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大隊一中隊 俞時驤

 

俞時驤,一九一八年九月七日出生於昆山玉山鎮百花街(今亭林路)。共有兄弟姐妹十人其為長子。父親俞楚白早年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土木科,為著名建築工程師。昆山現有的建築中中山紀念堂、縣一中大樓、俞楚白故居均由他設計。母 親楊雪瑤,曾任上海城東女校校長、國畫家,解放後被聘為上海市文史館館員。

俞時驤早年就讀於上海澄衷中學。一九三五年考入復旦大學。一九三七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他與父親及弟弟俞時驥三人離家避難,寓居於大後方貴陽。國難當頭,有志青年毅然放棄學業,立志從軍,保家衛國,上戰場殺日寇,經過考試,俞時驤被重慶中央陸軍軍官學校錄取為第十六期學員、中國空軍軍官學校(重慶中央航空學校)第十四期學員。 一九四一年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即被選送到美國亞歷山大道格拉斯美國空軍高級飛行技木學院學習,訓練駕駛B-25型轟炸機。

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俞時驤畢業回國,被分配到美國陸軍第十四航空隊中美空軍混合聯隊“飛虎隊”第一大隊第一中隊任中尉三級飛行員。

一九四五年一月,飛虎大隊奉命出擊日軍侵佔地區上空,若干分隊輪流執行,在P-40(鯊魚式戰鬥機)戰鬥機的保護下,屢屢獲勝。三月十日再次出擊,低空飛入河南鄭州以北轟炸黃河鐵橋及日軍陣地時,因指揮軍官輕敵之意,不再派戰鬥機隊配合保護轟炸任務。俞時驤偕飛行員鄺榮昌等自陝西漢中駕駛B-25613號轟炸機,在河南博愛縣以南上空遭日軍戰鬥機群襲擊,轟炸機分隊猝不及防,隊形被沖散,被敵軍炮彈擊中起火墜毀陣亡,同機的戰友領航員張德言、通信員雷雨一同殉國。英年二十六歲。當局追贈上尉銜。

抗戰勝利後,一九四六年三月,國民政府在南京紫金山巔重建《抗日航空烈士公墓》時設置有俞時驤烈士衣冠墓,並舉行公祭,其事蹟載入《航空英烈冊》第一輯,第502頁。二00九年九月二十六日開館的《南京抗日航空紀念館》中的《抗日航空烈士紀念碑》上鑄刻著中國航空抗日烈士1466名,其中有俞時驤烈士的英名。

一九四七年一月一日,俞時驤的故鄉,昆山縣政府在中山堂隆重舉行忠烈入祠大典,昆山中學內設“忠烈祠”立碑公祭。

 昆山錦溪鎮傑出人物館館長陸宜泰

 

一張珍貴的飛虎烈士照——紀念俞時驤大伯犧牲六十五周年  

今年是紀念抗日戰爭勝利六十五周年的日子,我的大伯俞時驤是著名的飛虎隊空軍飛行員,在抗日戰爭中浴血奮戰。就在抗戰勝利已經展現曙光的三月十日,他奉命駕駛B-25轟炸機破壞敵人交通、在轟炸黃河鐵橋的戰鬥中不幸被敵地面炮火擊中,機毀人亡,英勇獻身。大伯不僅是我們家族的英雄,也是中華民族的英雄!不管時間過去有多長我們將永遠懷念他。

在南京航空烈士公墓建有大伯的墓碑,這埵角F俞氏後輩一個憑弔先烈的地方。但是苦於經過文化大革命的浩劫,我們竟然沒有一幅大伯的照片留存於後輩親友手中。這對於俞時驤烈士的晚輩和親人來講不能不說是莫大的遺憾。雖然一場浩劫帶走了我們思念烈士的照片,卻帶不走我們心中對先烈的懷念。

筆者也曾作過一些努力來尋找大伯的照片。比如在抗戰勝利六十周年前夕,打電話給報社,由他們聯繫健在的美籍援華飛虎隊戰士(當時有許多老兵來華訪問);大伯是在國難當頭之際毅然放棄復旦學業,棄筆從戎的,時值復旦百年校慶之際,我又與復旦校史研究室聯繫,希望能從復旦找到照片,但最後都沒有下文……。          

上天不負有心人,在翻看祖母留下的底片中竟然發現一張疑似穿軍裝的人物,底片上根本看不出是什麼人,由於還在工作,精力有限,沒有繼續探究下去。直到08年退休後才有時間把底片掃描並印了出來。這是一張疑似電影中八路軍穿的軍裝。照片上的人究竟是誰呢?一時無法確定是我大伯,這與我在文革前看到的大伯身穿飛行服或有飛機做背景的照片不一樣,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是我叔伯輩上人的模樣。在叔伯中除大伯外,四叔在剛解放時也參過軍,而且一直聽說四叔最像大伯。因此在094月我就把照片寄他,讓他瓣認是否是他本人,來信後確認他從來沒有拍過這樣的照片,又把照片放大後給健在的88歲的大姑媽看,大姑媽一眼就確定是大伯(大姑媽小大伯四歲),給三姑媽看(81歲),也確認是大伯。因此照片上的人是大伯俞時驤就確定無疑了。她們見到大伯應該在37年抗戰之前的事了,抗戰八年中只有我父親和祖父也在內地,因此見過他,而四叔以下的長輩即使在抗戰前見過大伯,但因為年齡小對大伯也是沒有印象了。

看照片上的大伯,雖穿上了軍裝,但沒有領章和肩章,腳上還穿著用布條編成的草鞋,打著綁腿,躊躇滿志的樣子,估計是剛參加空軍軍官學校學習不久的學生兵模樣。

近期我也常在網上查找飛虎隊的資料,尋找有關大伯的一絲資訊。在飛虎研究會網站上看到的資訊,豐富了大伯的資料。與大多數當時的大學生一樣,抗戰初期他隨著復旦大學西遷內地,抗戰事緊,他放棄學業,毅然報考中華民國空軍軍官學校,是第十四期畢業生。在官校第十二至十六期畢業生中,有七批留美學生,俞時驤大伯是在第三批留美名單中。當時已是41年了,在美國學習一年多後,於43年回國參加了十四航空隊中美空軍混合聯隊(CACW),即著名的飛虎隊。當時飛虎隊有幾個大隊,第一大隊的主要任務是破壞敵人交通。俞時驤大伯在一大隊一中隊,任中尉飛行員,駕駛B-25轟炸機。

一大隊在抗戰中犧牲的中國籍飛行員最多,共有十九名(不包括航員、轟炸員及射擊士),大伯就是犧牲的飛行員之一。

在大伯犧牲六十五周年祭日之際,看著照片心中無限感慨,在國難當頭之際多少先輩拋灑熱血,才趕走了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換來了今天的和平年代。原本今年想去南京航空烈士墓再祭掃大伯墓地的,然而小外孫的誕生使我有了新的任務,一時脫不開身來,由此寫文章寄託後輩的哀思。時間在流逝,新的生命在誕生,我們要珍惜生命,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和平年代,同創和諧美好的生活。

俞時驤烈士長侄   俞家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