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其間中國空軍之主要戰鬥

 

中國空軍兵力,七七事變之時,計有九個大隊(三十一個中隊),第一、第二、第八為轟炸大隊;第三、第四、第五為驅逐大隊;第六、第七為偵察大隊;第九為攻擊大隊。另有直屬第十三隊、第十八隊、第二十隊與第二十九隊。各大隊與直屬隊,分佈於南昌、句容、南京、西安、蚌埠、襄陽、廣州與孝感各基地。

初期戰役空軍重要作戰概況

淞滬會戰:814日,空軍分批出擊上海日軍據點及艦船,並以驅逐機主力防衛首都。同日日機分批襲擊杭州及廣德機場。當日機襲擊杭州機場時,第四大隊剛從周家口飛抵筧橋機場,大隊長高志航上校,立即率機27架升空攔載,擊落日本九六式轟炸機3架,首創空軍光輝戰績。

此時,日軍在上海尚無機場,除使用艦上轟炸機外,並以鹿屋及木更津海軍航空隊,進駐臺灣與濟州島,越洋襲擊中國沿海各省主要機場及首都,企圖一舉擊毀中國空軍。815日,日軍轟炸機16架,分襲杭州、嘉興、曹娥、南京等地機場。空軍第九大隊迎戰,於曹娥上空擊落九四式日軍轟炸機4架。16日,日軍轟炸機二十餘架,分批襲擊杭州、嘉興、句容、南京等地,被空軍第三、第四、第五等大隊,擊落8架。經3天空戰,共擊落日機46架,殆已將日軍鹿屋與木更津航空隊飛機,悉數擊滅。

當陸軍猛攻虹口日本海軍兵營及其司令部時,空軍予以有力支援。817日,空軍第二、第四、第五、第七等大隊各式飛機44架,由副大隊長孫桐萱上校;及隊長劉粹剛中校、董明德中校、楊鴻昇中校率領,轟炸虹口日軍陣地,並擊落日軍驅逐、轟炸機各一架,日軍高射砲火力猛烈,空軍第五大隊員閻海文上尉座機被擊中,跳傘降落日軍陣地。閻上尉擊斃前來包圍之日兵數名,最後自戕殉國。日軍敬其壯烈,厚加殮葬,並立「支那空軍勇士之墓」,日本報紙,對閻烈士殉國事蹟,備加讚揚。

日本大本營為支持上海地面作戰,以航空母艦一艘馳長江口附近活動。空軍為摧毀該艘航空母艦及艦上飛機,八月十九日,以諾式機14架,在霍式機7架掩護下,飛往白龍潭轟炸,炸沉日本巡洋艦一艘。空軍第二大隊分隊長沈崇誨上尉所駕飛機發生故障,自度難以飛返基地,乃向日艦俯衝,期與日艦同毀,壯烈殉國。

9月初,日軍已在上海建立攻勢基地,遂在上海、崇明等地建築機場,增加航空兵力。國軍空軍為爭取淞滬空中優勢,阻止日軍後續部隊登陸,並制壓日機活動,以主力不斷對日軍機場轟炸。嗣因日軍新式驅逐機增多,國軍飛機補充困難,改行夜問襲擊。918日晚,空軍出動飛機24架,分批夜襲上海日軍陣地,使日軍大受打擊。翌日日軍報復,以艦上轟炸機、水上偵察機及驅逐機共約30架,空襲南京。空軍駐句容、南京各隊驅逐機21架迎擊,展開劇烈空戰,擊落日機1架,擊傷日機4架。空軍隊員劉蘭清、戴廣進二員陣亡,劉依均、劉宗武、楊吉思、吳昇臣四員受傷。

此時,駐粵空軍指揮部,及北正面軍司令部成立,各配空軍一個大隊,協力粵、晉方面陸軍作戰。戰至十月,空軍損失甚重,戰力日減,對淞滬日軍,僅能施行小規模夜襲,勉力坦任首都空防。11月,空軍第四大隊長高志航上校,率隊駐防周家口。21日,大群日機來襲,因情報遲誤,國軍飛機未及起飛,日機已紛紛投彈,高大隊長不幸被炸殉國。

至十二月,空軍始獲得補充。南京陷落後,空軍基地向後方轉移。日軍航空基地,推進至南京、蕪湖、廣德、杭州等地口。

漢口空戰:民國二十七年218日,日軍驅逐機26架,掩護轟炸機12架,進襲武漢。駐漢口、孝感之空軍第四大隊長李桂丹上校,率I-15I-1629架迎擊,進行激烈空戰,擊落日機14架。李大隊長桂丹、隊長呂基淳及隊員巴清正、王怡、李鵬翔等五員,均在空戰中殉國。

