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機祝壽史末

 

抗戰前兩年,空軍停止了新機補充,日常訓練的飛機依然是陳舊貨色,大半超齡。1936年初,在美國顧問(美國陸軍航空退役上校朱艾德) 的堅持下,國民政府決定向美國訂購100架“霍克-3型"驅逐機,以更新空軍的作戰飛機。

購買這批飛機需要一筆數目驚人的钜款,然則,錢出於何處?

蔣委員長生於1886(清光緒12)1029(陰歷915) ,到1936年正好是他五十壽辰。

中國航空協會出倡議,號召全國各界捐獻資金為空軍購買飛機,以此作為給蔣委員長的壽禮。中國航空協會屬於民間社會團體,似乎比國民政府出面更為方便,這樣可以避免官方強制攤派之嫌。

“獻機祝壽"也是國民政府加速空軍發展的一項重要舉措。各省各地的報紙、電台開足馬力宣傳鼓動。上海、南京、武漢、廣州、西安等大城市中,臨時搭起“獻金台"隨處可見,標語鋪天蓋地,傳單漫天飛舞,聲勢頗為浩大。

1936310日,上海市長吳鐵城在市府約見各界領袖,會商獻機祝壽事宜。

當各界領袖聽說上海將在半年內募集100萬元資金,頗感並非易事。初看起來,對於諾大一個上海中國工商和金融的中心,100萬元似乎算不了什麼,然而事實上,這在當時是一筆大的驚人的巨額資金。

100萬元是指當時的法幣。193511月,國民政府實施幣制改革,規定以中國、中央、交通三家銀行(不久又增加農民銀行) 發行的鈔票為法幣,禁止自古以來作為貨幣的白銀繼續流通。同時,規定其他鈔票限期兌換為法幣。在幣制改革初期,法幣相當堅挺,法幣可以直接與美元和英鎊兌換。法幣與美元的匯率為10030。當時一般工人的月工資大約在6元左右。教師的月工資一般不超過10元。因此對於普通人來說,100萬元法幣簡直是天文數字。

會上決定,募捐分為普通壽禮和特別壽禮兩種。普通壽禮由個人任意捐資,多少不限;特別壽禮則發行禮券,數額規定如下:

天字號 10000     地字號 5000

中字號 1000      正字號 800

和字號 600       平字號 500

福字號 400       祿字號 300

壽字號 200       喜字號 100

上海市決定購買10架飛機作為壽禮,命名“中正隊"。

報載,社會各界紛紛慷慨解囊,踴躍捐款。天廚味精廠廠主吳蘊初捐資購買飛機2架,命名為“天廚號"和“天廚副號"飛機模型陳列於該會所落成的大廈前,供人參觀。

萬金油大王吳文虎捐獻飛機3架;

著名豫劇演員常香玉,捐獻飛機1架,命名“香玉號";

一東北籍乞丐因抗戰致殘,左臂己斷,乞討3個月湊集1元,捐款購機,扣除匯費,實際捐款為981厘;

上海海員捐資1000元;

上海市總工會發出倡議,全市工人捐獻“五一"勞動節工資一天;

上海市警察局全體警員捐獻1100元;

上海市雜糧業似購飛機1架;

193661日,上海(申報) 以醒目的標題刊登如下廣告:“上海黃金大劇院"黃金榮、杜月笙挽請馬連良、章遏雲暨全體名角義演兩天,獻機祝壽。

黃金榮舊上海赫赫有名的青幫頭子,流氓“三大亨”之首(另二人是杜月笙張嘯林

杜月笙是民國時期上海的一個重要人物,他被稱為上海皇帝、黑幫教父、上海老大等,關於杜月笙的電影、野史很多,甚至出現了杜月笙語錄,無不說明瞭他的地位與影響。

30年代的上海,誰不知道黃金榮、杜月笙,此二人是上海灘

黃金榮有名的青幫頭子。              杜月笙被稱為上海的皇帝。

青幫的大頭目,上海灘上舉足輕重的人物,由黃、杜兩位大老闆出面挽請馬連良等一批著名京劇大師,在豪華的黃金大劇院同台演出,可謂一時盛舉。

消息轟動上海,盡管“獻機祝壽"義演的票價昂貴,但上海的社會名流、工商钜子、紳士淑女們仍趨之若鶩,如潮如湧,黃金大劇院熱鬧非凡。

翻開19366月前後的國內各大報紙,關於“獻機祝壽"的各種演出消息比比皆是:30年代紅級一時的影星、歌星、舞星黎明輝、邵飛飛、袁美雲、胡萍、舒繡文等人的名字都以粗體字赫然登在“獻機祝壽"演出的廣告欄堙C

