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日軍血腥虐俘真相

 

1944年11月21日,美軍一架空襲東京返航的B-29轟炸機迫降在湖北漢口的西北,三名飛行員被日軍俘虜。

12月16日至17日,日本憲兵隊派人偽裝成中國的老百姓,將這三名飛行員用繩捆綁牽去遊街,並不斷地拳打腳踢,把飛行員打得頭破血流,最後在火葬場焚化。

漢口殺俘事件發生後,引起美軍的極大憤慨。不久,李梅將軍決定接受陳納德的建議在美陸軍第二十航空隊B-29徹出中國時,出動84架B-29轟炸機,陳納德出動33架B-24轟炸機以及多架B-25轟炸機、戰鬥機,攜帶燃燒彈對漢口日軍基地進行了輪番轟炸。

這次大轟炸,是援華美軍在中國出動飛機最多、規模最大的一次轟炸行動。這次行動,徹底摧毀了日軍在華中的最大軍事基地。侵華日軍的空軍主力基本被消滅。

近日,成都安仁古鎮的建川博物館希爾少校二戰文物展開展,展示了文物百餘件。其中就包括漢口殺俘事件的調查檔案。

理查德·希爾(1908-1992),1942年8月加入美國步兵,1944年被派往中國,負責營救在敵後被擊落的盟軍飛行員。18個月內,他組織拯救了46位元被俘飛行員。

抗戰勝利前夕,希爾接到魏德邁將軍的命令,負責接收漢口地區所有的盟國戰俘和平民。他還調查了轟動一時的日軍武漢殺俘事件,並將元兇繩之以法。

希爾在調查漢口殺俘事件中得知,三位美軍空軍飛行員受日本人迫害致死。他們被遊街四小時,被踢、被吐口水、在寒冷的冬日,只穿著襯衣和單褲。他們的臉被打腫、變形、流血。沿街許多中國人和日本人目睹了這一殘酷的過程。

開始的時候,中國員警試圖阻止打人,但日本軍人不准他們干預。目擊者說三名美國人在20-25歲之間。下午五點,他們被日本卡車帶到模範青年營。日本人把三人帶到火葬場,繼續抽打他們達半個小時,然後把他們焚燒了。

火葬場的中國雇員證實,有個高個子美國軍人被放進焚屍爐的時候,還沒有死。日本人還命令火葬場的兩名中國雇員把飛行員的骨灰丟進火葬場後面的池塘堙C

但趁日本人不在的時候,中國雇員把骨灰埋在一個淺淺的墓堙A上面蓋了一塊板子,然後用泥土覆蓋,並用一塊木樁做了標記。他們還在墳頭種了一棵樹。據稱,骨灰堶惘酗@隻皮帶扣。

經調查,希爾抓獲了武漢殺俘事件的元兇松浦中佐。1945年10月23日,松浦在內的十位日本戰犯被押往上海,松浦被判絞刑。

這些調查漢口殺俘事件的歷史檔案原件,包括日軍兇手的供詞,目擊證人的證詞,1945年10月《華北日報》對此事件的報導,另有希爾在漢口營救的飛行員、戰俘等796人的統計表等。

(摘自網站軍事歷史)

真相被掩蓋至今

那是1945年1月,英國陸軍第14師穿越緬甸邊境向曼德勒方向推進。在一場大勝之後,他們發現了許多日軍虐待戰俘的證據:一些英軍士兵被剝去靴子,用電線纏著倒掛在樹上,酷毆至死。這更加激發了英軍對日本兵的憎恨。

在英國國內,事實證明日軍的虐囚暴行絕不僅限於戰場上。那些僥倖逃脫魔掌的戰俘,講述了更多日軍慘無人道的極端虐囚故事,而英國政客及官員們怕日本人會報復性地變本加厲折磨那些仍掌握在他們手中的數萬名盟軍戰俘,因而並未將這些醜聞完全曝光。

在1942年著名的“巴丹半島死亡行軍”中,許多美軍士兵被俘後即遭殺害,被擊落的飛行員則慘遭斬首,美國政府拖了好幾個月才將當時目擊者的證詞公佈於眾。

把長蛆當成“小美人”

太平洋戰爭爆發的最初幾個月,菲律賓、荷屬東印度群島、香港(地區)、馬來西亞和緬甸等地相繼淪陷,眾多盟軍官兵短時間內落入日軍手中成為戰俘。當繳械投降的戰俘們被關押在馬尼拉、新加坡、香港或仰光等待命運的裁決時,他們絕沒料到等待他們的會是地獄一般的命運。

