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八中隊 陳華薰

 

陳華薰(1923.5.121945.1.5)江蘇昆山陳墓鎮人(現稱錦溪)。水鄉古鎮陳墓自古以來,人文薈粹,歷代文人輩出,然棄筆從戎,且歷經壯烈空戰殉難於抗日戰場的卻並不多,當年赫赫威名的“飛虎隊”隊員,在蘇州、昆山仍至江蘇恐怕也是聊聊無幾。

陳華薰烈士出生于書香門第,他的父親陳定謨十八歲負芨美洲,肄業於哥倫比亞、芝加哥等大學,得哲學及社會學碩士學位,留學九年,課餘常為正義服務,曾任留美東方學生會主席及泛亞洲會議笫一任會長,鼓吹亞洲民族獨立運動,不遺餘力。回國後,歷任北京大學、南開大學、復旦大學、廈門大學等高等院校教授。他的母親是近代中國歷史上一位了不起的女性,“五四”運動中的一大才女、“北京婦女救亡會”會長楊玉潔。

一九一九年六月四日北京千餘女學生,在婦女救亡會會長楊玉潔、高小蘭的帶領下,集合於天安門,整隊在新華門前舉行示威遊行。據“五四”運動有關史料記載:“第一次全國女學生代表大會就在陳楊玉詰女士家召開”。

因此,烈士從小就受到良好的愛國教育,家庭的啟蒙,加上天資聰敏,使他早年成才。烈士少年起,先後隨父母在廈門、廣州、香港、昆明等地讀書。一九四一年,雲南楚雄中學畢業後,即考入昆明中法大學物理系就讀。一九四二年,抗日戰爭進入非常艱危的階段,敵機對昆明等後方大城市輪番濫炸,遍地橫屍,慘絕人寰。在此國難當頭之際,烈士毅然棄筆從戎,當時懷抱航空救國的有志青年眾多,但能考上航空學校的可謂是百堿D一。當年二月,十八歲的陳華薰在昆明航校報名,經過考試被中國空軍軍官學校,錄取為該校逐機班學員,他從此開始努力投入飛行訓練,成績優秀。陳華薰是該校第十五期畢業班的一百一十七名學員中的佼佼者,被選送到美國深造。

一九四三年一月全班同學在領隊熊恩德少校與鄒賡續少校率領下,飛經印度加爾各答、孟買,乘英艦MARRIPOSA號,繞南非名城好望角,橫渡大西洋,四月九日在紐約登岸,乘火車抵亞利桑那鳳凰城美國空軍訓練中心所屬之威廉士、雷鳥、馬拉那、路克等機場,相繼完成初級、中級、高級轟炸與戰鬥等訓練。十二月一日畢業後,戰鬥科留在路克機場,轟炸科則赴柯羅拉多,拉亨塔,分別接受部隊戰技訓練。

一九四四年三月五日訓練結束,兩組同學分別至洛杉磯登船,於七月間返抵印度,接機後於十一月陳華薰被正式編入中國空軍第三大隊,參加戰鬥序列。

他在美學習期間十分認真,在學員中表現非常突出,勇敢,有一次飛行訓練中,他駕駛的飛機馬達突然起火,火焰一直燒到他的胸毛、眉毛、都快要燒到頭髮了,碰到這種緊急情況,照例他完全可以棄機跳傘,但他表現非凡沉著機智一邊滅火一邊堅持把飛機降落到機場,受到美校方表彰,放他三天假期。

訓練射擊比賽中得到過勳章。他的飛行技術在學校很出名,他除了正常地掌握熟練的飛行技術外,還能在空中表現特殊高難度的飛行動作,在空中翻跟鬥,不但拉起來向上竄翻,還俯衝向下翻跟鬥,表演十分出色。他的優秀飛行技術屢屢受到美方軍官的表彰。

他為人富有正義感,有敢闖精神,有一次訓練基地放假,中國學員一起去亞利桑那州的城堿搮q影,當時美國南方與北方種族岐視,民族矛盾很尖銳,訓練基地屬於南方,該城電影院規定“華人與黑人不得入內”,此時,陳華薰就帶頭站出來與當局論理,“我們與美軍是盟軍,共同為了抗日”。當時學員都備帶手槍,雙方發生衝突,最後當局出面調介,從此,當地影院就取消了這一項規定。

