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鄭松亭將軍

 

今五月三十日接到鄭松亭女兒鄭慧菱女士的電話,他的父親於二十三日晚上九時在家中病逝,六月十七日早上十時在懷恩堂李耀斌牧師主禮,送他老人前住天國。

本人在六月上旬將前往大陸杭州辦事約一個月時間,如此也將無法前往参加鄭伯伯公祭儀式,只能在此為鄭伯伯送行,祝他老人家一路順風。

鄭松亭伯伯在抗戰期間空軍中是公認屬一屬二的戰將,他老人家的離去也代表着他們這輩的英雄人物也都將由史書上去了解了,但這批人會有多少人認得他們,留下的史實記錄會有多少呢!

鄭松亭將軍於民國一○○(二○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九時蒙主恩召安息主懷距,生於民國三年三月十二日享高壽九十八歲,謹:訂於民國一○○年六月十七日(星期五)上午十時在浸信會懷恩堂(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90)舉行安息禮拜後,即行火化安厝於汐止五指山國軍示範公墓忠靈殿 候主再臨

鄭松亭將軍生平事略

故將軍鄭公松亭先生,河南省唐河縣人,民國三年(一九一四年)三月十二日生,祖輩世襲學醫,祖父及父維城公懸壺濟世,為地方名醫,將軍排行老四,家中尚有一姊及三兄。

將軍受教育期間遭逢戰亂,讀書更顯彌足珍貴,高中臨畢業前,中央航空學校(空軍軍官學校前身)公開對全國招生,錄取名額共六十四名,將軍以全國第一名成績錄取成為航校正期班第七期驅逐科學生,成績斐然,同儕囑目。

民國二十七年(一九三八年)畢業後獻身抗日戰爭,首先服役使用之機種為俄製I-15雙翼驅逐機,後隨空軍之飛機換裝,漸次使用之主要機種有美製P-40P-51等。由於飛行技術優良、領導統御卓越,在抗戰期間,共有擊落日機三架之輝煌紀錄。

在中美混合飛虎隊服務期間,將軍無役不與,空戰中亦不貪功,常掩護、支援及救護友機,為飛虎隊最主要戰將之一,直到抗戰勝利,政府播遷來台,飛虎隊之年度聚會時,美國戰友們仍對將軍以當年之暱稱「Maj(少校)鄭」稱呼,萬分親切而不失尊敬。

將軍在軍旅生涯中,曾對晚輩親友表示,生平得意之事有三:

其一為,擔任第三大隊第二十八中隊長時,率所屬六架機(二架美籍飛官,四架本國籍飛官),赴湖北荊門日本機場北面之數個油庫出任務,自己設計戰法採用超低空奇襲油庫成功,戰果輝煌,蒙當年航空委員會(空軍總司令部前身)主任周至柔將軍親自接見並由上尉榮陞少校。

其二為,將軍以第三大隊第二十八中隊長身份親赴印度接收美製新機P-51,此新機型,將軍從未飛過,也無人教過,乃自行研讀飛機操作及使用手冊一小時,即由印度安全飛返國內。

其三為,抗戰勝利,將軍擔任第五大隊副大隊長,代表我國空軍於湖南芷江基地接受日本代表投降,將軍受命擔任八架P-51驅逐機領隊(飛行官包含中、美雙方人員)引導兼掩護由南京飛來之日本受降專機,整體洽降過程順利圓滿。八年抗戰,國人艱辛犧牲終獲最後勝利,將軍出生入死,對遲來勝利亦倍感光榮和驕傲。

抗戰勝利後,民國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年)六月空軍總司令部成立,將軍成為空軍總部所轄首任第五大隊大隊長,後配合政府播遷來台,擔任空總作戰署作戰處長、第一聯隊參謀長、第四聯隊副聯隊長、空總人事署副署長、空軍飛行學校校長、空軍幼校校長、空軍戰計會委員,退役後轉赴民航局服務及至退休。

民國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年)十月十日,將軍於南京與畢業於福建廈門大學的吳綺華小姐參加空軍集團結婚(由空軍總司令周至柔福證),婚後育一男二女。