雙手被日軍反綁著的戰俘撒母耳·斯坦勒、弗蘭克·斯貝爾和詹姆斯·格拉夫在行軍中擠靠在一起休息,這是開往戰俘營的一次令人疲乏不堪的旅程。

一名日本戰地記者曾這樣描述他所見到的美軍戰俘——“一群來自傲慢民族、卻不得不接受大日本帝國軍人蔑視的人”。“當我看到他們時,能感到他們只是一群混血雜種的後代,其尊嚴早已一無所有,而日本軍人看起來英俊瀟灑,我為自己身為日本人而自豪。”

“那些不吃東西的人是第一批死去的,”保羅·路特斯下士說,“我親手埋葬了許多看起來比我壯的人,就在於我從來不拒絕任何只要能吃的東西。”有一次,澳大利亞人斯諾·皮特在食物中發現了一寸長的蛆,他只是說了句:“小美人,走開吧。”“我們不得不把它們想像成聖誕布丁上的葡萄乾,或者別的什麼好東西。”

素有“死亡鐵路”之稱的泰緬鐵路由被日軍俘獲的盟軍修建的。圖為參加修建泰緬公路的盟軍戰俘。

對高個子特別看不上眼

來自仰光戰俘營的菲力浦·斯蒂伯寫道:“我們都變得鐵石心腸、冷酷無情,大家經常會賭下一個誰死。當然為了搶救病號也要盡力,但當厄運不可避免之時,徒自傷悲也不是良方。”

誰也不會關心什麼自尊問題。每天戰俘們都將面對自身的無能。羅森曾看到日本兵把美國戰俘踢進了廁坑堙G“當你不得不接受這些時,才會真正感受到什麼是挫敗的滋味。”

幾乎每一個戰俘在後來的歲月中,都為當初眼看著自己的戰友被日本兵毆打甚至殘殺而無動於衷感到羞愧,他們也痛恨每天必須向每個日本兵鞠躬致敬,不管對方軍銜多低甚至不管他是誰,稍顯不敬便會激怒對方,招來殺身之禍。

日本人似乎對高個子特別看不上眼,後者往往不得不彎腰低頭接受包括杖擊等懲罰。一天,飛行員弗萊德·傑克森正在阿姆邦省的珊瑚島機場上幹活,就看到6個英國軍官被列隊帶入,一名日軍準尉不分青紅皂白將他們一個個地擊倒在地。

日軍變態的虐囚現象隨處可見,只能理解為這是制度性的。另外,還有如此多的斬首和被刺死的現象,這些都不能簡單地歸結為個別軍官或士兵一時興起所為。甚至有8名B-29轟炸機飛行員在未經麻醉的情況下,被醫科院學生用作活體解剖,將他們的胃、心、肺和腦葉通通取出。

半個世紀之後,一位在現場的大夫表示,“當時所有醫生,沒有一人對是否進行這樣慘無人道的手術提出異議——這才是事情的古怪所在。”

立花少將帶頭吃美軍戰俘的肉

美軍戰俘約翰.L.狄克森“二戰”期間曾在菲律賓戰場被日軍俘虜,在朝鮮戰場又成了志願軍的戰俘,他用親身經歷談了日軍的殘酷:

“在巴丹半島,我們被迫投降。當我們放下武器的時候,日本兵走進來繳了我們的武器。以後,日本人開始毆打我們,叫我們替他們搬運供應品,假如我們不幹,或者幹得慢一些,我們就要挨打,有的甚至還被槍斃。

“1942年4月18日,日本人把我們這批戰俘押送到一個叫奧丹奈爾營的地方。這就是巴丹死亡行軍。在我們被俘的人當中,有許多人患痢疾,另外有許多人患瘧疾。在行軍中,我們沒有飯吃也沒有水喝。我們有許多人跌倒在地上,日本士兵就兇狠地用腳踢他們。當俘虜看到路旁的泥潭時,有些人就走出隊伍去用手捧泥水喝,日本士兵不是把他們槍斃,就是用刺刀把他們捅死。我後面走著一個美國上校,他的身體非常衰弱,而且生病,我看到一個日本士兵走上去,用刺刀把這個上校捅死了。”

“在馬尼拉我們被送進了監獄。在監獄塈畯怳@天只吃兩餐。食物是很稀的粥,加了很少一點鹽粒。我們得不到任何治療,每天有50人到100人因缺乏治

英澳及荷蘭軍人投降後仍然受到日軍虐待,日軍吃生人肝贓。東南亞各地也留下無數遇害的外國軍人墳墓。

療和生活條件惡劣而喪生。俘虜們雖然生病還得去做工,如果不做工,日本人就要用棍棒,甚至用槍托打他們,有時把他們打死。我在監獄埵矰F3個月,後來被送往100英里外的加巴那一座戰俘營。這座戰俘營的情況和其他戰俘營一樣,很多人由於和以前同樣的原因而死去。”

