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八中隊 隊員陳鴻鈞

 

陳鴻鈞(後改名陳鴻銓)是到飛龍隊較晚的人,方塊臉型說話慢吞吞,只在五分鐘談訪里,說完他的作戰經歷,隨後在見面時就聽他閑談在美國印度的生活印象。

他第一次出擊,是偵察新蔡的敵陣地,返航落予亂流基地,在這個小城里,看見他的一位七年未見的叔叔,在混亂的年代能在無意中見到親人,是想也想不到的事情,倆人歡敘一晚第二天就離開,不知何時在見。

参加戰鬥在平漢鐵路掃射敵火車時,高射砲打上來别人都躲開,他一個人因為不知是高射砲,不理會升上來的朵朵黑煙,直到毛昭品喊他:「陳鴻鈞!注意點,别被高射砲打上!」他才知道。

三十三年九月十五日,到嘉魚附近江面找敵船,踫到一架南京往漢口方向飛的敵轟炸機,他冲上去一下把機槍子彈射出三分之二,毛昭品也趕上参加射擊,那架轟炸機起火落下去,撞成了一大火球。這是他第九次出擊,任務中最令他感到真實戰果的一次,因此獲得在座機上繪製了半面日旗的權利。

陳鴻鈞能攝取生活中許多含有藝術鏡頭的影象,而加以重覆演出的人,他在重慶的姊姊,老是掛念他的年紀,盼望他及早完婚,誰知他會不會成為他的隊長牛曾慎那樣變成老男人而還獨立無家業,年青人都有點不願把求取榮譽的觀念放棄,而去弄些瑣碎家務事,這列子在航空隊太多了。
( 此文摘自予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