     民國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年)十月十日結婚照 。           父母在南京時一同打獵,輕鬆的一面。

長男鄭明禮,美國德州大學休士頓校區公共衛生學博士,目前任職美國加州西谷蚊蟲病媒控制局擔任執行長。

長媳朱壽印(空軍前輩朱大文先生之三女),美國德州大學休士頓校區工商管理畢業,現任職美國加州大學福勒頓校區基金會,擔任財務總監。

長女鄭桂菱,美國德州女子大學營養系畢業,惜於民國九十七年公(二○○八年)因肺腺癌辭世。

長女婿冷凱麟,美國德州達拉斯大學碩士,現任職於美國德州公立醫療檢驗局。

次女鄭慧菱,輔仁大學食品營養系畢業,曾於漢翔航空工業公司服務,擔任要職。

次女婿伍克振,空軍官校畢業,曾擔任飛行官、中隊長、試飛官、副組長,不幸於民國八十年(一九九一年),因試飛經國號戰機失事殉職,追晉空軍少將。

孫輩皆學有所成,貢獻社會,將軍亦含飴弄孫,堪稱福澤滿堂。

綜觀將軍一生,忠毅不阿、清廉自守,其愛國情操深值後輩效法;空軍生涯戰功彪炳、袍澤情深,尢為部屬所深景仰。

將軍晚筆為聖靈所感,接受牧師施予點水禮,成為基督徒,歸入主名。

將軍與夫人鶼鰈情深.、令人生羨。於退休後常赴美探視兒孫享受天倫之樂。將軍身體素健,喜好爬山散步,惟夫人於民國九十六年(二○○七年)仙逝,將軍哀慟逾恆,健康日下。晚年生活由子女悉心照料,於九十五高齡接受大腸癌切除手術,仍能克服病魔,轉危為安,天父恩典,莫此為甚!不意於民國一○○年(二○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晚蒙主寵召,安息主懷,家人隨侍在側,享年九十有八。將軍息了世間的勞苦,返回天家與夫人團聚。留給家人的是萬分的不捨,留銘大家的是永遠的懷念,願以下列紀念誄辭大作為對將軍的「最敬禮」

巍巍將軍  謙謙君子

克勤克儉  唯忠唯信

空軍猛將  國之干城

豐功偉績  永昭史頁

敬弔空軍抗日名將鄭松亭將軍   陳邦夔

六月七日,忽然接到鄭松亭將軍的訃告,不覺眼前一陣驚悚,在他在家養病期間,我曾多次去電存問,都承他的次女公子慧菱惠告他的病況,除他偶失記憶而外,一切尚佳,以致我疏忽了探望,此時心中的落寞,應該不完全是個人的情緒問題,而是深感國家一顆閃亮的將軍煩落,而感到痛惜和不捨!

我在桃園追隨他的時候,正是他擔任衛戌首都第五戰轟大隊,大隊長的尾期,還不深入的瞭解他替國家付出的貢獻。五十八年中,老長官司徒福將軍任職嘉義空軍第四聯隊(志航聯隊)聯隊長時,調我接任政戰部副主任,政戰部主任伍湘傑,是航校八期的,兩位副聯隊長都是航校七期的名將鄭松亭和徐華江,正好鄭副聯隊長分配著督導政戰,這是第二次做了他的政戰副幕僚長,在軍中作政工,是很繁瑣的,何況第四聯隊連配屬單位有幾千官兵,其間,我們破獲了一宗「飛機進氣口放石頭」的大刑案,也辦過爭議很多的地方選舉,紛擾一陣,留下當時安定軍心、澄清真相的有效透明度,彌足懷念!

到了五十九年辰,我奉命接任空軍幼年學校政戰部主任時,他正是我的校長,這是第三度的因緣際會,相處最深的印象是他雖然性格剛直,但守正不阿,且飽讀詩書、精通文史,更支持軍中政治工作,對學生的管教,投入很細心,每日學生操課起始,他必在大樓陽台佇立,以「不怒而威」的姿態,督導學生魚貫入場,井然有序,令人欣賞!我在每個假日清晨,必陪他「閱兵」,這是幼校訓練中的一個重要課目,總是鼓號樂隊前導,學生則以整齊的步伐,氣宇軒昂的歌聲,雄糾糾的以正步通過閱兵台,學生們的前途,好像在此正可印證他們的凌雲御風的未來!

