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混合團成立暨空襲日軍駐新竹基地70週年

最起先是一連接到了兩家企業公司的電子郵件,告知「國軍歷史文物館」(軍史館)要辦理「飛虎薪傳特展」,希望請我擔任顧問。我回信擔任顧問是沒有問題,但等貴公司得標了再說。我這才發現中美聯隊己經 七十年了,時間過得太快了,政府軍方從未重視過的單位,今天終於有了次紀念展,太難得了。

沒有想到,十月中接到第三家「新世語文化有限公司」李佳達先生(專案經理)寄來的郵件,告訴我他們公司已標下了國防部此次紀念展的標案,請我擔任顧問。我答應下來,前往他們公司看此展的整個的企劃案,李佳達先生的老板徐宗懋先生也是文史研究工作者,他研究的範圍比我大太多了,同時也收藏了很多空軍歷史書籍與文物,他們為了接這個案子可真是做了很多的功課,在美國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在美國檔案館尋找到了上千張具有歷史義意的檔案相片及紀錄影片,整個館場的設計、文圖案說明及動線大至歸劃、海報設計及紀念品等。我跟隨李佳達先生在「軍史館」與國防部及館方人員開了四次會 ,並向軍史館導覽人員上課三小時介紹這段歷史。將文案及展品定案,就沒有我的工作了,剩下了就是工程工作。

可惜展場較小,不然內容會更豐富,此次的展出有幾個特色:有3D投影一架P-40戰機由跑道起飛、一架P-40座艙、3D投影將遊客面孔放入螢幕上,可自選服裝及配件,下戴後E-mail至自己的信箱,除了可以了解當年的那段歷史,又有互動真非常好的設計。

李佳達先生試穿筆者所提供的飛行服及配件,作為製作投影片為參考。

沒多久《中華民國的空軍》雜誌社就打給我的電話,對方說今年是中美空軍混合團成立70周年,希望我能投稿介紹一下,我想了想寫了一篇「緬懷默默無聞老英雄」一文寄上,此文刊登在第八八二期月刊向飛虎英雄致敬專輯,內文還刊登了此次前來參加紀念活動的陳鴻銓伯伯、都凱牧伯伯、蕭連民伯伯、李羅伯老人及喬為智學長的投稿文章,內文十豐富詳實的介紹了當年的那一段艱辛歲月。

現將筆者投稿全文摘錄如下:

緬懷默默無聞老英雄

在空軍的各類型紀念活動中,抗日英雄永遠就是高志航、劉粹剛等十餘名烈士的生平介紹,好像除了他們就沒人了,這點看法,海峽兩岸倒是一致,相信十餘年前如此,十餘年後也是如此。同時,抗戰歷史中也只有紀錄其經過,也少有參與戰鬥的人員姓名,因此,這些人也成為了鮮為人知,一群默默無聞的英雄人物。

這批人退役之後,就己在軍中除名,所有的一切的軍方活動如抗戰勝利日、校慶、隊慶及空軍節等,也都與他們無關,不再受邀參加,其主要是退役時大都為校級軍官,無論這些人有多大的戰功,似乎都不小心被遺忘了。

以至於兩年前,國防部史政編輯室終於奉命要出一本中美聯隊口述歷史「飛虎薪傳」找上我,要我提供一些還健老師名單,以方便聯繫前往採訪。我軍方是早忘了這批人的存在,但大陸並未忘了他們,有一次去探訪父親的同學陳柳廷伯伯,閒談中問:「最近您是否有回大陸老家看看走走?」

陳老說:「我回大陸老家及旅遊一共三次,每次他們都派有一個人跟著我,監視著我,雖然對我很客氣,但使我感覺很不舒服,我不會想再去了

麥克阿瑟曾有一句名言「老兵不死,只是逐漸凋零」,對於這句話我有深深的感受,在我與這些老兵相處了十餘年的時間,眼看著他們一個個的凋零走入歷史,到底會有多少人記得這些人在抗戰期間及戰後對國家的貢獻呢?使人懷疑。

我的親生父親是位生意人,來臺之後在高雄成立「吉時洋行貿易公司」代理船務及「克寧奶粉」中南部總經銷,語文能力強,得精通中、英、日及俄文,家庭環境非常好,可惜幼年父親因意外去世。幾年後經友人介紹認識在空軍服務喪妻的田景詳,母親帶著我們兄妹與繼父田景詳(生有二子)結合為一大家庭。直至繼父病逝我們一起生活了近五十年,早己情同父子,兩位大哥、二哥姓田,我們兄妹四人並未改姓,為比至今還常有人弄不清我們之間的關係。

父親脾氣非常好也從未臉紅脖子粗的罵人,求知欲很勝,常見他在看各類書籍。也許自小我就喜歡隨著父親跟前跑後,父親也叫得動我做一些事,所以從小我們兩人就很親,也常講一些打日本人作戰之經過給我聽,但在當時總認為他是吹牛在講別人的故事,聽聽就算了,那些戰爭故事對離我太遙遠了,且總認為不實際,工作賺錢能完成我的一些夢想才是真實的。。

隨著年歲的增長,兄妹各自成家立業,分居美臺等地,父親沒事美台兩地到處住住,自行研究旅遊書後參加旅遊團,遊歐洲八國,而我們又怕他老人家在家無聊,因此在父親八十歲大壽時送他一台電腦,如此一來開始自學上網忙得不亦樂乎。

此外,父親也開始到處找資料,在電腦上寫自傳《田家三代》寫他祖父田興恕,十六歲參軍在伙房工作,後加入敢死隊屢戰屢勝,並領導湘軍打敗太平天國至二十三歲成為湖南總都欽差大人(至今湖南鳳凰還有田興恕故居,入門票十元。) 聊他的父親田應昭,日本士官學校第四期(老總統學長) 清政府武舉人,後投效國父加入「同盟會」參加湖南獨立起義,建立中華民國,民國元年,任二十旅旅長官拜中將及湘西鎮守使職,北上討伐軍閥。當然,還有他自己自求學、從軍、留美、對日作戰等各時期回憶,此時對父親當年的抗戰史才有了出步的了解,但也止於了解並未做深入的探討。該本自傳費時約兩年,印制五十本書分送各親友留作紀念。

