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四空軍節 李繼賢百歲慶

 

空軍的筧橋精神就是「以寡擊眾、臨危不亂、忠勇愛國」的精神,回憶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盧溝橋的戰火掀起了全民抵抗日本侵略的怒潮,同年八月十四日,日本軍閥以高傲的態勢,派出其精銳之木更津航空隊,試圖一舉摧毀我空軍根據地杭州筧橋。然而我英勇空軍,在高志航隊長的果敢領導下,以劣勢兵力迎戰,終能殲滅來犯敵機,創下輝煌的戰果,是役不僅振奮了全國軍民抗日必勝的決心,更粉碎了日本軍閥「三月亡華」狂妄的迷夢;為緬懷這群空軍健兒奮戰不懈之精神與輝煌的戰功,政府遂於民國二十九年訂定「八一四」為空軍節,藉以激勵後進效法先賢。

年是「八一四」空戰勝利七十五周年慶,早在幾個月前空軍司令部負責人就開始籌辦此事,記得五月中旬時李繼賢伯伯因去大陸探親返國後就生病住在松山醫院,松山醫院就在我家旁,所以很方便隨時前往看探視,正好空軍司令嚴上將,前往醫院慰問就談起慶祝「八一四」為空軍節的同時也要為李老慶百歲壽宴,並稱贊李伯伯是空軍的國寶,希望身體盡快好起來,好在李老身體硬朗住院一星期就康復返家。

為了參加此次聚會,我特別於八月上旬從大陸返台,即打電話給李伯伯問好,李大哥告訴我,在我不在台灣期間李老又因感冒白血球增高又住進了醫院,到底是百歲老人,他老人家還想我帶他到北京玩,這個風險現在好像變得大得多,只有到時在說了。

家中的信箱放著一封慶祝「八一四」為空軍節的邀請函,時間就是八月十四號晚上六點半,就在松山機場旁邊,空軍松山基地指揮部舉辦晚宴,此地我熟,離我家很近開車不用十分鐘。

打電話到空軍司令部找到負責人,告知確定要去兩個人(我和母親),同時提供徐華江將軍夫人的地址和聯絡電話與對方,軍方要親自送帖子去,如徐媽媽要去也會專車接送,尊重老一輩師母,這一點軍方做得很不錯。

筆者打電話給都凱牧伯伯尋問他是否也要去,都伯伯說:「軍方每年都會邀請我,但現在早以不出席這樣的活動了,全場見不到一個熟人,去了真沒有什麼意思了!」言談間感慨萬千。

晚上六點多筆者與母親到“空軍松山基地指揮部”報道後由軍方巴士帶著我們到機場跑道旁的“機庫”,外面可見隔不遠處就是松山機場,停放著好幾架大型的民航機。車停在好大的一個廠棚前,接待的空軍人員在棚前歡迎我們,走進廠棚內汽球編織的拱門,兩旁以有大批的空軍人員歡迎我們的到來,放眼看去廠棚大的嚇人,四面和上方掛滿了慶祝空軍節的旗子和布幅,正前方是舞台,前面全是一排排的喜宴桌,場面看上去華麗又壯觀。報上姓名查出是那一桌次即有專人帶位。

筆者和母親分座在前面第七桌,同桌的有指揮官沈中將夫婦及女兒,空軍老人金宗鑑老師、朱震老師和其眷屬。前方主桌上就看見了今天的壽星公李伯伯和陪他一起來的女兒李世渝女士,即和母親前往打招呼,徐媽媽座在第四桌也前去問好。

筆者母親與壽星李繼賢伯伯和女兒李世渝女士合影。              母親與徐媽媽合影留念。

各桌都座滿了人,尋問了值勤務的軍官一共有多少桌,除了主桌之外,還有四十九桌,每桌十人,至少有五百人,場面也是够大的,我發現四周站著不少近百名的空軍軍官,依我判斷除了基地的服務安全人員外,還有此次來的各基地將官不少大約有二十餘位,他們的司機或参謀人員,還有一些是總統的侍衛先遣人員。

