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空軍的一件窩囊事

 

 1943531日,飛行員周致和(此人後來用的另一個名字比這個更加有名)駕駛一架P-40戰鬥機被日軍俘虜,就是空軍一件頂頂窩囊的事情。按照高曉星在《民國空軍的航跡》中記載,周致和並非被俘,而是駕駛飛機投日,時間也有些不同。不過,根據我在日本找到的日方資料,被美軍收繳的日本陸軍航空兵第50戰隊的作戰檔案中記錄,周致和這架飛機被日軍俘虜,純屬運氣太差。應該說,這一天如果不是出現了周致和這件事情,本來是中國空軍很值得驕傲的一天。

當時,中國空軍正在從低谷中走出。

抗戰初期,由於連續的激烈戰鬥,裝備落後而且數量少於日軍的中國空軍無論在裝備還是人員上都遭到慘重損失。特別是日軍優秀的零式戰鬥機出現後,一度將中國空軍逼入絕境。1940913日,日軍零式戰鬥機首次投入實戰,因為性能相差懸殊,苦苦鏖戰的中國空軍先後被擊落13架,重傷11架,日軍無一被擊落。28中隊僅有中隊長雷炎均中尉突出重圍,落地後痛哭失聲,說道:長官不要再派人上去了,飛機差別太大,根本沒有機會還手!

 雷炎均是太原空戰如同趙子龍一樣單機沖進日機陣中血戰的英雄,他決不是怕死,只是不願意同袍白白送死。飛機要進口,飛行員要幾年才能培養出來。1940-1942年間,中國空軍幾乎從戰場上消失,一度只有美國志願援華空軍(飛虎隊)繼續在這堜M日軍作戰。

直到1942年後半期,中國空軍才漸漸恢復了元氣,新一代的領軍人物,如李向陽(李向陽?對,不奇怪,國民黨遠征軍媮晹野s李雲龍的呢),周志開,高又新等紛紛開始獨當一面。美國向中國提供了P-40,P-43,P-66等各型戰鬥機,得到重建的中國空軍再次出現在戰場上。

就在周致和出事之前,中國空軍剛剛得到一份日軍的情報在武漢的日本陸航33戰隊已經開始裝備一種新式戰鬥機。這種戰鬥機比零式要大,上升性和加速性更好。

中國方面錯誤地將其一直認為是零式的改進型。

就在周致和出事兒這一天,中國空軍首次摸了摸這個一式戰的老虎屁股。當天,日軍第90戰隊的八架九九式雙發轟炸機進駐宜昌機場。得知消息的中美聯合空軍立即派出B-24轟炸機從梁山起飛前往轟炸。並以11P-40戰鬥機擔任護航。當時中美聯合空軍中,B-24轟炸機均為美軍駕駛,11架戰鬥機則包括美機三架,中國空軍八架(內一架中途因故障返航)。日軍得知中國空軍來襲後,第33戰隊的十餘架一式隼戰鬥機隨即起飛迎戰。

雙方在荊門-宜昌間展開戰鬥,激戰結果,中國空軍擊落日軍一式戰鬥機一架(33戰隊第一中隊長大坪靖人大尉機),擊傷一架(33戰隊2中隊山本中尉機),中方美軍飛行員約翰.阿奡邞漁y機負傷(就是大坪打的),但順利返航。 

大坪靖人是日軍優秀的飛行員,本來即將升任戰隊司令,卻在這一戰中被擊落身亡,擊落他的是中國空軍名將,23中隊中隊長周志開。

 事實證明,一式戰鬥機在火力上不及零式,這是個不錯的開端。

然而,與此同時,從衡陽起飛攻擊宜昌的另一路中國空軍機群卻沒有這樣幸運。這是中美聯合空軍76大隊的飛機,包括六架美軍駕駛用於對地攻擊的P-40戰鬥機,和六架中國飛行員駕駛用於護航的P-40戰鬥機。周致和的飛機就在護航的六機之中。

對地攻擊順利完成任務,返航的時候卻出了問題。為了完成掩護護航的任務,中國空軍的六架飛機高度高於美機,雙方分頭返航。這個時候,天氣忽然變化,烏雲密佈。周致和的飛機誤入雲層,很快和上級失去了聯繫。

當時,中美空軍飛機導航設備有所不同。相對來說,美軍的P-40飛機較為先進,帶有無線電導航儀,而中國空軍使用的P-40是較早的型號,沒有這樣的裝備(周出事後美軍為中國空軍也裝備了同樣的設備,後期中國空軍P-40戰鬥機後部機體上方有一個圓環,就是無線電導航儀的天線),所以,周致和迷航後根本無法辨識自己的方位。周的戰友也有在雲中飛丟,但後來找回機場的。

