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汪夢泉將軍

 

筆者人在大陸安徽時接到了香港陳炳靖伯伯打來的電話告訴我:他們十二期僅剩於台灣的同學汪夢泉病逝了,當初一起入軍校十二期同學共一百零六人,如今算算剩下五個人了,大陸一人、香港一人、美國三人,言語中感慨萬分。

汪夢泉伯伯於中華民國一百零一年二月十二日下午四時三十七分病逝國軍松山醫院,距生於民國八年七月二十八日享壽九十有四歲。並於三月十六日公祭後,随即發引火化,安厝靈骨於汐止國軍示範公墓忠靈殿。

回想與汪伯伯相處的時候,他老人家永遠是笑咪咪的歡迎我的來訪,此刻我人在大陸無法回台参加汪伯伯的公祭儀式,為他老人家致上最後的敬意,也是有些遺憾。汪媽媽對我說汪伯伯的這次公祭由空軍司令部主辦,小孩也全從美國回來了,門口有空軍儀隊站崗,家祭後又有國旗蓋官,場面十分的莊嚴,送汪伯伯最後一程。

大鵬展翼 軍魂遨翔 黄埔骨幹 戒馬奔風

汪伯伯也是“陸軍官校十五期步六隊”台灣同學會的會長,每年的同學會都由汪伯伯召集聚會,如今汪伯伯病逝了,由同學們寫了一文對這位黃埔老兵--汪夢泉的憶述

駸駸歲月己逾仗期之年矣,回憶往事,雖平淡無奇,且有如過眼雲煙,但雪泥鴻爪,陳跡猶存,難以磨滅,兹為遵守陸軍官校第十五期台灣同學會之規定,有不能自己者,謹就生平,足供學長們對余了解者,慨述如後。

弟:名尚略字夢泉,民國五年生,弟婦徐秋鳳現有四子四孫,家庭之樂融融也。

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日本無端挑釁,侵華戰爭爆發,全國抗戰之聲,風起雲湧,余適高中畢業乃報考空軍軍官學校第十二期,幸被錄取,依命令於民國二十七年二月一日,赴南京之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報到,但因「七七事變」,日本侵華戰爭爆發,南京危殆,複奉命改赴西南昌市之空交輜入伍生團報到,實施入伍教育,未及二月本團奉命遷移成都之陸軍軍官學校,並編為第一總隊之步兵第三大隊。

二十八年六月十五日畢業後,全大隊二百九十七人,分發昆明市之中央空軍軍官學校,依學校之期別為第十二期,經初級、中級、高級訓練,即將結訓矣,但學校屢遭日本敵機之攻擊,訓練幾經停頓,經政府與美國政府商得同意,由本第十二期起,每批五十人,派赴美國受訓,此係三十年冬十一月事也,留美國時約一載。畢業後返國,余及十九位同學被派設於巴基斯坦,那合爾市之我空軍官校分校初級班,任飛行教官一年。

中美空軍混合聯隊於桂林市成立下轄我空軍第一轟炸大隊、第三與第五戰鬥機大隊,余被派第三大隊之第七中隊任飛行員,作戰飛機係P-40E型,第一次轟炸任務,掩護B-25轟炸機,轟炸由敵軍佔領之湖北省屬之石灰窖鍊鋼廠,領隊由美國籍之瑞德中校第七中隊中隊長擔任,第二、第三號機均係美籍,余任第四號機將飛抵目標前,余發現日本戰鬥機四架,利用太陽作背景掩護,向我三號機攻擊,友機均未發現,余除報告敵機之所在位置外,並迎向敵機,開槍還擊,日機即行逸去。

駐防桂林市約三個月,本大隊奉令移駐四川省之梁山縣四個月後,複移駐湖北省之老河四鎮,該鎮係第五戰區司令官李宗仁上將之指揮部,長兄劍泉,任第一二五師師長戍守該鎮,兄弟同時護衛傳為佳話。長兄因作戰有功,奉令赴重慶陪都述職獲頒青天白日勛章,以獎忠勇之戰績。

第三大隊駐防陝西省安康縣基地期間,曾多次奉命出擊平漢及隴海鐵路沿線,以攻擊軍用車輛,並於河南省新鄉上空,奇襲擊落日本零式戰鬥機一架,因功晉升分隊長,對地面攻擊任務中,曾多次被地面砲火擊中飛機之機身,但均未擊中要害,得以平安返防。

民國三十六年於空軍指揮参謀學校畢業後,奉調空軍第三大隊二十八中隊附,駐防山東濟南市,該市由原汪精衛偽政權起義來歸之吳化師駐守,突然叛變投共以致戰局急轉直下,山東省旋被中共軍攻陷,本中隊奉命撤退至徐州之大隊部,此時長兄劍泉任陸軍四十七軍軍長,亦駐防徐州談及戰局時,兄認各部隊為各保勢力不願相互支援,以致力量分散將被各個擊破,雖空軍竭力予以支援,但因敗勢已成,無力挽回,當與兄分別時,相互黯然。一個月後,徐蚌會戰失敗如兄言。

國民政府遷移台灣,美軍顧問團適時成立,軍援之作戰飛機:如P-47F-84F-86F-104等機,均先後來台,上項機型,除F-84外均曾駕駛,倖未多負軍人之職責。

自一九四三年服役,以迄一九七九年退役三十六年中,除曾擔任空軍官校之飛行教官,空軍指揮参謀學校之教授與空軍總部之作戰與計劃署長,以及後勤司令外,多在作戰部隊任職以迄退齡以空軍中將除役。

                 汪夢泉與夫人徐秋鳳                                       汪夢泉全家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