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虎英雄時隔30年 終於再回鄉祭祖懇親

 

今年是抗戰勝利七十周年,中國北京要擴大慶祝,並於93日在北京天安門舉行閱兵儀式,早在八月初和陳伯伯電話聯絡時,陳老就告訴我他也收到了邀請,北京並提供兩人來回機票,我將由兒子(陳開偉先生)陪同前往參加從83093號為期五天的慶祝活動。

但卻我在829號,接到陳伯伯給我打來的電話,北京不去了!他老人家被北京擺了一道,原本在 半個月前,北京方面還來電話要他兒子証件資料,好買機票,結果就沒有消息了。現要準備出發了打電話去查詢,對方說邀請名單中沒有我的名字,只好作罷 。但我將於91日將受邀前往昆明參加活動三天,之後要回福建老家看看,福建的黨委書記全都安排好了,全程有專人陪同,這次時間比較久,將於12號回香港,我兒子就不陪我去了在家陪陳媽媽。

陳伯伯的身體一直很好,由其是因受傷折磨他痛了60多年臂膀,這兩年現在都好了,眼不花耳不聾,精神體力都不錯,回家祭祖此行對他很重要,相信一定會是一場愉快的旅程。

等我從大陸回台後,找一個時間打電話給陳伯伯問候,他老人家也高興的說終於完成了心願,到處都去了。在電話中無法詢問,只好在網上找資料,將陳伯伯此 次返鄉行整理後以供讀者閱覽。

莆田網訊我回家了,滿足了30年來的願望,這一生我死而無憾。 

”98日,目前唯一健在的中國飛虎英雄、今年97歲的陳炳靖,時隔30年再次回到家鄉莆田,祭祖懇親,聽十音八樂、見鄰媔m親、訪陳氏祖祠、嘗興化龍眼,數次熱淚盈眶。

 191810月,陳炳靖出生在福建莆田。此時,中華大地強寇壓境、風雨飄搖。也許與祖上的宋代抗元英雄陳文龍同宗之故,父親為其取名暗含“衛國靖邊”“彪炳千古”之意。

陳炳靖是抗日戰爭時期美國飛虎隊中的12名中國飛行員之一。當天上午9點許,他前往城廂區福寶陵園祭拜祖父祖母、父母之墓。他在莆田的親戚早已在陵園入口處等候。陳炳靖一走到親人面前就落下淚水,一邊擁抱親人,一邊說:我終於回家了,看到你們,真是太高興了。

在福寶陵園中,陳炳靖老人親吻者父母的墓碑,告訴他們,爸爸、媽媽,我回來看你們了!

年近百歲的陳炳靖,快步走到祖父祖母的墳墓前,此時老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跪在墓前,雙手抱著墓碑親吻著,失聲痛哭:用莆田話喊著阿姆,我回家了,我回來看你們了,做夢都想回來看看你們……”一句莆田鄉音未說完,陳炳靖已經跪倒在墳墓前。他激動得淚流不止,雙手緊緊抱著墓碑幾次痛哭失聲,一邊哭一邊親吻著父母的墓碑,在場的親友們也感動得眼含熱淚。

陳炳靖感慨地回憶,抗戰勝利後,1948年他赴加拿大任見習空軍武官前,曾回莆田省親,在家裡陪母親6天;1985年,105歲的老母親去世,他回莆田3天送別,他抱著母親遺體半個小時不忍放下。此後,他沒有再回鄉過。雖然他現居住在香港,可心裡一直惦記著家鄉的親人。這次,正值中國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他了卻了回鄉的願望。

英雄歷經滄桑的手指指著照片,回憶往昔崢嶸歲月。

鄉音解鄉愁。陳炳靖小時候的家就在莆田文峰宮旁,聽說抗日飛虎隊英雄回鄉,鳳山寺等附近的老居民自發聚在古譙樓上,為他彈奏十音八樂。老人家聽到這熟悉的鄉音,眼含淚花:莆田這30年變化太大了,老家的小石道已成為繁華大街,比香港的街道還寬敞,可這十音八樂太熟悉了,還是家鄉的味。他一一和這些鄰媔m親握手問好,並以敬軍禮特有方式表示感謝。

80多歲時,聽到小孩子叫媽媽,還會流下眼淚,我想念我的媽媽。

  對故鄉,陳炳靖有著對媽媽一樣的依戀。為父母親掃墓後,他又先後走訪了文峰天后宮、陳氏祖祠、母校礪青中學、綬溪公園、莆田市第二實驗小學、湄洲媽祖祖廟等幾處地方,一路上念叨著:我回家了!我回家了!

