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大隊大隊長 徐煥升

 

徐煥升,(1906—1984)上海市崇明人。江蘇醫學院肄業,黃埔軍校第四期、中央航空學校第一期畢業,曾赴德、意航空學校深造。初任筧橋中央航校教官、蔣介石座機副駕駛、分隊長、中隊長,1938年任空軍第十四隊隊長。1949年赴台,1963年接任空軍總司令,四年後卸任,後任中華航空公司董事長。198434日病逝臺北。

(徐煥昇,1906年—198434)上海市崇明人。江蘇醫學院肄業,黃埔軍校第四期、中央航空學校第一期畢業,曾赴德、意航空學校深造。

  初任筧橋中央航校教官、蔣介石座機副駕駛、分隊長、中隊長,1938年任空軍第十四隊隊長,此後歷任國民政府第六重轟炸大隊大隊長、八大隊大隊長、中美空軍第五混合團(即第五大隊)副司令、蘭州(第三軍區)與地區司令、聯隊長、空軍總部署長,國防部總務局長、駐蘇武官。

  1949年赴台,曾任蔣介石侍從室主任,空軍總部主任、參謀長、副總司令等,1963年接任空軍總司令,四年後卸任,後任中華航空公司董事長、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198434日病逝於臺北。

轟炸計劃醞釀已久

中國飛機用傳單"轟炸"日本並非一時心血來潮。早在1936年年底,國民黨政府軍事委員會參謀本部制定的1937年度《國防作戰計劃》就向空軍要求,"準備全部轟炸機襲擊敵之佐世保、橫須賀及其空軍根據地,並破壞東京、大阪等大城市".但不久抗戰爆發,中國空軍在與日本的血戰中傷亡慘重,其中能夠飛抵日本本土的薩伏亞S-72和馬丁-139WC等兩種遠程轟炸機損失殆盡。

  無奈之下,國民黨政府將目光瞄向了海外。19379月,中國軍事代表團赴蘇聯洽談軍事援華問題時,收到蔣介石密令:務必購買可以用於轟炸日本的重型遠程轟炸機。10月,蘇聯對華軍事援助協議中的6TB-3重型轟炸機按計劃飛抵蘭州。1130日,其中的5架飛機由蘭州經漢口飛南昌進行對日轟炸前的臨戰訓練。不幸的是,日方早就得到南

上圖為徐煥升駕駛的1403號轟炸機飛機照片,下為美產的馬丁B10型轟炸機飛行姿態。

昌有中國重型轟炸機的情報。1213日,日機空襲南昌機場,當場炸毀2架,炸傷3架,剩下的戰機被迫飛返蘭州躲避空襲。後來,由於數量有限且備件缺乏,TB-3在中國戰場隻作為運輸機使用,再也沒有擔當任何戰略轟炸任務。

空軍上尉勇擔重任

  就在人們為轟炸機一事發愁時,美、英、法、荷等國的多名志願飛行員來到中國參戰,同時帶來了馬丁-139WC轟炸機4架、伏爾梯V-11輕轟炸機7架和剛剛從歐美淘汰的諾斯洛普G2E輕轟炸機數架。國民黨空軍似乎又看到了希望,但外籍飛行員卻稱執行這項任務風險太大,提出了讓國民黨政府無法接受的天價酬金。針對此情況,國民黨政府航委會決定由中方飛行員來執行這一任務。這時,編在委員長侍從室的專機飛行員徐煥升上尉自告奮勇地提出由他負責重新組建遠征轟炸隊的具體事宜。

19383月初,由軍委政治部第三廳廳長郭沫若擬就《告日本國民書》,文告主要內容為:“中日兩國有同文同種、唇齒相依的親密關係,應該互助合作,維持亞洲和全世界的自由和平,日本軍閥發動的侵略戰爭,最後會使中日兩國兩敗俱傷,希望日本國民喚醒軍閥放棄進一步侵華的迷夢,迅速撤回日本本土。”

同時主持編寫了《告日本工人書》、《告日本農民大眾書》、《告日本工商者書》等多種傳單,由日本友人、反戰作家鹿地亙翻譯成日文。日本反戰同盟也撰寫了《反戰同盟告日本士兵書》。傳單總印數達二百萬份。中國空軍遠征日本空投文告傳單的目的:一是突破日本人認為日本本土不容侵入的自大狂;二是顯示我全民抗戰的決心。

時任航空委員會秘書長的宋美齡親臨武漢南湖機場點名致訓,向參加遠征的機組人員們昭示:“死有重如泰山輕如鴻毛之別,為國犧牲是光榮的,無論成功成仁,決不辜負你們。”

宋美齡親臨武漢南湖機場點名致訓

第十四隊隊長徐煥升受領任務後,徐煥升和隊員們抱定“我死則國生”的犧牲精神,各留遺囑,誓以最大努力完成非常使命。

19383月,中國空軍重新制定了《空軍對敵國內地襲擊計劃》,選定日本佐世保軍港和八幡市為轟炸目標。為了保證任務的順利完成,航委會又從飛行第八大隊第十九中隊調來以佟彥博副隊長為首的數名優秀飛行員,徐光鬥、雷天春、蔣紹禹、劉榮光、吳積沖、蘇光華等六人也分成兩個小組分別乘坐在這兩架飛機上。經過兩個小時的飛行,兩架飛機分別經過南昌和玉山機場後,平安抵達寧波的櫟社機場待命,成立特別轟炸中隊。