1936615(申報) 的一則消息值得注意:…. 玆聞黃金榮氏,會同辦處總幹事李大超,於昨日午假黃家花園,宴請本市電影界,商討電影界方面擴大購機祝壽運動,到張石川、歐陽予倩、邵頓人、吳幫藩、李一鶴…. 等二十餘人。

這則消息中提到的李一鶴,人們對這個名字可能還相當陌生,不知是何許人也,其實,此人在中國可以說是盡人皆知的人物,李一鶴的藝名叫藍萍,藍萍者、江青是也!

其實,上海在兩年前就己經興起“航空救國運動",上海市民積極捐資購買飛機。這個運動已經從上海逐漸擴展到全國。

193673日,軍委會所屬航空委員會組成“蔣壽獻機紀念委員會",通過組織章程,即日開始辦公,推孔祥熙、何應欽等為常務委員,會址設在南京勵志社。至此,獻機祝壽完全納入官方軌道。

“蔣壽獻機紀念委員會"發布公告:

捐款每交齊10萬元時,即由本會代購飛機一架,飛機之名稱及命名地點,可由捐款人或團體指定,捐款不足10萬元時,由本會代為支配數團體合購一架,或改購教練機及加入辦理製造廠之用。

捐款獻機結束時,由本會將捐款機關團體,個人姓名及數目,印成專冊,分發各省市各機關備查,並將捐款總數及利息數目一併公告。

在號召獻機祝壽的同時,國民政府又設立航空捐,並非是捐獻之捐,而是稅捐之捐。航空捐百業皆征。以石灰業為例,每100公斤石灰徵收法幣5分。

航空公路建設獎券也在加緊發行。每期設一等獎1名,獎法幣25萬元,二等獎2名,各5萬元。到抗戰爆發前夕,己發行近30期。

19361031日上午,30多架美制“霍克-3型"驅逐機出現在明故宮上空,飛機在空中組成巨大的“中正"、“五十"字形,並向機場撒下傳單,如漫天大雪紛紛飄灑下來。

中國空軍首次以大編隊展示它的陣容。一時間馬達轟嗚,掌聲雷動,機場上20餘萬人歡呼雀躍,為中國空軍的壯大興奮不已。

國民政府在這媮|行“獻機祝壽"典禮,主席臺上,國民政府主席林森、軍政部長何應欽、財政部長孔祥熙、參謀總長程潛、行政院秘書長翁文灝、上海市長吳鐵城、江蘇省主席陳果夫等軍政要人全體起立,對空中的飛機揮手致竟。只是不見軍委會蔣委員長及夫人航空委員會秘書長宋美齡露面。

獻機祝壽大典這天,蔣委員長不在南京,而是在洛陽,這種姿態,就是古人所謂的“避壽"。

站在麥克風前主持獻機大典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的空軍將領。其人三十餘歲,儀表堂堂,他就是航空委員會主任兼“蔣壽獻機紀念委員會"常委周至柔。

獻機典禮上,周至柔宣佈,迄止十月底,共計收到全國捐獻的資金655151473分。部分地區和團體捐獻飛機的情況是:上海10架,浙江6架,南京、湖南、湖北各2架,安徽、福建各1架,陸海空軍人8架,禁煙督察處2架,交通、鐵路各2架,警學會1架。此外,四川、河南、貴州、廣西等省的獻機款仍在募集中。

獻機儀式是象徵性的。軍政部長何應欽代表蔣介石從“蔣壽獻機紀念委員會"常委周至柔手中接過一分大紅燙金簿子,內有各地團體獻機數目清冊。然後何應欽再雙手將大紅燙金簿子呈遞給國民政府主席林森。

何應欽代表委員長接受獻機後轉呈國民政府主席,無非是表示委員長不敢個人獨享這份壽禮,可是把它上交給國家了。

(文章摘自國民黨空軍抗戰實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