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林雨水伯伯

 

這篇文章是為了紀念林雨水老先生,為了紀念彭嘉衡老先生,也為了向正在逝去的飛虎隊英雄們致以我們由衷的敬意

林大姐昨天來電話告之其父林雨水(林炳煌)因腎臟功能衰竭,不幸於2012215日下午1時在香港去世,享年91歲。聞之,我深感悲痛。林雨水伯伯是抗戰時期的中國空軍,1944年從美國受訓回國參戰,是中國空軍中美混合聯隊(飛虎隊)5大隊27中隊的功勳飛行員,是與彭嘉衡吳其軺周訓典一起榮獲美國政府頒發的飛行優異十字勳章的中國籍飛行員。同時林雨水先生還是兩航起義中的十二位機長之一,是一位了不起的愛國英雄。

   2005年經彭嘉衡先生和方守義先生介紹,我認識了林雨水先生。我非常敬仰這些抗日老英雄,同時,由於他們都是中央航校畢業的,我父親則是1944年考入中央航校的學生,是他們的師弟,加上我父親與他們都曾是央航的員工,也是當年從香港回國的兩航起義人員,所以我與他們有一種天然的親切感,與他們成了好朋友。

   2005年抗戰勝利60周 年之際,當年駐守在湖南芷江的中美混合團五大隊的飛行員吳其軺、彭嘉衡、林雨水先生參加飛虎隊生死戰友再聚芷江的大聚會時,幾十位80多歲的中美飛虎隊老 兵齊聲用英語高唱當年的戰歌,那情景真是令人熱血沸騰。

芷江參觀美國飛虎隊紀念館圖片,左起林雨水、彭嘉衡、吳其軺、李繼賢,如今也只剩下李繼賢還健在,抗戰英雄以所剩不多了。

之後,林雨水又攜夫人和女兒來南京參加中美飛虎隊老兵與南京各界紀念抗戰勝利60周 年的活動。當時林雨水先生髮著高燒,正在醫院輸液,他拔下針頭,手上還貼著膠布就來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紀念碑前悼念犧牲的戰友。當我攙扶著林雨水先生沿著石階走到山坡上和中外老兵集合時,林雨水先生急切地大聲喊著:有五大隊的戰友嗎?我想你們呀!可惜當時飛虎隊的中國籍隊員只有五大隊的方守義先生和三大 隊的何永道先生到南京來了,這三位飛虎隊生死戰友當年都是回國參加抗戰的愛國華僑,抗戰勝利後又一起到中央航空公司任飛行員,後來又一起在香港參加兩航起義回到祖國。三位老英雄60年後在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紀念碑前歡聚在一起,他們在紀念碑上尋找著當年五大隊戰友的名字,大聲地叫著犧牲戰友的名字,撫摸著那些戰友的名字,真是讓人感慨萬千,這些名字當年都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呀。後來我為林雨水先生一家在孫中山先生題詞的航空救國亭前拍照留影。

2007年9月林雨水伯伯及彭嘉衡伯伯再次來芷江参加“中國籍飛虎紀念館”開幕時神釆奕奕。

  2007年我應彭嘉衡先生的邀請與我父母一起到湖南芷江與林雨水先生一家、彭嘉衡父子以及吳其軺的兒子、周訓典的兒子和兒媳會合,一起參加芷江飛虎隊紀念館中國籍飛虎隊員展廳的開幕式,我為他們拍了照片,製作了光碟。後來我一直與這些飛虎隊老兵有著聯繫。

201112月我在章東磐的騰訊微博上得知章先生和他的團隊在美國國家檔案館查找到一批中國抗日戰爭時的老照片,彙集成《國家歷史》一書,其中有一張照片是反映當年我們祖國的空軍在美國受訓時的生活情景,照片上兩個中國留美空軍學員在開心地吃冰激淩。

看到這張照片我心堣ㄔ悀@動,我發現這張照片中左邊的那個帶著船形帽的軍人特像老飛虎隊員林雨水,(因為我多次接待過林雨水先生,對他的音容相貌和當年留美訓練歷史的很熟悉。)我趕緊將這張照片下載後發給林的女兒,讓她寄給林雨水本人辨認。

結果得到證實:居住在香港的90歲飛虎隊老兵林雨水確認,那張照片中戴船型帽吃霜淇淋的中國留美空軍學員正是他本人。

在醫院病榻上的林雨水先生看到近70年前照片中年輕的自己,非常感慨和欣慰,所以,林雨水先生專門讓他的女兒代表他感謝章東磐先生和他團隊的志願者們。林雨水的大女兒林慰慈從法國給我發郵件說:“請轉達我們抗日老兵子女的無限敬意給章東磐!真的太謝謝章先生了,他從遙遠的美國幫我們找回70年前的照片,這是老爸最年輕時候的照片,很珍貴。章東磐和你們一起還原了那段歷史的真相,恢復了國家記憶,讓人感動。你們真是為中華民族做了一件功德無量的好事。歷史從來就不枯燥,《國家記憶》照片上的每一個身影都有血、有肉、有體溫, 我們的祖國就是這些曾經鮮活的軀體組成血肉長城。讓今天的我們向昨天的他們致敬。讓今天的我們留下值得讓明天的兒孫致敬的歷史。

   我將這個消息告訴章東磐,並且將林雨水彭嘉衡2007年的照片發給章東磐讓他與老照片對比,章東磐先生激動地回答:“看得出來,舉手行禮的老人就是當年那位俏皮的冰激淩空軍。感謝您讓我們有機會與您分享七十年前的燃情歲月! 這是第一位從美國國家檔案館照片中認出自己的抗戰老軍人。我們沒白乾呢!

照片中的另一位吃冰激淩的飛虎隊員,我覺得與彭嘉衡伯伯非常像,尤其是他特有的八字形眉毛和那頑皮的神態,可惜彭伯伯前年已經走了,無法確認,但我覺得那個年輕的軍人就是彭嘉衡伯伯。

 這張老照片再現了兩位老飛虎隊員70年前青春形象,真猶如一個傳奇的故事一般感人。

   僅僅幾天時間就有幾百個網友在微博上留言,網友親切地稱當年的林雨水先生為“俏皮的冰激淩空軍”。

有的網友說:“這真是神奇的微博,俏皮的冰激淩空軍。”著名電影演員柯藍說 :“這是冰激淩老兵的青蔥歲月。”兩天后, 遠征軍後人、建築師、《國家記憶》編委晏歡驚喜地在留言中寫道 

lovely !我怎麼才看見這個美好的故事,但願更多健在抗戰老兵或他們的家人能夠認出自己或先輩的身影,這是做這件事的初衷之一。”

  治喪活動將安排在香港紅磡世盛殯儀館永恆廳二月二十二日15點開始至次日接受悼念,二十二日晚20點開追悼會,二十三日出殯火化。國務院僑辦都會派人參加追悼會。昨天,當林雨水伯伯去世的消息在網上傳開後,一天之內就有300多名網友在微博上留言為林伯伯送行。

 我沒想到微博上會有那麼多人關注林伯伯,為這位俏皮的飛虎隊英雄、冰激淩老兵送行,真的很感動。

  如今吳其軺、彭嘉衡、林雨水先生和方守義這幾位飛虎隊生死戰友都飛走了,英雄們在天堂會合。天上英雄,人間問候。向英雄致敬!老兵不死!

作者:沈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