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大隊二十六中隊中隊長 朱黻華
       
                                                

朱黻華上海市人,生於民國六年一月二十九日,是其父朱榜生的十二個子女中排行第七,三個兒子中排行第三,家人稱他“老七”。這孩子長得身體結實。讀中小學以後又十分注意鍛煉身體,舉杠鈴、啞鈴、游泳、跑步等體育運動都是班埵y子,他肌肉發達,體格強壯。同學和家中弟妹見了他都讓他三分,戲稱他是“七大亨”。他還有一個的習慣,晚上睡覺除了冬季特別寒冷外,一年四季不關窗,冬天也堅持用冷水洗澡,卻很少有傷風感冒。

朱黻華讀中學時,學習十分努力,喜歡閱讀書報,特別關心國家大事,從小就有愛國之心,無論是當時東三省的淪陷還是民國二十一年淞滬抗戰事件,對日寇的侵略行為義憤填膺,具有強烈的民族責任感。中學畢業以後就投筆從戎去杭州報考筧橋空軍軍官學校。經文化及體能測試,因成績、及體格特別優秀,被空軍錄取。

當朱榜生夫婦知道老七報考空軍軍官學校並以優秀的成績被錄取時,

大為震驚,常言道“好男不當兵,好鐵不打釘”,本應該讀大學的老七,怎麼去當飛行員了呢?父母的反對未能動搖朱黻華參軍保國的決心。“國家有難,匹夫有責”,國之不存何以有家,他以岳飛精忠報國為例,終於說服父母,隻身赴杭州筧橋空軍軍官學校報到。

半年以後,思子心切的邱麗雲,執意要去杭州筧橋看望兒子。邱麗雲夫婦風塵僕僕來到軍校,在軍校傳達室與兒子見面,只見昔日有著強壯體魄的兒子,剃了一個光頭,人顯得又黑又瘦,母親難過得落了淚。朱黻華笑著說:「今天艱苦訓練,就是為了今後更好打擊日寇,人瘦了點,但體質比在家時更好了。」說得母親轉悲為喜,朱黻華俏皮地向母親立正敬了個軍禮就趕回軍營。

杭州筧橋空軍軍官學校建於民國二十年,根據蔣介石指示利用原筧橋兵營,擴建機場,大興土木,成立中央航空學校。聘請美國顧問,向美國購買各種型號飛機一批,作為教練用機。航校成立後,蔣介石自兼校長,毛邦初為副校長,負實際責任,並請美國飛行總教練進行飛行教學。一切有關飛行員的訓練、教材、戰術等,全用美國教案,連使用教練機和以後各部隊作戰飛機、汽油、武器、裝備等也大部分都是美國的。後來也有部分蘇聯提供的飛機及裝備,以及歐洲等國的飛機。由於抗戰形勢日趨緊張,筧橋空軍軍官學校決定遷移至

杭州筧橋空軍官校學校大門(朱黻華攝)

昆明。七月中旬,學校經過幾天緊張準備,航校內遷大西南,全班師生、器材經浙贛鐵路繼續南運,目的地是雲南昆明原雲南航空學校。當時航校受訓的有第七期、第八期、第九期共三期學生。

航校的課程一切從實戰出發,訓練強度又大對學員的體能、智商、反應、靈敏度要求極高。對學員的要求極嚴格。這批學員後來在抗日戰爭中成為了中國空軍的有生力量,其中大多數飛行員在對日空戰中先後為國捐軀。朱黻華因為體質優良,業務成債優秀,在航校三年學習中成績一直名列前茅,順利地從昆明空軍官學校第八期畢業。

民國二十六(1937)年七月七日,抗日戰爭全面爆發,也是朱黻華即將畢業的一年。一天,蔣介石親自來到筧橋昆明航空學校,召集全體空軍飛行人員訓話,號召空軍將士奮勇殺日寇,保衛國家領空。