此時,父親的身體在一場大病後,精神和體力以不如以往,且行動不便;為減輕母親照顧父親的辛勞。我也決定休息一段時間,在家陪陪二老。

而這段的時間,我是否應為父親做些什麼呢!我把父親的自傳《田家三代》又拿出來仔細的看了一次,父親在寫自己方面並不是介紹的很完整,因此希望能將此部份加以補充,如能岀版成書,他老人家一定會很高興的。跑遍至各處大小圖書館去找資料,結果都沒有「二戰中美空軍混合聯隊」中國飛行員方面的資料,有的也是翻譯美國人寫的以陳納德將軍為主的「飛虎隊」及十四航空隊美方空軍。美方空軍作戰單位「中美空軍混合聯隊」之史料,基本上是空白,即使有也是一筆輕輕帶過,根本無從查起,難怪父親一切全靠記憶來寫這段歷史。

為此只能去找其當年戰友或同學。因此,到父親的「二戰空軍退役人員協會」找會員資料,前往拜訪,並在協會擔任義工,幫副會長虞為伯伯跑腿辦事,虞伯伯也很幫忙我可查閱協會內所有的文史資料,在訪談老人得工作中,發現每一個人都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經過,個人認為有必要記錄下來。

為此,只能去找其當年戰友或同學。首先,前往父親所屬為父親整理自傳的工作先暫停,從此一頭鑽入了這條不歸路。延至今日,父親都己去逝了六年都未能完成他老人家自傳的岀版工作。的「二戰空軍退役人員協會」拜訪,並在協會擔任義工,幫副會長虞為伯伯跑腿辦事,虞伯伯並一同幫忙查閱協會內所有的文史資料。在訪談前輩的工作中,發現每一個人都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經過,因個人認為有必要記錄下來,所以為父親整理自傳的工作先暫停,從此一頭鑽入了這條不歸路。延至今日,父親都己去逝了六年都未能完成他老人家自傳的岀版。

開始投入訪問工作我才知道,以往沒事到家中竄門子的王松金、關振民、郭汝霖等人都是父親的同批留美同學,也是「中美聯隊」的戰友,每個人都參加了對日抗戰及內戰,有著兩三百次的作戰記錄,都是百戰英雄,但在中國空軍戰史記錄上卻都少有記載,十分可惜。也了解到原來住的空軍松山新村,小時玩伴隔壁鄰居汪正中伯伯(記憶中他是飛總統專機是一位將軍家中還住有勤務兵看門,人比較嚴肅) 、陸乾元伯伯在作戰中損失一隻手,每天都帶著一隻假手,只剩一支手還愛打麻將、又愛開跑車,人十分的爽快,對小孩十分親切,我大哥得好友的父親簫振昆伯伯都是這個隊的隊員。這些都是我所想不到的事情。

真可謂萬事起頭難,除了訪問之外其他方面的史料相片的收集工作也並未停止,原本只是想重新整理父親的文章,卻成了撰寫整個「中美空軍混合聯隊」的隊史。而為了讓全球華人知道此鮮為人知「中美空軍混合聯隊」,我成立個人網站,把所收集寫作的文章製作成網頁放入網站中,讓世人瞭解在對日抗戰史中對國家之貢獻,免於為世人所遺忘。

在此期間得不到任何經費,全憑一腔熱血,在此同時也在國內外拍賣網站高價購入當年的空軍文物及相片,在別人的眼中全是不值錢的拉圾,確也花掉了我不少多年來的儲蓄,但得到了父親的支持和鼓勵,也就全心投入。在此期間,父親成了我最佳的顧問。每當找到相關文章一定同父親討論是否與中美聯隊有關,如無關係就不使用,因為以我個人的能力及財力實無法做到整個抗戰期間文史資料之整理工作。

00五年八月是抗戰勝利六十週年,我代表協會自費到北京參加飛虎年會,這也是我第一次與留在大陸的「中美聯隊」的隊員接觸,他們在當年都是與父親熟識的同學或戰友,不論是何種原因,地下黨員、叛逃(他們稱起義)、生病無法來台、自願留下或中共政權穩固後返回參與建設的僑胞,在文革中全部被鬥,下場都很悲慘,但如今都己平反成為普通老百姓,在紀念抗戰勝利六十週年時才浮上了臺面。

此行我由台灣帶去的四樣小紀念品,中美聯隊口述歷史記錄片(皆由本人攝製及剪輯)、一頂協會的中美聯隊的帽子,還有臨時將網上文章下戴印出《中美聯隊抗戰專集》一書及中美聯隊六十週年抗戰勝利紀念杯,贈送他們。

到達北京入住招待所後,即前去官校第十五期生,中美空軍聯隊第五大隊的飛行員彭嘉衡伯伯家拜訪,送上小紀念品,近六十年來在一次看到空軍圖案,他非常的激動,充滿感激之情,說此書內容的人和事他都曾經歷過,真是不可多得的書,將傳於子孫讓後人了解此一段歷史。當時,我贈送的紀念杯他小兒子拿去倒了茶水給老人,老人馬上叫:「唉!呀呀!不能用此杯,快洗乾淨收起來,這是寶貝!」

返回招待所,得知官校第十五期、中美空軍聯隊第一大隊一中隊飛行員何培茂夫婦及女兒三人,從天津趕來參加明天最重要的紀念活動。我連忙前去拜會,並同時贈上四樣紀念品,何老及家人見到這些東西都樂得合不上嘴,何老忍不住問了我三次:「這些東西是送給我的嗎?」我說:「是的!」他深怕我只是借他看看要收回去。

何老對那本書看了看說:「這本書寫的太詳細了太好了,我回去一定要看三遍、四遍!」看著老人一家興奮的樣子,心中也非常高興,他們兩位高興的表情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所有的一切辛苦都太值得了。

北京活動結束,這批美國飛虎隊員飛往下一站昆明參觀訪問,我則前往成都辦「抗日文物個人展」,展覽中,友人特別將住成都,空官十二期,中美空軍聯隊第一大隊三中隊B-25轟炸機飛行員張義聲伯伯接來,記者們鎂光燈閃亮不停,我贈老人小禮物後,帶老人參觀文物,那次陳展以文件及小東西為主,約一百二十件文史資料,老人看得津津有味。