心中的憧憬、興奮、希望,一直到現在,在印象中,記憶猶深!

東港,是一個水上機場所在地,也是一處「寧靜致遠」的訓練場所,公餘時間,正是我和將軍「官邸絮話」的閒談課目,而最生色的是將軍夫人吳綺華女士的風趣助講,吳女士的令弟吳福曦(時為本部的副主任)的插科打諢,時他們的掌珠慧菱小姐正是求學的黃金歲

空軍幼年學校校長鄭松亭將軍

月。益顯其綺年玉貌、天真無邪。在這個「真實、親切、自然」的氣氛中,所言尚真,爰就記憶所及、及多年寫空軍名將之傳記所得,試行歸納將軍之行狀,示其內心的崇敬:

戰功:

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日本處心積慮,藉機挑釁,企圖「三月亡華」而揭開了我全民抗戰的序幕,將軍義憤填膺,毅然放棄高中畢業,以第一名考入中央航空學校第七期驅逐科,以遂其殺敵報國之宏願。民國三十七年畢即投入抗日戰場,該期畢業飛將接敵頻仍,名將輩出,為當時聞名遐邇之如周志開、高又新,戡亂戰爭豫東戰役之李礩,均先後建立奇功,榮獲蔣委員長頒發青天白日勳章。

鄭松亭更是一位剛毅果敢、驍勇善戰的河南人士,民國三十二年底,據情報顯示,日零式機百餘架,正進駐廣州天河機場,進行裝配,他適任第三大隊,二十八中隊中隊長,奉令率領P-40機七架,掩護我B-24轟炸機,進行轟炸,途遇日零式機三十架攔截,在空中展開火併,從天河機場到白雲機場驃戰不息,展開了拉鋸似的纏鬥,達到三十分鐘之久,開創了空戰史的時長記錄,是中外空戰史絕無僅有的戰況,最後將零式機揍下十餘架,將軍此役個人至少擊落日機三架,且圓滿完成掩護任務。

未久,他又奉命率P-40機七架,為B-24轟炸機出擊武漢作高空掩護,美籍中隊長瑞德則率機,在中層掩護,一般說來,高空接觸敵人的機會較多,此時日零式機已將臨高空攔截,正當緊要關頭,美領隊瑞德座機故障,必須立刻脫離戰場,鄭松亭獲悉後,立刻率領中美兩組僚機,各佔戰鬥位置,與日零式機周旋,當場共擊落日機四架,完成任務,兩組機,全員返航,留下了中美「混合」的一段佳話。

至於鄭將軍當年用低空奇襲荊門油庫成功,和未學MTD,即按手冊摸索飛P-51機由印度返國,這不僅是他的戰功,也是傲人的智慧有以致之。

二、受降:

鄭將軍之戰功,名聞國際,國內外人士頻頻稱許,他在抗戰勝利之後,以空軍第五戰轟大隊長身份,在湖南芷江地區,代表政府接受日本投降,此一光榮歷史,足堪為後世軍人模範。

對父親的懷念   長子明禮

父親喜讀四書五經,常以其精華作為他做人處世的基礎。我們小時父親要求我們背誦“朱伯盧先生治家格言”,多年來家中客廳牆壁掛有一付由賀國光老前輩親筆書寫的朱格言。

父親一生嚴謹有律、勤勞節儉,為人處世正直清廉、公私分明,不論是做事做人均持有很高的道德標準。中國歷史英雄中父親最崇拜盡忠報國的岳飛,甚至為其長孫命名為志飛。我們子女深以父親的道德觀為榮,並以父親為榜樣,甚至孫輩年青人也是秉公守法、勤學努力工作。