這時第八期學員在學校的高級飛行課程已經訓練完畢,朱黻華是驅逐機專業,被派至空軍第四大隊第二十三隊任見習飛行員,他當即駕駛戰鬥機參加巡邏之任務。

民國二十七年年底,中國空軍「驅逐總隊」也遷到蘭州西固城基地,因為此地尚無空中被攻擊的顧慮,各驅逐部隊輪流前來,不但可以安心接受訓練,同時也進行接受蘇聯I-15I-16驅逐機換裝整補,哈密也成為我們空軍重要基地之一。

訓練完畢,空軍第四大隊第二十三隊派往重慶廣陽壩駐防,廣陽壩機場在重慶市東方長江的一倒小島,此地的陽光相對地較多,所以霧比其他地區的較早消散,故稱廣陽壩。其主要之任務就是保衛重慶免於日機之轟炸。戰區範圍從南京、武漢保衛戰一直到保衛重慶的空戰。

日寇想通過狂轟濫炸迫使蔣介石放棄抵抗,幾乎每天都對重慶實施輪番轟炸,國民黨空軍戰鬥機超負荷戰鬥在重慶上空,戰鬥之頻繁,犧牲人員之多是國際空戰中

朱黻華任見習官時與霍克二型驅逐機合影。

罕見的。朱黻華曾在空軍基地一塊石碑前拍照留影,石碑上寫著:“我們的身體,飛機和炸彈當於敵人兵艦陣地同歸於盡”。這就是當時中國空軍的真實寫照。

民國二十九年轉派空軍第三大隊第二十八中隊,駐紮在四川成都,曾任飛行員、分隊長之職。此時日本新型「零式」戰機出現於中國的空中,九月十三日於壁山上空發生遭遇戰,我方依舊以老式的俄製戰機三十四架出擊,由四大隊大隊長鄭少愚領軍(三大隊第二十八中隊派出六架I-15戰機)。我機被擊落二十餘架,有十位陣亡,八位受傷,是中國空軍建軍史上損失最慘重的一次空戰。因無法同零式機作戰,因此空軍只能避戰以保存實力。

朱黻華七年空戰的表現是十分英勇和艱苦卓絕的,由於當時中國不能製造飛機,只能從國外購進,由於當時國民黨政府一些官員的腐敗,從歐洲購進的陳舊戰機與日本的零式戰鬥機性能相比大相徑庭。當時黻華駕駛的戰鬥機是單人駕駛的老式雙翼飛機,必須手腳並用操縱飛機飛行。十分笨重,速度又慢,在空戰時還必須騰出手來扳動重機槍機,不像日寇零式戰鬥機操作靈活,飛機上裝的機槍只需按電鈕便可自動射擊。

其子疇葦曾從父親的日記中發現,朱黻華曾記載飛機還經常發生機械事故,如某月某日升空前發現飛機“發動機性能不良”等。中、日兩國在作戰飛機數量上當時也處於123的劣勢,中國飛行員由於人員犧牲數量大,飛行員培訓跟不上,因此飛行員配備嚴重不足,而且沒有預備隊,因此飛行人員剛戰鬥後返航,當發現新的敵情後又立即起飛參戰。

日寇每次發動對重慶大轟炸時,總出動幾個轟炸機大隊,並有幾十架殲擊機護航一起飛向所襲擊城市,而我方只有最多不過十幾架殲擊機升空迎敵。因而中國空軍只有憑自己的英勇機智,抱著有敵無我,有我無敵,視死如歸的決心,與敵機在空中肉博,但往往寡不敵眾,而且雙方武器優劣明顯,造成我方機毀人亡。所以當時空軍航校畢業後能活過六個月的飛行員就算“長壽”了。

朱黻華於休閒時滑冰愉樂。

朱黻華航校的同學,在八年抗戰中,幾乎全部壯烈犧牲在空中戰場上。其中包括黻華航校的要好同學-當時國民政府行政院長翁文灝的兒子等等。

朱黻華素有愛國之心,他熱愛它的戰旅生涯,他愛他的飛行事業。於此期間朱黻華被派往「空軍士校」擔任飛行教官,朱黻華當時已是中尉空軍分隊長,不但有扎實的理論知識,又有豐富的實戰經驗,因而航空學校經常聘請朱黻華到學校授課,是學校兼職教師。飛行士校學生皆為高中職學歷報考,校舍在成都市南門外簇橋東太平寺機場其一切教育設備教學方法完全與官校相同但畢業後則以士官授階故而引起許多風披幸上級及早發現改進以畢業時間先後併入官校某期以特班區別問題迎刃而解士校辦至第七期停止