  這些年居住在香港,老人常常會做噩夢,他仿佛聽到夢裡一個聲音問自己:你的家在哪裡?另一個聲音回答說:在香港。可是第一個聲音馬上打斷他說:不對,你的家在莆田,那裡才是生你養你的地方。”“這一趟回了老家,再也不會做噩夢了,我死而無憾!陳炳靖說。

  陳炳靖出生在荔城區鎮海街道鳳山街金橋巷,這裡的老居民聽說他回家鄉了,自發地聚在古譙樓上為他彈奏十音八樂。當幾十年沒有聽過的家鄉古音又在耳畔響起時,陳炳靖緊緊地握住鄉親們的手,激動得熱淚盈眶。

礪青中學的校友會

陳炳靖是舊莆田四中礪青中學的校友,這次回鄉省親回到母校演講,受到同學們的熱烈歡迎,向老人致敬!

  莆田礪青中學前身為礪青學堂,是陳炳靖的母校,學堂舊址已改為三清殿。陳炳靖邁上臺階走進殿內,撫摸著一根根柱子,感慨萬千:這裡曾是我讀書的學堂,還和原來一樣啊!說著說著,他的眼眶又一次濕潤了……

莆田礪青中學前身為礪青學堂,是陳炳靖的母校,陳老向學生們演講那段七十年前的抗戰歷史。

玉壺公園陳氏祖祠中參觀

臨近中午,陳炳靖來到了位於市區玉湖公園的陳氏祖祠。他說,走到哪裡,都不會忘記自己是莆田人,回到家鄉了一定要到祖祠,因為根在這裡。

隨訪中,記者把《湄洲日報》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日前後報導他的文章遞送給他。他接過家鄉的報紙,認真翻閱,高興地稱這很有紀念價值,要帶回香港收藏起來。

左:老人到在玉壺公園陳氏祖祠中參觀。 右:老英雄為《湄洲日報》寫下回鄉感言:“生為中國人,死為中華魂。我回家了!

延伸閱讀:飛虎英雄陳炳靖

陳炳靖191810月出生於荔城區鎮海街道鳳山街;

1936年,畢業於廈門集美高級水產航海學校,

1937年,成為杭州筧橋空軍軍官學校第12期學員,接受黃埔陸軍軍官學校第15期步兵科訓練;

1939年,為雲南昆明空軍軍官學校第12期戰鬥機科學員,總教官為美國著名將領陳納德;

1942年初,赴美接受美國陸軍航空隊飛行學校訓練;

19433月,成為陳納德所創中國空軍美國志願援華航空隊飛虎隊”23大隊75中隊少尉飛行員;

194310月,赴越南執行任務時,擊落敵機後,負傷為日軍所俘,堅稱為中國空軍,拒絕日軍誘降逼降,被囚禁,歷盡磨難;

19491963年 ,臺灣空軍中校(1957-1959年 台駐菲律賓武官);

1963年至今,定居香港。

飛虎英雄陳炳靖到湄洲島敬香 

8日下午,唯一健在的中國“飛虎英雄”、97歲高齡的陳炳靖時隔30年再次回鄉省親,專程來中華媽祖文化研究院拜謁媽祖。(圖/文 蘇麗彬)

媽媽(媽祖),我回來了!” 8日下午,唯一健在的中國飛虎英雄97歲高齡的陳炳靖時隔30年再次回鄉省親,專程來中華媽祖文化研究院拜謁媽祖。來到研究院,見到古樸宏偉的研究院建築群,獲悉懿明樓三樓有供奉媽祖,他心情異常激動。在中華媽祖文化交流協會常務副會長林國良的陪同下,他邁上懿明樓,在三樓舉行莊嚴的三獻禮儀式。