等記者們都走了,前輩不放心左顧右盼,要我看看是否有人在他背後,我確定真沒人在他背後,並將房門關上,他才低聲同我交談說:「我之前被整怕了,今天來還有點擔心。」此話使我震驚不己,相信前輩在文革時一定受到極大的破害,至今多少年過去了,依舊在擔心害怕。該次展覽,大陸官方對我的態度是不支持、不反對、不宣傳。也因無法宣傳,所以知道的人少之又少,我才瞭解道自己真是太天真了,居然敢在大陸辦展,真是自找苦吃。

00七年開始每一年都有前輩去逝,有些是我熟知的,接近七八年來的交流中,我可以感覺到他們老化的過程。張亞崗伯伯是我的顧問,常拿一些抗戰空軍老相片,去尋找相片中人員姓名及其他資料。有天想去看張亞崗伯伯,撥電話去己成空號,因此電話問汪媽媽(汪夢全夫人),汪媽媽說:「你不知道嗎?張亞崗突然病逝了,只通知了幾位同學參加公祭,現場沒多少人。」

沒有多久,徐媽媽(徐華江夫人)來電話:「你知道嗎?段有理上月在睡夢中走了。」因為從未與他們的孩子見過面與交談,前輩走了我也無從得知。我相信沒有人知道段有理這個人,就曾有前輩告訴我,在整個抗戰期間,空軍出的任務次數來說,段有理是排在前幾名的,但如果扣掉運輸和偵察,就單以作戰任務而論,段有理肯定是排第一。

他飛行技術好,作戰十分勇猛,老美很喜歡他,因此派他出作戰任務比認何人多。如此傲人的戰功,卻在空軍的戰史中,幾乎見不到他的名字岀現。如今前輩在平靜中走了,就好像不曾存在過,真使人感傷。

同年五月底,協會最後一次聚餐,此次前來參與餐敘的伯伯都是第三批留美學員,有協會副會長虞為、李欽、關振民、郭汝霖、黃翔春、王松金、剛葆璞、(家父田景詳身體不好無法來)及我來共八位。當天,虞為伯伯宣布兩件事,第一、他身體愈來愈不好,會長夏功權重病,協會以後會務全交我負責:另外我們原稱「中美空軍混合團」,應改稱為「中美空軍混合聯隊」,因為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以英文翻譯來說是聯隊而非團,之前 是錯誤的現在一定要改過來,雖

最後一次聚會,第三批留美學員餐聚。左排一:李欽、虞為、王松金、關振民。右排一:黃翔春、剛葆璞、郭汝霖

然有人表示抗議說「團」比「聯隊」大,用了那麼多年還改什麼。虞為說不行,一定要改。我知道這將又是我的工作。

在用餐中全都是近九十歲的老同學,一談起了成年往事,更相互鬥嘴:

「你還記不記得在某次的空戰中我救了你一命?」

「我的技術還要人家救?你老了糊塗啦,記錯人了!」

「你才老又糊塗,這把年紀了還要裝不知感恩!」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些前輩,像孩子一般相互鬥嘴,其中兩位一直拒絕我做口述歷史的前輩,也在大談軍校學生期間的趣聞,每個人都好像回到了青年時期。如今,當日出席的前輩只剩一名痴呆及一名無法出門前輩,餘皆已病逝。寫到此就感覺,此情此景好像昨日一般,老人的笑臉就在眼前。

00八年是一個另人難過的一年,在這一年初我的父親病故,且成立了二十三年的「二戰退役人員協會」七月被廹解散,九月會長夏功權伯伯病故,就今年包括國外兩岸的中美聯隊的隊員共有五位病逝;此後的每年都有多位前輩病故。

多年來,個人在多年來整個整理中美聯隊的空軍戰史,常感到非常孤獨而寂寞,自行出錢出力,找不到可協助及討論的對象,辛苦整理資料文章放入網站也少有人閱覽,在加上中共政府將我「中國飛虎」網站封鎖(直至二00八年底),其間有多次想放棄,但有大陸及國外的網友寫信給我,又激起了我的熱情,其內容大致為「我只知道我的先父是空軍飛行員,在一九四四年作戰陣亡,其生平資料及相片都在文革期間燒毀了,至今未知父親是長得何樣,也不清楚在空軍哪個單位,及陣亡的時間地點。」,獲得此資訊後,我會先在我的資料找到此人的名字、期別、相片及陣亡時間及地點,再去拜訪他的同期同學或戰友,問清楚此人在學生及部隊的情形。之後,將收集到的資料寫信告訴對方,當收到對方的感激信件時,我突然又有精神了,覺得很有成就感,這絕不是金錢所能代替的。

此事件約有二十多次,大約八成都能獲得到一些資料,雖然不多但也是我最大的能力範圍了。延至今日還有人向我查找,我也只能提供一些資料及相片,卻在也沒人可問此人之生平,只能告訴對方,很抱歉此信來晚了幾年,認識您父親的同學及戰友都己病故了。

想當初「二戰退役人員協會」成立時會員有一百二十餘名,至今手中人員名單上只剩下了個位數,自從我三大隊顧問徐華江伯伯病故後,真正腦筋清楚身體能動的就只有一大隊顧問都凱牧伯伯及五大隊顧問李繼賢伯伯二人,但最近也感到他們二位又老了很多,行動上也慢了。凱牧伯伯是協會最年輕的會員,九十二歲了,告訴我現在空軍所有的活動都不想參加了,整場看不到一位熟識的人,感到很孤獨很沒有意思。

還記得兩、三年前陪 李繼賢伯伯第一次返鄉探親,上下樓梯有人要扶,

攝於民國97年10月5日官校十二期留美1、2期同學聚會,左起汪夢全(中美聯隊3大隊7中隊)、董汝泉(中美聯隊3大隊32中隊)、陳炳靖(美14航空隊23大隊75中隊)、唐崇傑(中美聯隊3大隊7中隊),如今僅存陳炳靖一人徤在,餘病故。現臺灣己沒有12期學生了。