由於戰爭環境惡劣,空軍減員大增,而有經驗的教官卻十分缺少,因此航校校方曾要求朱黻華放棄戰鬥出任航校專職教官。這對一般空軍軍官來講,是個求之不得的好機會,朱黻華卻堅決拒絕了航校的要求。他認為自己是一個天生的鬥士,為了民族尊嚴,祖國領土的完整,寧可轉戰沙場而死決不願苟且偷生。最終他實踐了自己的信念,把一腔熱血和寶貴的生命貢獻給了國家和民族。

朱黻華於士校任職飛行教官一年餘,便多次請調作戰單位,終於被派往空軍第五大隊第十七中隊任副中隊長一職,但作戰此單位因日本空軍的一次偷襲行動中,將一批新到的俄製I-15 3型機擊毁損失惨重,蔣委員長一怒之下令取消五大隊番號以“無名大隊”代替,此為五大隊士氣最低落的一刻。

這種敵強我弱的形勢,直到民國三十(1941)年日寇偷襲“珍珠港”後,美國參加對日戰爭,以陳納德為代表的“飛虎隊”,正式以美軍空軍部隊身份參戰中國戰場,《抗戰初期陳及幾名美國飛行員以私人志願軍身份幫助中國抗日》。再加上美國政府開始大量援助中國先進飛機、航空汽油、彈藥和技術支援後才逐漸改變中國被動挨打的局面。中國終於有了盟友,美國陸軍十四航空隊成立,民國三十二年十月中美空軍混合團成立,兩國空軍戰士攜手並肩作戰,給日寇以沉重打擊。

中國空軍第三大隊四個中隊,分別於印度訓練接收新美式P-40戰機後返國駐防華南各基地。五大隊改組只留下部隊長,派往印度接收新機及留美飛行隊員。

美國還動用了當時最新研製的P-51型戰鬥機投入遠東抗日作戰,該機型在當時航速最快,火力又猛,是戰鬥轟炸機,日寇零式戰鬥機迎戰美國野馬戰鬥機時幾無招架還手之力,被野馬戰機擊落的日機日益增多,日寇空軍戰爭初期的囂張氣焰被打跑了。到抗日戰爭末期,日機見到P-51型戰機,就不敢戀戰。在中美空軍聯合打擊下,日寇逐漸退出了對中國領空的制空權。

朱黻華憑著強健的體魄,精湛的戰術,靠的不是飛機的優勢而是個人智慧和靈活的戰術,與日寇作戰七年,只受過二次輕傷。有一次,有四架日寇飛機圍攻他一架單機,他左右迂回,穿插於敵機之間,當他發現機槍彈藥已耗盡,便急中

生智,拉高飛行高度,挑戰飛行極限(因當時他沒有帶氧氣面罩,升高超過極限,會發生缺氧而使人呼吸困難),終於脫離危險,安全返回基地。而此時他卻因嚴重缺氧造成耳朵鼻孔流血不止,經基地軍醫奮力搶救而脫險。朱黻華曾任第二十六中隊副隊長、作戰參謀、中隊長等職,最後升至上尉三級。

三十三年七月,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由朱黻華領導下的第二十六及二十九中隊張濟民隊長曾三度襲擊日軍洞庭湖畔的白螺磯機場。第一次是七月九日,第二次是七月十一日,第三次是七月二十八日,此三次奇襲襲毁了上百架的日本戰機。此次戰役最重要的是束清了整個華南的日本空軍軍力,掌控了整個華南地區的制空權,如此一來不但可以支援國軍作戰,攻擊日軍的補給線,此地區也找不到一架日本軍機了。

