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李繼賢百歲飛虎再次返鄉

 

自從知道了李伯伯將同其子李世京大哥要再次返鄉祭祖之後,即想與大陸好友吳緣先生聯絡,希望此行的路上能請當地的志願予以協助交通上的問題。

李世京大哥說:「此行主要是上次前往大陸探親,各新聞媒體及老兵之家太熱情,行程太怱忙與大陸親友相聚的時間太少,此次前往要低調一些才好。去時為了省一些時間直飛江蘇鹽城,除了回家祭祖會見親友之外,回程將停留南京一兩天在由南京返回台,主要是想要宴請“老兵之家”的創始人記誠先生及其工作人員,感謝上次熱情的接待,還是不要麻煩大家了。」

筆者認為今年年底李伯伯將滿百歲的壽誕,一百歲了要常途旅行是多麼不容易的事,路上除了有李大哥照顧,有些當地人能協助也是好的,同時“百歲老飛虎返鄉”也希望經媒體的報導能得到當地政府的重視,對其窮苦的家鄉農民在地方上的建設也許也有些幫助。

我同吳緣先生視訊後,他對李伯伯再次踏上返鄉之旅也很興奮,立即將此消息從他的微博上發表要求志願者協助。沒有想到第二天就回函告訴我事情辦好了,有一“巨人集团”創始人史玉柱先生同吳緣聯絡,他們在鹽城的分公司可以提供車輛及司機供李伯伯在此使用至送他上飛機為止,記誠先生也不要李伯伯請他們吃飯了,反而要為他在南京主辦百壽宴。上次李伯伯收為乾女兒的肖宇及乾孫女李艷秋都很興奮將都從上海到南京與李伯伯會面,他也將等李伯伯到了南京在前往南京與他們會合。

對此李大哥有些為難的說:「如此一來我都不知要帶什麼禮物去回報人家。」我說帶一些“中美空軍混合聯隊”的紀念帽,加上李老的簽名,是在好也不過的禮物了,這些東西太有價值買都買不到。(返回後,李大哥告訴我此行一共帶了兩箱高梁酒二十四瓶、十條香煙、十盒鳳梨酥、二十七頂帽子分別放在兩行李箱中,全都送完了還不够,還欠了好幾頂帽子。)

412日,下午145分李老二人搭程華信航空的班機由中正機場起飛,4點左右到達鹽城機場,6點左右接到吳緣的電腦視訊,李伯伯平安到達鹽城以送往旅館入住了。

419日,李伯伯一切平安如意的由南京搭程華航返回中正機場。我知道此刻他們二位一定很勞累,等兩天在去拜訪李伯伯。

421日,中午兩點多打電話去尋問李大哥是否方便前去,李大哥說父親可能在回程飛機上的冷氣吹得人有些不舒服,午睡還未醒,要我晚上在去。使人有些擔心,晚飯後前往見到李伯伯在看電視一切都很好而放心下來。

李大哥說此次行程一切都很好,我們到達中正機場等飛機時,有一群大陸來台的觀光客正要離境,等另一班前往南京的班機,其中有一名女士,認出了我父親(是去年前往南京媒體作了大篇幅的報導),一定要和父親合影留念,她是江蘇銀行城中分行的行長,也認識記誠先生,馬上打電話給記誠,李伯伯人都沒上飛機就和記誠聊上了。

飛機準時到達鹽城機場,“巨人集团”的司機及鹽城晚報的記者陳婷來接機,李伯伯上次以和陳婷就認識了兩人相見歡。這次為了親友們相聚交通上方便,旅館定在離鹽城一小時和濱海三十分鐘之間的東莰“濱海賓館”,因父親太興中F一大早四點就起床,人有些疲累就早些休息,明日返回老家祭祖。

413日,“濱海賓館”是三星級的旅館,但附有早餐,其中“五糧粥”父親吃得很高興也很喜歡,以後入住的早上都來吃粥,一大早在吃粥時就接到了電話是福建的海峽之聲電台,以電話採訪,只好告知正在用餐,等一下回了房間在訪問,也因對方的訪問我們離開賓館時以十點多,好在離濱海村不遠,半個多小時就到了,村中以有四、五十人,李姓親友在等著我們的到來,一起祭祖相聚,這次少了媒體在旁,也可採訪可與親友多談一些陳年往事了。

