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二十八中隊
中隊長陽永光

鄭松亭中隊長由於戰功及年資,他調升至第五大隊副大隊長,大隊長為張唐天,陽永光接任二十八中隊中隊長之職。

陽永光隊長看來始终像一個小孩子,小個子,孩子面孔,不太說話,很懂事的樣子,從航校畢業。六年以來就在第三大隊不曾調動過,在使用P-40鯊魚機以前,陽永光就在隊上用各種飛機去作過戰,接用P-40機以後,其戰果更有顯著的成就。

三十三年三月九日,陽永光领了一隊P-40機掩護B-25去湖北大冶炸石灰窑煉鐵廠。這次天氣不好,陽永光這一隊有兩架分別是一中一美飛行員兩人飛機壞了,回轉基地,所以比別隊少兩架飛機,在長沙上空集合了B-25以後,就去炸石灰窑,順利投彈後,十餘架敵機(零一式二型機 )來攔擊,與我機右翼掩護機六架遭遇空戰,敵機羣中又分出兩架攻擊我B-25轟炸機,陽永光看見了,立刻放掉副油箱,迎上展開攻擊掃射,敵機一看見馬上脫離走開,攻擊B-25失敗,陽永光就往上昇飛在敵機死角位置,慢慢追上敵機,敵機還不知道四處查看,一陣兇猛的機槍掃射,追著打日機了解到危險己來不急,像死魚一般一翻身擊落下來。

五月十一日在黃河北岸垣曲作第二次有戰果的空戰,是役陽永光P-40機十二架轟炸渡河部隊。而敵機共十六架(零一式二型機)在渡河點上空等著,發現了低空我機在打地靶時,即分出三架前去攻擊,葉望飛為第三隊,陽永光為第二隊,即刻左轉爬高,踫到了那批低于我機二千尺的十三架敵機,陽永光等僅四架飛機,背太陽下去奇襲,陽永光加大油門首先下手,追上一架擬推機頭圖逃的敵機,將其擊落一日機頭撞在山上。

葉望飛那一分隊,以及另一個分隊與先前三架敵機打完後,即爬升上來與這批敵機作戰,陽永光打完後,就爬高在上層等候,落有敵機爬升上來就好一舉將其擊落,可是這次敵機沒有一架上升逃走,全部向下冲逃走,陽永光白等一場,在大隊收兵時才一同轉回,此役共計擊落敵機八架。

六月二日掩護轟炸鄭州車站,瑞德領了一分隊,陽永光也領了一分隊,還有另一美分隊 ,計三分隊去炸鄭州車站。陽永光領的那一編隊八架飛機,先炸了鄭州車站以後,在經過機場,看見機場停了一架轟炸機,瑞德冲下去把敵機打燒了起來,陽永光也就領了其它機去别的地面找東西打,發現鄭州西北方鐵軌上停了二列火車,陽永光等八架就冲下掃射,把火車頭打爆,列車起火燃燒,陽永光正與一美國人對車頭打火車,當他向上抽出對天空看時,發現尖頭的東條式機八架,二架一組奔他們而來,他趕緊大叫「敵機來了,當心!」

他立刻爬升,臧锡蘭等就跟了他上升,只有張樂民沒有聽到,仍在下面打那個己炸冒白氣的火車頭,敵機就首先去攻擊張樂民,臧锡蘭一見馬上去救張,看見張樂民中彈向西北方向飛,臧锡蘭迅速把攻擊張的敵機擊落,同時也遭到兩架敵機攻擊,陽永光在打地靶時因電路壞了,又機槍卡子,見臧锡蘭危急,就冲去救他,追一架敵領隊機,雙方高度僅五百尺,陽永光雖然沒有子彈擊敵,但希望敵在低空被追慌張時,踫到地上摔死,可是敵很靈巧,在五十尺以下被追了五分鍾之久,雖然很荒張,始終未撞地,陽永光距敵機七十公尺遠,看得很清楚,一次敵近于危急狀態向下冲去,陽永光以為敵機一定撞地,就向上一抽,敵機亦靈活的由接近地面低處拉起,陽永光氣惱了,發誓要去追,一架友機冲來,將敵機擊落。

陽永光爬升至一千尺,重新加入另一戰圈,救了一架友機後,又看見另一架友機在低空的樹上側動閃躲,陽永光冲下去由側面對頭攻擊敵機,日機一見狀,立刻放棄攻擊轉向,把友機救出。(臧锡蘭的座機)

陽永光雖然自己因為機槍卡子,不能擊落敵機,但由于英勇的冲擊,到處救友機,而且他一冲下去,敵機因我機勢力大而逃走,成績頗佳。這一役敵機也很賣命,二架一組,不分散的一陣一陣來攻擊我落單的飛機,我機確陷予苦戰的狀態,幸賴大家協力奮戰,我方除了張樂民一機失踪,餘均安返,敵機則有七架被擊落,擊傷一架。

這一役,陽永光非常滿意自己的救人成效,他肯定的發揮他「救人勝予擊敵」的妙論。

八月八日掃射湖北境內沌日至新堤江面敵船,曾到漢陽上空轉圈子,這地方是很少來的,發現渡江輪船全是中國人,未加掃射,到嘉魚,找不到敵輪,陽永光領了一分隊,飛到東岸邊低空偵巡,發現了一隻一百五十尺的輪船,偽裝泊于江邊的小河中,掃射一陣槍,即爆炸起火,原來内裝是汽油,旁邊一共是六艘汽輪一起被燒焚,牧童中隊李志剛等在上空轉圈子,陽永光根本不叫李來在打,像小孩子找到好吃的水果,偷偷在果園大吃而不肯招呼望風的同伴來共嘗一般,離開了新堤二十分鍾,仍見被擊焚的火頭在冒很大的煙,結成了晴空里一朵黑花球不散。

這以後八月十一日至十八日一週日軍由漢口到宜昌只肯用騾馬在小路上運汽油,而不敢在江面行。

不僅在戰鬥上他是幸運的,在生活上他也滿意,認識了與他同年的郭智英小姐,二年後結婚,這位聰慧的太太,很能照拂这位老弟,使他在軍營單調生活之餘,又領味到家的樂趣。
( 此文摘自予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