日本人終於忍不住,決定不惜血本六萬大軍發動“湘西會戰”拔除芷江基地,但日軍在無空軍之掩護下攻勢不前且死傷慘重而敗退,三襲日軍白螺磯機場的成功是扭轉整個勝利的最大關鍵。

民國三十三(1944)年初冬,中國反法西斯戰場已經從戰略相持階段進入戰略反攻階段。日寇失敗己成定局。為挽救敗局,日寇妄圖打通雲貴戰場通道,孤注一擲發動“柳桂戰役”。特別是妄想要襲擊位於芷江的中美聯合空軍基地。妄圖消滅中美空軍的主力部隊,從而重新奪回在中國戰場上的制空權。中國空軍協同美國空軍並肩作戰保衛空軍基地及支援中國陸軍部隊的戰鬥。

朱黻華的妻子張瑞芝,是無錫一商人的女兒。在無錫讀完小學以後,到上海讀中學,成了朱黻華的校友。在學校中朱黻華是一個活躍的學生,不僅是一個注目的體育明星,而且是一個文藝愛好者,能彈一手動人的西班牙“吉它”(他小時候就跟邱冰玉表姐的丈夫朱松林學習吉它多年)。在學校舉辦的文藝表演時,他會露一手,曾吸引許多女同學的眼球。這把心愛的吉它黻華一直常帶在身邊,從空軍航校學習時一直到以後參加戰爭,這吉它一直伴陪著他,當他在苦悶寂莫時就彈奏一曲。這是他的精神寄託。因他從小生得高大英俊,很有男人氣慨,當時有不少女同學暗戀于他。向他暗送秋波。但他不為所動。唯有一個女同學引起了朱黻華的好感,她就是無錫姑娘張瑞芝。張瑞芝不但長相秀美,而且學習成績優良,待人接物總是柔聲細語,有蘇錫一帶女孩特有的美妙吳音。隨著日趨頻繁的交往,到畢業時他倆已經建立了初步戀愛關係,朱黻華到杭州筧橋讀航校以後,他們鴻雁傳書,感情與日俱增……。

南京淪陷以後,大學紛紛跟隨國民黨政府內遷,張瑞芝也跟著學校遷往昆明的西南聯大讀書。這時的張瑞芝出落得更加俊俏,被聯大同學譽為“校花”,追求她的人確也不少,其中也不乏有俊才之子,但都不為張瑞芝所動,她心目中只有身著戎裝的朱黻華。

民國二十八(1939)年,她風塵僕僕隻身來到成都找朱黻華。那時黻華的大姐琴珊之夫湯吉禾正任齊魯大學校長,琴珊也在該校任教授,他們在成都郊區駱園有一套住房,就暫時在大姐家安頓下來。張瑞芝千里尋未婚夫,放棄聯大學習的舉動,使大姐琴珊感動不已,在他們的幫助和安排下,當年就在成都駱園湯吉禾家結婚。戰爭年代,婚禮只能簡單舉行,但卻別有一番情趣。上海的父母,親朋好友圍在“孤島”,當然不能前來,參加婚禮的只有大姐琴珊和姐夫湯吉禾,五姐朱月珊和湯吉禾的一個妹妹。大姐琴珊用風琴彈奏一曲“婚禮進行曲”,營造了戰爭年代浪漫的

朱黻華、張瑞芝夫婦和女兒朱疇蓉(1940年攝於成都)

婚慶氛圍。好在湯吉禾家堜苳l還算寬敞,琴珊為他倆整理出一個房間作為新房。朱黻華每兩個星期回家休息一次。有時出差緬甸等國(在1941年底,太平洋戰爭爆發前,中緬有公路可通,空中道路也暢通,直至太平洋戰爭爆發,日寇佔領東南亞各國才關閉陸上通道),經常帶一些工藝品給外甥及外甥女玩耍,與全家聊一些國外見聞。

第二年張瑞芝懷孕了,在大姐一家的照料下,年底前順利分娩,生下一個女嬰,按父親排列的輩份,取名疇蓉。後來又生下一個男嬰,取名疇葦。朱黻華對兒子的降生非常欣慰,他說今後如果我犧牲了,兒子可以為我報仇了。