他還不願意,看他九十二歲的侄子拿根手仗,還笑說看上去比他還老,那年他九十八歲。如今快一百零一歲了,體力各方面都大不前,之前又突腿軟摔了兩跤,好在都是屁股著地,沒傷到什麼,但李老有些心灰意冷的對我說:「反正早已也活夠本了,那天死都無所謂了。」

我看著李老雙眼還是那麼的有神,希望他老人家能在活長久一些,他是空軍在臺唯一的百歲抗戰老人,也是空軍的國寶,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們的這一年代己經結束了。

在那戰火紛飛的年代,有多少青年學子投筆從戎加入了空軍,更有多少正直壯年為國血撒長空,犧牲了幸命。就如同徐華江伯伯曾經所言:「我們是一群跟親人失散的孤雁,飛向漫無止境的天際,在為國家求生存而與日寇戰鬥的時刻,我們何曾忘過家、何曾不想家,但為了國家的生存,我們將性命交付給國家,聽從上級的指示,參加作戰的行動,縱使赴湯蹈火也是在所不辭。」這是我們所有加入抗戰行列的青年,當時的心情。

2003年七七事變紀念日,「二戰空軍退役人員協會」十七名會員於空軍官兵活動中心聚餐後合影留念,此情此影己成追憶。

如今百戰之後的倖存者,再也逃不出歲月的流逝,逐步走向歷史,雖然他們活的時候未被重視過。但在我們歌頌為國犧牲的戰士同時,是否更需要緬懷這些一輩子為國象奉獻,默默無名的抗日英雄們。

筆者萬分沒有想到,接到空軍司令部的電話,邀請筆者參加此次的一連串的紀念活動,筆者與內人有興參與了五天的行程,現紀錄下了這歷史性的一刻。

此次的「中美空軍混合團及空襲日本駐新竹基地70周年」活動是由馬總統下令辦理,國防部長也正好是由空軍司令接任的嚴明部長,現任的空軍司令劉震武又是屏東空小的校友,他的父親也是空軍前輩,對這些父輩們有一份更深的情感,對於這些剩於不多的中美飛虎隊員,更是盡心得接待。

現任的空軍司令劉震武又是屏東空小的校友,空軍子弟學校真是臥虎藏龍的好地方。

此次辦得如此的重大,出動了國防部、外交部、空軍司令部等單位,空軍司令部的接待人員出動了有三四十位,精選接待人員都是各單位表現良好,英文能力強,不管男女軍官都訂製一套黑色西服,來接待這批國內外貴賓,整個企劃案包括接待人員,每位來賓的車輛就坐位置、就餐位置、機位的位置,接送人員的司機、醫護人員等,在印成冊就花了半年多的時間策劃 。

此次的來賓有陳納德的外孫女凱樂崴Nell Calloway美國陳納德記念館館長)及女兒Allen Judd、李學炎長公子李為平夫婦、陳鴻銓將軍(空軍前副總司令) 夫婦、李繼賢伯伯、陳炳靖伯伯、李羅博(Robert Lee)和賈維特(Hal Javitt)夫婦、喬為智夫婦、王立楨、李佳文、葛賢銘、章育瑞、王宇平、莊威、張光正、楊賢怡、孔建民(AIT空軍事務官) 等貴賓,從美國方面飛過來的賓客就有二、三十人。

十一月二十一日,當天的行程比較簡單,中午兩點左右,軍方開了一部箱行車來接筆者前往圓山飯店與美國來的貴賓集合後一起去「台北101」參觀,來接待我們的宋彥齊中尉, 1米80的身材,戴著一副眼鏡很斯文,人的客氣,服務也非常的周道,開口閉口的叫老師、師母。幾天下來,使得內人非常的「窩心」,原想介紹一好女孩給他,可惜他已有女友而作罷。本來李繼賢伯伯也想要一同前往,但當天有他們陸軍官校十五期同學餐聚無法參加,原本也想找陳鴻銓將軍和陳炳靖伯伯一起參加,他們也是陸軍官校十五期代訓畢業生,但陳鴻銓將軍有事,陳炳靖伯伯要下午才從香港飛來台灣而作罷。

卡拉威女士在去年底的「昆明飛虎紀念館」開幕才見過,所以帶著內人與她交談時,她也很驚喜能在台灣見到我,當時她也是貴賓身邊左右都是人,活動時間也短無法交談,如今幾天的時間都是同一部巴士也有了多一點的交流,可惜筆者英文比較差,無法做更深入的談天。

「台北101」那個地方是觀光客去的參觀地方,前後來來回回經過了不知有多少次,也從未想登上頂樓,今天筆者夫婦也成為了觀光客登頂參觀整個台北市。

晚餐在圓山飯店松鶴廳吃自助餐,由何副主任主持,晚餐上見到了好久不見的陳炳靖伯伯,陳伯伯也同內人很熟,兩人相擁相互慰問,可惜陳媽媽身體不好不能一起同來,陳鴻銓將軍及李繼賢伯伯也都來參加晚宴,三位飛虎老人相聚歡 。

圖左:今天剛好是陳炳靖伯伯96歲生日,何副主任獻上蛋糕全體高唱生日快樂歌為他老人家慶生。

圖右:陳鴻銓將軍與陳炳靖伯伯為同期同學75年,為僅存不多的官校十二期同學。

圖左:李繼賢伯伯、陳炳靖伯伯、林國裕中校、李伯伯長公子李世京大哥合影。

圖右:三位老人於75年以前同為陸軍官校十五期同學,李老為陸軍正科班學生,二位陳老為空軍官校送至陸軍官校代訓學生。

餐後由專車送李伯伯、李大哥及我們回家,相約明早同車前往圓山飯店。

11月22日,早七時二十分小齊(宋彥齊中尉) 來家門口接我們上車去接李伯伯一起去圓山飯店會合,每個飛虎老人身旁一定有位軍官扶持陪伴,家屬及個人也有接待人員,軍醫及護士隨時在側,人數眾多,分乘兩部巴士,我和內人李伯伯等人坐第一部巴士,座在安排好的座位上,八點左右由圓山出發前往台北貴陽街,參加開幕儀式。