  特別轟炸中隊在徐煥升的率領下,對當時中國空軍的各種轟炸機進行了深入細緻的考察,最後選定馬丁-139WC轟炸機。而後,特別轟炸中隊在成都鳳凰山基地開始了臨戰訓練,並對馬丁機的性能進行摸索和適應。在訓練過程中,徐煥升發現:馬丁-139WC雖然性能良好,威力巨大,但返航途中極可能遭到日本人的追擊,不一定能在沿海機場加油。而且,僅靠眼下這幾架飛機投擲炸彈難以取得震懾效果。於是,特別轟炸中隊請示航委會,修改原定計劃,以兩架轟炸機攜帶傳單空襲日本,宣揚我國抗戰意志,警告日本當局,並且為了縮短航程,將目標改為九州島的長崎、福岡和北九洲。國民黨政府同意了他們的建議。

飛越日本上空並成功返航

  19385191523分,3架戰機從漢口王家墩機場起飛,兩個小時後降落在寧波櫟社機場,補充燃油。2348分,其中兩架戰機出發去日本執行任務。

  攜帶有100萬份傳單的機隊自寧波出海後先轉向南,然後向日本九州島飛行。520日淩晨225分,飛機到達日本九州島上空,飛行員查證航圖,推定底下的城市就是長崎,於是飛機開始降低高度。機組的通信員陳光鬥和吳積衝立刻將各自尾艙內裝滿傳單的麻袋搬出,當飛機高度降至3500米時,一份份傳單像白色的炸彈一樣從艙闆下的方形射擊孔投出,紛紛揚揚地飄向日本的領土。

傳單從天而降

  1938520日清晨,日本長崎一家壽司店的老闆打開店門,突然發現門前到處是傳單。傳單上印著漢日對照的文字:"爾國侵略中國,罪惡深重。爾再不遜,則百萬傳單將變為千噸炸彈,爾再戒之。"

  日本安保部門立即在轄區內進行搜索,並將傳單交由"王子制紙"八代木工廠進行化驗,證實傳單的確來自中國。消息傳出,當地民眾十分恐慌,並對當局所稱"日本本土防衛固若金湯"表示懷疑。

  當天,同在九州島的福岡市和北九洲市也發現了大量中國警告日本的傳單。

  爾後,雙機編隊以長崎為起點,向北做大圓弧飛行,於345分到達福岡上空,在撒下傳單的同時投下了照明彈。432分,編隊飛越北九洲上空,將剩餘傳單全部投放。之後,飛機掉頭向西南沿原路返回。523分,雙機飛到公海。

圖左:機長徐煥升向民眾舉手示意。圖右:孔祥熙等親自到漢口王家墩機場迎接遠征機組人員等凱旋。左起:孔祥熙、僚機機長佟彥博、隊機長徐煥升 、何應欽。

840分,1404號機經寧波在江西玉山機場降落。924分,1403號機經臨海在南昌著陸。930分,所有機隊人員接到通知前往漢口匯合。1130分,兩架馬丁-139WC轟炸機在空中編隊後,降落在漢口王家墩機場。機場上歡迎的群眾人山人海,國民黨政府行政院院長孔祥熙、軍政部長何應欽等也到機場迎接。522日,周恩來、陳紹禹(王明)、吳玉章、羅炳輝等代表中共中央和八路軍辦事處親自到國民黨空軍司令部,對凱旋的飛行員進行慰問,並贈送錦旗一面,上面寫著八個大字:"德威並用,智勇雙全"周恩來還發表了講話,讚揚他們的成績和英勇行為,並與徐煥升和佟彥博合影留念。

驚人壯舉轟動海內外 

中國空軍"轟炸"日本本土極大地鼓舞了全國人民的士氣。全國各大媒體紛紛對此進行報道。著名的《抗戰》三日刊在523日第74期上刊出了鄒韜奮的《空軍遠征日本與新的抗戰力量》文章,該刊著名評論家餘仲華在同期的"戰局動向"欄目中也指出:傳單給日本一個警告,百萬張傳單可以變成百萬噸炸彈!《大公報》也於521日在頭版刊出《空軍夜襲日本》的社論。

  英國《新聞記事報》社論稱:"中國空軍日前飛往日本散發傳單,喚醒日本人民推翻軍閥,此事意義重大,亦饒有趣味。"蘇聯《莫斯科新聞》也不吝讚美之詞:"中國空軍在抗戰中占重要地位,在未來無疑將充當更為重要的角色。"其他世界主流媒體也認為,中國空軍夜襲日本本土,徹底打破了"大日本神聖領空不可入襲"的妄言,狠狠地滅了日本帝國主義的囂張氣焰,極大地鼓舞了世界人民的反法西斯鬥爭。中國飛行員的良好形象也得到了充分展示,尤其指揮官徐煥升獲得了外國同行的"世界一流飛行員"的美譽。6年後,美國《生活》雜志刊登世界著名的12位飛行員的照片,徐煥升位列其中。

是照片上標明:"徐煥升是先於美軍杜立德將軍轟炸日本本土的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