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海军台南联队“清除三人组”的死亡之舞

 

日本海軍航空部隊在中國大陸戰事告一段落,且計畫在南洋地區進兵起見,遂在1941101日於臺灣設立一個新編制航空隊,名為「台南航空隊」,配備零式戰鬥機。司令為斎藤正久大佐。

1941128日,44架台南空的戰鬥機掩護日本海軍的轟炸機群襲擊了在菲律賓島呂宋周圍的美軍基地,此次攻擊幾乎完全摧毀了當地的美軍制空權。台南航空隊1941128日的進擊路線,目標為美軍菲律賓克拉克基地,本次攻擊行動零戰隊所獲的的戰果為:空戰中擊落敵機13架、地面擊毀35架,而零戰隊本身只損失5架。

台灣基地至菲律賓攻擊目標距離達500浬,美軍一直認為零戰是由航空母艦上所起飛的,本次攻擊行動可說是人類史上的重大突破,然其成就為珍珠港事件的光環所掩蓋而鮮為大眾熟知。

19421月,「台南空」分別被調到了巴厘巴板和丹帕沙,給予了地面部隊進攻荷屬東印度的空中支持,同時也在這兩月裡摧毀了不少聯合軍駐守各大島嶼的飛機。

19423月,「台南空」被編入了第二十五航空戰隊,4月份被派到了新不列顛島拉包爾和巴布亞紐幾內亞萊城周圍。

19426月在巴布亞紐幾內亞萊城所拍攝之臺南航空隊下士官飛行員照片。最後列(6)左起為西澤廣義。中列(4)左起為太田敏夫坂井三郎

「台南空」也是日本海軍屈指可數的王牌戰隊之一,擁有多名優秀駕駛員如笹井醇一、坂井三郎、西澤廣義、太田敏夫、杉田 庄一、岩本徹三等人。

尤其坂井三郎、西澤廣義、太田敏夫被稱為「台南空的三羽鳥」(台南空の三羽烏)。列该联队的王牌前列。板井三郎写道:“我们经常一起飞行,很快被其他飞行员称为‘清除三人组’”。

雨季开始了,台南联队给困在了地面上。515日和516日黎明,一些美国第3轰炸机大队的北美公司B-25“米切尔”式轰炸机袭击了莱城基地,使跑道上遍布着弹坑。整个16日,日军都在忙着进行修复工作。晚上,西泽、板井和大田在无线电室休息,听着一个澳大利亚电台播放的音乐节目。突然西泽听出了一首正在播放法國歌曲《骷髏之舞》(又名"死亡之舞",是法國作曲家卡米爾·聖桑的第40號作品,此曲於1874年完成,1875年於巴黎首演。)是歌手Camille Saint-Sans被认为是令人恐惧的那首“死亡之舞(Danse Macabre)”

“嘿,那给了我一个主意”,兴奋的西泽建议道,次日我们在敵方基地的上空作一次飛行表演作為挑釁。“你们都了解明天的任务吧,在扫射莫尔斯比港基地之后,为什么我们不乘机为自己来一段死亡之舞呢?”

大田把这个主意当作疯子的呓语,但很显然西泽不愿意放弃:“当机群返航时,悄悄溜回莫尔斯比港。让我们三个驾驶着飞机在机场右面的空中来翻几个漂亮的筋斗,一定会把地面上的人吓疯的!”
 
“可能很有趣”,大田回答道,“可指挥官怎么办?他永远不会同意的。”
 
“是吗?”西泽微笑着回答,“为什么他一定要知道呢?”
 
517日,台南联队派出的机群由中岛直志少佐率领出发袭击莫尔斯比港盟军基地,板井和西泽担任少佐的僚机。扫射任务顺利完成,但随即三队盟军战斗机出现在天空,双方进行了一场混战。日军声称击落了5架P-39,包括板井一人击落的两架和西泽的一架。同时两架“零式”战斗机被击落,在欧文·斯坦利山上坠毁,飞行员山口薫中尉和伊藤勉一等飞曹(中士)阵亡。  

日军机群开始重新编队以飞回莱城基地。板井给了他的长机中岛少佐一个信号,说明自己前去追逐一架看起来是掉队了的敌机,然后慢慢脱离了编队。几分钟以后他回到了莫尔斯比港上空,以赶赴他和西泽、大田的约会。当找到了他们后,大家交换了几个手势,再次确认了天空中没有任何盟军战斗机,随即加大油门,以三机密集队形做了三个小半径滚翻。平飞后,意犹未尽的西泽广义表示他还要再来一次。西泽俯冲到1800米,又翻了三个筋斗,地面上却静悄悄的毫无反应,没有任何防空火力袭来。三人兴高采烈地回到了莱城,仅仅比其余飞机晚了20分钟。

当天晚上9点,佐佐井大尉下令让“清扫三重唱”立即到他的办公室去。他们一到那儿,就见到大尉手里举着一张信纸,“你们知道我从哪儿得到这个的?”,他大声问道,“不知道?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们这群傻瓜,这是一架敌机几分钟前扔到这个机场上的!”

这封用英语写的信这样说道:“致莱城基地指挥官:我们对今天前来访问的三位飞行员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在我们基地上空作的小半径筋斗美极了,比航空表演还棒!我们诚挚地邀请他们再次前往我们的基地进行表演,同时希望每个人都能在脖子上围上绿色围巾以增添色彩和美观。我们对未能在今天空中表演的最后时刻向他们表示谢意而万分抱歉,并且在此保证他们下一次的来访一定会得到我们基地全体人员的热烈欢迎。” 我軍必『隆重』歡迎」的信,讓坂井等人受了指揮官笹井醇一的一頓訓斥。

(摘自網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