周致和的運氣似乎不太好,一直到油快耗盡,才得以擺脫雲層,接著就發現下方居然正有一條跑道。欣喜的周飛官趕緊把飛機降了下去,他以為飛

空軍第四大隊的P-40戰鬥機,注意其機身後部上方的環形物,那就是周致和被俘之後,美方為中國戰鬥機增加的無線電導航儀天線。

了這樣久,怎麼也飛到自己人的地盤堣F。

中國空軍第四大隊的P-40戰鬥機,注意其機身後部上方的環形物,那就是周致和被俘之後,美方為中國戰鬥機增加的無線電導航儀天線。

周致和順利降落,一下飛機就愣了 周圍呼啦一下圍上來一群日本鬼子,再想掏槍抵抗可就來不及了……

 原來,此處是日軍佔領下的公安機場,猝不及防的周致和被俘,P-40戰鬥機被繳獲。日軍記錄中,這架戰鬥機兩翼都漆有青天白日徽章,說明其系中國空軍獨立使用的戰鬥機 中美聯合空軍的戰鬥機則是左翼青天白日徽,右翼美國白五星徽。由於雲中飛行方向不辨,周致和可能在空中無意中兜了圈子,以至未能飛離敵佔區。其命運用一句話可以解釋 ---他被祥瑞了。

實際上,當時已近夜晚,這種降錯機場的事情,在其時並不罕見。珊瑚海海戰中,日軍曾打破夜間休戰的常規做法,派出一隊受過專門夜航訓練的夜戰專家奇襲美軍,但未能找到美軍航空母艦,眼看航程將近,只好把炸彈胡亂丟在海堛藋銵C不久以後,美軍列克興頓號航空母艦的官兵,忽然驚訝地看到一隊飛機閃爍著奇怪的航行燈,放下起落架大模大樣地開始向甲板降落下來,一副很不見外的樣子。

美軍高射炮手率先反應過來 日本轟炸機!隨即開炮射擊,當即打掉其領航長機,其餘日機頓時作鳥獸散。

不用說了,這隊日軍飛機,就是那批夜戰專家

所以周致和只是運氣太過不好了而已。然而,這件事中國空軍始終視為奇恥大辱,秘而不宣,因此資料中很難找到相關紀錄。

 不過,如果中國空軍知道這架飛機後來的命運,那感受可能就不太一樣了。

得到這架完整的P-40戰鬥機,日軍十分高興 當然,此時他們還不知道這東西是一個祥瑞。您可以想像,這東西既然已經把周致和祥瑞了,若不順手把日本人祥瑞一下,估計以後江湖上都不好意思混。

一般來說,這種送上門來的繳獲品,通常會被送到實驗室,由專家檢驗其特性,作為本國武器生產的參考。然而,太平洋戰爭爆發以後,日軍曾在多處盟軍基地中繳獲P-40戰鬥機,這種戰鬥機對他們來說並沒有特別值得研究的地方。

原周致和的P-40戰鬥機,注意其機身後部已經漆上了日軍的標誌。

作戰。此時,在中印緬戰場上,日軍先後繳獲了五架可用的P-40戰鬥機。日軍將其中兩架拆散作為備件,其餘三架交給在緬甸的日軍第50戰隊使用,這個戰隊駐紮仰光棉迦蘭敦機場,擔任當地的防空任務,周致和帶來的這架祥瑞P-40,也在其中,被分配給高野清中尉駕駛。

原屬周致和的祥瑞”P-40戰鬥機,注意其機身後部已經刷上了日軍的標誌。

應該說,日軍飛行員的水準真是一流的。雖然各有優缺點,P-40與日軍飛機的設計思想完全不同。日軍戰鬥機的特色是輕巧靈活,而P-40則比較笨重但留下了充分的改裝餘地。所以,戰鬥中日軍常常追求纏鬥(Dog-Fighting),而P-40則擅長一擊即走。儘管如此,日軍飛行員還是把P-40的性能飛出來了,這就跟給豬八戒一根九節鞭他還能玩得轉一樣不可思議。

但是,形成戰力的日軍P-40機隊,給仰光守軍帶來的不是安全感,而是更多的煩惱。

這是因為,當時盟軍經常出動飛機攻擊仰光日軍,用於護航的,正是P-40戰鬥機!日軍自然要起飛應戰,其中也不乏高野中尉他們這三架飛機。

這下麻煩了 -- 要是沒有高野他們這三架P-40,日軍只要見到P-40就開火,對方肯定是敵人。現在不行了,縱然看到美國飛機,也得先弄清對方是不是這三個祥瑞。日本兵不敢輕易開火,但如果來的是美軍,人家可沒有必要跟你先交流清楚了再打,直接就開始掃射了。