軍史館「飛虎薪傳特展」開幕 重現昔日抗戰光景

軍史館希望透過各項陳展文物、史料、照片及影像等珍貴紀錄,呈現對日抗戰期間中美共同抵抗日本侵略的輝煌戰績與榮耀戰史,以及「中美混合團」各階段沿革,突顯「飛虎薪傳」傳承的意涵,強調飛虎隊永恆不朽的精神與中美兩國的堅定友誼。

國防部長嚴明今日主持「飛虎薪傳-中美混合團成立70週年紀念特展」開幕儀式,儀式上午在三軍軍官俱樂部舉行,國防部長嚴明由參謀總長高廣圻上將等人陪同參加,並與飛虎隊指揮官陳納德將軍外孫女凱樂崴女士、前空軍副總司令退役中將陳鴻銓等人,共同為特展揭幕,場面溫馨隆重。

我很高興館方接受了我的建議,不使用來賓簽名簿,因為那本子簽完就丟在一邊,沒有紀念價值毫無意義。應該將展出主題印成海報給來賓簽名,之後在裱起來收藏才對。在進入三軍軍官俱樂部的大門,桌上就放著精美得簽名海報,真應該要他們印兩份給我一份好明天帶到新竹找貴賓簽名,只好求其次要了一張普通得海報帶去了。

嚴部長與空軍司令在三軍軍官俱樂部門口歡迎凱樂崴女士、李繼賢伯伯等貴賓光臨。

嚴部長表示,對日抗戰期間,我國空軍雖然在戰機數量與性能上,遠不如日軍,但空軍健兒們憑藉嚴格訓練及高昂士氣,仍獲得輝煌戰果;當時,國軍的作戰資源相當匱乏,直到我國接受美國援助,才得以擺脫獨立作戰的困境,對國軍堅持到底,贏得最後光榮勝利,影響甚鉅,也期待藉由特展的導覽,引領國人共同回顧華美空軍「並肩抗敵、生死與共」的情義歲月。

嚴部長、陳鴻銓將軍、凱樂崴女士分別致詞後與李為平、海軍副司令一起踫球慶軍史館開幕。

已故飛虎隊指揮官陳納德遺孀陳香梅因年事已高無法來台,國防部邀請陳納德的外孫女凱樂崴Nell Calloway)來台參加,高齡93歲的飛虎退役將軍、空軍前副總司令陳鴻銓也出席代表致詞。

開幕儀式後,部長偕同與會貴賓前往國軍歷史文物館參觀珍貴史料,瞭解中美混和團的歷史沿革、先賢事略,以及華美兩國在抗戰期間的聯合作戰歷史。

此次特展透過豐富的史料、文物及互動科技,完整呈現從抗戰初期的各國航空志願隊、美國志願大隊、駐華航空特遣隊、14航空隊到中美混合團的各單位成立沿革、中美混合團的作戰與訓練情形,以及抗戰勝利後華美持續的軍事合作與飛虎精神的傳承。

展場中,除大量使用來自美國國家檔案館高畫質的珍貴歷史照片, 並陳列包含當時的「來華助戰洋人(美國)、軍民一體救護」之血幅、飛行夾克、徽章,以及飛行員以敵機殘骸所做成的紀念品等珍貴收藏。

展出當年飛行服及軍裝,其中飛行帽、擋風鏡、中美軍帽為筆者提供。右內人與徐伯伯相片合影。

左:筧橋航校的精神標語。右:筆者提供父親的美國畢業証書及父親的紀念的印章請點此連接

飛虎薪傳特展最醒目的展示之一就屬中美混合團P-40N戰鬥機仿真複刻模擬器,打造當時P-40N的機艙,可讓民眾親身體驗。機頭上書寫黃字「太公令」為當年徐華江的座機。

  互動區則特別設置11彩繪鯊魚頭的P-40戰機機艙,讓參觀民眾感受與零式戰機進行空戰的真實戰鬥影片,並可透過最新的3D試衣間科技,虛擬換穿飛虎隊飛行夾克照相,留下美好的記憶。

中美混合團的戰機輝煌,當年擔任飛虎隊第一大隊隊長的李學炎,領軍從大陸江西起飛,執行轟炸戰略位置極為重要的新竹基地,造成日本敵機重損,真實約30秒鐘的紀錄片也在現場放映,是歷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場戰役

內人與徐媽媽(徐華江夫人)在軍史舘門口合影,往後的三天行程徐媽媽也全程參與。
軍史館贈送給來賓的紀念品小禮物有紙P-40模型機、3D投影P-40玻璃紙製品、說明書及鑰匙圈。

軍史館表示,此次特展展期自1122日至民國103331日止,以紀念「中美混合團成立暨空襲日軍駐新竹基地70週年」為主軸,透過各項陳展文物、史料、照片及影像等珍貴紀錄,呈現對日抗戰期間中美共同抵抗日本侵略的輝煌戰績與榮耀戰史,以及「中美混合團」各階段沿革,突顯「飛虎薪傳」傳承的意涵,強調飛虎隊永恆不朽之精神與中美兩國的堅定友誼,歡迎國人踴躍前往參觀,共同回顧那段烽火歲月的歷史軌跡。

中午搭巴士前往故宮博物院的「故宮晶華」用餐,由韓副司令主持。餐後參觀故宮博物院,因有很多樓梯要走李伯伯爬不動,因此不想參加,筆者正好也有事故宮也來過多次了,因此同李伯伯一起搭專車回家,晚上再由專車來接我們參加晚宴。

圖左:陳炳靖伯伯與凱樂崴女士母女相談歡。圖右:陳鴻銓伉儷與賈維特(Hal Javitt)伉儷交談。

筆者夫婦與李媽媽(李欽夫人)及都伯伯、都媽媽同一桌用餐,我與他們三位都非常的熟識。
故宮兩大展品肉型石和翠玉白菜,都化為真正的食材端上桌來。

晚宴在圓山大飯店十二樓崑崙廳舉行,由空軍司令劉上將主持,前來的貴賓還有嚴部長伉儷、前總司令林文禮上將、前院長唐先生伉儷、沈國禎伉儷等人前來參加。

圓山大飯店十二樓崑崙廳入廳門口的大海報。主辦單位很用心,桌上放置著精緻的小座位卡片。我們這桌也有李媽媽(李欽夫人)一起和副部長嚴上將伉儷、莊威先生及張光正先生等人。

