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納德慧眼識才阿奡

 

中新網420日電據美國《空軍雜誌》報導,在美國空軍歷史上,約翰-阿奡邠O一位天才飛行員。二戰期間,他曾隨陳納德將軍在中國英勇打擊日寇。陳納德曾評價阿奡侄﹛G他創下了閃光的作戰記錄。戰後,他成為美國歷史上負責航空業務的最年輕的助理商業部長。朝鮮戰爭爆發後,阿奡阰奐s回部隊服役並以空軍預備隊二星少將的身份退役。他曾經擔任美國空軍聯合會的全國主席和理事會主席,退休之前是諾斯羅普公司高級副總裁。阿奡邡得過輝煌的戰績,他身上的無數獎章就是佐證。他曾經取得過7次勝利,6次在天上1次在地上。阿奡邞漣@用舉足輕重,不可或缺,一次完成戰鬥任務落地之後,他同時收到兩位將軍發來的電報,要求他立即向我報告,而這兩位將軍分別是美國陸軍航空隊司令亨利-阿諾德和盟國遠征軍最高司令艾森豪,能夠獲此殊 榮的人,歷史上可能只有他一人。

初次見面陳納德慧眼識才

1940年底,蔣介石政府派代表團前往美國為飛虎隊購買軍機。美方在華盛頓的伯靈空軍基地為中國客人和他們的顧問陳納德展示了寇蒂斯”P-40戰鷹飛機,負責飛機展示的飛行員是約翰-阿奡豸眻L。

陳納德後來在他的回憶錄《戰士的自述》中寫道,阿奡“5分鐘的展示,比我之前和以後看的任何人都更多的展示了P-40的性能。他降落後,他們指著這架P-40露出笑容,說:我們需要100架這種飛機

我說:“‘不,你們需要100個這樣的飛行員’” 

陳納德向來看人不走眼,阿奡邠O那種有著驚人天賦的飛行員,他說如果你能飛一種飛機,那麼你就可以飛所有的飛機。幾年後,阿奡丳N駕駛P-40追隨陳納德在中國作戰,在那堨L第一次參加空戰,就擊落了兩架日本飛機,也有的說他當時擊落了3架,但是第3架飛機一直沒有得到證實。後來,他和自己的朋友菲利浦-考克漢組建了歷史上第一支空中突擊隊,並親自率領他們參加戰鬥。這些,只是阿奡豸@生中所取得成就的一小部分。

從倫敦到莫斯科再到巴士拉

1912年,阿奡迉X生在佛羅媢F,1936年畢業於佛羅媢F大學工業管理專業,此前他在1935年收到了美國後備軍官預備隊發來的委任狀。1937年在德克薩斯的藍道夫空軍基地接受飛行訓練後,他被派駐蘭利空軍基地,在那堨L嘗試飛過各種各樣的戰鬥機,連一些並不知名的飛機他都玩的很轉。

不久,他和好友休伯特-澤姆克被派往英國,為英國皇家空軍提供飛行支援。19417月的一天,他和澤姆克被秘密召至美國駐倫敦使館。站在他們面前的是美國大使約翰-維南特、即將出任美國駐莫斯科大使的阿維賴爾-哈堸狻M美國陸軍駐倫敦特別觀察團參謀長約瑟夫-麥克納尼準將,能夠親眼看到這些大人物,兩個年輕的中尉一時不知所措。他們很快被告知秘密前往蘇聯,幫助蘇聯飛行員安裝、維護和操作從美國租借的P-40飛機。澤姆克和140P-40從海路先行前往蘇聯,另外60P-40借道波斯灣運往目的地。阿奡邧h陪同麥克納尼及羅斯福總統密友、顧問兼得力助手哈-霍普金斯一道乘英國皇家空軍的遠程轟炸機前往莫斯科。

蘇聯人在阿爾漢格爾斯克建立了極其簡陋的組裝基地,阿奡邥M澤姆克發現那堛漸肮§囓颿D常惡劣,他們住在車廂堙A堶掄鷁M很暖和但到處都是臭蟲。他們發現,蘇聯人恨不得P-40能立即投入戰鬥。