在戰場上父親是赫赫有名的勇將,出生入死無數,立功頗多。父親談到放棄原本做工程師的意念,毅然投筆從戎,考進當時最新的軍種一空軍,參加抗日的行列。他曾談到當時的飛機相當簡陋,沒有座艙蓋、沒有無線電通訊,也沒有雷達,只有靠羅盤導行,甚至夏天還得穿厚毛皮飛行衣以抵禦高空的寒冷空氣。當時的空中格鬥全靠目視,頭要360度轉個不停找敵機,連脖子上的絲圍巾都磨破了。他也談到化險為夷的經驗:有一次出任務回程時天色已暗,在迷航又缺油料情況下,只有選擇緊急迫降,他看到地面有兩塊地方似乎是

父親讀書時,就愛穿長袍馬褂,老家伙的外號就此而來

平的,一塊是白色,另一塊是深色,他選擇了把飛機降落在深色那一塊地,好在是個蕃薯田,飛機只受到輕微損壞。次日清晨,一看白色的那一塊地都是凹凸不平大鵝卵石舖成的河床,若降落在鵝卵石上,飛機一定會翻過去,很可能會人機俱毀了。

然父親鼓勵我們求學上進,他對後代的成就一向是採取勉勵開導,不是強求。父親的數學佷好,雖我在中學時,他會出幾個數學難題來作遊戲以增加我對數學的興趣。為了培養在國外出生成長的孫輩學習中文,他每晚轉錄電視臺的武俠連續劇,經常同時轉錄兩個電臺節目,再郵寄或托人將錄影帶帶去美國給孫輩看,因此兩個孫子都會講流利的中文,甚至能看、寫一些。

父親特別喜歡河南梆子和京戲,河南梆子可能讓他懷念河南老家,他常常提到河南老家門前的一棵大棗樹及魚塘。

多麼美好的時光,我們一家人合影留念。

父親吃苦耐勞和堅定的性格充份的顯示在他做事和日常生活上,他從不抱怨,從不氣餒,甚至在生病這一段日子,他都是與醫師、看護配合無間,也很尊重他們的職責和意見,從未以大聲或粗氣對應過。每次詢問他哪裡不舒服,爸爸總是客氣的說:「沒有」。幫他按摩一下,他就連聲說謝謝,深怕累著服事他的人。

父親很愛我們的母親,他們留下了許多年輕時代很有留念價值的相片。四年前母親因病離世,父親漸漸變的更寡言,我們知道在他深深的心底充滿了對母親的懷念;父親終於走完了他的人生旅程,去和他心愛的終生伴侶在另外一個世界重聚。

爸巳消逝在雲端  小女兒慧菱

爸,您突然離開了,我到現在還不太能接受,因為五月二十三日的白天,至傍晚,我都還在跟您說話,那天只是對話不像以往那麼多,但您就這樣在我眼前一點一點的消失。

您真的好愛我,媽媽離開後,您常常提到很想她,但是您卻硬撐著陪伴了我四年,好辛苦。我是家中最小的,也是您最疼愛的,因為只有我,最會黏著您 了。跟您耍賴。

我記得

我讀小學的時候,您是空軍幼校校長,總是以校為家,每年寒暑假,我都會去東港陪您小住幾天。您下班後,就

在羽球館教我打羽毛球,雖然小小的年紀,我還打的有模有樣。您也找人教我在大鵬灣學游泳,大概是海水浮力較大,我很快就學會了。同時也找人教我騎腳踏車,但是吩咐不准讓我摔跤,怕留下疤痕不好看,以致於,我到現在還不會騎車。從小的體育訓練,使我到現在都很愛運動,這是您給我的禮物之一。

也是在小學的時候,有一天晚上,我跟外婆頂嘴。您從未曾對我大發睥氣,但這次可是把您氣壞了,拿起雞毛撢子,叫我站在客廳的中間,狠狠的朝我屁股打了三鞭,印痕久久才消失。這也讓我了解到晚輩應該如何的尊敬長輩,以及家規的厲害。

我讀書的時候,功課一向很好,經常都是第一名,您常常在人前誇讚我,讓我得到相當大的鼓勵。高中考上北一女,您高興的叫我親您一下,這個舉動在我們家很稀奇,您雖然很疼我,但您一向是很嚴肅的,您也不是那種羅曼蒂克的人,我相信,當時的您,一定樂壞了,才叫我親您吧。