在戰場上,這種事情就是貽誤戰機。

雖然防空部隊意見很大,但日軍司令部絲毫沒有把這三個祥瑞調走的意思。因為他們覺得使用繳獲的美國戰鬥機攔截美國轟炸機很有新聞價值,也能夠很好地鼓舞士氣。司令部只是嚴令防空部隊加強敵我識別,不要擺出烏龍來。

於是,倒楣的日軍高射炮手,只能一邊小心翼翼,注意不要把這三個傢伙打下來,一邊暗自祈禱,希望別的炮位糊塗一點首先建功,早打下來大夥兒早消停。。。

不過,日軍的訓練的確嚴格有效,這三架飛機竟然真的沒有被自己人給打下來。

然而,祥瑞就是祥瑞,你們不擺,人家可以自己擺。

1944324日傍晚,棉迦蘭敦機場警報大作,日軍航空兵通報駐印英軍一隊斯特靈轟炸機正飛來空襲,命令戰鬥機各部立即升空應戰。

三架P-40戰鬥機也聞風而動,但其中兩架適逢故障,只有高野中尉機 也就是原來周致和那架飛機順利起飛參戰,結果,一上去就出事兒了。

高野出什麼事兒了呢?

要讓我總結的話,就一句話 ---他被祥瑞了。

祥瑞的意思,就是這東西防不勝防,不管你怎麼琢磨,都能找到祥瑞你的辦法。這句話放在周致和駕駛過的P-40飛機身上一點兒都不誇張。

321日晚,仰光機場忽然警報大作,根據防空警戒哨報告,一隊英國轟炸機正從印度阿薩姆飛來,目標直指棉丹蘭敦機場。日軍戰鬥機立即升空迎戰。

高野中尉的戰鬥機(就是周致和這架)也騰空而起,日軍不厭其煩地囑咐防空部隊不要對自己的P-40開火,日軍高炮部隊雖然象吃了蒼蠅一樣難受卻無可奈何,還是打起精神來避免誤傷自己人。在已經薄暮的天空中確認一架戰鬥機屬於哪一方並不容易,但訓練有素的日本炮兵和往常一樣做到了。

一切都似乎按照日本人的軌道在行進。但是,每個人都忽略了一個問題 雖然他們不會把祥瑞打下來,但並不意味著祥瑞不會把別人打下來!這一天日軍其他飛行員都沒有找到目標,唯有高野中尉借助探照燈的幫助發現九架雙發轟炸機出現在雲縫中。

對方似乎也注意到了高野,立即開始向雲層堬洁A試圖逃脫。 

轟炸機的逃避引發了高野的鬥志,他選擇了一個目標從雲層上方接近,朝對方尾部猛烈開火,轟炸機當即中彈起火,這下子高野反而傻了眼。

不對阿,美英軍的轟炸機都帶自封油箱的,哪兒那麼容易就被打著阿!

日本倒是有幾種飛機皮薄餡大,號稱打火機的。

日本陸軍九七式重型轟炸機,為了追求航程,既沒有裝甲也沒有自封油箱,是典型的一打就著型打火機

高野回憶 – “只一個掃射對方就燃燒起來,我頓時意識到這是我們自己的飛機吧?

還真讓他說對了,來的正是一架日軍97式重型轟炸機。這架轟炸機屬於第98戰隊,當天正去印度執行完轟炸任務正在返航。在緬甸的日軍第三飛行師團把駐紮南部的三個轟炸機戰隊 – 22戰隊,64戰隊和98戰隊編為對印攻擊支隊,由吉川大佐擔任總指揮,不斷襲擊英軍在印度阿薩姆的空軍基地。這一天轟炸結束後,屬於98戰隊的九架轟炸機因為燃料消耗較大,由吉川親自帶隊,向仰光返航,但日軍地空協調可能出了問題,地面防空部隊並沒有接到這支部隊到來的通知。結果竟然被高野給打著了一架。

更神奇的是,這架被打掉的日軍轟炸機,恰好是吉川大佐的司令官座機,上面還有一位乘機觀戰的日本王牌試飛員岩橋讓三大尉。吉川機的駕駛員原田一等軍曹在即將降落之時突然發現一架美制P-40戰鬥機,以為是美軍前來偷襲,緊急閃避,還是被高野打中了。

高野眼看著燃燒的轟炸機向機場艱難飛去,卻無可奈何 都打成奧運火炬了,你還能來個空中滅火不成?由於天黑加上負傷,這架日機迫降失敗,機體撞在圍牆上一折為二,尾部爆炸,燒成碎片。這架九七重爆上面共有乘員8人,四人當即死亡(包括駕駛員原田軍曹),三人(包括岩橋大尉)負傷。

