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第五大隊二十四中隊中隊長 劉粹剛

 

 中國紅武士的傳奇一生

劉粹剛生於1913年,出生於昌圖縣金家屯(現為金家鎮)一個富庶小康之家。金家鎮東距昌圖縣城三十三公里,是盛產大豆、高粱的產糧區和昌圖西部的大集鎮。劉粹剛幼時在當地的小學讀書,因學習刻苦,天資聰敏,高小畢業後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校址在瀋陽市的遼寧省立第一工科學校,他在第一工科讀書期間,時值皇姑屯事件之後,日本帝國主義為了加緊侵略中國,威脅要挾主持東北軍政事務的張學良,不斷在東北製造事端。劉粹剛少年心勝,有報國之志,決心走工業救國之路,把積弱貧困的中國改造成為富強昌盛的國家。他在第一工科經常挑燈夜讀,學習成績也一直名列前茅。但是,他的工業救國的幻想破滅了,學校緊張而寧靜的學習生活被日本帝國主義扼殺了。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本關東軍司令官本莊繁密令駐瀋陽的守備隊,炸毀南滿鐵路柳條湖附近之路軌,反誣為中國軍隊所為,命關東

軍大舉進攻瀋陽,炮轟北大營,製造了震驚中外的·一八事變。當時,劉粹剛正在第一工科讀書,他耳聞目睹了日本侵略軍在瀋陽殘害同胞、為非作歹的野蠻行徑。偌大的瀋陽城到處是流離失所的人群,教師和學生們四散奔逃,書讀不成了,劉粹剛被迫返回家鄉。

·一八事變的第二天,日本侵略軍就侵佔了瀋陽以北的鐵嶺、昌圖、長春等地。在昌圖,日軍用刺刀逼迫當地官吏士紳成立偽維持會,日軍還在昌圖設立兵營,駐紮軍隊,他們到處燒殺淫掠,無惡不做,激起了劉粹剛對日本帝國主義的刻骨仇恨。在敵人的刺刀面前,他手無寸鐵,無力反抗。家鄉淪亡,山河破碎,使他在精神上陷入極大的悲憤之中。他苦苦地思索著,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在中國,走工業救國這條路是行不通的,要報仇雪恨,趕走侵略者,非拿起刀槍不可!他突然想起在瀋陽第一工科讀書時,即一九三O年二月,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前身是黃埔學校)曾來瀋陽招生,如今要投筆從戎,何不報考這所軍校?主意已定,他辭別了可愛的家鄉和親人,毅然抱著滿腔熱血和悲憤,乘火車流亡到北平,再由北平南下到南京,時值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招生,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該校第九期步兵科,當上了中央軍校的入伍生,接受嚴格的軍事訓練和學習,開始了他的軍事生涯,隨後轉入中央航校第二期學習飛行。他的飛行技術名列前茅,射擊命中率總在90%以上。

19371012日午後,日本海軍第2航空隊18架飛機飛臨南京投彈掃射後,由於未見中國空軍迎擊,在南京上空穿梭飛行玩起了特技,以炫耀武力,羞辱中國飛行員。奉命為保存飛機用於夜間襲敵的中國飛行員們仰望天空,氣得直跺腳。這時第5大隊第24中隊中隊長劉粹剛怒不可遏,揭掉飛機偽裝,跳進自己帶傷的飛機開車起飛,單機勇闖敵陣。起飛前他把錢包交給了一位科長:我要同敵決一死戰。這個錢包請你代為保管,我活著下來,你還給我,如果我戰死沙場,就捐給國家聊表心意!