家中牆上掛了一幅「朱伯盧先生治家格言」的字畫,我跟姊姊小的時候,您要我們把它背起來,背完還有獎賞。當時不懂其內容,為了獎賞,當然就很努力的背它,後來長大結婚了,兒時的記憶依然存在,也了解箇中道理,對於持家、與人應對都有莫大的幫助。

您愛看平劇、豫劇,有時還跟媽媽相對哼唱幾句,我從小受您的影響,耳濡目染,您也不厭其煩的像說書般的把劇情講給我聽,忠孝節羲就在不知不覺中植入我的腦海。

我漸漸長大了,有一天,收到先夫克振的一封信,他是您最喜歡的幼校生之一,我問您可否跟克振交往,您只告訴我一句話:「飛行員的職業是有生命危險的,你考慮清楚。」

結婚前,您又囑咐一次:「飛行員身體重要、睡眠重要、精神重要你一切都要忍讓,但是,自己也要隨時做好心理準備。」您愛我,也一樣愛克振,因為您不只是他的岳父,也是他的校長、長官。民國八十年,當克振試飛失事的消息傳到您耳中時,您只關我的情緒,在電話中,也只跟我說一句話:「爸爸知道你是勇敢的女兒。」您的話語簡潔有力,但是卻真的安慰了我,讓我知道悲傷只會讓日子更難過,勇敢面對才能使傷痛化為力量,撫育兩個稚齡兒子長大。

我欽佩

您從軍中退役後,我們有更多的時間相處在一起。卸下軍職的您,生活依然嚴謹、規律,數十年如一日,幾乎一成不變。早上起床、晚上就寢、吃飯時間、菜色的內容等等,真是比軍中還固定。這也是您可以在九十五歲以前,還能自己出門散步的原因。

您一生中最欽佩的人是岳飛、孔子、盂子。晚飯後,您除了看看新聞和一些評論的節目外,就是捧著四書研讀,您也一向尊奉孔、孟的思想,並身體力行,做為生活的準則;嚴以律己、寬以待人,是您與人相處之道。儉約自己,卻經常大方的接濟需要幫助的人。同時也用這樣的道理來教導我們兄妹三人,甚至延續影響到孫輩們。您的兒孫,如今貢獻社會都各有所成,這都是源由於您的好榜樣。

這次您突然的離開,讓我措手不及,為了辦理您的後事所需文件,我翻箱倒櫃,無意間,發現了好多您的手稿。除了一些日記外,幾乎全都是摘錄自名人傳記或四書道貫中的一些儆語,再不就是針對世界局勢,寫一些當今國內軍政界該警惕注意的事情。您的一生盡忠、盡義、為國、為民奉獻,致死不渝。您常對我說:「一生當中若是有什麼遺憾的事情,就是太早離開家鄉入伍打仗,以致於不能盡孝。」

聽到您述說抗戰的一些故事,我好佩服您的勇敢、機智、以及對部屬的體恤。您為了讓部屬有充分的睡眠,在出任務的前一晚您都不會宣布,而都是在凌晨三、四點,您再一個個的把他們喊醒,集合後才下達命令,真是體恤隊員的好隊長。您也常感念上蒼保守您在多少次出生入死的任務中,您都能全身而退。

空軍中流行了一句話:「鄭松亭的勳獎章之多,可以從胸前掛到背後。」在您走後,我整理您的獎章執照、勳章證書,回憶起小時候跟姊姊時常拿出來玩的一整鐵盒子的勳獎章,當時只把它當成是玩具,掛在身上玩,現在看到一張張的證書擺在眼前,才知道您是冒了多大的生命危險所換來的。革命軍人如您,是值得敬佩的。

            第十四航空隊協會(飛虎隊) 終生會員證書             中美空軍混合聯隊   第五大隊協會證書

我懷念

您多才多藝,除了優異的戰技和學問外,您做的饅頭和酒釀也令人叫絕。很多人都吃過您做的饅頭,記得以前站在一旁看您和麵、揉麵、發酵,一步步的過程,最後從蒸籠裡端出一個個熱氣騰騰的饅頭,又要趕快取出來散熱,以免饅頭濕濕的,口感不好,然後再分包裝,送給親友享用。

