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游擊隊

在第十四航空隊中除了有中美混合團外,也駐防了好幾個美國中隊,七十四中隊是美國人的中隊,不屬於混合團,對日本人的打擊更是成果豐富,在此特别介紹此中隊及傳奇人物派培中隊長。

猶憶他們在當初,派培中隊長堅持要將他們的中隊,移駐於敵後地區中的贛州,上級司令部的長官們,就曾經核算過,在那種地方,他們的生存時間,大概只能有七天,或更少,至多也不會越過十天。然而七十四中隊,狾b敵後的贛州基地整整打了七個月的「游擊」。才被日軍所佔領,使所有的人,都感到十分意外。

(空中游擊隊隊長傳奇人物派培中隊)

他擔任七十四中隊隊長的七個月期間內,他的隊員們,不曾有任何,個人在空戰中被擊落。但在空戰中,他們甡遘角F日本飛機六十四架,在地面上炸射毀敵機一百六十架,此外在地面上可能被擊毀的日機,有十九架,可能被擊傷的,有四十九架。在空戰中可能被擊毀的日機,有十五架,可能被擊傷的,有四十一架。打地靶炸毁的人員、車輛、船隻等更是不勝數。

就美國空軍的規定而言,凡是在中國戰區上空作戰已積滿一百小時,便須調回美國,或調至其它單位服務。直到此時為止,派培中隊長仍未接到調向美國的命令。這倒並不是由於陳納德將軍,末曾嚴格執行空軍的法令,實在也是由於一將難求,像派培這樣集優秀的駕駛員、領袖、與行政官於一身的人,的確太難得了。但調職命令還是下來了,他要調回美國本土服務,在走前希望在打一場大勝戰在回國。其職務由卡普曼少校,接任中隊長職務。(卡普曼少校六個月後作戰犧性了,在由芬柏爾格上尉,接任中隊長職。)

(74戰鬥機中隊駕駛員與軍官)

在此以前的數年戰爭期中,上海戰場直都不曾遭受過美國飛機的攻擊。所有的「游擊隊」空襲,在事前都經過一番計劃,他們要使日本人知道,上海地區根本就不在七十四中隊的「游擊」範圍之內。因此,一月十七日的突擊,將會完全出於日本人的意料之外。

這次出擊前,派培和卡普曼曾用了整整三十天的時間來作準備工作,他們貯存了大量的汽油、炸彈、槍彈,檢修飛機,向日本人散佈假情報,使日本人相信七十四中隊絕不會,而且也没有力量力攻擊上海。

一月十六日晚上,凱伊徹夜不能成眠,他心中仍不停的思索着翌晨出擊上海的每一個細節。因為他知道這次出擊的戰果,對於「游擊隊長」,其意義何等重要。

一月十七日,早晨,八點四十五分,十三架P-51機自贛州起飛,到南城加油後,與一一八戰鬥中隊的五架P-51會合,一同攻擊上海的日本機楊與鐵路設施。由嶺州基地到上海目標區,其中間距離是1020哩左右,沿途的地面上多已為白雪所覆蓋。

這批戰鬥機的領隊是卡普曼少校。在過去,他曾步行走過整條路線的四分之三,對於這條路,相當熟悉。儘管大地已為白雪所覆蓋,有許多地面的標誌,已不易辨認,但卡普曼少校仍可率領他的機纂A直飛上海的目標區。

為了達到突襲的目的,所有的出擊戰鬥機,都在日本雷達所難以偵側出來的低空中飛行,如此才能在日軍毫無戒備的情況之下,進行轟炸,並在敵人的防空炮火尚未開始射擊時,飛離目標區,這是整個突擊計劃中心關鍵所在。在抵達上海後,與該地最高上的山腄A約成四十五度角,然後俯衝轟炸所有的目標。

由前一天的空中攝影顯示,在上海的龍華機場上,停有飛機三十架。在虹橋機場,則停茪井玳F炸機二十六架,在此以後,尚有若干飛機繼續飛來。因此,在計劃中攻擊的兩個機場上,大約會有七十架左右的飛機停在那堙C