414日,我們在東莰“濱海賓館”席開六桌,請親友們前來相聚,鹽城的親友也來了近十位,結果鹽城報業集團和酒商的老總也特地的趕來拜訪父親,並贈送了兩箱酒和2000元的紅包給老人祝壽,這真是意外的驚喜。

415日,我們那兒也沒有去,就呆在旅館與親友話家常。

416日,早上離開了東莰“濱海賓館”才發現巨人集团”老板太忙,人都沒見到,旅館費用以被司機給支付,覺得很不好意思。中午時分抵達南京,由巨人集团”南京分公司的汽車及司機接手下面的行程。入住志願者訂好的“鳳凰台酒店”。我知道“關愛老兵網”的志願者沒有什麼經費全是靠捐助募款來救助一些孤苦老兵,本身就很吃緊,我們經濟條件較好實無由他們支付的道理,所以一入住後即在櫃檯要支付房費,但經理告知以付清了,沒有想到大陸百姓對於父親抗戰期間為國效力的敬重與厚愛,致上深深的感謝。

父親的表妹特別訂做了一件大紅色的棉襖,父親高興的穿上這件大紅色的棉襖,這下更像老壽星了。

我母親的親友一家四口,開了十一個小時的車子從唐山趕來見父親,父親很興奮談起了母親在台零零總總,及上星期母親病逝一週年一起上山祭拜等往事,當晚住同一酒店,第二天早他們才駕車返回。

417日,今天中午由記誠先生宴請父親百歲宴,地點在南京總統府對面的中央飯店,聽記誠說以前老蔣也曾在此宴請賓客。在大廳先開一場記者招待會,有新華社記者和福建的海峽之聲電台(之前以電話訪問了如今又派人前來採訪)及其他媒體記者。 中午“百歲宴”席開一大桌,足可座下三、四十人,菜色豐富,還有生日蛋糕。可惜李老說:席間,他們太熱情我一直忙於敬酒,才吃了一個包子,一塊蛋糕其於的食物都沒什麼動,酒倒是喝了三杯,有一些不勝酒力,回了房間睡午覺晚餐都沒吃,一覺至天明,睡得太好了。

李繼賢伯伯在記者會上感謝大陸同胞的熱情接待。

418日,今天前往“巨人集团”公司拜會總裁及副總裁,感謝此次行程的安排,可惜兩位老總都忙於公事不在,只好感謝在心,留下了台灣帶來的兩頂紀念帽、兩瓶酒及鳳梨酥,請公司同仁代為轉交。回程順路前往拜訪那位在台機場上巧遇的江蘇銀行城中分行的行長,也送她一頂紀念帽及鳳梨酥,她高興極了。晚上我們與友人乾女兒、乾孫女等人吃了簡便的清爽的麵食,父親特別喜歡吃,淨心的談天這一年來之事。

419日,九時離開旅館,在眾人歡送依依不捨下,搭程十一點的飛機返回台北。順利平安的完成了這次的旅行。

註:吳緣告訴我此次李伯伯接受媒體的採訪時,不但談到了抗日戰爭期間的作戰,同時也講到了打內戰時的情形。李老左一句“打共匪”右一句“打共匪”,他聽了很有意思,不知他們到時如何撥放。

這使我想到上次林雨水的大女兒林慰慈女士及香港的袁梅芳老師來看他老人家,李伯伯也講到打共匪,林女士曾說:「共匪不好聽,以後講共軍或中共可好。」袁老師也認為:「繼賢伯伯的句句共匪,有點時光倒流,印象深刻。」

為此我笑得問李伯伯:「您老在別人的地盤上,又接受他們的接待,又拿了別人的好處,還口口聲聲叫人共匪,不太好吧!」

李老一臉嚴肅的說:「對我而言當年他們就是共匪,誰在這我都這樣講。」

以下摘錄自李伯伯返鄉大陸網站文章:

清明時節又逢君--抗戰老兵李繼賢七十六年和兩個半小時的回家路

海峽之聲網415日訊(景豔、周欣、陳國慶、陳霞)

我是中國人哪,應該回來的。這是抗戰老兵李繼賢先生在接受採訪時說的第一句話。去年,老人在相隔76年之後,終於在社會各界的幫助下找到回家路,那年清明的祭祖,老人跪在父親的墳前淚水長流,在他離開返台的時候,飽含深情地說,老兵一天不死,一定再回家鄉。今年的414號,老人踐行了自己的誓言,又以即將年滿百歲的高齡專程從臺灣回大陸故鄉掃墓。而48號,是李老妻子去世周年的祭日,他剛剛完成了對安葬在五指山軍人公墓的妻子的祭奠,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在兒子李世京的陪同下再一次不遠千里回到了故鄉。關於這一次成行,記者接通了老人所住的鹽城濱海飯店的電話。他的兒子李世京告訴記者說,老人為這次的返鄉之行做了精心的準備:下午1:45從臺北桃園機場登機,他早晨4點鐘就起床了,早早地穿戴整齊,很認真地很正式的那個樣子。

不難想像這位近百歲老人近鄉情怯的那種激動,採訪中,老人告訴記者,他的身體很好,沒有心臟病、糖尿病,血壓七十幾到一百二十八,平時每天堅持慢跑二十圈,還能上街買菜,但這樣一個行程對於老人的身心來說,無疑都是一次巨大的消耗,李老以這樣的高齡時隔一年再次返鄉看中的卻是那久違的親情與鄉情。李老說:上一次回家太匆忙,很多親友都沒有見,見了也沒有來得及說上話,現在兩岸通航了,回家方便了,我還能走得動,又正好是清明時節,就回來看看。

老人去年回鄉尋根時,妻子趙佩印正病重住院。擋不住迫切的回鄉願望,老人最後把老伴託付給了子女,一個人返回老家尋根祭祖。返回臺灣的時候,妻子已經處於彌留之際了。
  老人的兒子李世京告訴記者,這一年來,父親靠著家鄉的點滴回憶,撐過了母親離開的傷心日子。妻子臨終前一直遺憾沒能跟著一起回大陸看看家鄉故土,見見故友親朋。這次回大陸,除了到濱海老家祭祖,老人也是為了完成妻子臨終的遺願。據老人介紹,妻子畢業于重慶政治大學,是馬英九先生的母親秦厚修女士的同班同學。兩家的私交使彼此間深深瞭解兩岸分隔時的骨肉傷痛。

對於一位近百歲老人而言,可以說是看多了生死別離,而最讓他不能忘的是與家鄉、與父母的別離。1949年他到臺灣前最後一次看到故鄉時是開著飛機從空中俯瞰,為了找到家的方向,他以超低空飛翔的方式在天空中盤旋了四十分鐘,因為地物的改變,最終也沒能找到自己的家,倒是後來聽家堣H說起親眼看到他的飛機從屋頂掠過,而他,在無盡的遺憾中離開了。

李繼賢告別大陸時母親剛病逝不久,他讓父親跟他一起去臺灣,但父親放不下祖父和未成年的孫子(李繼賢兄長之子),留在了上海。沒曾想,我那一走便和父親成了永別,回到這再見的是父親的墳頭。說到這,老人哽咽了。

李繼賢告訴記者,上一次回來,他在父親墳前磕了四個頭,那多的一個是他壓抑不住的思念和對父親深深的歉意。

那個時候,我們充滿激情,很熱愛自己的國家,所以很早就離開家去考官校,去打仗,所以跟父母親離多聚少,但是,我們終於把日本鬼子趕出去了,是保家衛國。李繼賢老人很清楚地記得他曾開過的各種飛機,和在空中消滅侵略者的豪邁:我回國第三天就參加了戰鬥,第一次打的是日本人的運兵卡車,我記得我那架飛機帶了兩千多發子彈,把三輛卡車打燃燒起來了,日本鬼子就跑,遍地都是,還得了5000元法幣的獎金。