記得我在家坐月子時,每天都吃您親手做的酒釀蛋,滋味無論是在口裡或在心頭,都令我難忘。只是到現在,已經很久都沒有再吃過了,最可惜的是,這兩樣絕活我都沒有學到。

您也很有幽默;在媽媽過世後,有一天我跟姊姊帶您去碧潭散心,看到有一對情侶在潭邊散步,您說:「那一對走好多趟了,也不怕熱。」我說:「潭邊有風啊,不會熱。」您說:「我去的話,就熱了。」我和姊兩人頓時傻住,問您為什麼這樣說,您嫌我們太笨,沒有幽默感,就不再多說了。一直到回家後,我說給志翔聽,才被志翔猜到答案是:「電燈泡!」

這幾年,您的眼睛退化了,無法再看書,每當我陪您讀您最愛看的四書或朱伯盧治家格言時,您往往還能用「下一句」的方式背出來,這也成了我們父女之間的一個遊戲。 民國九十八年您受洗後,當我讀聖經給您聽的時候,您會專心的聽,有時也會打斷我的讀經,並且用孔、孟的思想跟我印證討論,這又是一個多麼特別的溝通方式。

我感恩

天父給我一個機會,在您和媽媽身體衰弱的時候,讓我從台中北上,搬來與您們同住,可以一直守候在您和媽媽身邊,也因此讓志翔、志恆有更多的機會與您們相處。後來志翔與素娟結婚,生下了小予,讓您在有生之年,享受到四代同堂的歡樂。也感謝天父,他們都是那樣的乖巧、懂事、體貼。

民國九十八年,在您九十五歲高齡那年,您動了大腸癌切除手術,由於三總醫師的精良手術和外勞不眠不休的跟我配合著照顧您,很快的您又恢復了體力。在我們服事您的時候,您總是說:「謝謝,你們太累了。」在此,我要代替您向他們獻上感謝。

天父對您和我的保守,使您願意受洗成為基督徒,真的是天父莫大的恩典;您在受洗後情緒大大的改變,不再有抗戰的幻覺產生,也不再懼怕。您彷彿也從未感覺到鼻胃管及尿管的存在與不適;在您最後的這幾年當中,您在家中數次的危急情況,以及我的軟弱無助,都是靠著神垂聽禱告,幫助我們一次次的渡過難關。我相信,這一切都是神對您特別的愛護。

三月份,您的身體更衰弱了,醫生說您的肺部有感染,您已經九十八歲了,我如何能再忍心看您受到一點點的折磨,我向上帝呼求,求祂賜您平安舒適。五月二十三日那天,我陪伴在您的身邊,按摩著您的手,告訴您,我有多愛您,哥哥也愛您,天父更愛您,當我正讀著詩篇23篇時,您就悄悄的離去了,臉上平靜安穩,連皺眉都沒有。我想,您已經在上帝的懷抱裡了。

我的爺爺

雖然生長在國外,但是我對我的爺爺有一種親切的感覺。我今天想要談一談為什麼。我出生的時候,爺爺和奶奶遠到美國住了一段時間幫忙照顧我。後來弟弟和我七、八歲在夏天之時,來到臺北住了一陣子。那時候,我開始跟爺爺一起看連續劇。回到美國之後,爺爺及時地錄了各種臺視影片寄給我看。爺爺很認真的去錄,連廣告也故意地省略。可見他是多麼地細心和關懷。

幾年後,我們美國家裡的二、三個架子,都塞滿了許多中文影劇。我有多麼愛看爺爺特別挑選的精彩節目。我接二連三的看,甚而功課都不想要做,令爸爸媽媽很煩惱。幸虧我書念完了還考上大學。同時因為臺灣電視節目有登副標題,我也學會了讀寫中文。

我還能觀看一些有名小說演成的連續劇,也讓我學習了華人文化上的一些道理。但可惜到了今日爺爺過世之時,我才學到了爺爺教我最大的題目和道理:不管親戚好友有多遠、或是時間夠還是不夠,多