出擊的十八架P-51戰鬥機,按照既定計劃,毫無阻礙地飛到上海目標區,就如同當年日本偷襲美國人珍珠港一樣,好好嚷日本人吃驚一下。

於是,一次大規模的突擊便開始了在龍華機場,第一波的俯衝轟炸開始時,駕駛員們看到,在機揚上面的地勤工作人員,仍在鎮靜地工作荂A因為並沒有放空襲警報,他們顯然都還不知道這些飛機都是要轟炸機場的美國飛機,因此有些人還站在那堙A用手遮茪荈均A向空中的飛機觀看。可知 這次的突襲,的確已完全出於他們的意料之外。

第一波的轟炸過去後,地面人員才慌張地為停機坪上的飛機,蒙上一層偽ヾA同時還瘋狂地奔跑,這時才知道是敵人的飛機來轟炸他們了。地面的防空槍炮陣地,飛機上雖然都清晰可見,但還没有人來對空射擊。

在第一波的俯衝中,便已有兩架飛機被卡普曼隊長擊中,起火燃熱。康中尉隨之俯轟而下,炸毀一架飛機,引起爆炸,使其旁邊的另一架飛機,也被炸傷。接踵而至的,是泰瑞中尉,炸毀兩架飛機,起火燃燒。他們作了一個九十度的小轉彎,又將第二線的五架飛機擊中起火。整個機揚上,火勢猛烈,並不斷的引起爆炸。其它的飛機棚及停機坪,也遭到掃射,紛紛起火燃燒。

一直到他們進行第五波的俯衝攻擊時,地面上的防空炮火,才開始發射。在跑道東邊,可以看到一架機槍,已在一空射擊,此外在機楊東邊的江面上,停茪@條炮艇,上面也開始以20mm的機槍射擊。

在虹橋機場,這次的突擊也同樣成功。第一波的俯衝,便炸毀了五架中型轟炸機,有一架貝蒂機正要滑行起飛時,被擊中起火焚毀,機中的駕駛員紛紛自機中跳出逃生。朗中尉擊毁位於機場邊界西南二百碼處的一個小型的雷達站。哈瑞森中尉巳則將跑道東邊的一個控制搭炸毀。

在黃浦江上,有一條三百碼長的貨輪被實克萊上尉擊中。在上空擔任警戒的飛機,又飛下來將機場上僅餘的兩架尚末起火焚燒的轟炸機炸毀。

蓋濟巴拉中尉在機場旁邊,擊毀一輛向機場急駛的黑色轎車,大概是送駕駛員到機場的。在機場上工作的熟練機工及地勤人員,陳屍機場上面,約有五十人之多。

隨蚞鱈e來作他的「督導飛行」的「游擊隊長」派培,在大場和江灣之間的七千尺高空,與兩架東條式的日本戰鬥機遭遇。這是在整個的突擊過程中,在空中所看到的僅有的兩架戰鬥機。派培俯衝射擊,日機中彈後,拖曳一道黑煙,墜落於上海郊區。另一架見大勢已去,倉皇地逃走了。

對於第二個目標,鐵路運輸的攻擊,是由那些彈藥尚未耗盡的人們來擔任的。派培在諸暨以南擊毀一輛火車頭。又在金華以北,繫毀一個火車頭和八節車廂。

這次的空襲,一舉而擊毀日本飛機近八十架飛機及其他設備,在江灣已轟動一時,而在這次出擊中,所有的P-51戰鬥機,都安全地返同基地。

於是,「游擊隊長」在中國的最後一次飛行,至此總算告一段落,只不過在他的最後一次飛行中,還擊落了一架日本飛機,這是他所擊落的第十架敵人飛機,是他在接到停止「戰鬥飛行」的命令以後,在他的「督導」飛行中,所擊落的敵人飛機。而七十四中隊的隊員們所創的輝煌戰果,也是在他的技能的訓練,和英勇的領導下完成的。

第二天,陳納德將軍來電致賀:
「請告訴所有參與這次戰役的隊員們,此次對上海秘密的突襲,將為近代戰爭中最突出的一次戰役。真希望我能看到那些在燃燒的日本飛機。更慶幸所有的駕駛員全部平安全歸來。希繼續努力,使勝利早日到來。」
( 此文摘自飛虎隊之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