南昌空戰:二十七年225日,日機53架,以大編隊襲擊南昌。空軍以I-15I-1630架,分三個編隊迎擊,先攻擊日軍轟炸機,旋與日軍驅逐機空戰,擊落日機1架,受傷迫降日機4架。

「四二九」武漢空戰:二十七年35月,空軍支援陸軍在台兒莊、徐州作戰,轟炸黃河以北之安澤、靈石、風陵渡等地日軍據點及日軍渡河部隊。日本航空隊為消滅中國空軍基地,亦大舉進攻。其中以429日,漢口空戰,最為劇烈。是日為日本天長節,日機39架襲擊漢口。空軍早有準備,集中飛機達67架之多,所採防衛戰術,是以I-16機巡邏武漢外圍東北上空,誘使日軍驅逐機脫離其轟炸機群,俾I-15機之攻擊容易奏捷。當日機侵入武漢上空之時,空軍各機依預定戰術迎擊,共擊落日機21架,日本航隊大挫。國軍飛機損失12架。

遠征日本空投蔣委員長告日本國民書

蔣委員長為喚起日本人民不為其軍閥愚弄之覺悟,於二十七年3月上旬,令空軍妥籌遠征日本計劃。519日,由第十四隊隊長徐煥昇上校,率第八大隊第十九隊副隊長佟彥博,分駕馬丁機兩架,携帶「蔣委員長告日本國民書」,自漢口起飛,經南昌、衢州至寧波前進基地降落加油,2340分,由寧波飛往日本長崎、福岡、久留米、佐賀及九州各城市上空散發,以喚起日本人民之自覺,並偵察日本軍港及機場情況。翌日兩機回航,分別在玉山、南昌降落,再於11時飛返漢口基地,圓滿達成第一次遠征日本任務。

武漢會戰之支援:武漢為中國交通中樞,得失影響極大,為國軍所必守、日軍所必爭之戰略要地。國軍在武漢會戰使用之地面部隊,步兵師達214個之多,尚有若干特種部隊,空軍幾盡全力集中各式飛機共達230架,數量與日軍飛機相較,雖仍屬劣勢,但國軍飛機採取機動集中使用,在漢口、南昌兩處取得局部優勢。68月間,空軍參加武漢保衛戰,晝夜出動,轟炸長江日艦,與日本航空隊精銳的「九六」式等驅逐機決鬥,雙方損失均重。更乘間襲擊南京、蕪湖、安慶等地日軍航空基地。空軍為保衛要地領空,二十七年「七一八」在南昌上空;「八三」、「九一六」,在武漢上空;「八一三」在衡陽上空,均予日機重大打擊。

二十七年全年,計日本航空隊空襲全國各地,共23,337次、投彈共約49,000枚。國軍高射砲部隊在全國各地共擊落日機43架。

國軍空軍兵力劣勢,而戰志極高,在初期戰役中,損耗很重。武漢撤守後,空軍以一部調駐陝東、川東、贛南任各地區防空;主力調甘、川、湘、桂等省後方基地整訓。經民國二十八年整補,計有七個大隊(三個驅逐大隊、四個轟炸大隊),一個獨立中隊及四個蘇聯志願大隊,總計各型飛機215架。

日軍侵奪武漢後,改取持久戰略,不再擴大作戰地區,以確「保治安地區」之秩序為主。但在航空作戰方面,則採取攻勢。企圖打擊中國政治中樞,擊滅中國空軍,挫折中國繼續抗戰意志。日本為達此目的,調整其陸、海軍航空隊(日本此時尚無獨立的空軍)兵力部署。陸、海兩軍協定航空作戰方針為陸、海軍航空部隊相互協同,全中國要域,進行戰略航空作戰,以挫敵繼續戰爭之意志。地面及水上作戰之直接協同,由陸、海部隊分別擔任,但依狀況,彼此增援。

日本陸、海軍航空隊,據此作戰方針,作如下之兵力配置:華北方面,陸軍二個飛行戰隊,海軍一個航空隊,共有各型飛機44架;華中方面,陸軍二個飛行團、二個飛行戰隊,海軍二個聯合航空部隊,一個航空隊,共有各型飛機337架;華南方面,陸軍一個飛行團,海軍二個航空戰隊、一個航空隊、水上機母艦1艘,共有各型飛機141架。總計在華作戰飛機共531架。主要基地為運城(山西)與漢口機揚。