正在得意颺颺的日本飛行員見劉粹剛單機升空,一齊向劉粹剛的飛機撲來。為了取得必要的高度,劉機先向西爬高,再折回到南京城上空。日機自認為速度快、性能好,想咬住劉機的尾部。劉粹剛心中有數,反而減速航行,來個順水推舟。説時遲,那時快,劉機猛然作一個直8字急轉彎。日機衝向前去。劉機已從被動地位變成優勢,狠命咬住日機尾部,在兩三秒鐘的時間內,4挺機關槍同時開火,擊中日機要害。日機萬萬沒有料到劉機這招回馬槍,拖著一條濃煙當場跌在南京市東郊粉身碎骨。這場乾淨、利索、漂亮的空戰前後只用了幾分鐘。南京城內的老百姓也顧不得防空警報,傾城而出,都來觀戰助威。

他曾對妻子許希麟説:我絕不放過任何戰機。我一定以厲秋芬(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德國王牌飛行員)為榜樣給敵人以重大打擊。在空戰中劉粹剛成了日本飛行員的剋星。他首次擊落了號稱天下無敵的日本空軍96式驅逐機,創造了中國空軍第一次擊落這種王牌飛機的記錄。1936年,他擔任第5大隊第24中隊中隊長,被冠以中國紅武士之稱。

在空戰中,日軍飛行員見了“2401”號即知是劉粹剛的座機不敢交戰,急忙逃避。日本空軍號稱四大天王之一的藤健夫大尉被擊斃後,他遺留的日記中有這樣一段話:我回憶在太湖上空與2401號飛機交戰時,他的技術特別熟練而狡猾,射擊也很準確。他是趙雲式的勇士。尤其是他有在飛機即將失速、萬分危險的情況下一個巧妙的急轉彎,頃刻使不利地位變成有利地位的絕招。我學會了他這手絕招,也拿來訓練我的部下。

19371026日,劉粹剛受領緊急任務:於次日拂曉前趕到山西,支援八路軍反攻娘子關的戰

劉粹剛所使用的2401霍克三型戰機模型

鬥。1026日晨,劉粹剛擔任領隊的長機和二、三號(左右翼)僚機飛行員徐葆昀、鄒賡續從南京起飛,經漢口於14時到達河南洛陽,準備加油後飛往太原。這時洛陽至太原間瀰漫著厚霧,雲高不足120米,而且又下起雨來。洛陽機場有人勸他等天氣稍好些再出發,可他不肯,説:這是國共兩黨攜手抗日的軍令,怎麼可以貽誤戰機呢?等飛機在洛陽加完油,他們冒著濛濛細雨在茫茫夜空中作低空飛行。

20時左右,他們按時到達晉北娘子關附近。由於事先沒有和八路軍取得陸空聯絡信號,以致燈火管制下的太原黑壓壓一片,飛機無法降落。他們只好連夜飛回洛陽。21時許,他們飛臨山西省高平縣上空。天色陰霾,漆黑一團。劉機量油器的指針已快到底了,而僚機先告油罄,打出了被迫降落的燈號。劉粹剛投下唯一的一顆照明彈,協助僚機迫降。飛行員徐葆昀、鄒賡續相繼跳傘。其中一架僚機墜落在高平縣東宅村外的大地上,另一架僚機墜落在高平縣大陽村附近,均係機毀人存。他見戰友的飛機迫降後飛機損毀,知道在南京機場總共只剩10來架飛機了。此時他覺得飛機比他生命更重要。

航油將盡,於是他降低高度低空盤旋,盡力尋找著陸點。此時不知高平城內哪戶人家燃起了火光。劉粹剛誤以為是著陸信號,繼續下滑,不幸撞到高平城的魁星樓上。年僅24歲的劉粹剛光榮犧牲,為國捐軀。

事後,人們發現,劉粹剛的座機穩穩噹噹地停在高平縣魁星閣的欄杆上,僅尾部略微損壞。斜坐在駕駛座上的劉粹剛卻已咽氣,口角淌著血!

一九三八年三月,中央航空學校在雲南昆明復校,校長陳慶雲將軍派人把許希麟接到昆明,

劉粹剛戰機撞上魁星樓,為國捐軀。

要她創辦粹剛小學,以緬懷為國捐軀的烈士。這座小學專收空軍在職的或遺族的子弟,禮堂堿E滿了空軍烈士的遺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