李繼賢加入空軍的時候,日軍已經是強弩之末。19444月,他所在的中隊參加了當時聞名中外的湘西會戰。據統計,在這場會戰中,日軍死於空中攻擊的人數達到五萬多人。他告訴記者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他在執行任務時,他和他的戰友們駕駛了8架飛機帶了16顆汽油彈把近兩萬日軍燒死在一個山溝堙G那時,我們已經牢牢地掌握了制空權,日本人想消滅我們,沒有想到被我們消滅了。我們當時的P-51打日本的零式戰機就像老鷹抓小雞。

李繼賢老人的話讓我們聽來非常感慨,戰爭是殘酷的,但是,那毀滅不是人類自己造成的嗎?當時的中國同胞是為了國家民族的生存與獨立,是為了自己的家鄉親人而戰,永遠值得後人的尊敬和景仰,而那些日本兵,假如他們不是跑到別人的國家堳I略挑釁,最後又怎麼會落到那樣淒涼悲慘的境地呢?
  “老兵不死,只要還能動,我就還會回來。去年,李繼賢老人的回家在當地乃至於全國都是一件轟動的事,因為老人的回家路走了七十六年,而今,少了喧囂的鞭炮,少了媒體的簇擁,老人這次的回鄉祭祖,更接近一位家人回鄉的原味,圍繞著的是上次見著或沒能見著的親人。老人總說,兩岸通航了,回家方便了,想想歸來路程的短短兩個半小時,李老先生嘴堣ㄣ蕃‘X的或者就是那最需要珍惜的和平二個字。

回家的路原來這樣近 飛虎隊老兵重歸故里 (網路採編:蘇北招聘網)

去年,98歲高齡的飛虎隊老兵李繼賢隻身返鄉尋根。老人離鹽回台之前,發出這樣的深情之語:老兵一天不死,一定再回家鄉。

一年過去了,老人仍記得當日的誓言。昨天下午4:30,李繼賢和兒子李世京一起,乘飛機再次踏上家鄉故土。雖然時隔一年,老人似乎沒什麼變化,稀疏的頭髮已雪白,戴著飛虎隊的紀念帽,依舊挺拔的身軀,依稀看到當年從軍時的英姿。

坐了兩個小時的飛機,老人臉上略有些倦意。又回家了,剛被機場工作人員推出港澳臺航班出口,老人喃喃自語,話語中有歎息,更有親情鄉情的牽掛。

老人今天99歲,按照家鄉過九不過十的風俗,得知老人要回來的消息,鹽城的後輩說要給老人在家鄉過百歲,但老人怕勞師動眾,拒決了。此次,老人也沒在鹽城市區多作停留,就直接趕往濱海

鹽城現在很好,很好……”看到家鄉巨變,老人滿心歡喜,不停地說,以後,回家更方便了……”

這次回來,就是想再看看家鄉,給父母再磕兩個頭,以後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回來了,這樣的風景,能多看一眼就多看一眼……”剛被推出出口,老人就貪婪地盯著玻璃牆外的景致,喃喃自語。那些對記者來說無比平常的樹木屋瓦,在老人眼中卻是那般親切。

回家,原來只要兩個小時

如今,兩岸直航,讓鹽城和臺灣的往來只要短短兩小時。老人一下飛機,就感慨,原來回家的路這樣近!老人告訴記者,他們下午2:30從臺北桃園機場登機,下午4:20飛機降落鹽城南洋機場,離家,原來也沒有那麼遠。

李繼賢1913年出生於鹽城濱海。1937七七事變爆發後,他放棄學業投身抗日,並最終成為飛虎隊混合團5大隊26中隊的一名飛行員。

李繼賢加入空軍的時候,日軍已經是強弩之末。19444月,他所在的中隊參加了當時聞名中外的湘西會戰。據統計,在這場會戰中,日軍死於空中攻擊的人數達到五萬多人。李繼賢則在這短短幾個月堙A升空作戰52次,且次次立功而歸。他本人獲得美空軍頒贈的航空勳章優異飛行十字勳章