完成飛機組裝的任務後,阿奡邥M澤姆克根據命令來到莫斯科。他們曾經看過納粹空軍轟炸倫敦,這一次他們又看到了納粹空軍對莫斯科的襲擊。很快,德軍兵臨城下,他們幫助美國使館遷到了距離莫斯科東南550公里的古比雪夫。127日,他們得知日本襲擊了珍珠港,兩名熱血青年立即要求回國執行戰鬥任務。

澤姆克收到回國的命令,很快他成為第56戰鬥機群的指揮官。阿奡豸]想得到戰鬥任務,但是他沒有澤姆克那麼好的運氣。根據駐蘇聯大使的口頭命令,阿奡豸W尉兩手空空被飛機送到了伊朗首都德黑蘭。後來,又乘火車和船,他輾轉來到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巴士拉,在那堨L的新工作是監管從巴士拉運往蘇聯的租借飛機。

在中國痛擊日寇的傳奇經歷

阿奡侀V級向阿諾德將軍彙報他的活動,每份用鉛筆完成的報告後面他都要附上一段哀傷的附言要求得到作戰任務。功夫不負有心人,阿奡侘蚸韝葽Q事成,阿諾德將軍直接下令他前往中國參加戰鬥。陳納德的飛虎隊已經編入美國陸軍航空兵部隊。19427月中,阿奡邡茖勴韃均A他被編到第75戰鬥機中隊。那是陳納德的3個王牌飛行中隊之一,集聚了眾多優秀的飛行員。領導第75戰鬥機中隊的是李-希爾少校,他是一名在飛虎隊成長起來的王牌飛行員。很快,阿奡侅N被提拔為副中隊長。

在華作戰的待遣隊隊員,左一為阿里森。

728日夜,幾名中國男孩在軍營中用筷子敲擊咖啡罐將他們叫醒,日軍向他們發動了空襲。日軍的這一次偷襲沒有給阿奡邥M他的同伴造成太大的損失,阿奡豸艉仄t暗發誓:如果第二天他們再來,我一定在天上恭候他們。第二天夜堙A阿奡邥M同伴們提前將P-40停在機場邊上,隨時準備作戰。P-40只有最小限度的艙燈,因此並不適於夜戰。但是當警報響起的時候,他們毫不猶豫的起飛了。阿奡邞滬蜀髐禸12000英尺的高空,這時地面的無線電傳來情報稱有3架日本轟炸機就在他的頭頂,阿奡侐~續拉升,找准機會將3架日機首尾切斷。當準備發動進攻的時候,阿奡佽o現自己錯誤的估計了距離。他回來回憶說:無線電突然中止-它被一枚子彈穿了個洞,我不能再講話了,一顆子彈還從我的左臂擦過。我的降落傘也被打破了。這個時候,我降低速度進入它們編隊的中央。我先朝右邊的轟炸機開火,在平射的距離上我瞄準了它的機身...,我敢肯定飛機上人的都被幹掉了。接著,我轉向了打我的那架轟炸機,並將它炸毀。最後被我幹掉是長機。

這個時候,阿奡邥珜B的高度是15000英尺,他的P-40能夠運轉但是已經受到嚴重損壞。他說:我快速的下沉,降到3000英尺時,就在機場上空,飛機開始起火...飛機著火了,我必須做出決定是逃生還是與飛機在一起...因為高度太高速度太快,我無法將飛機落到跑道上。於是我打開了節流閥,幸運的是它還能工作,我知道前面兩英里外有一條河。阿奡邞P-40滑過幾個山頭在水中降落,他自我保護的很好,前額受了點傷,但是牙齒沒有受到傷害。一名年輕的中國男子乘木筏將阿奡丳q河中救起,回到衡陽後教會醫院的醫生為他縫合了傷口,但是下午他就返回飛行中隊準備執行任務去了。

阿奡邡S有到中國戰場之前,日軍的空中力量在數量上佔有優勢,雙方的力量對比大概是101,現在美國人佔據了主動。阿奡侅蕈g回憶說,靠著美國飛行員的傑出表現和陳納德指示的英明戰術,他曾經率領16P-40應付僅僅”40架日軍戰鬥機而且始終佔據著優勢。

