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虎隊戰友高唱著筧橋航校的校歌並肩乘風飛去了

 

作者/沈紅

20101013日早晨,我驚悉飛虎隊老飛行員93歲的吳其軺老人因肺部感染,不幸於20101013日零時28分在浙江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仙逝的消息,深感悲痛,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又浮現在我眼前。吳其軺伯伯的遺體告別儀式定於20101020日上午10點在杭州殯儀館天下第一廳舉行。

吳其軺伯伯是我敬重的抗日英雄,在抗日戰爭時期他是中國空軍中美混合團第五大隊的飛行員,他曾經飛越駝峰航線;為抗擊日寇,他駕機參加了88次空戰;他曾三次墜入江中,被當地老百姓救起後,他帶著傷又三次重上藍天,是一位獲得美國政府頒發的航空最高獎-優異飛行十字勳章的抗日老英雄。

早在2003年我就聽彭嘉衡伯伯說起過他在飛虎隊的戰友吳其軺的英雄事蹟了,被吳其軺帶有傳奇色彩的一生所打動。2007-2008年間我曾經兩次專程到杭州看望吳伯伯,儘管他那時說話已經很吃力了,但他對抗戰時期的事情記得很清楚。吳伯伯告訴我,抗戰時期,他和彭嘉衡都是駐守在芷江的中美混合團五大隊的飛行員,他們幾乎每天都並肩出征抗擊日寇,駕駛著P51戰機轟炸日寇的機場軍艦,與日機在空中格鬥……抗戰勝利時他們在芷江的慶祝會上大聲歡呼“我們勝利啦!烏拉!烏拉!”。隨之他非常爽朗地大笑起來。

吳伯伯聽說我父親也是筧橋航校的學生時就高聲唱起筧橋航校校歌,“得遂淩雲願,空際任迴旋,報國懷壯志,正好乘風飛去,長空萬里複我舊河山……” 他坐在輪椅上邊唱邊用手有力地打著節拍,還自豪地告訴我,“當年我們畢業時就是唱著這支歌駕駛戰機飛上藍天與日寇搏鬥的。”2008年吳伯伯已是91歲的老人了,還中風過,說話都不清楚了,可是唱起這首60多年前的戰歌,竟然記得全部歌詞,連一個字都不差!可見這麼多年來老人一直都在心堸蛣蛦o首歌。

聽他反復唱著這首歌,我的眼前一片模糊,聽著這支歌,就能想

20071018日,我與方軍專程去杭州看望吳其軺伯伯,吳伯伯高興地歡呼“烏拉!烏拉!”

像出吳伯伯當年三次被擊落又三次重上藍天的英雄氣概,聽著這支歌,就能想像出當年的中國空軍健兒抗擊日寇的雄偉英姿。

67年前,彭嘉衡伯伯和吳其軺伯伯都是駐守在芷江的飛虎隊五大隊堛漸穻瑣啎矷A2005年在慶祝抗戰勝利60周年之際,他們又相聚在了芷江;200877日彭嘉衡伯伯還代表飛虎隊老兵出席了吳其軺伯伯的抗戰文物捐贈儀式;今年822日彭嘉衡伯伯走了,僅僅隔了50多天,吳其軺伯伯也走了。可我總覺得老兵不死!

吳伯伯走的那天,1013日從早到晚,我的耳邊一直都響著筧橋航校校歌那激昂的旋律。我明白了,那一定是吳伯伯唱著這支歌乘風飛去了,這是他生前最喜歡的歌。吳其軺伯伯是和彭嘉衡伯伯高唱著筧橋航校的校歌並肩乘風飛去了,他們一起在天上交談著戰績,一起爽朗地大笑呢。

那天晚上想著吳伯伯的事情,我怎麼都睡不著,我把2008年在吳家時為吳伯伯拍的錄影找出來,聽著他唱筧橋校歌,想著他跌宕起伏的傳奇一生,眼淚又一次模糊了我的眼睛。

吳其軺伯伯起義回國後受到長達近30年的不公正待遇,從飛虎隊堛漣雂擳^雄、空軍中校淪為勞改農場堛熙狶鴷ョB三輪車夫。20071018日,我第一次和北京的抗戰文學作家方軍一起去杭州看望吳伯伯,那時,吳伯伯已經中風坐在輪椅上了,他見到我們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是下等人,最下賤的,你隨便打隨便罵”還用手比劃著拳打,我一下愣住了,隨後我突然明白,吳伯伯一定是想起了他在勞改農場堛漸肮﹛C那一刻,我心堹u是難受極了,我指著方軍大聲告訴吳其軺伯伯,“他是從北京來的大作家,是專門來採訪您這位抗日英雄的。我們都敬佩您。”他看了我們好一會兒,突然他握著方軍的手,一字一頓地對我們說:“在抗日戰爭中,我為祖國流過鮮血,和日本人拼過命,我沒有做過對不起祖國的事情。國家現在承認我的功績,我感到無比榮耀和自豪。”老人說完,他自己嚶嚶地哭起來了,——老淚縱橫。