儀式過後,他不由自主地向媽祖行跪拜之禮,深深叩首,哽咽地念叨:媽媽(媽祖),我回來了!”此刻,只見他熱淚奪眶而出,陪同人員無不為之動容。隨後,他示意陪同人員扶著他慢步走到媽祖神像前,閉目合掌,深情地向媽祖輕聲祈禱。

我是在媽媽(媽祖)的呵護下長大的!”邁下懿明樓,陳老先生向陪同人員回憶道,他出生在今荔城區鳳山街金橋巷,就在莆田文峰天后宮旁邊,從小他母親領著他到文峰宮朝拜媽祖。那時家中貧窮,歷經變故,是媽祖的庇佑,他 才堅強活下。

他深情地說:我是在媽媽(媽祖)的呵護下長大的!”沒有媽媽(媽祖)的庇佑,我怎麼可能活到今天!”在懿賢樓會客廳,在聽取林國良常務副會長彙報媽祖信仰的發展狀況之後,他動情地說:我不算英雄,我的媽媽(媽祖)才是真正的英雄!”隨後,陳老回憶自己飛行生涯中幾次遇難得救的經歷。一次他被迫跳傘可降落傘掛在樹上,他從樹上掉下,頭先著地,剛好那棵古樹下有一層厚厚的積葉,他才平安無事。等他清醒,看到只有這棵樹下有積葉,其餘都是空地和岩石。我肯定是媽媽(媽祖)救我,否則不會這麼幸運。因為當時中國空軍各方面保障及飛行員飛行技術十分落後,遇難情況時常發生,他回憶自己一生歷經七次險情,都化險為夷、九死一生,都是媽祖暗中保佑。他感慨地說:每次危難關頭,都是那麼巧妙,發生了不可想像的事,沒有媽媽(媽祖)的庇佑,我怎麼可能活到今天! ”

保護好研究院,守護好媽媽(媽祖)!”在瞭解中華媽祖文化研究院在兩岸文化交流中的獨特作用和臺灣媽祖信眾中的特殊作用之後,陳老先生和隨行人員分享了自己在臺灣和香港朝拜媽祖的幾次難忘經歷。他告訴大家,自己經常勸勉臺灣、香港的朋友:我們都是黑頭發、黃皮膚、流著中華血脈的中國人。林國良常務副會長讚歎道:您傳奇的一生,詮釋了一個中國人所應具備的愛國情懷、民族氣節、英雄行為和必勝的信心,都是留給後人彌足珍貴的精神財富。離別之際,陳老深情地囑咐:保護好研究院,守護好媽媽(媽祖)!”

隨後,在湄洲媽祖祖廟董事會董事長林金榜的陪同下,陳炳靖先後跪拜了金尊媽祖、翡翠媽祖。遊客簇擁著他大聲喊道:歡迎抗日英雄來媽祖故鄉,媽祖是古代英雄,您是現代英雄。陳炳靖還給祖廟捐贈了緣金,一直拜託祖廟工作人員一定要把媽媽照顧好,讓媽祖精神世代永傳。

回莆尋根謁祖期間,陳炳靖還受中華媽祖文化交流協會常務副會長林國良邀請,前往中華媽祖文化研究院參觀。該協會向他贈送了一幅《百福百壽圖》,祝福老人家健康長壽。

“飛虎”英雄陳炳靖回家與師生相聚

12日上午,“飛虎”英雄陳炳靖校友在校黨委書記辜芳昭,校友會會長辜建德以及學校有關部門負責人的陪同下來到他當年學習的集美大學航海學院。

闊別79年,陳炳靖對當年考入集美高級水產航海學校學習的教學樓記憶猶新,他說,“當年我讀書就在二樓”。陳炳靖從允恭樓前一路走來,允恭樓、明良樓、即溫樓,陳炳靖邊走邊向校領導講述他當年學習生活情況,讚歎母校發展變化如此巨大。遊覽校園,尋覓青春,追憶當年,陳炳靖對母校依然一往深情。恰逢今天是2015級新生入學報導日子,迎接與服務新生的同學們圍了上來,爭著與陳炳靖握手問好合影留念,此刻備感自豪,許多新生家長也紛紛用手機記下這重要的一刻!隨後,陳炳靖走進即溫樓教室,重回課堂,重溫青春,與學校師生共同回憶青蔥歲月。