隨著戰事的發展,陳納德的部隊越來越壯大,戰鬥力也越來越強。1943331日,阿奡侘v領9P-40護送9架加強型B-24對宜昌的日軍發動空襲。那次任務中,除了阿奡邥M另一名美國飛行員外,其他7名飛行員全部來自中國。由於兩位美國飛行員不會說中文,7名中國飛行員的英語也不流利,使任務的危險程度陡然加大。突然,20架日本式戰機像一把穿過雲層的胡椒粉一樣出現在眼前,阿奡邞奰Y發起進攻擊落了一架日軍戰機,是否擊落了這架飛機事後他表示不能完全肯定。

考克漢(右)與阿里森組建的空中突擊隊

接著他又向第二架日機發起進攻並將其擊毀。這時候,一架日機也向阿奡佽o起了攻擊,他的P-40的方向舵幾乎被全部打掉。他說,式飛機的子彈打擊機身上發出像鈴聲一樣的聲音,他緊急求救,一名中國飛行員沖過來擊落了那機日機,但是阿奡邞滬蜀髐]被子彈擊中。最後,他竟駕駛著嚴重受損的飛機安全返回了中國基地。

他給艾森豪幫了大忙

19435月,阿奡辿^到美國,但不久之後他再次回到了亞洲。中緬印戰區的戰事打的異常艱苦,不僅因為日軍的凶頑,也有熱帶叢林環境惡劣的因素。英國準將奧德-溫格特向邱吉爾首相提出,要求美國增加對中緬印戰區的支援,邱吉爾與羅斯福總統會晤後,羅斯福向阿諾德將軍下達了命令。阿諾德非常樂意介入中緬印的戰事,他下達了實施“9號計畫的命令,並選派兩名傑出的軍官作為計畫的負責人。他們一個是傳奇人物菲利浦-考克漢中校,另一個就是已升任中校的阿奡芊C阿諾德將軍向他們簡單介紹了任務內容,然後為他們送行說:讓那些文書工作見鬼去吧,趕緊去打仗!”

考克漢和阿奡邠O好朋友,他們性格互補。兩個人都要求阿諾德任命對方為指揮官,但是阿諾德出人意料的、以一種不符合軍事規程的方式果斷的任命兩人擔任聯合指揮官。他們打算成立一個空中突擊隊並得到了阿諾德將軍的全力支持,有了這支突擊隊,溫格特利用遠端滲透力量從日軍手中奪取緬甸的計畫才能得以實施。考克漢和阿奡邞漸羺是一項史無前例的挑戰,他們要幫助溫格特的陸軍佔領緬甸。阿奡侄﹛G我們自己的空軍力量有限。我們把12000名步兵送到敵人防線的後面,我們從空中對他們進行支援。溫格特沒有裝甲,沒有重炮。需要我們從空中為他們提供重火力。

1944年3月5日夜間戰鬥打響,他們駕

在緬甸作戰的阿奡(中)

駛“韋科” CG-4A滑翔機把溫格特的攻擊部隊、裝備和騾馬運送到指定的降落地點百老匯。阿奡迉H前從來沒有駕駛過滑翔機,在那堨L掌握了利用滑翔機向敵後投放兵力和裝備的經驗。

3個星期後,他接到來自考克漢的無線電資訊,要求立即返回在印度海拉坎迪的基地。在那堙A有兩份電報在等著他,內容都是立即向我彙報,電報的落款一個是阿諾德,另一個是艾森豪。他先接通了阿諾德。幾個月後,諾曼地登陸行動即將在英吉利海峽打響,艾森豪計畫利用滑翔機把一部分兵力投放到諾曼第,此時此刻阿奡邠O他最好的老師。見面後,艾森豪和他的參謀人員迫不急待的與阿奡佌肭_了用滑翔機投放兵力的經驗。

阿諾德將軍對空中突擊小組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希望能夠再組建4支這樣的戰鬥力量,他委派阿奡侘v領第3空中突擊小組駐紮在南太平洋。阿奡邧嶁荌悒[了菲律賓登陸和沖繩空襲等戰事。

阿奡87歲的時候還堅持鍛煉身體,精力非常旺盛。他身材矮小,其貌不揚,雖然經歷傳奇,功績顯赫,但他向來說話溫和,非常謙虛,即使在講起自己經歷的時候他還是談別人說的多,講自己的講的少。

【來源:中國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