晚宴開始之前由空軍儀隊護送中美國旗入場,演奏兩國國歌,我方高唱中華民國國歌,場面榮重。

由空軍司令劉上將、嚴部長、陳鴻銓將軍、陳炳靖伯伯、凱樂崴女士分別致詞。

凱樂崴女士並贈送一頂其祖父陳納德將軍生前所戴過的一頂卡其空軍帽贈與空軍。喬為智學長將其父喬無遏將軍當年收藏的報紙及史料贈出,分別由空軍司令 劉上將收下這珍貴的禮物。

主要的中外來賓座在主桌,後有樂隊演奏台灣歌曲。田在勱將軍伉儷前來敬酒後合影留念。

晚宴中嚴部長前來各桌敬酒並至上紀念品,有一漂亮精緻小杯子、國防部領帶以及領導中美混合團配合十四航空隊轟炸新竹機場,現年103歲李學炎將軍 於90歲時所寫的自傳。

晚宴後離去前,空軍司令劉上將贈送男士來賓飛虎紀念杯及手錶,夫人贈每位女士精美小別針一盒及飛虎紀念手錶,真是非常好的禮物。

11月23日,一早五點多就得起床,六點二十分軍方就要開專車來接我們之後在去接李伯伯、李大哥前往圓山飯店與他們會合,再一起搭兩部大巴士前往新竹參加活動,因為中午與馬英九總統聚餐,所有的接待人員全部要換回軍裝,來賓男士則要穿西服打領帶表示尊重。

國防部23日在新竹基地舉辦「華美飛虎年會暨華美混合團空襲日駐新竹基地70週年」紀念活動,總統馬英九、國防部長嚴明,以及曾擔任國防部長的郝柏村、唐飛、湯曜明等人都應邀出席。

當天真是個好天氣晴空萬里,巴士到達新竹空軍基地進入建築物內聽取簡報,入口處設有來賓簽名海報,筆者也早有準備,我帶來了軍史館送我的海報也放在一起給貴賓來簽名,最希望的是能得到馬總統的簽名,如此海報就更有紀念價值。

內人在基地門口準備入內聽取軍方簡報,並與凱樂崴女士的女兒Meadows合影留影。

徐媽媽今天特別帶著長子兩女兒及一孫前來新竹機場觀看飛機表演。郝伯伯也帶著帥氣的太陽眼鏡出席了此次得盛會。

70周年慶由空軍樂隊拉開序幕,三軍儀隊依序出場,整齊劃一的動作,展現力與美及良好的默契,雖手持的6公斤的步槍,但每位表演著動作到位,完美演出。

雷虎特技小組進行表演空中分列式等戰技操演。民眾參觀停在機場的各式戰機,我們無空前往。

接著最受矚目的就是「空中分列式」,由幻象戰機、F-16IDF依序進場,最後由雷虎小組的AT-3型教練機,拉出紅白相間的彩煙,接著由幻象戰機以高度僅500呎,呼嘯飛過,隨後接連演出「最大推力起飛」、「鑽升快滾」、「高G小轉彎」、「慢速搖滾」等單機性能展示,現場觀眾視線隨著戰機高低起伏,歡聲雷動,對於戰力展示讚不絕口。

在新竹基地廠棚區更設置文史陳展區,展出自二戰以來,美國與中華民國空軍軍事合作文物,包括二戰時的飛虎隊、冷戰期間的黑蝙蝠與黑貓中隊等。

會場在機棚內舉行,入口處有一大型海報內人與先父簽名(田景詳三大隊廿八中隊)合影。

機庫內非常的大講台上左右停放兩架幻象戰機。小齊身穿帥氣軍服手拿座位表安排我們座在第三排位置上。小齊服務好又有禮,開口閉口的叫老師、師母,使得內人十分的「窩心」。

機庫上方掛滿各單位徽章圖騰,兩側放滿了展品內容豐富,可惜時間有限只能走馬看花無法詳看。

馬英九致詞時表示,在這個歷史的紀念日,他感到非常榮幸。19431125日,中美混合團及14航空隊由中國大陸的遂川基地起飛,藉由幾乎貼近海平面的超低空飛行,躲過日本軍機偵測,成功空襲日軍新竹基地。回顧70年前,中華民國和美國合作展現輝煌成果,聯合進攻日軍海軍航空隊駐新竹機場的「絕對防衛圈」,在沒有人民受到傷害情況下,展現「外科手術式」的空中奇襲,擊毀42架日本軍機,過程乾淨俐落,成果豐碩。

 總統認為,中美混合團的該次空襲,目標僅為新竹機場,完全未觸及新竹市區,所以沒有任何平民受傷,可謂空中奇襲,展現令人驚嘆之戰果。迄今中華民國空軍仍承襲中美混合團的光榮傳統,包括空軍第四四三戰術戰鬥機聯隊、第四二七戰術戰鬥機聯隊及第四0一戰術混合聯隊,相信「這份虎鯊兄弟情將永遠流傳下去」

圖右:鴻銓將軍致贈馬總統飛虎隊夾克作為留念。

儀式後,馬總統分別與飛虎隊及黑蝙蝠與黑貓中隊的來賓合影,並各別握手致意。

原本馬總統可以和個人及家屬單猾合影,但因時間上來不急而作罷。我們與黑蝙蝠與黑貓中隊的貴賓分批搭車前往基地餐廳與馬總統一起用餐。

新竹基地的大廳內我想可放置五、六十桌酒席,主桌前也用心佈置了主題牆及P-51戰機模型。

馬總統及499戰術戰鬥機聯隊長在精心佈置的會場聚餐前言講,該聯隊幻象戰機摸型於一側。

由李繼賢伯伯、凱樂崴女士陪同分座總統左右。 飛官們向老飛虎隊員賈維特舉杯致意。

內人在餐廳內與郝伯村前參謀總長以及喬為智學長公子小帥哥喬寶靖先生合影留念。

我在此行中己得到了大部份貴賓的簽名海報,就希望能在餐聚時能得到馬總統的簽名,但總統的衛士不允許我靠近主桌,我們就坐在主桌後面的第一桌與防空部指揮官坐在一起,希望還是很大,可惜馬總統來敬酒時站在我們桌子前的另一側,敬完了就離去敬第二桌,使我大失所望心想沒有機會了。誰知飯後大伙起立歡送馬總統離開前,他先與田在勱將軍伉儷合影握手後離去,走到大門口突然又回頭走向我後面一桌的長者握手告別,此刻我終於有機會靠近馬總統,我和內人一起說:「請馬總統在海報上簽名。」馬總統點點頭,立刻打開海報奉上簽字筆,內人用手在後扶助海報給馬總統簽名並寫上日期,終於達成目標,離去前田在勱將軍笑得對我說:「今天的收獲很豐富吧!」我微笑以對, 對我而言海報就更有收藏的價值了。