1935年離開家鄉後,李繼賢就再沒回過家。從異鄉走回故鄉,老人用了整整76年的時間。

2011320日,中國老兵網委託本報記者幫李繼賢老人故鄉尋親,接到這一請托,記者不遺餘力幫老人聯繫故鄉尋親事宜。去年325日,在本報與中國老兵網的聯合幫助下,李繼賢終於踏上濱海故土,完成故鄉尋根的夙願。

鹽城現在很好,很好……”看到家鄉巨變,老人滿心歡喜,不停地說,以後,回家更方便了……”

回鄉,完成妻子的遺願

聽說記者是家鄉媒體記者,李繼賢連連說道:記得,記得,去年我還帶了幾份《鹽城晚報》回臺灣。老人叮囑記者,這次也要給他留幾份晚報,他好帶回臺灣。

老人去年回鄉尋根時,妻子正病重住院。老夫妻倆這輩子相濡以沫,李繼賢恨不得每天都在醫院陪著老伴。但回鄉的願望是那麼迫切,老人最後把老伴託付給了子女,不顧兒女的擔心,瞞著老伴飛回大陸,到鹽城老家尋根祭祖。去年328日,尋根結束,李繼賢返回臺灣,此時妻子已處於病重彌留之際。

李世京告訴記者,這一年來,父親靠著家鄉的點滴回憶,撐過了母親離開的傷心日子。妻子在他尋根結束返台當日去世,這讓李繼賢老人悲痛不已。每天,老人都會翻看帶回的報導尋根之旅的報紙,想著在故鄉走過的土地,看過的風景,感念家鄉人的隆重禮遇,度過了最難熬的日子。妻子臨終前一直遺憾沒能跟著一起回大陸看看家鄉故土,見見故友親朋。此次回鹽,除了到濱海老家祭祖,老人也是為了完成妻子臨終的遺願。

臺灣“飛虎隊”老兵赴南京慶百歲壽誕

積極幫助老人踏上回鄉之旅的中國老兵網創始人季誠介紹說,李繼賢1943年考入成都空軍軍官學校,先後到印度、美國受訓一年,後被編入飛虎隊混合團5大隊26中隊。在飛虎隊,他多次順利完成駝峰航線的物資運輸任務。

1944年,李繼賢參加了抗日戰爭時期著名的湘西會戰,在這次會戰中他共升空作戰52次,每一次歸隊都立功受獎。

在李老的壽宴上,中國老兵網創始人作了情真意切的講話。他說:“今天我非常高興,又見到了分別一年的李老。看到他步履雄健,聲音洪亮,精神矍鑠,更覺得他哪像一個百歲老人的樣子!我仿佛又看到了他當年英姿勃發的樣子,一個身經百戰,戰功無數的英雄又站在了我們的前面。

”季誠還說:“今天,我們假座中央飯店為李老舉辦百歲壽誕。這座飯店建於1929年。飯店的建築風格,包括走廊上、牆壁上掛的這些舊照片等等,想來會引起李老對往事的回憶。

中央飯店為李老舉辦百歲壽誕

這其中,李老對“飛虎隊”那段經歷的回憶,不僅僅屬於他個人。這段經歷已成為我們民族百折不撓、堅貞不屈精神的寫照,已經永遠載入到我們民族的光榮史冊堙C”季誠最後說:“今天,是個暢敘友情的日子,也是個寄託思念的日子,更是個喜氣洋洋的日子。李老一百年走來不容易,他從炮火連天中走來、從人間沉浮中走來、從滄海桑田中走來,本身就是一個奇跡。他的健康就是我們的心願,他的福氣就是我們的幸福。請允許我用我們中國老兵網生產的中國老兵酒,為李老百歲壽誕敬酒:祝李老健康長壽,歲月不老,青春永駐!”

李繼賢伯伯在歡慶中為百歲壽誕的蛋糕上吹蠋

今天,特意趕來為李老祝壽的還有:南京(雨花)國際軟體外包產業園總裁黃劍虹、南京“當兵的人”酒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李訓勤、南京翔晟資訊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楊子晉、著名軍旅書畫家黃建新等。李繼賢老人的兒子和一些親屬朋友也參加了祝壽慶典。

依依惜別前 老壽星擁眾駐足留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