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槳的苦難

 

PT-17初級教練機資料

193312月,美國斯梯曼飛機公司(1939年併入波音公司)研製成“西點軍校生”系列的原型機斯梯曼70型。1935-1936年間,美國海軍以NS-l的軍用型號訂購了61架;1940年開始生產波音.斯梯曼75系列。美國海軍航空兵以N2S-l等軍用型號購買了250架,美國陸軍航空隊使用的則稱為PT-17

PT-17初級教練機資料:翼展9.8米;機身7.6米;機高2.7米;空重878千克;總重1232千克;時速170千米;升限3413米;航程813千米;機上乘員二人;動力裝置為1Continental R-670-5220匹馬力發動機。

第二次世界大戰在歐洲爆發後,特別是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美國為準備戰爭,開始利用民間飛行學校大量培養飛行員。陸軍和海軍分別以PT-13PT-17PT-18PT-27N2S等型號,該系列飛機累計生產達8584架,按部件計算則達到10346架。

1942年,美國根據《租借法案》向中國提供了約150PT-17初級教練機,供已遷到印度旁遮普邦臘河機場的中國空軍航校作訓練用。遠赴美國受共七批學生也是使用PT-17初級教練機,抗戰勝利後印度訓練結束,於1946年該批飛機編隊飛越“駝峰航線”返回國內杭州供筧橋航校飛行學生訓練。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又將此批飛機飛至岡山空軍官校使用,是在中國航空史上具有歷史性的飛機。

家父田景詳初級飛行與PT-17留影

右二:郭如霖(上將退役)美航校與同學、教官及PT-17合影

我在很早就在注意此型飛機,終於在今年(2014)七月份在美國ebay(拍賣網站) 找到了PT-17初級教練機的螺旋槳要出售,且可以寄往世界各地,我當時人在大陸安徽省蚌埠市,內人擁有一家貿易公司,要給我一間辦公室使用,做為我在大陸"中國飛虎研究學會"的辦公室,我心想如能將此螺旋槳放在我辦公室內當裝飾品就太理想了。

今年的八月下旬是我五十九歲生日,內人說這是大壽,打算幫我請幾桌酒席慶生,我拒決如此大辦,只希望她能送我這支螺旋槳做為生日禮物,含運費美金一千出頭,內人知道我喜歡收集抗戰空軍文物,高興的答應,因此我下標了,但這卻是惡夢的開始。

雖然中共政府都在講兩岸都是一家人,但事實上台胞在還是屬於外國人,我常常來往兩地,在此方面我踫上很多問題,感觸良多,為了怕因為身份的問題受到刁難,我以內人的名字辦理收件,但還是出問題了。

賣家在美國的克羅拉多州,他將貨運往落磯山,由DHL貨運公司用空運運往中國上海,此時安放螺旋槳的木箱有問題,木頭必須蒸薰除蟲後出証明才能釘木箱裝運,為此賣方寫信給我表示歉意,要晚幾天才能收到貨。

八月五日貨到上海,報關行來文件要報關,此時發現有很多箱貨物全一起寄到大陸,我一看文件有很多貨品屬汽機車零件(賣方是做此方面的生意) 是寄往以色列的貨物,結果美國的DHL貨運公司將貨品和我的東西全打包在共重147.4公斤,一起寄到了上海。

為了將不屬於我的貨物分開,和賣方及上海報關行無數的信件和電話聯絡花了近兩星期才將貨分開,另兩箱貨退運回美國。但我的螺旋槳問題也更大了,最先是認定為航空飛機零配件,要另找專門做的航空方面報關行來報關。因此只能又找上賣方出証明為木製螺旋槳的裝飾品,但又認為不是古董是舊品不能進口,百般解釋此屬二戰文物,一來二往又兩星期過去了,我內人動用了他所有的人脈,換了四家報關行,有一家認為,又此物不能個人申辦,因此用貿易公司的名義辦理,大批文件表格寄去,辦了一個多月,最後答覆是辦不下來,原因是在倉庫我的木箱稱重為75公斤,但報關為147.4公斤(有兩箱不屬於我的貨),依大陸規定屬報關不實,只要進入大陸的貨有問題是不能退運,而且在國外的網購品皆屬於走私用品,所以我的貨也是走私品,也不允許補辦文件提貨,三個月不提貨就沒收充公並罰款。他們也知道是美國DHL出的問題,要我向DHL提出賠償外無別的辦法了。

(左)在倉庫我的木箱稱重為75公斤,(右)但外箱報關貼紙為147.4公斤有兩箱不屬於我的貨,早已改運走了,但貼紙不能改,海關也不 願開箱驗貨,卻認定我箱中放有其它物品,以報關不實沒收,真使人不服氣,卻也沒辦法。

報關行也建議我找不正規的報關行提貨,我也找了,不到5000千人民幣的螺旋槳,對方卻要價16,000元,使我感到被的感覺。

前往大陸買的是三個月的來回機票,時間到了必須返台,並於九月十一日帶著失望的心情返 回台北,心中想得還是我的螺旋槳。內人還在努力找其它的報關行,近來有點回音,可辦但要四千元左右(其中稅金800多) ,但心中還是很怕,如交了一切費用海關還是不放貨,那錢不是又白花了,再找看看,還無其它辦法。

說實在的話,我現也悔不當初,一切想得太簡單,沒想到與台灣海關比起來要嚴格百倍,前一陣子因為此事每個人都弄得火氣很大,生日禮物泡湯不說, 老婆還罵我買個爛木頭做什麼。我這痛苦的前車之鑑,已供網友們多加注意與小心。

回台約一個多禮拜後,內人高興的告知,螺旋槳終於可以放行,因為是DHL出貨的錯誤,所以倉儲費用1700多元由他們支付,除此之外我們要支付近3900塊錢再加上150元運費,共支付4000出頭,因東西特別多加一些檢查費用,另其中的2000元是給海關的公關費用,面對這樣的結果,我聽了心中完全沒有一種失而復得的喜悅,心中感慨萬千,面對這種情形,如真想在大陸發表我的中國飛虎”簡體版新書,還不知有多少困難在等著我,一切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