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運隊隊長 王漢勳

 

王漢勳為人嚴肅,不苟言笑,對待部下也很嚴格。當時誰也不知道他有大熊這個綽號。王是江蘇宜興人,卻有一副北方人的外表,體格魁梧,很有大將風度。

193883日,日軍派出1896式轟炸機轟炸武漢,王漢勳和戰友在蘇聯空軍支援隊的幫助下,與日軍展開了激烈戰鬥。戰鬥中,王漢勳打落了敵人一架飛機。戰鬥結束後,他的機翼上全是戰鬥留下的痕跡,仔細一數,有99個洞。他摘下帽子後發現還有一個洞,王漢勳風趣地說:這樣就有一百個洞了。

      王漢勳烈士        徐霞梅烈士

很意外,在搜集王漢勳的資料時,獲悉了他和鄭蘋如的愛情故事。電影《色·戒》的原型——鄭蘋如是中統情報人員生於1918中日混血。其父是國民黨中統局上海地區負責人陳寶驊的助手母親是崇拜孫中山的日本人
  上海淪陷後鄭蘋如利用其得天獨厚的條件混跡于日偽人員當中獲取情報後參與暗殺日偽特務頭子丁默邨而暴露身份被捕一口咬定為情所困雇兇殺人成為當年上海灘重大花邊新聞之一一九四○年二月被秘密處決於滬西中山路旁的一片荒地連中3時年23

一對戀人在戰爭中雙雙犧牲

鄭蘋如是張愛玲小說《色·戒》中女主人公的原型。她是王漢勳的未婚妻。徐霞梅說,王漢勳當時就讀上海大同大學理工科,應校長胡敦厚女兒的邀請,參加了一次同學聚會,在聚會中認識了鄭蘋如,鄭蘋如是當時上海有名的名媛。兩人在聚會上一見鍾情,此後兩人互贈了照片。王漢勳在贈給鄭蘋如的照片背面親筆寫上送給我最最親愛的人,蘋如你。鄭蘋如在贈給心上人的照片背面同樣寫著最最親愛的漢勳——你的蘋如

1931“9·18事變後,王漢勳主動放棄了出國留學的計畫,報考了當時的中央航校,並如願以償地成為第2期學員。他學習刻苦,被當時的國民政府送往義大利深造。回國後,憑藉優秀的管理和作戰能力,過硬的技術,他很快成為當時為數不多的全天候飛行員之一,升至中校三級。而戀人鄭蘋如在抗戰爆發後,也毅然參加抗日救亡運動。上海淪陷後,她以自身的優越條件(良好的社會關係和卓越的日語能力),擔任抗日地下工作,她加入了中統。

1939年春,王漢勳曾兩次寫信約鄭蘋如去香港結婚,但國難當頭,鄭蘋如一再推遲婚約,兩人相約抗戰勝利後再步入婚禮殿堂。但是,在暗殺日偽特務頭子丁默邨時,鄭蘋如身份暴露被抓。19402月,她被秘密槍殺,年僅23歲。因為知道王漢勳深愛著鄭蘋如,身邊的好友都不敢把這個消息告訴他,直到鄭蘋如犧牲兩年後,王漢勳才得知鄭蘋如過世的消息。知道真相後的王漢勳悲傷欲絕,他說:我寧願她移情別戀也不要她死,我要她好好地活著。此後,他便一門心思地撲在了工作中上。

飛行員在巫家壩機場合影,從左起是:袁清漢,王漢勳,未知、蔡明雍和王文浩(名字為音譯)。

1942年下半年,由於鳳凰山機場太小,停機位元不夠,基地遷至新津五津鎮機場,並正式成立空運隊,隊長王漢勳,副隊長唐元良,通信長吳之驊,副通信長徐璉璋。林大綱和他的機組圓滿地完成了訓練任務,回到歐亞。

空運隊成立後第一件大事,就是開闢東南航線。當時,正是抗日戰爭最艱苦的階段:日軍已經佔領了大半個中國,但東南半壁仍在我手。這一大片廣袤的土地包括湘東、粵東、皖南、浙南以及除九江南昌以外的江西全省和除福州廈門以外的福建全部。由於敵軍控制了粵漢鐵路線和長江中下游,這片土地和西南大後方的聯繫被隔斷,成為孤島。急需開闢一條從芷江到贛州的直達航線,以維持東南地區和大後方的聯繫。

