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八中隊
隊員 鍾柱石

三十三年十一月三十一日(1944),他担任中層掩護B-25去炸蚌埠鐵路的橋,他跟在王光復後面,飛行於左翼,至蚌埠上空,B-25改變梯隊一架一架下去投彈炸橋,他見第一架把炸彈炸中了鐵橋,第二架第三架炸中了橋,不過一架偏左一架偏右,把鐵橋完全炸毁。投 彈以後右翼掩護機由瑞德中校領著冲到蚌埠機場,把場上的一架空運機打燒了,他還在上空担任掩護,不能下去,看著下方打的熱鬧,心堣]真想冲下去,同時四週查看希望有日機出現,好大展身手,可惜並不如意,返回基地。第二天去,鞏縣北的孟縣打渡黃河日軍,由于霧太濃,什麼都看不到,下去打地靶的飛機與在上的掩護機 聯络不上,鍾柱石單獨飛返基地,因補給不足無法常出任務,白飛兩次心情大壞。

一月五日,他去射漢口機場,終於輪到他做攻擊機了,别機擔任上空掩護,四架飛機,機頭一推俯衝而下機場停了分散的五、六架飛機,自己一下就打燒了兩架零式機,在去攻擊掃射其它建築物,下方濃煙直冒,心中高興的吹著口哨返回基地。

鍾柱石有著一隻大鼻頭,一張大嘴及大眼睛,就是一幅漫畫的好题材,他本人也喜歡畫漫畫及作畫的能耐,華特、狄斯纳的卡通畫作法論,是他從國外買回,經常讀的一部厚洋文書。他在書的內封里,也畫了一些漫畫駱駝、棕梠樹、小狗、鱷魚等,筆法生動傳神,是一個很有才氣的人,同上陣殺敵好像不是同一人,如在和平時期必定有一番作為。鍾柱石睁大了双眼肯定著說:「現在只要能多出任務,打擊日軍才是我最重要的目標。」
( 此文摘自予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