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空軍紀念圖騰彩繪戰機”

 

《自由時報》67日報導, 國防部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七月四日將在新竹湖口舉行國防戰力展示活動,連日來已舉行數場空中分列式全兵力預校,各式戰機與直升機參與,其中空軍”IDF經國號戰機,掛載中科院的萬劍機場聯合遙攻武器(萬劍彈)曝光後,二架繪有二戰飛虎隊圖騰的F-16IDF戰機何時曝光備受矚目。

  根據在網路曝光的照片,這架編號1438、隸屬第七作戰隊的單座IDF,仍然維持IDF原有的低視度空優塗裝,日前圖案尚未完成彩繪的IDF戰機首度曝光,但因僅完成鯊魚嘴及直尾翅藍白條紋圖案,一度讓航空迷失望,認為沒創意、也缺乏誠意。有人則認為畫了鯊魚嘴,卻沒有畫鯊魚眼睛,實在有點可惜。不過,對空軍基層人員在極短時間內“擠”出這麼個畫作,多數人還是給予肯定。

 為此,空軍司令沈一鳴上將還專程前往花蓮基地,親自面授機宜及視察F-16彩繪進度,並頒發加菜金慰問官兵辛勞,當時空軍司令部還技巧性地在臉書上露出部份彩繪圖案,引起國人高度關注及討論。

  經過近月來不斷修正後,鯊魚嘴飛虎上身的F-16彩繪機,昨天上午七時三十分,在千呼萬喚下終於曝光,雖然僅在跑道上試滑,並未實際飛上天空,但露面的剎那,仍讓航空迷及民眾大呼漂亮

上午十時許,二架彩繪機經過檢整後,陸續升空進行飛行訓練及測試,讓不少航空迷雀躍不已,還有人專程從臺北及新竹趕來,就是為了一睹彩繪機的英姿,林姓航空迷說:鯊魚嘴太威了,飛虎圖騰怎麼看都漂亮,表示還要在新竹基地再看一次。

  空軍官員表示,配合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活動,F-16彩繪機共有二架,其中一架為預備機,今天將飛往新竹基地,公開讓媒體拍攝,為了凸顯當年中華民國和美國合作痛殲日軍戰機的英勇事蹟,F-16座艙罩還特地繪上擊落日機的圖案,相當醒目。

  至於為何不以現有的紅太陽彩繪機,搭配鯊魚嘴飛虎圖騰,軍方考量可能會彼此衝突,也模糊了活動焦點,因此只讓經典圖騰繪上F-16戰機,且由持續參與中美飛虎年會401聯隊擔綱,更具有紀念及傳承的雙重意義。

原文配圖:為紀念對日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台防務部門於新竹空軍基地舉行“空軍紀念圖騰彩繪戰機”媒體參訪活動。在F-16戰機機身展示彩繪,複刻二戰時期“飛虎隊”鯊魚頭塗裝,機身上可見“太公令(二戰期間中國戰區最著名的兩架戰機之一)”字樣與5面日本國旗,象徵擊落的5架日機,並紀念已故抗戰英雄徐華江將軍。 

中國臺灣網630日訊息 臺灣防務部門發言人羅紹和今天(30日)上午證實,台空軍日前展示IDFF-16戰機,並在駕駛艙外塗繪16面日本國旗,象徵被擊落的日機數量,但在外界有不同看法情況下,台空軍司令部已下令“處理掉”,將原本的日本國旗塗銷。

圖左:美混合聯隊第3大隊第7中隊隊長徐華江,在抗戰期間總計擊落5架日機,當年他的P-40N座機座艙罩下方塗噴有5面日本國旗,圖為模仿當年塗裝的IDF戰機

圖右:16B座艙蓋邊繪製的16個擊落日本飛機標誌,這一塗裝是模仿抗日期間美國志願大隊第一大隊隊長尼爾(Robert H Neale)擊落16架日機的戰功紀錄

據媒體報導,為紀念對日抗戰勝利70周年,台空軍日前在新竹空軍基地展示彩繪成二戰時期“中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即飛虎隊)”鯊魚頭塗裝的IDFF-16戰機。機上繪有日本國旗,象徵戰時被擊落的日本戰機。

