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張義聲伯伯

 

張義聲伯伯曾告訴記者:「我不是飛虎隊,我是中美空軍混合團 」,相信這也是很多老人的心聲。

今天收到友人短信,張義聲伯伯病逝了,頓時呆住心中感觸良多,他老人家是父親第三批留美同學,我們也曾多次通信,我一共去了成都三次都有機會拜訪張老,由記得第一次與張老踫面是在2005年抗戰勝利60周年,筆者前往北京一起參加美國飛虎隊紀念抗戰勝利活動後,他們去昆明玩,我則離隊前往成都辦抗戰紀念展時在會場與張老踫面,第二是由友人帶往至他家中拜訪,最後一次是201311月份陪陳炳靖伯伯去昆明參加飛虎紀念館(請點此文),後回程與內人一起到張家看他老人家,當時情景又回憶起來,由其是見到網友們對他的打抱不平之文:「張爺爺作為飛虎隊的四川唯一一名飛行員,居然沒有得到今年國家頒發的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紀念章和一次性的5000元慰問金,況且他沒有參加過內戰。家屬到民政部門詢問,被各種理由推脫。有政策但卻不執行,無奈啊。」都七十年了,中共政府至今都沒有承認當年他對國家的貢獻,相信他老人家走時都會帶者些許遺憾。

雖然知道這批抗戰老兵已在慢慢步入歷史,但在短短的兩個月內走了李繼賢伯伯和張義聲伯伯兩個我熟識的老人,我都無法向他們送行,心中還是很難受,盼在天國,他們那些老同學老戰友又能相聚在一起,在此祝他老人家一路好走。

摘自網路文章:

20151027日,川大華西醫院,99歲的川籍抗戰老兵張義聲安詳地走完了人生最後一程。當天,張老的老戰友、眾多關愛老兵志願者來到靈堂前,與張老道別。

張義聲的一生可謂傳奇,經歷過日軍對上海、重慶和成都的大轟炸,曾飛赴美國受訓,加入陳納德組建的中美空軍混合團,駕駛當時最先進的B-25轟炸機對日作戰,滇緬密林、中原地區甚至沿海都曾出現他駕機轟炸侵華日軍的身影。

志願者葉敦序說,八年抗戰共有300萬川軍出川抗戰,但能成為空中驕子、在祖國的藍天上與日軍搏殺的川人,卻十分稀少珍 貴。張義聲老人的歸隊,帶走的是一段川人空中抗敵的歷史。

老兵歸隊 走時走得安詳

27日下午6點,華西都市報記者來到大學路張義聲生前居住的院落,院內沿途擺放著各界人士送來的花圈。

淩晨的時候,父親閉上了眼。張義聲的女兒張禮能說,父親前兩天身體還好好的,吃飯、散步也沒有問題。但26日早上5點,父親突然出現了嘔吐,到中午時又出現呼吸困難。在送到醫院後不久,老人被轉入了ICU重症監護室,27日淩晨040分安然去世。

父親走之前的一周,曾給我說過,他虛歲都100歲了,這輩子活得也值得,如果哪天走了,讓我們子女不要太傷心。張禮能說。

張義聲的子女們商量後,老人的遺體告別儀式將於28日在醫院舉行。

藍天殺敵

張義聲老人來自四川自貢市榮縣,曾在中美空軍混合大隊一大隊擔任上尉飛行員並參與了密支那戰役。在成都市大學路12號家屬院,記者探望了這位元99歲高齡的飛行老兵。這個連襯衫上都印滿飛機的老人就是張義聲,打眼一看就知道,張老和飛機的關係非同一般,當年使用的飛行夾克和飛行服都保存至今。

多次重創日軍

78年前,四川榮縣人張義聲考入黃埔軍校14期,並於1939年進入中國空軍軍官學校第12期。

而此時,在經歷了上海、重慶的大轟炸洗禮後,張義聲許下不把日本鬼子全部擊落絕不甘休的志向。

1943年,前往美國訓練的張義聲,駕駛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B—25轟炸機,穿越大西洋、歐洲、非洲、大洋洲等地,回國支援抗戰。隨後,他被編入由陳納德提議組建的中美空軍混合團。

張義聲一生參加過大小80餘次空戰,作戰軌跡遍及黃河中下游地區、中印緬戰區等地。

19444月,為配合中國遠征軍在滇西緬北的反攻戰,張義聲等人駕駛B-25轟炸機,飛往緬甸密支那,對日軍地面部隊進行轟炸,並炸毀日軍的運輸補給線路。

19448月,根據航空偵察照片顯示,日軍大部隊在河南方城縣一帶集結。收到命令後,張義聲所在部隊立即前往轟炸。張義聲等人採用超低空飛行,沒等日軍反應過來,就以每隔50米投下一枚炸彈的方式,送給了在方城集結的日軍一場炸彈盛宴。張義聲曾說,那一場戰鬥,鬼子人數密集,被炸死的人數難以計算。

晚年生活 愛講抗戰故事

抗戰時期,中國空軍以弱克強的背後,是驚人的犧牲。抗戰勝利後,當年與張義聲一同報名參軍的108名同學,只剩下51人。

1949年,張義聲回到老家榮縣,後來在華西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做財務工作,直到退休。

張義聲老人在世時,華西都市報記者多次拜訪、看望這位藍天殺敵的老英雄。每當記者來到他家,他就會把自己壓箱底的寶貝展示給我們看:英文的轟炸教學手冊、學習筆記、空軍戎裝照片等等。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時,張義聲將珍藏了60多年的戰袍——皮質戰鬥飛行服捐給了博物館。

上一次有個戰友來看他,他硬是拉著戰友講了大半天。張義聲的女兒回憶,很多次老兵聚會,只要他身體好就一定要去,只要是想聽抗戰故事的,不管問過他多少次,他都會一遍遍耐心地講給每個人聽。他說,老兄弟們很多犧牲在戰場,他們的抗日故事,就需要活著的人講出來。

老人家的眼睛早已經不比當年了,可就算這樣,他還是能在世界地圖上,在螞蟻大小的文字間,清晰地描繪出最長距離的那次飛行路線。那是開著飛機回國參戰的路,一輩子都不會忘。

輾轉北美洲、歐洲、非洲,穿越駝峰航線,總航程27千多公里,張義聲和同伴們駕駛8架嶄新的B25轟炸機,越過大半個地球回到祖國,編入陳納德任隊長的中美空軍混合大隊,參加戰鬥。張義聲駕駛B25執行的第一次轟炸任務,是轟炸湄公河上的橋樑。在張義聲老人的回憶錄堻o樣寫道:眼見得鐵橋斷裂,沒負幾年練習的心血和努力。密支那城駐有日軍戰區總指揮部。我們多次攻擊該城及城外日軍前沿陣地,不斷給予敵人重創。

老人的兒子張昂說當時老人在作戰以前都要寫一個遺書,遺書上會寫清楚死後骨灰交給誰,撫恤金交給誰,都要寫得清清楚楚。

華西都市報見習記者楊力攝影楊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