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三十二中隊
隊員譚鯤

譚鯤是雲南省文山縣人,瘦瘦的身材,血色不旺的臉盤上有濃密青色的鬍根,說話挺輕鬆,對於他的作戰精神很服,只是担心他的單簿的身體,他似乎像文人那麼的清秀。在中隊上面,譚鯤是一個幸運的人物,短短的半年中,擊落了九架敵機。

三十三年三月四月,奇襲海南島海口市機場之役後,譚鯤隨機由瑞德領隊,掃射機場北邊一段,一進機場,他先把在地面滑行準備起飛的轟炸機打燒了起來,然後掃射營房與日軍,各機自找目標打,出機場後發現了有四架零式機冲下來,是時譚鯤的飛機高度僅五十尺,一架敵機追在美飛行員鲁易斯之後,他馬上返咬住敵機,一陣機槍將其打成半尾旋掉下去。

五月十一日,澠池之役,先掩護其它七架P-40去澠池地渡河點炸射敵軍,他盤旋天空半個多小時,自己這一編隊擬投彈衝下去,譚鯤發現了有十二架敵機自北方俯衝下來,他跟在葉望飛之後,就向敵機奔去,零式機由一萬兩仟尺衝下,葉望飛轉彎迎敵時,潭鯤也釘上了一架跟着往下衝,追上敵機,敵機一看不對一直朝下跑,一陣左躲右閃還是跑掉了。在把飛機拉上來,上面己混戰在一起,譚鯤在空戰中看見楊克明與一架零式在纏鬥,他前去援助由側面,攻擊敵機對頭,擊中敵機,像丢了一隻穿髒的襪子在地上,往下墜。他不管這架己無救的敵機,在拉上找到另一架敵機開槍,敵機往兩邊打轉,後來大概敵機駕駛被擊斃,飛機肚皮翻上來後,整架飛機跌了下去。此役證實了譚鯤擊落敵機兩架。

五月十六日,洛陽龍門之役,任務是去擊毀迫降於敵陣地上的P-40機,以免被敵奪去,美飛行員下去炸毀P-40機,譚鯤在天空警戒,先來了一架零式機,四個人合同把敵機打下去,後來又發現一架帶腿輪的九七戰鬥機,四人又合力把他擊落,在洛陽一帶,大家正在順著沙灘尋找目標,譚鯤發現二架敵機,他叫瑞德留意,就衝向前與敵機打了個對頭,在敵機轉彎時將其中一架擊落,後面續有敵機四架冲來,瑞德用無線電叫譚鯤:「別打了,該回去了。」一會兒敵機三架由他的側面前方冲來,譚鯤也就跟着下冲,找最後一架下手,就跟蹤射擊,一直見敵機墜落為止。在他擬拉升時,發現自己的飛機震動,足底下發熱,本能知道有敵機在攻擊他,脫離後,回頭看見又有敵機二架來打他,他只好轉彎,不能轉過去,方向舵操縱線打斷了,只好不轉彎,一面呼叫友機來救他,一面自己直飛加大油門脱逃,飛了五分鍾之久,敵機不見了,他開始去找飛機創傷,發現機翼油箱有個大破洞,他趕緊換後油箱飛,並檢查飛機損壞情形,在雲上飛了半小時,見油表只剩十五加侖汽油了,找到一個雲穴冲下來,下面是山地與小河順山脈飛,找到了一個沙灘,又看到了一座城,他對城低冲了二次,為了是看有無炮火打他,看到了一個仁丹廣告,判是為我方城池,他就在沙灘上迫降。

這個小城里的人很熱情,渡河來接他,見面時獻上鲜花,隨後轉送至國軍手上在送回基地,此後他擊落東條式機兩架。

八月二十九日,掃射嘉魚之役,此役亦是瑞德領隊,有十三架P-40去沙洋投彈,沿江掃射到嘉魚,打江面上的汽輪,在嘉魚附近,他靠近瑞德打地靶時,看見四架敵機俯衝下來打他們,其中兩架打譚鯤,他馬上拉機上升,敵機也跟著射擊,但因為油門推滿了,向上拉而失速摔下來,差點撞到地上。追他的兩架零式機,也因為趕來的救援友機的攻擊,轉身逃走,譚鯤反追上一架往東飛的一架,將其擊中,但未跌落 而逃走,在回來看見一架P-40在追一架零式機在江上纏鬥,二架零式機在追另一架P-40,忙趕去救援,本意只是想把零式嚇退,一架跑了另一架不肯捨棄追擊P-40,譚鯤一接近就向那零式機射擊,敵機才感到有人打他,連忙轉向往岸上跑,並有少許不穩,知道此機己受傷,加大油門追上,把敵機擊中落在江邊岸上焚燒。

他升高歸隊看見一美飛行員的座艙罩都被打掉了,此役我方有衛煌、趙元昆、田景詳三人受傷,真是一場勁敵的血戰。譚鯤在戰績上在加敵機一架。

擊落敵機九架,是中國空軍擁有殲敵記綠最高的一人,性情温和面目俊秀,看不出是一個馳騁天空的軍人。固然,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歐洲戰場與太平洋戰場中外驅逐機隊員擁有的記錄比他高,可是有一點不能忽視,那就是出動架次多,空戰的機會也多,動輒就是幾百幾千架,中國戰場內却未有過這樣的大場面。

出任務七十六次,沒有受過傷。臂上的紅布條(榮臂獎章受傷的標誌,一次一條)固然可表現一個人的勇敢,但不掛紅條,也可以自驕,說明他只會打敵人,敵人打不着他。
      不久後升為三十二中隊(雷公隊)副隊長。
( 此文摘自予中國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