中期戰役空軍主要作戰

對運城之反制作戰:二十八年1月以來,以運城為主要基地之華北日軍航空隊,飛機約44架,屢向陝、甘國軍國際補給線進襲。空軍於25日,以伏爾機四架奇襲運城機場,毀停留機場之日機十餘架。

41日,先後俄製SB9架及、29SB6架襲擊運城機場,未發現日機,僅將機場破壞,並破壞同蒲鐵路火車一部。運城反制作戰,第一次收到奇襲效果,但以兵力不足,未予徹底擊減。第二、三次攻擊,可能日機已有準備,未達進擊目的。

蘭州空戰:蘭州為中蘇聯絡要點,也是中國主要空軍基地,被日軍航空隊列為主要攻擊目標之一。二十八年220日,日機30架,策,分三批襲擊蘭州。空軍I-15I-16驅逐機15架,蘇聯志願隊I-15I-16驅逐機14架迎擊,擊落日機14架。同月23日,日機20架再襲蘭州,空軍以31架驅逐機迎戰,擊落日機6架。兩次空戰,共擊落日機15架,國軍飛機亦有損失。

對漢口之反制作戰:二十八年十月三日。空軍為策應陸軍長沙會戰,以DB-3機九架,由成都飛往漢口,攻擊日軍機場,炸毀日軍驅逐機24架,及正修理中之日機十餘架。同月14日,空軍以DB-320架,再攻漢口日軍機場炸毀日機50架,擊落日機2架。兩次反制作戰,幾將日軍華中陸軍航空隊主力擊滅,戰果輝煌。

協力桂南作戰:二十八年11月中旬,日軍自欽州灣登陸,攻陷南寧,切斷中國南方陸上國際補給線。12月國軍反攻南寧,空軍奉命協力陸軍作戰,於是在湘挂各基地,集中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各大隊及第十八中隊,與蘇聯志願隊,各型飛機共115架。自12月至翌年1月中旬,對日軍陣地、機場、倉庫等目標,攻擊12次,炸毀日機15架;空戰18次,擊落日機11架。當時陸空聯絡器材與技術,均不完備,空軍直接支援地面部隊作戰,效果不甚理想。

陪都空戰:二十九年夏冬之交,日軍乘四川盆地無霧季節,能見度良好之時,實施航空攻勢,連續空襲陪都重慶及四川各要地。811日,日機90架襲擊重慶。空軍以I-15I-16及霍克三式機,共26架攔截,擊落日機2架,擊傷多架。

壁山空戰:二十九年913日,日軍轟炸機36架,由驅逐機30掩護,襲擊重慶。空軍第四大隊長鄭少愚中校,率I-15I-1616架攔截,在壁山上空與日機遭遇。國軍飛機性能不及日軍零式機與九七式機,空戰損失甚重,毀機13架,傷11架,陣亡隊員10員,大隊長以下8員負傷。

成都空戰:三十年314日,日軍零式驅逐機12架進襲成都。空軍第五大隊長黃新瑞中校,率I-1531架應戰。1050分,與日機在崇慶、雙流上空遭遇,激戰30分鐘,擊落日機6架,大隊長黃新瑞、副大隊長岑澤鎏少校等員,壯烈殉國。

艱苦作戰時期(二十九年5月至12)

二十九年夏,日軍航空隊加強對中國抗戰基地轟炸,多次反覆襲擊重慶。國軍飛機多為蘇聯I-15I-16,性能遜於日本零式機,歷次空戰,頗有毀損,空軍軍官傷亡亦多,到二十九年末,僅餘飛機65架。三十年初又自蘇聯補充轟炸機200架,而性能不佳,仍不能挽回空優。六月自美國購到P-40驅逐機100架,成立美志願大隊,狀況始見移轉。但數量劣勢,作戰仍極艱苦,直到128日,日本突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中國由獨立抗日,轉變為聯合美英共同對日作戰,進入後期戰役,空中優劣形勢,從此完全改觀

一九四一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在華航空隊仍保有750架飛機,迄1942年大批飛機調往南大平洋作戰,以後陸續減少,到19445月,僅保有約三百架飛機。因此對中國抗戰基地轟炸大為減少,多半用於日軍所謂「作戰地區」擔任防衛。反之,中國空軍自三十一年春初起,不斷自盟邦美國獲得新機補充;同時大批飛行人員赴美國、印度受訓。到同年秋季,戰力已大為增強。作戰部隊仍為七個大隊(第一、第二、第八大隊為轟炸大隊。第三、第四、第五、第十一大隊為驅逐大隊。第十二大隊担任訓練未計入),偵察一個中隊,以及美志願隊,各型飛機,增至364架。飛機性能和裝備,均優於日軍。空軍作戰指導,機動集中原則,以打擊日本航空隊為主,次為支援地面部隊作戰。後期戰役,空軍重要戰績,概述如次:

 轟炸越南日軍機場:民國三十年12月中旬,日軍加緊攻略南洋預定目標,在越南西貢嘉林基地,集結陸軍飛行第十二、第二十七、第七十五、第三十七與第六十等隊,及海軍第五、第六、第十三、鹿屋等航空隊,各型飛機共450架。中國空軍於三十一年一月二十二日,以第一、第二大隊的SB18架,由第一大隊副大隊長楊仲安率領,美志願隊P-40機九架任掩護,飛往越南日軍嘉林機場轟炸。目標區雲層密佈,轟炸成果不詳。24日,復行前任務,對目標實施連番轟炸及計時轟炸,成果仍不能判明。兩次轟炸,均未遭日機攔截,僅高射砲在地面射擊,損失飛機2架。

支援第六戰區:三十二年4月下旬,日軍進攻鄂西。其航空隊在漢口集結六個戰隊另一個獨立中隊,又在荊門集結一個戰隊,共計各型飛機約200架,支援其地面部隊作戰。中國空軍以第一、第二、第四、第十一等四個大隊及美第十四航空隊,共計各型飛機165(轟炸機44架、驅逐機22),支援第六戰區作戰。自五月十九日起,對漢口、荊門、沙市、宜昌等地日軍航空基地不斷攻擊,先後共出動驅逐機326架次,轟炸機80架次,擊落日機41架,炸毀日機6架,破壞日軍機場5處,毀日軍軍事設施6處,毀傷日艦33艘及車輛人員甚多。

粱山空戰:三十二年66日,當鄂西會戰進行之際,第四大隊長李向陽上校率P-4013架,攻擊聶家河之日軍。返航途中,在奉節上空,發現不明機群。當李上校率P-40機群在梁山機場降落之時,該不明機群已迫近機場上空,開始投彈。此不明機群判明是日機。第四十隊隊長周志開中校未擄帶保險傘,在日機投彈中冒險起飛,單機向日本編隊機群進攻,日機乃向東逸去。周中校仍跟隊追擊,在分水嶺黃土坡、雲陽及巴東等處,先後擊落日軍轟炸機三架,造成英勇單機對敵之輝煌紀錄。

支援常德會戰:三十二年10月下旬,日軍準備進攻常德,在漢口、宜昌等地,集結航空隊六個戰隊、三個獨立中隊,計有各型飛機共253架。十一月開始對第六戰區發動攻勢。國軍空軍及中美空軍混合聯隊以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十一等五個大隊,美空軍第十四航空隊,共計轟炸機、驅逐機200架,協助陸軍作戰。自十一月初至十二月十六日,連續對常德、藕池口、石首、華容等地日軍攻擊,先後出動轟炸機280架次、驅逐機1467架次。空戰擊落日機25架,可能擊落14架,擊傷19架,在地面擊毀12架,並炸毀日軍艦船及軍事設施、人馬甚多。

支援豫中會戰:三十三年4月,開始豫中會戰。日軍使用航空兵力於豫中方面,有四個戰隊,共計各型飛機156架;在晉南方面,計有飛機114架。國軍空軍為奪取豫中戰場制空權,減輕陸軍所受日軍航空隊之壓力,在會戰期間,以第二、第四大隊、中美混合聯隊及美軍第十四航空隊,共計飛機246(轟炸機36架、驅逐機210),分別配置重慶、梁山、成都、南鄭、安康等地,由航空委員會直接指揮。中美空軍混合聯隊,由駐梁山副司令蔣翼輔上校與美軍摩斯上校共同協商指揮。美空軍由第十四航空司令陳納德將軍指揮。會戰期間,除轟炸重要橋樑、渡口阻止日軍進攻,協助地面部隊作戰,攻擊日軍佔領地區,以保衛西安為目的外;並襲擊運城、臨汾、安陽、新鄉、開封、信陽等地日軍機場。

自三十三年422日起,至822日止,共計出動驅逐機1646架次,轟炸機272架次,攻擊運城等地日軍機場13次,轟炸鄭州、洛陽等城市8次,轟炸黃河鐵橋13次。在空中擊落日機87架,炸毀地面日機79架,毀目軍車輛約70輛。

