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大隊一中隊 王曦

 

一九九一年十月父親 王曦因病逝世 (享年八十一歲),我們兄妹四人至今仍未能詳知他的軍功戰史為憾!

為何會如此呢?這可能與父親的身世,成長過程,軍旅生活息息相關吧。父親九歲喪父,祖母在四十八歲高齡才生下他,姑媽等均已出嫁,身為獨子即須伴母挑起還債,畫押,變賣田產等重擔,十三歲父親隨鄉長蔣先生遠赴天津就讀南開中學,多年半工半讀,養成他堅忍、獨立、寡言、謹慎的個性.高中二年級祖母思念他,即整裝返鄉浙江轉入離家較近的杭州高中就讀,之後考入廈門大學。

九一八事變後日本侵犯東北惡行激起國內青年一股從軍潮,父親亦投筆從戎,進入成立未久的杭州筧橋空軍航空學校,接著八年對日抗戰,內戰開啟,國民政府積極遷台,敵後情報,運輸參謀作業父親均馬不停蹄奉命參與,而軍人必須堅持保密的嚴謹態度,造成父親在我們心目中一直是神秘而高高在上,因此,除非他親自開口,我們是無法探知他的豐功偉業的。

直至一九六九年父親自空軍退伍,我們分別從台大、政大、世新大學等學畢業,妹妹也進入中興大學就讀,父親終於引以為傲

教育子女有成的心情開始輕鬆過日子。不過,家兄的事業須往返美國,台北,我從事忙碌的新聞採訪工作,舍弟投入於機械工廠事務,僅妹妹陪在父母身邊,因此大都逢年過節才能團聚一堂,此時幾杯黃湯下肚,父親才輕描淡寫地說些故事。

他說:一九三八年抗戰戰火熾烈,一月廿五日他奉派出任務自南昌起飛,因霧大,能見度太低,無法飛行從事轟炸蕪湖任務,折返後,周至柔(時任航空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大怒下令關禁閉懲處數日後父親請求能給予復飛平反獲准復飛。一九三八年三月十九日清晨七點,儘管還是濃霧瀰漫,轟炸機也超過維修時數,但父親堅持續飛,當時一機三人,父親駕駛I-3號蘇聯SB-2轟炸機自南昌出發,管不了日軍四射的炮火,衝破雲層,貼著黃河江面,直往灤口黃河鐵橋方向邁進當炸彈拋下,完成炸毀橋面任務也一併炸毀鄰近之運輸木橋,後經由漢口於三月二十一日終於安全飛返基地時,機上還留下四十八個日軍留下的彈孔,此次任務不僅洗刷前罪,還獲立功當即上級犒賞三百銀元。當晚全體隊友乾杯慶賀,惜當年天天處於神經緊繃,艱辛備戰作戰氛圍下,出任務後往往以橋牌舒壓.沒想到當晚一陣喝酒,一場三公牌局,瞬間輸掉三百大洋,讓事後知情的母親極為不悅!

說到母親馬淑英,兩人曾得意地回憶一段過程,原來當年父親自南開高中轉學至杭高後,即與母親雙雙成為校內明星風雲人物,父親身高近六呎曾是南開五虎第一遞補戰將,母親則是杭高女籃主將,兩人都還入選浙江省籃球田徑代表隊參加全運會,兩人惺惺相惜,並在父親入空軍,母親於南京政治大學畢業後結為夫妻。

在那兵荒馬亂物資奇缺的年代,成都瘟疫叢生,我的哥哥宗渝還染上白喉痢疾差點沒命,所幸母親大學經濟學派上了解匯率,匯兌操作用場,哥哥的醫藥費總算有著落.另外,母親也回憶當年父親奉派美國印度受訓,當時她既無錢,無援又無訊息,真是叫天天不靈,呼地地不應。八年抗戰苦日子終於過了,不到兩年昇平日子內戰又起,父親敘述了一樁發生於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廿七日的故事:

在那日三天前,母親說全家要出外旅行了,於是收拾好幾件行李,然後還在襁褓中的妹妹由鄉親阿生婆婆抱著出門了,一行六人冒著凜冽的北風,摸黑進入南京機場,左等右候不見父親蹤跡。但母親卻很鎮靜,發給每人一套燒餅油條就上機了,也不知飛了多久,下機時卻是棉襖,內衣都穿不住。原來是飛到了寶島,台灣岡山復興基地,我們被帶到一座完全沒有人住的村落,陪同並要母親自選一戶,忽然發現院內有一大串黃澄澄的香蕉,立即我們就選擇它成為我們旅台落腳的家,幾天後我們才見到父親。而二十年後那天父親才告

訴我們離開南京的前晚,他奉命得挑起駕駛運送任務(由於機員人手不足),於是在機密的情況下,他載送的百餘人,還包括我們自家人,而抵台後又得迅速返航,繼續運送,也難怪數日後才見到他,聽完這段故事,還真不可思議,我們坐過父親親自駕駛的座機,好不神氣!

我只有在他學弟衣復恩等的回憶錄與網路上登載著:一九四一年抗戰已過四年,戰事膠著,美國與日本雖有外交關係,但已貌合神離。珍珠港事變後,空軍獲美支援,速派學員赴美受訓,採用美方新型的B-25挑起轟炸任務,並成立特訓機構支援我軍。

一九四三年陳納德將軍特組第十四航空隊,分別在美國及印度成立訓練單位,成就了往後空軍轟炸、掃射日軍的主要重任,而當時日軍為攻打中國黃河大鐵橋曾是日軍運輸彈藥武器,物資的南北交通樞紐,我軍展開炸橋任務,初期日軍在防空火力不足下,陳錫銘中尉等曾完成任務,但日軍快速改進高空攻擊武器後,軍機屢被擊落,犧牲很大,還是達成任務。為了提升戰力,我們這些資深飛行員也派往印度接受B-25轟炸機訓練。而當時父親與獲派學員們的合照還曾刊登於美、印當地報紙。

之後,我被派往美國接受B-24重型轟炸機訓練,回國後己抗戰勝利了,被派往第八大隊,內戰期間多次以B-24進行轟炸共軍任務,支援國軍作戰,一年後調往空運隊服役,父親在戰後計獲七枚獎章。撤台時期參與了包括作戰運輸,部隊遷台計畫、訓練基地規劃等等。由於網路上的資訊太零星、分散,他人的回憶錄他不是主角,因此讓我更感到在父親生前,未能聽到他更多精采的戰史感到遺憾。

王曦服務於八大隊期間留影

000年前後,時值遷台五十年,不少老將領似乎在垂暮之年,不免興起應作番有意義的事,於是刮起一陣口述歷史,撰寫回憶錄的風潮,當各種琳瑯滿目的書即追憶著抗戰史蹟時,越讓我懷念父親,並更想挖掘父親的戰史,妹妹宗陵在父親遺物二手提箱內找到老家九板橋地契,並且輾轉聯絡上在蒼南縣的堂弟宗澤,兒少年有成又復熱誠豪氣的他竟然組團來台,且銜命(宗澤父親的心願)找到宗陵,還往五指山家父墳前代其父上了一炷香。

00五年至0七年,我與內子(石敏),兒子(石中天),以及兄嫂(宗渝,李思賢)、姪兒(同宇)、妹妹(宗陵),曾分批前往溫州、九板橋,代表父母,祖父母回歸故里致意,承蒙宗澤熱情接待。除了足跡故里,我也去了父親曾駐紮過,進行過戰役的成都、重慶、鄭州、漢口、武昌、寧波、徐州、蘭州及南京等地,藉憑弔懷念,想得出父親

當年英姿煥發的模樣,近兩年陸續買了若干將領回憶錄。兒子石中天並向國防部、空軍總司令部探詢他的事蹟,遺憾的是軍方留存資料有限,除記載父親為航校第四期,隸屬抗戰空軍第一大隊第一中隊,參與多次戰役,獲功勳戰士等獎章等。

幸好,藉著家鄉即將出版這本刊物,讓我能有機會再次想念他。並且告訴你們,我有一位了不起的父親,一位腳踏實地勤奮愛國,愛家的父親.------王宗蓉

感謝石中天先生提供此文,文章中有些不清楚之處,將查尋史料再與予以日後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