基地內會場上的安全軍官拿著對講機隨時提供必要之服務。

七時整總統準時到達,國防部長高華柱部長、空軍司令嚴上將前往迎接,全場起立鼓掌歡迎馬總統蒞臨會場,總統就做在李繼賢伯伯身邊,主桌上除了總統、高部長及夫人、嚴司令及夫人,還有官校二十六期曾國防部副部長、情報次長趙知遠老師及夫人、官校三十九期前國防部副参謀總長蔡春輝老師、官校四十期曾任空軍總司令黃顯榮老師及夫人、官校四十六期前國防部長、參謀總長李天羽老師,及官校二十七期前金防部司令官周善擇老師、官校二十三期聯訓部主任唐積敏老師(曾於溫州灣空戰中與僚機合力擊落米格機乙架)、官校二十期曾任少將聯訓部督導官牛迅老師,高志航烈士之子高耀漢先生等人。

在馬總統上台致詞:除了抗戰其間空軍為國犧牲與貢獻,才能獲得八年抗戰之勝利,同時也勉力空軍為了保衛台海的安全而努力...等。

總統演講後開始用餐,菜色十分豐富。台上有國防藝工隊的表演,台下有國防部的示範樂隊演奏,場面十分熱鬧。

 馬總統和高部長鼓掌歡迎李伯伯慶生日。          馬總統及李伯伯兩人一起合切百歲生日蛋糕。   

此次晚宴的最高熱點就是全體高級軍官及馬總統為包圍著李伯伯祝壽,推出了一個三層蛋糕,點燃著蠟燭三支“100”,全體合唱生日快樂歌,空軍司令贈送匾額一幅內貼有數張早期相片,李伯伯高興極了。  

嚴司令送上相片匾額一幅,馬總統一面聽介紹一面高興的鼓掌。

空軍各基地聯隊長及司令代領著下屬向李伯伯敬酒致上最高的敬意

一面吃飯四週的大電視屏幕介紹各飛行英雄,原來座在旁第六桌上有兩位是黑猫、蝙蝠偵察中隊的飛行員,一位是擊落中共米格機的勇士,他們的英勇史蹟在電視上也曾被詳細介紹,難怪見他們很面熟,可惜我從未介入這塊的研究工作,不然也可有機會多接近二位老英雄,在介紹每一個英雄人物時都會請他們站起來,記者忙於拍照或攝影,介紹到徐華江夫人徐媽媽時,突然也聽到介紹筆者的名字使我吃驚,我算 哪一顆葱,這使得我座立難安座也不是站也不是,假裝沒聽到,反正沒人認得我。

樂手在每桌次旁遊走,吹奏西子姑娘、西洋老歌等,本桌來賓鼓掌叫好。

馬總統及高部長也隨桌敬酒,可惜與母親舉杯相敬時相片沒照好,使得母親不太高興,呵呵是此行的一大敗筆。

晚宴未完為了安全起見總統先一步離去,大伙起立鼓掌歡送。此刻也發送紀念品,我本身希望能有個帽子、T恤什麽的紀念品,可惜是喝紅酒、白酒用的酒塞及 工具,包括開酒瓶器、開酒後的各式酒塞,我本身不喝酒看了有些失望。

指揮官沈中將代表空軍贈母親紀念品,內容有介紹空軍光碟一片、空軍月刊及飲酒工具組一盒。

木盒子上訂有紀念空軍八一四鋁牌,盒內放置精美的飲酒工具組。

李伯伯及徐媽媽有專車接送,因此較早先行離去,我及母親等人還是像來時做交通車送到大們口,自行搭車回家。

此次参加空軍節紀念活動,在感覺上空軍還是很客氣及有活力的一群軍人,也或許是從小就見父親身穿軍服覺得很帥氣,如今又看見這批穿空軍服的軍人開口閉口老師好,可以看得出這是空軍的傳統文化和內函,有說不出來的親切感,也從他們的身上見隱約中見到了父親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