左二:陳華薰與同學和美國教官在PT-17教練機前合影。

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四日。美國陸軍少尉陳華薰獲得,亞利桑那州鳳凰城路克菲爾德航空站,司令員約翰尼斯雷上校(簽名),儀錶檢驗飛行員美國空軍少尉理卡德(簽名)通過了美國空軍50-3號檔規定表飛行測試的證書。

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五日,陳華薰以優異成績圓滿完成了在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路克菲爾德,美國陸軍空軍訓練中心,由美國陸軍進行的訓練和高級飛行員訓練所規定的科目。經權威部門批准,獲亞利桑那州鳳凰城路克菲爾德,司令員約翰尼斯雷上校(簽名)的證書。

一九四三年十二月十六日,以優異成績畢業於美國亞利桑那州費尼克斯洛克基地高級驅逐機飛行學院。(證書現存)

回國後,被分配到美國陸軍第十四航空隊中美空軍混合聯隊(“飛虎隊”)第三大隊第八中隊第四分隊任少尉三級飛行員。第三大隊是其中的戰鬥機大隊,陳華薰駕駛的是二戰期間“飛虎隊”主力戰機P-40(鯊魚式戰鬥機)。

陳華薰中國軍服照及美國畢業証書。

開始先派駐四川新津空軍基地(成都西南部)後又在四川梁山等空軍基地投入抗日戰爭,出征頻繁,屢建戰功。

一九四五年一月五日,這天一大早,經過P-38偵察機各處搜巡,終於發現日機已集中到漢口王家墩機場,似有集中蠢動的模樣,它們在王家墩機場,又故意用二十幾架假飛機和真飛機並列在機場堙A企圖以假亂真,結果仍被情報員偵察出來,因而中美空軍混合團司令部命令P-40P-51去掃蕩武漢。這次出征的目標是針對日本人自以為國寶的零式東條飛機。

第十四航空隊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驅逐大隊出動P-40(鯊魚式戰鬥機)二十四架及P-51(野馬式戰鬥機)四架,共二十八架,美方大隊長班奈德(Col.bennett)上校命令全隊人員在湖北老河口機場提前吃中飯,同時命令半數的P-40機,都在左右翼各掛一枚五百磅大炸彈,肚皮底下掛個大油箱,另半數的P-40機掛傘彈和火箭炮,P-51機去掉下油箱,在左右翼及肚皮下邊,一共掛三枚五百磅大炸彈。

草草吃過中飯,即接到上級命令:“今天我們去掃蕩武漢,十二點卅分起飛”。下午一時廿分由孝感進入武漢,出擊漢口及武昌日軍機場,與敵機遭遇,發生空戰,當場擊落敵機十架,又輪番俯衝掃射投彈,炸毀地面敵機多架。陳華薰駕P-40機六七五號機,冒著地面日軍猛烈的炮火,低空俯衝往返掃射八次,在再次投彈時不幸被日軍高射炮射中,被擊墜,壯烈殉國。此時,同僚們一致發出:“幹啊!給陳華薰復仇的怒吼聲!”。一九四五年一月十四日的《大公報》如是說。

一九四五年一月十四日的《大公報》題為“中美混合團新年第一炮,第三大隊奏捷武漢上空,毀敵機四十九架,本身損失兩架”的報導。“勝利!在武漢上空給中美混合團結一個大彩,不用鳴金!無線電媔ロG了返航命令,基地上的夥伴都成了猴子,當聽到這些紀錄時,都跳了起來!多少架啊?不算炸毀及無人報的共是四十九架!”

陳華薰在印度訓練宿舍前留影。

陳烈士殉國時,英年二十三歲,當局追贈中尉銜。抗戰勝利後,一九四六年三月,國民政府在南京紫金山巔重建《抗日航空烈士公墓》時設置有陳華薰烈士衣冠墓,並舉行公祭,其事蹟載入《航空英烈冊》第三編491頁。

00九年九月二十六日開館的《南京抗日航空紀念館》中的《抗日航空烈士紀念碑》上鑄刻著中國航空抗日烈士一千四百六十六名,其中有陳華薰烈士的英名。一九八八年國家民政部頒發革命烈士證明書,追認陳華薰為革命烈士,以資褒揚。烈士證明書編號為:民優字第078202號。烈士衣冠墓設在四川省新津縣天社山公墓內。

烈士生前容貌英俊,性情活潑,平易近人,廣交朋友,善言談,富幽默感。遺一女兒,名國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