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大隊大隊長 蔡名永

 

一、家世

余家世居湖北省雲夢縣,大山鄉,傍涓水之濱。先祖履平公前清明經,精研理學。鼎革後,隱居原梓,以詩文自娛,著有北山逸民文集。父振聲公,幼從先祖侍讀,民九年以文官考試及格,任職湖北省實業廳。洎後浮沈宦海先後服務於湖北省政府,漢口、杭州市政府各地。抗戰時,隨省府遷駐恩施。勝利後,還居漢口。母湯氏,秉性慈祥謙和,育余兄弟三人,次弟思永,畢業西南聯大,三弟毅永,畢業湖北省農學院,大陸淪陷前,均任職漢口市政府。當時原擬移避台灣,以雙親年己衰邁,不願再度遠離鄉井,致淪陷共區,音信杳絕。

三十九年初,獲戚屬自香港難民營來書,聞被前湖北省會計長傅逆養蓀,

附匪後暴露余之身份,遭羈脅不屈。匪併捕兩弟入獄,迄今不知存歿。余於民國三十年結婚,妻李英畏,原籍湖北黃岡,育九女一子,除三、四、兩女寄養岳家,現居四川成都以外,餘均隨來台灣。長女高中畢業後,任職公務員;其餘均在學。全家賴薪給存活,負累綦重。
二、學歷

余幼時就讀武昌小學。民國十四年,本黨北伐。圍武昌城四旬餘,家幾絕糧。武漢光復後,父失業還住雲夢故鄉,隨侍先祖讀四書、左傳、略解經史。十六年,復學初中,卒業於湖北省立第十中學。

民二十年,父任杭州,得隨覽江南文物之勝,並就讀之江大學附屬高中;因校址倚六和、背秦望、下瞰錢塘,依山傍水,景物清絕,對胸襟之陶冶,自感有所受益。將屆畢業時,適值九一八事變。及淞、滬、戰役後,感國步艱難並匹夫有責之義,於二十二年初,考入中央航空學校第五期。

民二十五年,畢業起役。三十二年,在任中隊長職時,入空軍參謀學校第三期,得初窺兵學要義。三十三年畢業,三十四年夏末,在任大隊長職時,被選送美國參謀學校第二十六期。三十五年春,卒業返國。三十七年冬,在空軍總部情報處長任內,被選入空軍參謀學校指揮班受訓,因受戰局影響而中輟。來台灣後,於三十九年二月入革命實踐研究院第三期,並續為第四期住院研究員,此期間恭聆 領袖歷次訓示之感召,並瞭解歷年軍政各方面所以遭遇挫敗之原因,益堅我盡忠黨國,不計成敗利鈍之信念。四十年春,在總部作戰處長任內,入圓山軍官團高級班第一期,同年秋畢業。

中央航空學校第五期

四十一年十二月,迄四十三年二月,奉調總統府高級參謀,以原職入石牌革命實踐研究院黨政軍幹部聯合作戰班,第一期受訓,使對兵學思想,大軍統帥,軍事哲學各項,得略窺其精義,並啟導自修之門徑,自感受益良多。四十八年二月,於國防部作戰參謀次長室,助理次長。任內入三軍聯合參謀大學第八期,四十九年元月卒業。

五十二年二月,於空軍作戰司令部副司令,任內入國防研究院第三期受訓,同年十二月結業後,奉聘為該院軍事組講座。  

三、經歷

余於民國二十五年元月航校畢業,初任第二十六中隊少尉飛行員。時值兩廣事變,曾奉命多次赴贛州送款,並接余漢謀赴京。粵變敉平後,接收新機,調駐西安。僅一週,而有雙十二之變,全隊遭張逆學良羈留,達二週,嗣後遷駐蚌埠。抗日軍興,於二十六年八月十五日,遷曹娥江,在出擊前,遭日機襲擊,座機受傷。旋調駐南京,參與京滬之戰。

二十六年底,首都撤守,因獲俄機接濟,轉赴蘭州受訓,並擔任西北防空。二十七年夏,移駐漢口,參加多次防空作戰。八月一日,因追躡日機,遭敵襲,中彈迫降武昌豹子澥受傷。當時以本隊人員損失甚重,仍帶傷服役往來湘、桂、武、漢間,漢皋撤守後,移駐衡陽,擔任湘桂空防。

二十八年,因本隊人機損耗過甚,奉調成都補訓。二十九年初,因擔任重慶空防受傷入院。五月痊癒,升第八中隊中尉副隊長,十月升第七中隊上尉隊長。歷次赴新疆接收俄機,擔任川、甘、空防。

三十二年七月,入空軍參謀學校。三十三年夏畢業,任第十一大隊少校大隊長,參加中原第三次會戰。三十四年,日本投降後,入美國參謀學校。三十五年四月,卒業,返國參與空軍總司令部改組之籌劃工作。六月調第四大隊中校大隊長,凡黃泛區,魯南綏北及東北,各次重要會戰,無役不從。在任期一年半內,全大隊出擊一萬一千餘架次。