看了美軍戰俘約翰所談的親身經歷,我又查閱了有關歷史資料,日軍戰俘營殘殺、虐待戰俘的罪行確實讓人觸目驚心:

在“二戰”中的菲律賓戰場,有近20萬美國組成的美菲部隊在日軍的瘋狂進攻下,一敗塗地,溫賴特中將以下9萬美軍官兵走進了日軍戰俘營。

日軍不僅殘酷地辱待戰俘,而且在給養不足時,以戰俘的人肉來充饑。日軍旅團長立花少將公然對部下講:“敵人只不過是野獸而已,”“即使彈藥糧食都沒有了,也要堅持戰鬥下去,靠人肉來維持。”並以身作則,帶頭吃美軍戰俘肉。

一次,日軍207步兵聯隊為立花少將舉行酒會,立花發現席間的肉食很少,十分不滿意。聯隊長屈江少佐立即讓部下再搞些肉來。

由於給養不足,等了半天,搞肉的人空手而歸,屈江少佐對將軍表示歉意。立花笑著對屈江說:“你們不是準備槍斃一名美國飛行員嗎,大家是否也可以嘗嘗人肉的滋味?”

屈江心領神會,原來將軍想吃人肉。他立即打電話命令軍醫寺木將俘獲的美軍飛行員霍爾少尉就地處決,掏出他的肝臟送來。

不到半小時霍爾少尉的肝臟送來了,並捎來了一些新鮮的肉塊。日軍炊事員很快將這些人肉做成了菜肴,端到酒席上。立花少將滿心歡喜,迫不及待地帶頭吃了一口,稱讚味道很香。在場的人都跟著動了筷子,吃得津津有味。事後,屈江囑咐軍醫寺木將剩餘的人肉切成片曬乾,給司令部送去。

1944年11月12日,被日軍俘虜的印度士兵倫姆也曾目睹過日軍吃人肉的過程:當天下午4點左右,日本人擊傷了一架美機,這架美軍戰鬥機迫降在離倫姆不到100碼的地方。日本兵蜂擁而上,從飛機堜鴠X了受傷的美國飛行員。這個美國人很年輕,才20多歲,血流滿面。

一個日軍指揮官拔出軍刀砍下飛行員的腦袋,其他士兵一擁而上,用匕首將美國人的飛行服挑開、扒光,從他的胳膊、大腿上割下一片片肉來。那個軍官用軍刀破開飛行員的胸膛,取出血淋淋的肝臟,然後撕下飛行員的一塊衣服包了起來。

吃晚飯時,倫姆偷偷跑到伙房的後窗下,往屋堣@看嚇呆了:一個日軍炊事員正從鍋堜馴~撈煮熟的人肉,那個日本軍官舉著一個酒杯說著什麼,大概是在慶祝這次擊落美機的勝利。之後,他們就夾起人肉狼吞虎嚥。

後來,日軍吃人肉吃上了癮。18師團司令部不得不下命令說,日軍可以吃敵人的肉,但不許吃自己人的肉。命令中寫到:“如發現食日本人肉的情況,應立即處以死刑。”

日本人殺人比吃人來得容易。1943年10月7日,由於給養困難,日軍威克島戰俘營司令長官前原少將下令槍斃所有美軍戰俘,共100餘人。他們將美軍戰俘趕到海邊當成肉靶,用機槍掃射,那些沒有斷氣的戰俘,都被日本兵補上了刺刀,或用槍托砸爛了頭顱。

1944年12月24日,日軍在菲律賓巴拉淪島戰俘營對150名美軍戰俘進行了慘絕人寰的大屠殺,只有5人跳海,又逃進原始森林,才僥倖死堸k生。

在馬里韋萊斯,日軍65“夏”旅的一個大隊長下令進行規模更大的屠殺。他獸性發作,命令300多美菲戰俘集合在一起,排成兩隊,他拔出軍刀當場劈死一名排頭的俘虜,日軍士兵效法他的做法,端著刺刀一擁而上,對毫無反抗能力的戰俘瘋狂劈殺,300多美菲戰俘很快倒在血泊中,沒有斷氣的,日本兵又接著補上幾刀,統統殺得精光,一個倖存者也沒有。

據調查,1942年4月至1945年8月,日軍的大屠殺達14次之多,使美軍、英軍、菲軍等國戰俘血流成河。

(摘自中華網論壇  歷史秘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