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大隊 大隊長李桂丹

 

李桂丹,遼寧省新民縣遼濱塔村人,一九一四年生,自幼勤奮好學,尊師敬長。一九二五年一月考入遼寧成城中學,一九二九年十二月畢業。

一九三○年十二月,他考入中央軍校,在軍校受訓期間,他學習努力,訓練認真,深受同學們的擁護和教師的喜愛。一九三二年七月,李桂丹從中央軍校畢業。

這時,中央航校第二期飛行科招生,李桂丹又報考了中央航校,由於他身體強健,文化水準較好,被錄取為第二期飛行科學員。在艱苦、緊張的學習飛行的訓練中,李桂丹刻苦訓練,吃苦耐勞,歷次考試成績都是名列前茅。李桂丹學習階段結束後,分配到航校飛行見習兩個月,以後歷任航校少尉飛行教官,飛行科驅逐組少尉組長。

一九三六年末,傅作義將軍指揮的綏遠抗戰爆發,李桂丹奉令率部前往綏遠支持抗戰。他勇敢善戰,在偵察、轟炸和配合陸軍作戰中屢立戰功,並負了重傷。不久,他因戰功升任航校飛行科驅逐機中尉代組長,後又升任空軍第四大隊二十三中隊中尉隊長。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淞滬戰爭爆發,中國空軍也奉上級命令,配合陸軍在淞滬上空與日軍作戰。這時,我國只有三百架飛機,與強大的日本空軍相比,實力懸殊。但我英勇的空軍健兒滿懷對日本侵略者的刻骨仇恨和捍衛祖國領空的決心,連連出擊,轟炸日本海軍艦隊和日軍據點,偵察敵情,配合陸軍作戰並截擊轟炸我後方城市的敵機。抗日空軍勇士個個勇猛異常,與敵人血戰在藍天,狠狠地打擊了日本侵略強盜。在抗日戰爭的初期空戰中,李桂丹作戰勇敢,屢建奇功,共擊落敵機八架,以輝煌的戰績升任空軍第四大隊上尉本級代大隊長。

李桂丹烈士(前排右三)赴蘭州接收俄機時留影。

一九三八年一月一日,國民政府授予李桂丹二級雲麾勳章,以獎勵他的作戰功績。

一九三八年二月十八日,大批日軍轟炸機在其驅逐機的掩護下,企圖轟炸我當時領導全國抗日的國民政府所在地武漢。我抗日空軍健兒在李桂丹、呂基惇兩大隊長的率領下立即升空作戰,雙方在空中展開了激烈的搏鬥,只見空中濃煙滾滾,火光閃閃,炮聲隆隆,我飛行員敏捷異常,咬著敵機不放,接連擊落十二架敵機,實為抗戰以來最激烈的空戰之一。李桂丹大隊長在天上左沖右突,巧妙周旋,先後擊落三架敵機,後不幸陷入敵機的火力網,當即血染長空,壯烈殉國,為保衛祖國的領空和大武漢而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中國空軍將士在武漢上空痛擊日寇,留下一串至今未解的謎團

李桂丹烈士到底如何犧牲的 記者金文兵 通訊員梅宗齊

靜謐的漢口解放公園北側,翠柏掩映,這裡有蘇聯空軍志願隊烈士墓。昨天,武漢晚報記者前往尋訪,白色大理石的墓碑上有銘文,15位援華烈士中,有4位犧牲於同一天1938215日。

為保衛中華大地,蘇聯烈士們血灑長空。而中國的志士們,在那個年月,在武漢的上空,以無畏的勇氣,也奉獻了一腔碧血!

218日,是武漢空戰紀念日。5位中國空軍勇士壯烈殉國。這一天,揭開了抗戰期間著名的武漢大空戰的序幕。

抗戰中心的武漢,註定成日寇眼中釘。1938218日中午12點左右,日軍26架戰鬥機和12架轟炸機,在安徽和江西的交界處會合後,擺著長蛇陣直撲武漢。

中國空軍嚴陣以待,在武漢上空與其展開首次大規模空戰。雙方出動近百架飛機空戰,在此前的中國沒有先例。

據當時的報紙描述,地面上的許多武漢居民,都抬頭目睹了這場壯烈的廝殺。有些人奔走二十裡,去尋看被擊落的日機。

2·18”空戰給我們留下了一段熱血澎湃的記憶,也留下了一些謎團,至今謎底未現。解放軍國防資訊學院軍事理論教研室的胡磊,為我們作了一番解讀。

他說,1937年底,侵華日軍攻佔南京,實施慘絕人寰的大屠殺,就是為了殺得中國人膽寒,逼迫中國投降。

但中國將抗戰指揮中心和“戰時首都”遷至武漢,加上武漢是重要工業基地,以武漢為中心的京漢、粵漢鐵路(京廣鐵路)是中國的重要交通命脈。於是,侵華日軍將目光對準武漢,從1938年初開始,對武漢實施規模不等的空中襲擊。

統計《大公報》(漢口版)的19381-2月新聞報導,涉及空戰的有73條,武漢1月份被炸4次,2月被炸5次,空襲重點是漢口機場(王家墩)、漢陽兵工廠,以及京漢、粵漢鐵路。

為保衛武漢,保衛中國腹地,當時的中國空軍以武漢、南昌、衡陽組成一個半弧形空中防禦線。以漢口為中心,週邊一直遠到湖北與安徽、江西邊界,由人工耳聽、目測,組成一道“監視線”,為漢口提供半小時至1小時預警時間。

謎團之1

330?日軍戰果統計怎麼如此離奇?

