得悉徐老將軍去世消息,我局局領導囑咐我們一定要發個唁電,表達我們的心情。因沒有聯繫方式,特此發函,請您轉交唁電給徐老夫人。

感謝您及徐老將軍生前一直對我館工作的支持和關心。

順祝您中秋及國慶快樂

                                                                   張鵬鬥  2010 921日匆草。

 

翟永華閣下:請煩轉徐將軍夫人並治喪辦公處:

驚悉徐華江將軍仙逝,亟為悲慟,敬慰將軍夫人暨全府節哀順便。

                                                                     北京航空聯誼會名譽會長李裕敬挽

                                                                                        9201650

驚悉:

抗日戰爭中王牌飛行員、海峽兩岸的和平使者、北京航空聯誼會的摯友、深受我會廣大會員尊敬的徐華江(吉驤)將軍不幸在台辭世。我們為中華民族又失去一位文武兼備德才俱佳的優秀兒女倍感惋惜,我與北京航空聯誼會各位同仁謹向陳品全女士及子女們為失去一位好丈夫、好父親表示深切的哀悼。送挽聯一幅:

            戰倭寇 生命置之度外 血染中華長穹

            做史者 往來台海兩岸 心系民族大業

 

                                                                                                       北京航空聯誼會

                         副秘書長  溫有祥 電函

             會長    簽發

                                                                                                                 二年九月二十日

悼徐公
                                       
  華夏飛虎九三隕,
                              
江潮洶湧岸兩慟。
                              
不是好戰揚武力,
                              
死前蹄痕天馬行。

                                                          抗日航空烈士顧夢飛、之子顧歲榮2010929日敬挽

徐媽媽電話告訴我,以收到南京中山陵園文管局和南京抗日空軍紀念館傳真寄來的慰問信函,請我向二單位表示謝意。

徐伯伯退役之後常代表“二戰空軍退役人員協會”參加美國各退役空軍軍人協會的聚會,加强與美方之邦誼,两岸開通後也與大陸名間航聯會之交流,希望介助交流使中共更能了解這段空軍抗戰歷史,海峽两岸人民都對老人家為國之貢獻產生出了尊敬之意,“老兵不死 只是凋零”徐伯伯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