大女兒出生時姑母琴珊替她取英文名字《Betty》蓓蒂,兒子出生時琴珊又替他取英文名《George》喬奇。後耒疇葦過繼給心珊後就一直用此名字。當女兒疇蓉出生時,成都物資供應已十分匱乏,但,通過關係,還可弄到一些國際救濟總暑支援的嬰兒奶粉等營養品;因而女兒的生長發育尚好,但到兒子疇葦出生時,因抗戰進入了第六年,經濟更糟,成都的供應情況越來越差,奶粉在市面上己不見蹤影,由於缺乏必要的營養,兒子體質從小就差。作為空軍戰士的家屬,由於經常為丈夫安全擔憂,所以張瑞芝得了憂鬱症,身體也越來越差。等到老三(是女兒)出生時,成都供應情況更差,到處可以看到饑民餓死街頭,即使像湯吉禾這樣的校長家庭,也只能免遭饑餓而已。張瑞芝身體弱,孩子沒有奶水,市場上又沒有奶粉可買,這樣,一條小生命就夭折了……。

張瑞芝與大姐一家同甘共苦長達五年之久,到三十三(1944)年才搬至朱黻華所在的空軍基地宿舍。有一次朱黻華在回營地途中,發現戰友在一酒店喝酒時與四川軍閥鄧錫侯部隊士兵發生衝突,當時鄧的部下吃了空軍的虧,其中一人逃出去報信,結果鄧的部下將空軍士兵包圍起來。朱黻華看到後立刻回基地搬兵,又對鄧的部下實行反包圍。正當朱黻華帶領戰友突圍時,鄧部又來了不少兵士再次將基地空軍包圍起來。雙方都不肯讓步,陷入僵局。消息不脛而走,既驚動軍閥鄧錫侯,也報告航空委員會秘書長宋美齡。大敵當前,豈能容忍地方軍閥與空軍火拼,因宋美齡不便出面調解,便請出美國顧問出來說話調解,才避免了一場一觸即發的內亂。此事過後不久,朱黻華度週末回效區駱園路上又與鄧錫侯的部隊相遇,那一群身背大刀,手持標槍的士兵,看到朱黻華腰掛美式手槍,頓時傻呆了眼,其中一人起哄要搶奪朱黻華的手槍。朱黻華心想,絕對不能讓他們繳了械,但面對數十人硬拼肯定不行,而且已經有了上次事件的教訓,“好漢不吃眼前虧”,“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朱黻華假裝拔槍,虛晃一下拔腿就跑。一路直奔城門口,但此時天氣已晚,城門已經關閉,只見後面的鄧部士兵仍在一路狂追,在這進退兩難之際,朱黻華縱身一躍上了城牆,後又施展跳傘技巧,縱身飛下城牆,到鄧部士兵爬上城牆時,朱黻華已遠離城牆百米之遙。面對遠去的朱黻華,鄧部士兵沒有一個敢冒險往下跳,一場虛驚,化險為夷。

十一月二十日,朱黻華在湖南祁陽上空經過一場空中惡戰,朱黻華機隊奉命凱旋返航。在返飛途中,因他的座機汽油耗盡,他只得迫降造成機毀人殉。他和他的戰機一起消失在貴州黎平県境六寨中黃鄉的一片茫茫大山之中。朱黻華為了中國抗日事業長眠於他熱愛的青山綠水之間。“青山處處埋忠骨,何必馬革裹屍還。”

朱黻華經歷過大大小小次的空戰,他與戰友們一起,擊落擊傷敵機數十架,多次因功受到空軍部門嘉獎,他生前曾因功奉頒二等宣威奏章,乙種一等幹城奨章,三等復興榮譽勳章。時任航空委員會秘書長的蔣宋美齡女士曾親自給他頒發過嘉獎狀。

作為空軍中隊長的朱黻華英勇犧牲的消息傳開以後;第五大隊為他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儀式,上級空軍機關宣佈朱黻華的軍銜由原空軍上尉追贈為空軍少校。遺有父母及妻子張瑞芝與子女各一。
(
感謝黃喬奇先生提供其父朱黻華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