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隊副隊長 黃毓銓

 

黃毓銓原籍廣東省臺山縣石阪潭鄉,1904年生於美國,次年在美國芝加哥西斯魯Cicero)飛機場附設的三民飛行學校畢業。1926年回國,服役於廣東空軍。次年一月,被革命政府派往蘇聯陸軍第二航空學校學習。畢業後回國任廣東航空學校飛行教官,後又投效中央空軍,任第6隊分隊長,陸軍中隊副隊長。

在回國參戰的華僑中,飛行員參戰最早。1332·二八淞滬抗戰時,廣東空軍就派遣了一個混合中隊赴滬作戰,其中有數名華僑飛行員。

19277,日本政府在《對華政策綱領》中寫道: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滿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可見侵略中國的野心由來已久。

20世紀30年代的上海,是我國最大的城市和經濟中心,也是當時中國首都南京的東大門。九一八事變後,日本政府妄圖將上海作為入侵中國內地的橋頭堡,4個月後,一手炮製了一·二八事變。

1932118日,日本日蓮宗僧侶5人路過上海楊樹浦東華棉紡廠時,被日方事先買通的流氓故意毆傷,以便為其侵略製造藉口。

120淩晨,日本浪人襲擊並縱火焚燒上海三友實業社工廠。兩千多名日僑於當天下午,向日本駐滬領事及海軍陸戰隊請願,途經北四川路一帶時,搗毀中國商店10餘間,殺死、擊傷中國員警3人。慣用賊喊捉賊伎倆的日本政府,由日本總領事松井蒼松在21日向上海市政府提出書面抗議”,提出道歉、懲凶、賠款和解散反日團體等四項無理要求。當天日本軍艦大井號、第15驅逐隊水上母機艦從日本出發,先後於2324日抵達上海。26日日方又派遣第一水雷戰隊來滬。27日日本總領事通知上海市長吳鐵城,中國方面於28日下午6時若還無令日本滿意的答復,日本將採取行動。29日,日本海軍司令鹽澤又以同樣語氣,告知上海租界當局。

上海市政府承國民政府意旨,於281515分答應了日方的要求。但日方得寸進尺,於28日夜11 25分以保護日僑為藉口,通知上海市政府撤退我閘北駐軍,防務交日軍接管,並不待我方答復,遂於當夜1110分(在我方收到公文前15 分鐘)向上海閘北天通庵車站的中國駐軍發起進攻。

是可忍,孰不可忍!面對日本侵略者不斷滋事尋釁的強盜行徑,忍無可忍的中國軍民終於被迫反抗。國民黨愛國將領蔡廷鍇、蔣光鼐、戴戟所率的駐上海第十九路軍奮起還擊,淞滬抗戰由此爆發。

中日空軍在抗戰戰場上的第一次廝殺

128日到33日的一個多月堙F日方投入兵力近10萬人,日本第一航空戰隊的加賀號和鳳翔號航空母艦、第二驅逐隊和能登呂水上母機艦及艦上的飛機上百架,各型艦艇約80艘。 1932年1月29日拂曉,日軍在裝甲車的掩護下,連續發起猛攻,日機也從航空母艦起飛,對閘北、南市一帶狂轟濫炸,戰火迅速蔓延。

逼近長江口上海吳凇沿岸的日本海軍鳳翔號航空母艦、加賀號航空母艦。

在日軍占絕對優勢的情況下,中方參戰的第十九路軍、憲兵第六團,張治中將軍的第五軍,總兵力約5萬人,飛機32架,與敵展開激戰,頑強抗擊日軍的進攻,以集束手榴彈對付日軍的裝甲車,組織敢死隊炸毀敵裝甲車,在炮火掩護下向日寇實施反擊,打退日軍多次進攻,並乘勝追擊,一度攻佔日軍上海陸戰隊司令部,迫使日軍退至北四川路以東、靶子路以南地區,上海軍民同仇敵愾,浴血奮戰寸土不讓。