這條航線要穿越敵佔區,王漢勳開始打算要上面派驅逐機護航,但覺得代價太大,從長遠看不划算,而且有風險,最後決定夜航,從長沙株州之間突然地穿過鐵路線,儘量避開大城市。C47在當時算是較先進的機型,機上配有遠距離通訊設備Liaison set,包括性能卓越的BC375E遠程發射機和BC191型靈敏度極高抗干擾的全頻道收訊機;裝備有當時最先進的導航儀Bendix 無線電羅盤(Radio compass);還配有自動駕駛儀。安全係數是比較高的,完全可以勝任夜航和盲目飛行。當然,無線電羅盤也有它的缺陷,就是怕靜電干擾。因為羅盤的指針是受地面導航台(或廣播電臺)的訊號驅動的,當靜電干擾太強,特別是在雷雨區飛行時,強烈的干擾會將導航訊號掩沒,使羅盤失去指示,嚴重時會造成迷航。

試航之前,王漢勳作了充分的準備,收集了氣象預報和沿線氣象資料,對機組成員也作了精心安排,由他自己擔任機長,副隊長唐元良任副駕駛,通信長吳之驊為主通信員,另外還配備了一名年輕的報務員賀瑞華。這個班子陣容強大,技術過硬,應當說是無可挑剔的。但恰巧就在飛行的中途,已經穿過鐵路線,他們駕駛的昆侖號遭遇雷雨,強烈的靜電干擾使無線電羅盤失效導致迷航。最後燃油耗盡,飛機陪葬墜落在贛粵交界的崇山峻嶺中,機組人員全部遇難。

這是空運隊成立以來第一次也是最大的一次空難。造成這次空難的原因,也不能完全歸咎於氣象預報不準確。即使在今天,有些地方局部性的小範圍雷雨也很難準確的預報出來。主要還是地面導航點太少,太原始,加上機上的導航儀錶存在先天的缺陷(易受靜電干擾)。如果是換在今天,絕對不可能出現這樣的事故。

王漢勳在空軍中是技術高超的飛行員,在對日空戰中屢立戰功,很受蔣介石和宋美齡的器重。他原來是空軍轟炸總隊隊長,曾隨同宋美齡到美國採購飛機。當時宋美齡是航空委員會的負責人,他們買回來的一批輕型轟炸機就是洛克希德(L0ckheadA29這種飛機性能並不好,買回之後也沒有正式執行任務,當時正好歐亞航空公司沒有收音機宣告停航,便將這批A29改裝成運輸機交給歐亞作為客機使用。但這種機型的整體結構是按轟炸機的要求設計的,改裝成客機後重心不穩定,降落性能不好,容易失速。

1943年下半年就有一架A29在昆明降落時失速墜落,機組及乘客全部遇難。這架飛機的機長是林擎岱,副駕駛盤明,報務員盛棣華,盤明和盛棣華都是原來林大綱機組的成員,參加過航航訓班的教練工作,想不到他們和林大綱一樣先後以身殉職。造成這次事故的原因應該算在宋美齡頭上。由於宋美齡的外行和無知,受了美國當局的糊弄,她轉過來又糊弄了歐亞公司。後來,歐亞改組為中央,購進了一批C47,這批過渡機型A29也就隨之淘汰。不幸的是林擎岱他們三人競成為這過渡時期的犧牲者。所可告慰的是他們三人的名字和林大綱三人一起鐫上了抗日航空烈士紀念碑,永留青山綠水之間。

王漢勳就任空運隊隊長時,鄭蘋如已經犧牲(鄭在19402月在上海徐家匯火車站被汪偽政權槍決)。在這之前,他曾兩次去信要鄭蘋如回來和他結婚,鄭當時正一心一意投身于除奸大業,回信說等抗戰勝利後再談結婚的事。這些事王一直守口如瓶,從不向任何人提起,他後來也沒有再找女友。當時空運隊每週有兩次和成都華西壩大學區的女生舉行聯歡PARTY,他也很少參加。王漢勳遇難時只有32歲,英年早逝,令人惋惜。當時在兵荒馬亂中也無法搜尋他的遺體,只在成都磨盤山空軍烈士墓為他樹立了一塊墓碑,後來移到南京紫金山空軍烈士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