我和內人都沒簽名,一直等得到了馬總統的簽名,最後在簽在馬總統的旁邊作為紀念。

參加完午宴我們在搭一個多小時巴士返回圓山飯店己三點多了,晚上六點多還有晚宴,時間太短我和李伯伯就不回家休息,李伯伯就暫時在接待人員林國裕中校的房間內午休,我和內人則參觀圓山飯店內逛逛順便至紀念品商店,血拼了一下。

晚上,搭遊覽巴士至福華飯店,由政戰主任劉中將主持,採自助餐方式實施。

政戰主任劉中將主持晚宴。全體接待人員分別向中美空軍混合團隊員敬酒。

《中華民國的空軍》月刊這個月發行向飛虎英雄致敬專輯,政戰主任劉中將特別拿三本給全體來賓簽名,之後將存放於三個聯隊的隊史館中保存。

左起:陳鴻銓將軍、陳炳靖伯伯、林國裕中校、(前)《巨流河》作者齊邦緩敎授與政戰主任劉中將伉儷合影。圖右:齊邦緩敎授當年好友,送相片給齊教授的中美聯隊三大隊二十八中隊張大飛烈士。

筆者與凱樂崴女士,內人與李羅博(Robert Lee)先生及孫一同合影留念。

此次新竹活動軍方贈送的紀念品很豐富,包括紀念帽、月歷、光碟及紀念小旗子。

十一月二十四日,主要的拜會行程己結速,不用穿正式西服以便裝參加旅遊。今天要搭軍用飛機前往新竹410聯隊,早上五點半就起床準備,六點半專車來接我們,六點四十分去接李伯伯和李大哥二人前往圓山與飛虎貴賓會合,七點左右搭乘兩部巴士前往松山基地指揮部搭乘專機 ,飛行約三十分鐘左右前往花蓮基地。

內人在通過了安檢門等候登機。李羅博(Robert Lee)先生身穿飛虎隊徽皮夾克,他老人家為14航空隊308重轟炸機大隊地勤人員,雖行動不便座著輪椅全程參與活動精神可佳。

因隨行人員多,一共安排了兩架飛機,我們搭乘C-130運輸機,內人與機上空勤人員合影。

每人脖戴花圈在山地歌舞表演下步入花蓮基地,李伯伯在年青的飛官的扶持下進入會場。

由401聯隊聯隊長為我們做簡報,旁為翻譯。簡報完觀看紀錄片,飛官們全數座在後排觀賞。

全體來賓與401聯隊飛行員們合影,後面兩架為該聯隊F-16主力戰機,前排右第三、四為筆者夫婦。
兩架F-16戰機的尾翼上特別裝飾上了飛虎隊徽及中緬印(CBI)中國戰區徽章,歡迎我們的到來。
左:筆者夫婦與26中隊F-16戰機合影。    右:內人與12偵查中隊、27中隊飛官合影留念。
左:合影完畢全體參觀隊史館。右:陳鴻銓將軍伉儷與歷任隊長合影(二人後上方為鴻銓當年照片)
左:右下田在勱將軍為此館的建館人開幕時筆者也曾來參觀(點此連接)。右:內人與Mr.Allen Judd。
左:筆者夫婦與凱樂崴女士在陳納德將軍紀念像前留影。右:內人與陳炳靖伯伯合影。
左:內人與401聯隊各中隊隊徽合影。   右:聯隊贈送鳳梨酥作為此行的伴手禮。
中午我們在401聯隊軍官俱樂部用餐,由參謀長丁中將主持。

左:現任401聯隊長竇少將率領部屬向前任聯隊長陳鴻銓將軍舉杯敬酒。右:副聯隊長李上校率領飛官們向來賓敬酒,具有原住民血統的李文才上校風趣又幽默,個性豪爽一時興起高唱山地歌曲。

左:副聯隊長稱讚凱樂崴女士說:沒有想到如此粗矌的陳納德將軍,居然有如此美麗高貴的外孫女。凱樂崴女士意外又高興的表示感謝之意。

右:「中美空軍混合團」飛虎隊員A.D.Judd的兒子Mr.Allen Judd說:其父病逝後在整理遺物時發現一捲16mm的影片,內為芷江受降從未發表過之珍貴影片,曾有人以高價向他收買,他拒絕今將此原版影片贈於中華民國空軍,在座每一位來賓都可獲贈一片拷貝光碟作為收藏留念。

聯隊長拿出四幅歷年來飛虎年會簽名海報贈凱樂崴女士,將放置於美國「陳納德紀念館」收藏。並說明這些畫作為該聯隊專業戰鬥機飛行員的業於畫家林國裕中校所繪製。右:凱樂崴女士一一詳看。

左:凱樂崴女士選出一副作為代表由竇少將代表聯隊捐贈。右:凱樂崴女士與陳伯伯及畫作者合影。
花蓮真是好山好水之處,午宴之後,搭巴士沿著海岸遊覽太魯閣國家公園。

太魯閣旅遊完回來,聯隊己將合影相片洗出,大張由全體來賓簽名留在隊史館展出。另外洗出小張相片裝框,由副聯隊長贈送每位來賓作為留念。

左:內人在空軍花蓮基地門口。  右:內人與徐媽媽在基地門口邊F-16模型戰機合影。
此行的兩架專機美方貴賓搭乘左FK-50客機與我們搭乘的右C-130運輸機,準備搭機返回台北。
左:全程接待人員右為江珮嘉上尉、左為黃秀英中校。右:筆者與漂亮的空服員呂冠蓓中士合影。
在專機上有茶、汽水飲料之外還有供應五六種小餅乾、米果。右下:花生最好吃,要了好幾包。