支援長衡會戰:三十三年日軍為打通中國大陸交通線,發動長衡會戰,在武漢地區集結五個陸軍航空戰隊,計各型飛機168架,國軍空軍和中美空軍混合聯隊以第一、第三、第四、第五、第十一等五個大隊,美空軍十四航空隊,共計轟炸機68(B-24重轟炸機20架,B-25中型轟炸機48)驅逐機113(P-40),奪取戰場制空權,支援陸軍作戰,並直接攻擊日本陸、海軍。自527日至96日,共出動驅逐機3928架次,轟炸機545架次;在空中擊落日機70架,可能擊落29架,擊傷17架,擊毀地面日機52架,可能擊毀10餘架。轟炸日軍機場30次。轟炸日軍佔據之城市41次,日軍司令部16次,毀日軍陣地約50處,及大小船隻130餘艘。

桂柳作戰之支援:空軍為積極支援地面部隊進行桂柳作戰,以支援長衡會戰原有兵力及指揮機構,繼續作戰。使用之主要基地,為桂林、芷江。前進基地為邵陽、零陵。輔助基地為恩施、老河口。美空軍使用之主要基地為桂林、柳州、昆明。輔助基地為梁山、成都、芷江、白市驛。自三十三年821日至119日,空軍出動1386架次,在空中擊落日機34架,可能擊落14架,擊傷約10架,毀地面日機6架,車輛400餘輛,大小木船578隻。破壞日軍陣地、車站、庫廠與司令部共約50處,毀橋樑11座。

洞庭湖空戰:三十三年723日,中美空軍混合聯隊第三隊P-40機,共21架,掩護第一大隊B-256架,轟炸羊樓司及日軍倉庫後,返航經羊樓司及岳陽南洞庭湖上空,先後與日軍零式二、三型機約40架遭遇。空戰結果,擊落日機10架,其中兩架日機為B-25機射擊士李先河所擊落。國軍飛機無損失,均安返基地。

豫西鄂北會戰之支援:民國三十四年3月下旬至5月下旬,豫西鄂北會戰,日軍使用各型飛機106架,支援其地面部隊作戰。國軍空軍自321日開始,以第四、第十一大隊、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第三大隊,全力支援第一、第五兩戰區阻止日軍進攻。由航空委員會副主任王叔銘將軍,在南鄭設指揮所,指揮以上全部空軍對日作戰。中美空軍混合團及美空軍主力,攻擊日軍後方,在新鄉、鄭州、許昌、南陽一帶,對日軍交通,予以極大損害,戰果輝煌。第四、第十一大隊直接支援陸軍作戰。當西坪、西陝口戰事劇烈之時,第十一大隊每在山岳溝谷間,冒日軍猛烈砲火,作超低空射擊,獲得重大戰果。迄531日止,各大隊共出動各型飛機1047架次,予地面部隊極大協助。

湘西會戰之支援:三十四年四月上旬,湘桂日軍以擊滅湘西國軍,佔領芷江空軍基地之目的,集結飛機135架,發動湘西會戰。國軍空軍以駐芷江第五大隊與第一大隊四中隊為主力,及駐陸良之第二大隊第九中隊,駐梁山之第三大隊一部份,協助陸軍作戰;並聯合美空軍襲擊日軍後方,漢口、岳陽、湘鄉、長沙、新市、歸義、邵陽、衡陽、羊樓司、新寧、湘陰、零陵等地重要交通線、倉庫、橋樑、空軍基地及運輸補給,以打擊日軍。在邵陽、放洞間,協力陸軍殲滅日軍約一個聯隊及其砲兵。進攻洞日、武岡之日軍,亦被國軍陸空聯合攻擊,擊滅殆盡。空軍自49日至511日,冒日軍猛烈火力,日夜不斷出擊,予日軍傷亡甚重。僅第五大隊即出動P-40P-51機,共942架次,為歷次作戰所少見。第一大隊出動B-25113架次,第二大隊出動B-2558次,第三大隊出動P-40P-5118架次,戰果非常豐碩。日軍進攻湘西,未達覆滅芷江機場目的,戰敗撤退。

自日軍發動太平洋戰爭後,在華空軍逐漸調往南太平洋作戰,實力日減。國軍則因美國空軍來華聯合對日作戰,實力日增,所以後期戰役,國軍逐漸掌握空優。到三十四年初,日本全般軍事情勢,已呈現土崩瓦解徵兆,三十四年日機之空襲,較歷年為少,中國空戰之收穫較歷年為多。

摘自中華民國建國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