與家人和各個朋友來往、聯合慶祝生命,這是人生之中的基本原理。我最大的遺憾是因為時間和距離,使我不能跟爺爺慶祝爺爺九十八歲的大壽。

爺爺,我雖然有我的缺點,但不管我生命中遇到甚麼患難,我會記住您用這種連續劇故事所教我的道理:愛、得、尊、孝、責任,以及家庭聯合,不管有多遠,也不論時間是多還是少,爺爺讀您安息。

我生活中的公公  外孫志翔

「志翔,你知道食不語,寢不言是甚麼意思嗎?」,在我跟媽媽吃飯的時候聊著天,外公這樣問我。我回答他說,就是吃飯的時候不要淋「雨」,睡覺的時候不要吃「鹽」,外公笑了笑後糾正我,並且教導我中國儒家思想的觀念。外公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個幽默親切且正直的人,他經常會用四書五經的內容教導我們做人的道理,並告訴我們在日常生活中要如何注意及應用。

外公在我心目中生活很有紀律且嚴謹,記得小時候,回到公公家,他都會帶我們去爬象山,那是他每天都會去做的運動;上山及下山,就是一整個下午;回到家,還沒休息就直接整理院子的花草樹木,並打掃院子的落葉。當時我年紀還小,只覺得陪公公去爬山很好玩,回到家又可以跟公公在院子裡玩耍,很開心;然而長大後才發現外公在生活上是如此的有紀律,這些稍不要求自己,可能就會放棄的事情,外公竟然可以堅持那麼久,因此我常常勉勵自己,要學習公公在生活上的紀律,及對自己的要求。

我很幸運,從研究所開始就在台北生活,所以常常有時間跟公公聊天,聽他述說過去打仗的事情。一次一次歷經生死的戰役及任務,低空飛行轟炸敵軍基地、油庫,如何沈穩的操控失控的飛機,以寡敵眾,如何掩護隊友並安全返回,以及自己閱讀手冊就將美國的P-51飛機從印度飛回大陸等等事跡,聽完這些故事都令我覺得不可思議,且敬佩他冷靜的頭腦及高超的飛行技術,而公公每次講完後,都會說上天對他很好,歷經那麼多生死之戰,且一直在最前線,還能看到抗戰勝利,並看到子子孫孫。我想,那時公公雖然沒

有任何宗教信仰,但是仍然覺得有一位「上天」。

戰爭的日子深深影響著公公,在他年老記憶開始衰退的時候,有時會分不清楚現在與過去,偶爾會回到過去打仗的日子,身體緊繃並且精神亢奮,我們看到,常會覺得很難過,很希望他能擺脫那段記憶。媽媽跟我都常為這事情向上帝禱告,也常陪公公讀聖經。公公很厲害,雖然年老,但是頭腦卻彳艮清楚,聽到聖經裡的教導,他會引用四書五經裡的話語來做比較,並跟我們討論;慢慢的,他不再排斥他所稱的「外國人的宗教」,並認為耶穌就像孔子一樣,也是個思想上的偉人。媽媽不間斷的陪公公讀聖經及禱告,有一天公公突然願意相信上帝,並且願意受洗,於是就在牧師及許多見證人的參與下,他承認耶穌成為他一生的救主,而很神奇的是,從那天開始,公公不再進入戰爭的回憶,也不再感到害怕,取而代之的,是許多快樂的回憶。我相信上帝深愛著公公,因此在他年邁的這段期間,使他活得開心,活得喜樂,並能享受四代同堂,家人同聚在一起的幸福。

五月二十三號,晚上十點,坐著捷運從公司趕回家,這每天固定經過的路程,感覺似乎變長了許多,好久好久。外公在我心中一直是個正直、且謙虛親切的模範,身體很健壯,突然接到他離開我們的消息,心中感到非常震驚,一直無法相信這真的發生了。那天,我陪公公從家裡到殯儀館,路上我閉著眼睛想著過去一幕幕的畫面,公公對我的教誨及他人生的智慧對我的影響,心裡許多的悲痛,只能用禱告來訴說;然而,那段路似乎被縮短了,我還有好多話在,心裡還沒說完,好希望能再多陪他,多為他禱告,但是看著公公那天晚上安祥的表情,我相信天父已按著祂的時間,息了公公在地上的勞苦,讓我們所敬愛的公公進到天家得享安息。