這場空中激戰,雙方公佈的戰果、戰損數量有很大出入。我方當時的新聞報導,大多表述是:擊落日軍飛機11架,並給出了敵機墜落地點。我方的損失,在人員方面一共是5人犧牲,包括第四大隊大隊長李桂丹、中隊長呂基淳、飛行員巴清正、王怡、李鵬翔。

而關於飛機的損失,武漢的史料有很大出入。《武漢市志·大事記》載:218日,武漢首次大空戰,中國空軍在蘇聯空軍志願隊配合下,擊落日機12架,中國飛機損失5架。而《武漢市志·軍事志》載:擊落日軍13架驅逐機、1架重型轟炸機,中國空軍損失飛機4架,5人殉國。民間還有中國空軍損失7架、9架、10架飛機之說。

在文史專家説明下,記者登錄日本國立圖書館,查閱日方原文資料,發現《日本海軍航空兵支那事變作戰一周年回顧》記載:“2·18”空戰,中國空軍損失飛機30架,日軍損失3架。在“出現蘇聯飛機的19382月份”,中國空軍總的損失129架,日方的損失是5架。

【專家觀點】日方這樣的資料很難讓人信服。

事實上,戰果分兩種,一種是無依據戰果,又稱爭議戰果,是由戰鬥人員自己無憑據上報,作為參考。另一種是有依據戰果,依據來源於:屍體、殘骸、照相、隊友/長官目擊認證等。

大規模空戰,涉及的地域很廣,一般由多次小型交戰組成。飛行員的視野有限,又要參與激烈的空中格鬥,難有精力兼顧其他。另外,有些飛行員當場犧牲,他們的戰果只能依靠其他隊友或其他途徑上報、證實。另外,誇大敵方損失,壓縮己方戰損,有時也是政治宣傳的需要。抗戰初期的統計水準,不可能達到十分精確的程度,所以雙方戰報往往天差地別。

謎團之2

中國戰機為何“單打獨鬥”?

武漢民間藏家“少年書生”收藏了一本《“2·18”武漢光榮的空戰》,裡面記述了一個細節:

李大隊長帶著最先起飛的六機,在二千米的上空,和敵機遭遇了。敵方是九架“九六式”的驅逐機,從側上方襲來,一陣交戰的火流,雙方都沖散,變成兇猛個別的“纏鬥”。

《武漢日報》、《大公報》等當時的新聞媒體也有類似表述:“採取個別擊破戰術”、“各展神威”。

為什麼我們的飛機上天時是以編隊形式,空戰時卻往往成了單打獨鬥,很少看到戰術配合?

【專家觀點】受當時的具體條件所限。

限於當時的技術條件,機載電臺還不普及,機上的武器大多是機槍,而且槍口向前,你要打別人,首先就要接近到機槍的射程之內,面對面地決鬥。因此,飛行員沿襲了第一次世界大戰通行的“古典空戰”戰法,大家都要搶佔高位,並利用這種高度差,俯衝攻擊;或者,搶佔敵機死角(比如機尾),尾隨攻擊。

中國空軍當時飛機少、技戰術差等,劣勢明顯,無法形成有效的戰術協同,只能較少配合作戰,而更強調個人的勇猛精神。

謎團之3

李桂丹到底如何犧牲的?

關於中國空軍王牌部隊第四大隊的大隊長李桂丹是如何犧牲的,記者查閱了大量史料,一直沒有找到明確說法。《民國史料叢刊》收錄的“空軍戰鬥實錄”,對李桂丹的下落只有一句:“大隊長不見了!”

《“2·18”武漢光榮的空戰》介紹:李桂丹所率的第一批起飛的六機,最先與敵人接戰,“做了犧牲部隊,做了血的前衛”。

我方當時新聞報導也語焉不詳,只以“大隊長不見了”、“敬愛的大隊長回到長山白水之間”來隱述。

網上有些描述,比如:他“在空中左沖右突,巧妙與敵周旋,先後擊落了3架敵機,後不幸陷入了敵機的火力網,在激戰中被敵彈所中,當即血染長空”;再比如,“與日機互撞時犧牲”,這可能是將隨後在“4·29”空戰中陳懷民犧牲的情形套用了。

【專家觀點】那個時候的空戰過程,主要依靠人眼目擊。如果沒看到,就很可能不瞭解。

李桂丹身份特殊,是第四大隊犧牲的四個大隊長中的第二人(第一個是高志航)。當時的戰鬥很慘烈,我們是否有足夠的人力去完成他的死因調查,目前存疑。即使有調查後的文字資料,在當時應當屬於密級檔案,而且份數也不會很多,歷經戰亂後,能否留存下來,也是個問題。同樣的例子是,犧牲的五名烈士中,王怡一開戰就“不知去向”,沒人說得清他的戰鬥、犧牲過程。

從“2·18”空戰的戰果以及事後公認的評價來看,中方戰機的性能要略占上風,中國年輕飛行員的勇猛精神體現得也更充分。武漢抗戰史要濃墨書寫空戰一頁。

摘自網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