在整個戰役期間,中日雙方空軍交戰五次,雖然這是年輕的中國空軍首次參加抵禦外敵的空戰,中國空軍勇士英勇頑強不怕犧牲,以生命和鮮血捍衛國家主權,給人以深刻印象。

參戰空軍是國民政府軍政部航空署第267航空隊,以及北上助戰的廣東航空隊。由中央空軍第2隊隊長石邦藩率領第6隊副隊長黃毓銓及該隊飛機5架和第7隊飛機4架(飛行員黃毓銓、趙甫明、昆仲鈞、黃普倫、余正平、蔣孝堂、龍榮萱、黃國聰、朱達先)從南京飛赴上海助戰。洛陽航校教育長黃毓沛駕駛美制飛機也奉命到滬參戰,編為第6隊隊長。第6隊隊長黃毓沛與副隊長黃毓銓為兩兄弟,均系廣東籍旅美華僑飛行員。

2月初,軍政部長何應欽曾對廣東的飛行員們說。你們是我們空軍的種子,不能以此作犧牲!但廣東空軍人員堅持參戰,表示不能辜負廣東全省同胞寄予的希望。

 25日,日本飛機又轟炸了市郊真如地區,中國陸軍高炮將其中一架13式艦載轟炸機擊落,機上三人同時斃命。這是中國陸軍地面部隊首次擊落敵機。

  同日上午9時許,中國空軍第六大隊大隊長黃毓沛率領部下17人分別駕駛9架飛機(含容克斯K-47雙座戰鬥機、LincockⅢ式戰鬥機、錢斯.沃特O2U-1/V-65C”海盜式輕型偵察/轟炸機以及道格拉斯O2MC-4 輕轟炸機),剛準備從南京明故宮機場轉場至上海虹橋落地,掛彈加油以後再攻擊吳淞口外的日軍艦船。忽聞防空警報長鳴,於是其中的4架戰鬥機起飛迎戰,並在昆山一帶上空與日海軍2架(一說3架)由平林長元大尉帶隊的艦載轟炸機以及3架由所茂八郎大尉帶隊的艦載戰鬥機狹路相逢。

 我機旋即展開勇敢反擊,但雙方纏鬥時間很短,而且雙方的空戰經驗顯然都還嫌生疏,所以基本打了個平手。其中1架敵機受傷,我方則有2人負傷。

在廣州結婚假滿由粵返滬的第6隊副隊長黃毓銓,剛抵達虹橋機場,獲悉胞兄黃毓沛正在空中與敵作戰,黃毓銓放下行裝,立即穿上飛行服,便不顧一切,登上朱達先的受傷的戰機開動起飛,尾翼操作索斷裂的那架Lincock型飛機再次出擊,飛機剛剛離開地面就摔了下來,機毀人亡。事後經檢查,發現操縱系統的鋼絲繩大部分已斷,驟然大力拉杆上升,剩餘鋼絲承受不住,全部斷開,造成事故。朱達先也於數日後因傷重去世。出師未捷身先死的黃毓銓,成為中國空軍為抵禦日寇犧牲的第一人。

他犧牲時年僅28歲,新婚不足20日。是年6月,廣東臺山縣人民為了紀念這位抗戰英雄,特在縣城東部石花山上樹立了紀念碑,以示對烈士的懷念。

 這次空戰,是中日之間首次空中交手。雖無戰果,卻體現出中國飛行員不畏強暴、堅決抗敵的英勇氣概。但是何應欽卻自南京來電通告中國空軍不得再擴大作戰影響,令我空軍將士對日海軍決不(可)投擲炸彈。

  自25日發生空中戰以後,航空署立即著手將蘇州改為前進基地,並集中了一批相對像樣一些的飛機。目的是為了可以兼顧防守南京以及上海兩大都市。

另一位在淞滬戰役中,幫助中國人民抗擊日本侵略者,而獻出寶貴生命的國際友人是美國飛行員羅伯特·肖特(Robert Short)。

抗戰初期的中日戰機

                日本中島3式艦載戰鬥機                                 日本三菱13式艦載輕轟炸機

左:日本三菱96式戰鬥機中 右:中國空軍的美製錢斯·沃特O2U-1/V-65C”海盜”式輕型偵察/轟炸機

左:中國空軍裝備的美國O2U輕型偵察/轟炸機(圖片為美國海軍裝備使用的該型飛機)

右:中國空軍裝備的德制容克K-47雙座戰鬥機     以上圖片來源:新華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