三十七年春,調任總部情報處處長,隨侍王副總司令轉戰東北、華北、及晉、豫、各戰場,主持作戰、幕僚業務、並隨時擔任各部隊聯合出擊時之空中指揮官。

四十一年春,升第三署副署長同年冬奉調總統府高級參謀以原職入石牌革命實踐研究院黨政軍幹部聯合作戰班第一期受訓。

四十三年二月畢業,奉調空軍第一聯隊聯隊長,負責空軍首次自螺旋槳式改為噴射式飛機之換裝訓練,深獲友邦之信賴,並奠立爾後各部隊換裝新機之基礎。

民國三十六年於南京周至柔將軍(中間)、鄭松亭(左一) 衣復恩(左二)蔡名永(左三)汪治隆(左四)顧兆祥(左五) 高品芳(左六)楊孤帆(左七)王育根(左八)時光琳(左九)。

四十四年十月,調任第五聯隊聯隊長。任內所屬,首創擊落匪米格機紀錄,對信心之建立,士氣之激揚,不無成效。

四十六年十一月,以任期屆滿,調任作戰司令部參謀長,晉少將。四十七年八月,調任國防部作戰參謀次長室助理次長,在金門砲戰,其間代理執行官職務。

四十六年二月,入三軍聯合大學第八期受訓。四十九年元月卒業後,奉調空軍作戰司令部副司令。五十一年二月,奉調三軍聯合參謀大學副教育長迄今。在服役其間,因戰功積勳,受有青天白日勳章四五六等,寶鼎勛章四五六等,雲麾勛章,洛書勛章,乾元勛章,勝利勛章一二三等,復興勛章,忠勤勛章及一二三等,宣威獎章,一星序獎章,陸海空軍獎章,忠貞獎章,雄鷲獎章,彤弓獎章,光華獎章,干城獎章,懋績獎章,楷模獎章等。  

出處: (轉貼)蔡名永中將 - 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 - udn城市

民國二十二年初夏,浙江省之江縣城的街頭,走來一位鄉下青年,操著滿口湖北鄉音沿路向人打聽「之江大學」校址。汗透的藍布長衫罩著略矮的身軀,黑布鞋上沾滿了黃泥,他是奉父命遠來求學的。但好不容易找著了之江大學,走進去沒多久卻又溜了出來。然後,他不再問路,毫不猶疑地,直奔杭州,到設立在近郊的筧橋的中央航空學校。

航校的監考醫官對眼前站著的小伙子,顯得很不耐煩,剛剛以「儀容不整」的託辭把他打發走,沒想到不一刻功夫,他又回來了。鬍鬚新剃過,刀片刮傷的痕跡隱隱可見,蜂腰鶴腿,一張淡黃臉,嘴唇泛白,一看就知是營養不良。全身上下,只有那雙黑多白少的眼睛顯得炯炯有神.....。 「不行!體格太差!」醫官不打算讓他通過;接著又說:「你體重太輕了,隔年吃胖了再來吧。」小個兒失望的離開醫務室,無聊地往各處逛逛,在福利社門口,他看到正擺上剛出爐的大燒餅,眼睛一亮,走向前,立刻就買下五斤,然後摸到廚房堙A蹲在地上決心把這五斤燒餅,用開水囫圇吞下。一直硬撐到再也塞不下去了,才趕忙立起身來,踉蹌的抄著小路,又拐回醫務室。

「老天爺!你還不死心哪?」醫官簡直無可奈何,但是竟然發現體重機上多跨了二個小格。眼一低正瞧見那已微微隆起的小腹,面頰上還散著幾粒芝麻模樣,顯得很滑稽。老醫官搖頭直嘆氣:「聽著!小子!我叫馮邦勳!硬是服了你的志氣,今天就破例放你一馬!」馮醫官慎重的掏出圖章來,往表上一蓋;從此空軍中央航空學校第五期,就有了這麼一位剛毅執著,甚至有點傑傲不馴的小個兒。

他這位小個兒,出身書香門第,郤偏要棄文就武,以做一個保家衛國的飛將軍為畢生最大的志願。蔡名永才情卓越,文武兼資,在航校受業時,深受長官們以及同學們的敬愛。他的反應既靈敏,秉性又頑強,別看他個兒小,經過航校嚴格的訓練後,終於成為一位堅銳勇悍的飛行猛將。

民國三十五年,在東北的長春、瀋陽之間,有一處重鎮名叫四平街,遭受共軍猛烈的攻擊,人海火海晝夜不停,幸虧當地國軍抱定死守的決心,絕不放棄。那時父親是空軍第四大隊大隊長,駐防東北,他每天帶著弟兄們支援四平街的地面部隊,抵禦頑強的共軍。天空地面一條心,堅持到底,直到後援部隊趕到,才解除了四平街之危。在第四大隊大隊長的一年半任期內,父親帶隊作戰,凡魯南、綏北、及東北各次重要會戰,無役不從;任務高達一萬一千餘架次。第二年先統統蔣公以我父親堅貞奮勇,有扭轉戰局的功勞,親自頒授蔡名永「青天白日勳章」一座,那時他才三十一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