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炸蚌埠記

第三大隊專門破壞敵人交通線,平漢鐵路的幾次襲擊,叫這些空中戰士有點覺得太單調了,他們決定伴隨第一大隊的B-25向津浦鐵路蚌埠挺進。

十月三十一日,第一大隊的台灣中隊出動了三架B-25由洪辣 (Horner) 少校領隊,杜烽熙在這架飛機砲塔上任射手,領航員呂繼宏坐在羅素 (Russell) 旁邊,朱强充任這架飛機射手,范迪福則在第三號機上任射手,副隊長毛尚貞原本原本也要在第一號機出發的,因為人多擠不上。

三大隊的伴護者是王光復,領了鐘柱石、陳鳴鈞、倪桂元等任高層掩護,瑞德領了唐崇傑等任打地靶的工作,中原地區是一片平地,平漢鐵路以東新黃河流域是湖沼模樣,大水一片。

蚌埠的鐵橋是津浦鐵路經過寬大淮河的大鐵橋,水門汀的橋墩,鐵架的橋樑,北岸的河水己經乾涸,但橋身依然很長的懸空經過這水量不多的大河床,蚌埠市區在鐵橋南邊,沿著淮河南岸橫展着,蚌埠的機場則在市區的東南方 鄰近着市區。

B-25 到蚌埠就由機場南方進入,直沖機場北端一所長方形油庫以機槍掃射,然後經過市區,俯衝淮河上的鐵橋,一架一架的分別以三十來公尺高度在這座大鐵橋上順着鐵橋投下一了炸彈,投彈完了以後,拉起向左轉彎上升,呂繼宏看見鐵橋南端鐵樑與橋墩都炸中歪倒在一邊,機場上被掃射油庫業己黑煙冒。

唐崇傑隨着瑞德向機場沖去,他看見一架空運機停在機場上,端德下去一陣機槍就把這架敵機擊中起火,他只好去打西邊的指揮室。

王光復在上面巡邏飛着,看到下面炸橋、打燒了機場的油庫與飛機,他只好拚命對無線電喊到:「好,Very Good」他盼望無線電話機能把他的鼓勵傳給下面幹這些事的戰友們!

蚌埠的轟炸掃射就在這一段時間内幹完了,蚌埠市區里敵人的高射機槍射上來只把范迪福所坐的三號B-25的機翼與混合油管擊中了數發子彈,餘均沒有打中,這二隊飛機返航時,鲨魚機在平漢鐵路的遂平西之間發現 鐵路上有十幾節車廂,下去一打就打起了火,這又是運汽油的列車,隨手又打毁了一輛運油卡車,一打就起火。

安全的奏着遠征勝利的凱歌返防。這次炸蚌埠是一件大工作,等於到了一次南京,敵人完全不及料 到我們飛機會這麼突然的遠征到這個地點,比起B-29轟炸日本本土來講,這任務當然算是短途的,但在所使用的B-25P-40來說,己是盡了他們最大的能耐了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