該報導稱,在日方私下向臺灣方面表達“關切”時,台空軍司令部曾表示,台防務部門為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執行F-16IDF型戰機紀念圖騰彩繪塗裝,除紀念先賢先烈偉大的愛國情操外,同時也為了還原歷史真相,以彰顯中國空軍參與抗戰的歷史意義,籲請各界毋須聯想。

不過才過幾天,台有關方面便不敵日方“關切”,日前下令將日本國旗塗銷。羅紹和稱,台防務部門也支持空軍司令部的決定。

空軍在戰機塗裝日本國旗紀念抗戰勝利,但因各界人士有不同解讀,日本國旗已被塗掉。

由於塗裝修飾引發爭議,空軍司令部1日上午舉行臨時記者會,羅紹和表示,對外界有一些不同的聲明,認為防務部門或空軍在處理上是屈服日本壓力,或處理事情上是前倨後恭、沒有原則,“這些都是誤會”,絕對沒有這些狀況;只是空軍當初在想法與做法上可能有未盡周延的地方,這部分就是檢討改進。

羅紹和還原塗裝修飾的過程時說,今年5月時,不管是在美加(美國、加拿大)地區或歐洲,因為適逢二次大戰結束70周年,都有一系列紀念二戰結束70周年活動;當時島內有部分軍事迷及媒體,看到歐美地區在二戰期間的飛機上,有恢復在二戰期間的一些圖騰,包括少部分現代戰機上也有把當年的圖騰加上去,所以曾向空軍司令部建議,台軍戰機也可以比照

臺灣防務部門發言人羅紹和1日表示,有關戰機塗裝修飾,絕對沒有承受任何壓力。

此做法。

他表示,當時空軍接獲這樣的訊息後,立刻邀請專家學者討論,看如何把當年8年抗戰期間,有關空軍戰機上面包括飛虎隊及中美混合隊相關圖騰,能夠呈現在現代戰機上。

羅紹和說,歐美地區對二戰期間的戰機,是有財力及能力做保存,因此部分過去飛機現在還可以飛;但臺灣並沒有這樣一個環境,所以唯一能夠飛的只剩現代戰機,但又為了能還原當年歷史,所以空軍把相關圖飾,包括小飛虎、鯊魚頭放在IDF與F-16戰機上。

至於為何選擇F-16及IDF戰機上?他表示,因為當初這3個聯隊,前身都是跟當年的飛虎隊與中美混合隊有關,所以才會選擇這3個聯隊。

羅紹和說,空軍在6月8日陳展後,也有不同意見,有些人認為標示所謂的戰功、戰果,應該是這架飛機有擊落敵機,才可能標示在飛機上;現代的戰機因為並沒有參與當年戰役,所以為什麼要塗裝這些標示?因為各界會有不同意見與看法,空軍司令部也從善如流,所以就做了這樣一個修改。

他表示,也許有人會問,日本有沒有針對這部分提出任何意見?昨天臺灣外事部門負責人林永樂也說明,日本的確有反映一些意見,外事部門也把這樣的意見反映給防務部門,防務部門也認為如果要符合整個史實,也許要做一個修正。

羅紹和說,空軍司令部針對各方意見,做了這樣一個修飾,“這樣一個修正其實是非常正確的”,本來戰功就應該烙刻在的確有戰功的戰機上,空軍也複刻一架P-40戰機,第一次及第二次預演時大家都有看到,上面就是有擊落日機的功標。

他表示,要特別強調,外界認為防務部門前倨後恭,或是質疑是否受到日本壓力,他要特別強調,“這件事情沒有任何一個人給我們施壓,我們絕對沒有承受任何一方,包括來自於日本或任何一方的壓力”。

羅紹和說,塗裝修飾完全是因為根據各方意見所做修正,目的是更符合歷史與原貌。

此外,臺灣空軍司令部政戰主任張哲平中將1日也表示,戰機塗裝修飾並沒有所謂的壓力,因為彩繪與塗銷都是空軍依據權責及作業程式辦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