陳炳靖還參觀了陳嘉庚紀念館,並為陳嘉庚紀念館題詞“誠毅二字中心藏”。

191810月,陳炳靖出生在福建莆田。由於家境困難、兄弟姐妹較多,二哥陳炳塤又在集美中學教書,因此,陳炳靖初中畢業後考入集美高級水產航海學校(集美大學航海學院)。1936年,年僅18歲的陳炳靖以優異成績畢業。

集大為陳炳靖準備了神秘禮物——他當年的學籍卡,並歡迎他年年回“家”看看,陳炳靖喜笑顏開了一陣子,最終有點傷心地說,年齡不允許了。

97歲的飛虎隊隊員陳炳靖昨日回到他闊別78年的母校——集美大學,他說:我終於回“家”了。這位集大航海專業的學生1937年畢業後,卻跑去開飛機。

陳炳靖1918年出生於莆田,他的哥哥從廈大畢業後在集美中學教書。1933年,初中畢業的陳炳靖報考集美高級水產航海學校,就是今天的集美大學航海學院。

集美大學黨委書記辜芳昭昨天說,航海學院保留的資料顯示,當年水產航海學校只錄取了18人,最後僅有10人畢業,其中之一就是陳炳靖。有資料顯示,他還是第一名。

校領導將珍貴的學籍簿作為紀念品送給陳炳靖校友

1941年,為幫助中國抗日戰爭,美國人克雷爾·李·陳納德創建了“中國空軍美國志願援華航空隊”,這支航空隊被中國人稱為“飛虎隊”。很少人知道,飛虎隊裡也有中國飛行員,而其中一位就是陳炳靖。

就在今天,中山紀念館5樓舉行了 “飛虎”英雄陳炳靖校友返校座談會,與我們一起分享陳老先生的傳奇故事。

這位據說是中國最後一位在世的飛虎隊隊員,昨日在集大受到英雄般的歡迎。當有跡象顯示他要到達會場時,所有的學生都迫不及待地起立並熱烈鼓掌,但這早了點。當他終於出現時,再次響起的掌聲更加熱烈。

西裝革履的陳炳靖對台下航海專業的學弟說,他之所以“棄航從空”,是他到上海實習時,看到被日軍炸死的孩子的屍體。1937年,他報名空軍軍官學校,後被送去美國接受飛行訓練,1943年已經回國的他被分到美國第14航空隊,後者就是大名鼎鼎的飛虎隊。

陳炳靖校友講述了飛虎隊經曆,與同學們就國家命運與個人擔當的關係、愛國情懷、民族團結等問題進行了熱烈地交流互動,希望同學們勿忘曆史,愛國,愛家愛同胞。他深情回憶了他的集美記憶。老人家雖年事已高,但精神矍鑠,激情澎湃。

陳炳靖九死一生的人生由此拉開,他向聽得目瞪口呆的學生們介紹說,194310月,在一次空戰中他的飛機被日機擊中,彈片還擊中他的前胸和右臂,他跳傘落入越南茂密的原始森林中,在裡面走了六天終於獲救。

不過,和他今後的戰俘生涯相比,這段經歷其實並不算什麼,他很快被送交當地日軍,先被送去上海美軍戰俘基地,日本人開刀不敷藥,任由他的傷口腐爛。日軍還問他是否是美國空軍裡的華裔,他的回答將他推到了更危險的境地。

11日,陳炳靖告訴大家他72年前的回答:我是中國空軍!當年,他因為這個回答被轉至有“人間地獄”之稱的南京老虎橋監獄,在那裡受了21個月的折磨,1945828日,他終於接到釋放通知。而當時,在陳炳靖的家鄉莆田,人們已經為他舉行了追悼會。

陳炳靖後來到了臺灣,最後在香港定居。

這是陳炳靖自1937年後第二次回到集大,他說,有時夜裡做夢說夢話,他會喊著“我要找家鄉和學校”驚醒過來,這時,太太會提醒他:這裡是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