“我是清白的,是對得起祖國的,”我想這就是支撐著吳其軺伯伯活下來的信念吧。不管是在勞改農場還是蹬三輪車,他始終頑強地活著,在勞改農場堨L甚至還自學了地質方面的知識成了專家,製作了精美的化石標本。我看過吳伯伯寫給遠在美國的飛虎隊戰友的英語信件,他的英文那樣流暢,書寫得漂亮極了;我看過他在勞改農場媦g給小兒子的信件,他教育孩子做一個正直的人,要學習科學文化知識,要做一個對祖國有用的人;我看過他寫的幾十本日記,他在每本的封面上都畫著一架小飛機,看到這堙A我的心不由得疼起來:吳

吳其軺的老伴裘秋瑾在給吳其軺餵飯。

伯伯是那樣的熱愛飛行,幾十年來他一天都沒有忘記過飛行,可是…… 所幸的是,吳其軺伯伯終於等到了平反昭雪的那一天。

我覺得吳伯伯走的時候一定是安詳的。吳伯伯有一個全身心地愛著他,始終和他相濡以沫的好的妻子裘秋瑾和兩個懂事孝順的孩子。56年前在吳伯伯受到開除公職關進監獄的時候,裘秋瑾這位在杭州大學校園堣u作的年輕純樸的姑娘,抱著“吳其軺是參加過抗日的英雄,我要讓他活下去,我不能在他最困難的時候離開他”的念頭,勇敢地走進監獄的勞改農場和吳其軺領取了結婚證。56年來裘秋瑾——這位與辛亥革命鑒湖女俠秋瑾同名的勤勞善良的姑娘始終陪伴著吳其軺,不管是吳其軺在勞改農場打石塊還是在杭州城媟矰T輪車夫,她和吳其軺都不離不棄。我在吳家看到,在幾十年極端困苦的生活中裘秋瑾的雙手被手套廠的堿水泡得骨節彎曲變了形,但她就是用這雙變了形的手溫暖著吳伯伯和他們的兩個兒子,用她全部的愛在風風雨雨中支撐起了他們自己的家。在飛虎隊員中傳誦這這樣一句話:“沒有裘秋瑾就沒有吳其軺,吳其軺活到現在,多虧他有一個好妻子。” 我常常在想,裘秋瑾——這位與辛亥革命時期鑒湖女俠秋瑾同名的杭州女性,當年下定決心與監獄勞改農場中的吳其軺結婚需要有多麼大的勇氣和膽識!她用青春和愛情保護了我們民族的抗日英雄,她也是我們現今社會的女俠呢。

在抗戰勝利60周年之際,吳其軺和彭家衡一起獲得了我國政府頒發給他們的抗戰勝利紀念章,浙江省委特批吳其軺享受離休幹部的待遇,吳其軺伯伯終於找回了當年他用生命和鮮血贏得的的尊嚴和榮譽。在吳伯伯生命的最後幾年堙A他的小兒子吳緣還幫助他與美國大使館取得了聯繫,根據吳伯伯當年的作戰記錄和戰績,美國軍方補發給吳其軺最高航空獎章——優異飛行十字勳章,這是當年他用生命和鮮血贏得的啊!五年來,吳緣陪伴吳伯伯參加了2005年為慶祝抗戰勝利60周年“飛虎隊生死戰友再聚芷江”的活

動,吳伯伯見到了專程從美國和臺灣香港趕來的60多年前和他在飛虎隊一同抗擊日寇的戰友。在芷江紀念受降儀式的血字牌坊前,吳其軺伯伯和彭嘉衡伯伯等飛虎隊老兵手拉著手大聲唱著當年的戰歌;在香港鳳凰衛視的幫助下,吳其軺伯伯終於找到了當年在他湖南墜機時的救命恩人的後代;在志願者和杭州電視臺成都電視臺的幫助下,吳其軺伯伯又見到了他在四川岷江墜機時的救命恩人;在眾多志願者的多方奔走和幫助下,吳伯伯終於見到了他失散63年的侄子,這是他的四哥——犧牲在緬甸的遠征軍烈士吳其璋的後代;在病床

200597日吳其軺夫婦和彭嘉衡、林雨水、李繼賢、尹月波在湖南芷江的受降血字牌坊前歡呼我們勝利啦。

200597日林雨水、彭嘉衡、吳其軺、李繼賢等老飛虎隊員在芷江飛虎隊紀念館。

前,吳其軺老家福建閩清縣的幾位領導專程趕到杭州看望吳其軺,聽著熟悉的福建家鄉話,吳其軺伯伯流下了眼淚……讓人感到欣慰的是,在吳伯伯臨走前,他所有的願望都實現了。

 吳其軺伯伯和彭嘉衡伯伯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抗日英雄,是飛虎隊飛行員中的傑出代表,我們會永遠記住他們。

 願吳其軺伯伯和彭嘉衡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