還有一個是誰呢?就是那位吉川大佐了,飛機斷裂的時候竟然把他拋了出來,落在跑道外一個池塘堙A雖然喝了不少水,卻毫髮無傷。此人可謂命硬。

打掉一架司令官座機,堪稱仰光防空部隊最大戰績。得知實情的高野下了飛機要自殺謝罪,被戰友拉住,說你別死啊,你總得再打下一架來再死吧 他的意思是要真有敵機來,還等著你去迎戰呢。

高野誤會了,歇斯底里大發作,抱著刀就要往自己肚子堬 我已經打下一個司令來了,難道還要我再打下一個師團長來麼?好說歹說,才打消了高野自殺的念頭,不過這架P-40飛機此後也很少升空了,直到在熱帶基地中因為袘k部件跟不上而報廢,再也沒有取得戰果。

但是祥瑞似乎並沒有消失。19436月,高野在飛行事故中死亡。

19449月,已經就任第二十二戰隊司令的岩橋讓三在西安上空被擊落身亡。194411月,命硬的吉川大佐從曼谷飛往緬北前線參加作戰會議,從此不知所蹤。有報告稱這一天中美聯合空軍在緬北上空擊傷一架日軍草綠色雙發轟炸機,與吉川大佐的飛機倒是有些相似。

我們只能推測,祥瑞的魔爪,還在天空中遊蕩。

好了,現在我們可以回到那位倒楣的中國飛行員周致和身上,此人後來的經歷也堪稱傳奇。

周致和被日軍俘虜的時候,正值汪偽政權試圖建立自己的空軍,急需專門人才,因此日軍通過汪偽大員葉蓬作保,將他交給了汪精衛。此時汪偽的所謂空軍只是個空架子,只有汪精衛的一架座機和一架蘇制SB-2轟炸機 這架飛機是由一名姓湯的中尉駕駛投敵的,也是抗戰中我國空軍唯一一架叛逃的飛機。由於對周致和並不信任,汪偽任命他為偽航校的中校教官並給以一定的監視,實際剝奪了他上天的權力,以免周再駕機飛回去。以後,日軍陸續將十幾架飛機交給汪偽,但由於人才匱乏,特別是眼見日軍形勢不妙,各路漢奸人心惶惶,汪偽空軍一直也沒能形成戰鬥力。

 在這種情況下,對周致和的監視也有所放鬆,因為飛行員太少,讓他恢復了飛行。1945年他與在南京周圍活躍的新四軍建立了聯繫,積極籌畫駕機反正。周致和堪稱神通廣大,竟然聯絡了多名汪偽飛行員,意圖劫持汪偽首腦專機建國號發動起義。1945815日,日本宣佈投降。但由於中國軍隊主力當時離南京太遠,京滬形勢一片混亂,周致和等決定起義計畫不變。

1945820日,周致和等駕駛建國號脫離日偽控制區抵達延安,起義成功!

汪偽建國號專機,是利用一架日制一式雙發高級教練機改造的要人專機,機上設施豪華,也是共產黨抗日戰爭後擁有的第一架飛機,據說毛澤東也曾乘坐此機,並對其袖珍抽水馬桶很是好奇。

這架飛機在一次從延安飛張家口的聯絡任務中,因與地面聯絡不暢,降落時撞擊了跑道上為防止國民黨飛機降落放置的枕木而翻倒,此後又遭到國民黨空軍襲擊著火損傷,未能再恢復飛行。 

大約因為周致和選擇投共讓國民黨空軍極為不爽,於是本著當時中國政治文化中深挖歷史根源的習慣,周和祥瑞落入日軍手中的事件也就被定性為或因生活腐化墮落主動投日。這個結論,在今天國民黨方面的歷史資料中,還是這樣的,看來是不準備給他翻案了。如果這樣的做法讓人想起薄一波六十一人反黨集團什麼的,那肯定是巧合。

起義後的周致和改名蔡雲翔,隨即被任命為東北牡丹江航校教育長,為建立解放軍空軍工作。牡丹江航校在解放軍空軍中的地位等同於國民黨的中央航校,蔡雲翔(周致和)也因此被列入解放軍空軍的締造者之一。 

不過,從1947年起,蔡雲翔名字,就不再出現於解放軍空軍的領導層名單中了。

難道是被當作歷史反革命整肅了?歷史材料給出了清晰的答案 – 19466月,蔡雲翔在一次飛行事故中不幸遇難。

我想,此時離周致和駕駛那架倒楣的P-40已經過去了好幾年,這應該和祥瑞與施奈德公司沒有關係了。

摘自網路文章國民黨空軍奇聞 作者:薩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