這些天下來空軍司令部派來的接待人員忙前忙後,看他們在飛機上睡得東倒西歪真得很辛苦,坐C-130運輸機最不習慣的是機內沒有窗戶,不知外面的情況,飛機降落時輪子落地剎那間的震動會嚇人一跳。

飛機降落在松山指揮部,上了巴士直駛五星級的「香格里拉大飯店」遠東餐廳自助餐飲餐聚,由丁參謀長主持。餐後我們就不同他們一起回圓山飯店了,由專車送我們直接回家。

十一月二十五日,依舊在早上五點半起床,六點半專車來接我們後在去接李伯伯前往圓山,今天還是搭乘專機前往岡山空軍官校參訪。陳鴻銓將軍伉儷今天他們要搭機返回美國不隨同前往,陳炳靖伯伯今天要前往司令部,空軍劉司令單獨接見,其主要的就是想要了解於抗戰期間,中國空軍人員在美國部隊服務的情形。專機飛行約一個小時到達岡山空軍官校

在空軍官校簡報室聽取由官校軍史館洪秋惠中校館長簡報旁為翻譯人員。

左:官校校長朱少將與前任校長田在勱將軍陪同貴賓聽取簡報。右:官校校長朱少將致歡迎詞。

李學炎公子李為平博士(點此連接)贈其父自傳《藍天飛虎 九十回憶》及Mr.Allen Judd贈送中美空軍混合團《Win To Win》英文書,由校長朱少將收下,將放至官校圖書館供學生閱覽。

左:在軍史館洪秋惠中校館長帶領下參觀軍史館。   右:內人與PT-17雙翼教練機合影。
內人與舉世聞名的P-40飛虎隊戰鬥機合影留念。
二戰期間速度最快航程最遠的P-51戰機,此機也是李伯伯念念不忘盼有生之年能在駕駛一下的戰機。
左:早期空軍筧橋空軍官校校旗。右:內人與蔣總統、蔣夫人銅像留影。
軍史館內分為兩層樓式的建築內部非常的大,從抗戰至今的文史資料及物品多,內容十分豐富。
離去前,全體來賓與官校校長在空軍軍史館門口合影留念。
天氣很好南部的太陽曬的很,內人在官校服利社買了幅很酷的太陽眼鏡,準備搭機返回台北。

官校停留時間比較短,專機返回台北松山機場,己經有巴士在等我們,帶我們前往101大樓地下一樓的鼎泰豐吃中飯,這家店的生意非常好,門口站滿了客人,我們早己訂位了,由軍方小齊中尉接待我們入座。每天大魚大肉的吃,今天吃小菜包子換點清淡口味的菜色也很不錯,陳炳靖伯伯也趕來與我們一起用餐。

左:筆者與李學炎公子李為平博士合影。右:田在勱中將送每位來賓飛虎隊紀念盤並合影留念。

中飯後,下面行程要去參中正紀念館,我們早己去過了,就不想參加,請小齊幫我們安排車子送我們回家休息,晚上再來接我們參加晚宴。晚宴還是在圓山飯店松鶴廳吃自助式餐廳。
左:內人與政戰主任劉中將及林國裕中校留影。 右:即將離別不知何時才能相聚,相擁離別依依。

左:松鶴廳自助式餐廳座位前方放置的定位單。右:林國裕中校贈筆者夫婦他所繪製的簽名海報。

今晚是此活動的最後一夜,十分感謝空軍司令部的邀請筆者夫婦參與了整個行程,此次司令部動用了大批的人力,挑選了各單位優秀英文能力強的男女軍官來當接待人員,使每位中美來賓都賓至如歸,是非常成功的一次活動。就連接待人員都認為此次為唯一他們從軍以來最盛大的一次活動,以後再也不可能會有此規模。

此次來的中美飛虎隊員都是九十餘歲的老人,由其是李繼賢伯伯馬上要過一百零二歲了,依然跟著走全程參與活動,精神和體力都很好使人佩服。

筆者夫婦這幾天也是摸黑起早有些累了,原想可好好休息了,在飯店就接到「民視」的電話,相約採訪我,採訪是沒問題約下星期,對方說不行這星期天就要在「台灣啓示錄」這個單元播放,只好相約明天下午在我家訪問。我有些奇怪「民視」為何對這題材有興趣,不管如何能宣傳這段歷史讓國人知道就是一件好事。

第二天一早又接到了都凱牧伯伯打電話來說:都媽媽要請筆者夫婦上館子吃酸菜白肉火鍋。這幾天來大吃大喝的都未消化,但之前己拒決過了,如今不好意思再拒決只有相約明晚見。

中午「民視」來了一位記者一位攝影師,此次採訪很快花了半個小時就錄影完成。他們前腳才走就接到林國裕中校電話,要帶著太太要來我家,要我在《中華民國的空軍》雜誌我投稿的文章上簽名,內還有一篇都伯伯的文章也想要他老人家簽名,但與都老不熟。我說沒有問題明天都老請我吃飯,你們夫婦一起前來我介紹給你們認識,晚上由筆者母親請他們夫婦便餐。
筆者才接受電視台採訪西裝還未換下林國裕夫婦就來訪。林國裕夫婦與筆者母親合影。

第二天晚上,我和內人先到都伯伯家找他老人家聊天,等林國裕中校下班帶著太太趕來,都伯伯為空軍官校十五期,林國裕為官校七十五期,此一老一少相差了有六十期,同是飛行員都流著相同的血液,兩人相談愉快,都伯伯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小飛官,離去前還依依不捨,希望他們夫婦有空帶著小孩前來看他。
筆者夫婦在都伯伯家談天前往餐館前與都伯伯、都媽媽在客廳合影。
晚餐之後請都伯伯在空軍月刊,刊登他老人家文章處簽名。離去前找服務員幫忙照了一張大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