我認識的公公   外孫媳素娟

公公在我心中的形象,是個頭髮雪白、臉色紅潤、很漂亮的慈祥老爺爺。

公公每天的生活相當規律,早起看報、吃麥片早餐;午晚餐都是簡單的粗茶淡飯,總是雪裡紅、炒豆干等幾道簡單的菜餚。幾個陽光燦爛的下午,陪公公去綠園道慢慢的散個步,回來之後聽他講述精彩的戰爭故事;偶爾,還會看到公公逗我們笑的頑皮表情.....這就是我對公公最溫暖的回憶之一。

公公對我們這些晚輩總是愛護有加,公公是相當傳統的中國父母

,他的愛是非常含蓄、溫暖的。天冷的時候,公公握到我的手涼了,就會擔心我受涼了、要我多加件衣服;看到志翔在逗我,總會主持公義、叫他別欺負我;看到別人把曾孫小子寶寶抱得高高的,還會叮嚀說別把他嚇到了....公公即使是在自己體力已經衰微的時候,仍然是隨時地關注、愛護著我們。

我很有幸能陪到公公走過晚年,我看到一個真正的空戰英雄,是這樣的正直、謙卑;一個走過一世紀的長者,是這樣的睿智、慈愛;更見證一個上帝的兒子,是這樣的蒙福、得享天年。公公的一生,有著許多精彩的故事,更充滿著許多的愛十我們的家族乙也將世世代代的以他為榮。

我的外公  外孫志恆

我的外公是一位謹言慎行、正直又具有幽默感的一個人,而且深具儒家思想哲學,從小就常常看到外公抱著四書五經、孔子、孟子在研讀,偶而也會從裡面挑選幾段他認為很有道理,很有意義的話語給我看,跟我解釋其中的意義,平常也可以引經據典的從口中說出來做為我們日常生活中的鑑戒。

雖然外公外表非常嚴肅,但是脾氣卻很好,對每個人都是彬彬有禮,在我映象中不曾看過他發脾氣,頂多就是看電視的時候、看到誇張的報導、或是不當的言論時,批評個兩三句然後就轉台。

外公更是一位英勇的軍人,從小就常常聽外公訴說著以前打仗時期的經歷,每次我都會聽的目瞪口呆,畢竟那些事情沒有親身體驗過,是很難想像的。但是能夠這麼真實的從一位親身經歷過二次世界大戰、以及八年對日抗戰的空軍英雄口中,巨細靡遺的描述給我聽,實在不容易,就好像在看一部空戰片似的。我非常欽佩且尊敬外公,每當跟別人提到外公的生平事蹟時都倍感榮幸,尤其在我當兵期間,每個軍中弟兄聽到我外公是如此偉大的軍人時,都必然會肅然起敬!

以前外公住在台北和平東村,那是一個平房,有前、後院,前院的花園裡種了好多漂亮的花草樹木,還有芒果樹和金銡樹,小時候就常常和外公一起在花園澆花,看外公修剪花木,偶而補補水泥,鬆鬆土。到了夏天時,就會看到外公在芒果樹下鋪上網子,等芒果成熟了自己掉下來就可以吃了。

外公身體還健朗時,很喜歡爬山,因此常常帶我和哥哥一大早出門爬山,我們兄弟兩個在象山上邊爬邊玩耍。雖然,眷村改建,不再有花園了;公公因為膝蓋不好,後來也不爬山了;但是我還是一直很懷念以前那個充滿回憶的老舊平房,那些和外公一起種過的花花草草和果樹,以及和外公一起爬山的過程。

外公向來都言行一致,為人處世又非常謹慎,是我從小到大的一個楷模。從他身上我學到許多待人處世之道。我記得他最常對我說的,就是出自盂子的『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以及出自孔子的『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因此每當我遇到挫折或是瓶頸時,都會想起外公常提醒我的這幾段話,使我可以無畏懼地走過困難和低潮。

二○一一年四月全家人給爸爸過九十八歲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