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大隊二十四中隊副隊長 龔業悌

 

龔業悌是湖南人,生於1914年。龔紹英在回憶父親的文章提過,從軍前,他曾因交不起7元錢的儀器費而放棄了他喜愛的工業建築專業,而另考入農業學校學習,立志畢業後到東北墾荒。

龔業悌1914年生於湖南省湘潭縣,父親龔德任做過小學教員、政府職員。父親告訴他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要像嶽飛那樣精忠報國。這段話成了龔業悌未來人生最好的注解。

由於家境清貧,龔業悌讀了一年高中後,考入長沙省立高級農業職業學校,靠每期考第一名免學費來維持學業。1934年,中央航空軍官學校到長沙招生,龔業悌成功通過選拔,於193551日進入中央航校第六期甲班學習,19361012日畢業。

193725日,龔業悌接到父親來信,要他回家和一個姑娘訂婚。他在當天的日記中寫道:“我感覺前程雖然遠大,生命卻如飄萍。”此時的他已準備好隨時上戰場甚至犧牲,他不想有牽掛,更不想連累別人,他選擇了拒婚。

此後,他的戰友想把一位在江西省萍鄉女中讀書的女孩介紹給他,還有一位17歲的少女執著地追求他,但都被他婉言拒絕。

  畢業後他已被留校當教官,但隨後他愉快地接受了時任副大隊長李桂丹的挑選,編入中國空軍第四大隊,當了第一線的飛行員。”

從中國空軍第四大隊飛行員、分隊長到副中隊長,龔業悌親歷抗日空戰軌跡遍佈全國各地,個人單獨擊落日機3架,與戰友協同擊落日機6架,擊傷日機無計數,重傷3次,九死一生,最終見證了抗戰的偉大勝利。他所在的中央航校同班畢業的33名同學中,抗戰時期犧牲24人,傷殘8人。

  在學習飛行和抗日作戰中,他還遵照父親旨訓,每日認真工整地寫一頁日記。日記堅持寫了三年半,一天也未間斷。在他的“飛行日記”中,大部分內容以飛行活動為主,包括警戒、練習飛行和空戰,一小部分記載了飛行人員的生活,包括食宿、戰友往來和聚會、讀書報、體育娛樂、寫信等等。1937年上半年,日記中沒有戰事,但空軍活動仍然是緊張的,飛行人員(不論是見習軍官還是正式軍官)都要逐日參加警戒、練習飛行、學習理論及技術和待命,到了19377月至1938年末,日記完全是初期抗日空戰的紀實。

武漢作戰 擊落第三架日機

  抗戰全面爆發後,龔業悌順應戰局轉戰南北,他曾駐防南京,保衛過京滬杭,也參加過“8·14” 上海大空戰,在819日單獨擊落日九六式重轟炸機一架,92日又擊落九五式水上偵察機一架。

  戰爭中,飛行員的腳步永不停歇。1938年,他又飛西安、過襄陽、赴漢口,保衛大武漢,親歷了“2·18”武漢大空戰,單獨擊落九六式驅逐機一架。後又飛廣州、南昌、九江等地,警戒、攔截、尋殲在中國空域伺機轟炸的日機和轟炸日艦船,他多次飛赴新疆哈密,協飛蘇聯援助中國的飛機。

在龔業悌的日記中,有關武漢空戰的記載驚心動魄。

  193712月,日軍侵佔南京後,溯長江西犯。翌年春,日軍航空兵開始重點對武漢地區空軍基地進行連續大規模空襲,企圖摧毀其空中抵抗力量,中國空軍在蘇聯空軍志願隊配合下,英勇抗擊。1938年上半年,中國空軍曾與日機多次空戰,其中規模較大的有三次,分別是218日、429日和531日。

  21812時許,日軍轟炸機12架在驅逐機26架掩護下進襲武漢。中國空軍駐漢口、孝感的第4驅逐機大隊所屬3個中隊,在大隊長李桂丹率領下先後起飛驅逐機29架迎擊,共擊落日機13架,擊傷4架。大隊長李桂丹等5人陣亡,損失飛機5架,傷5架。日記中,他對這一天的描述如下:“今天,一個極可歌頌而榮耀的日子,在武漢的蒼穹,我們大隊的同伴和敵機展開了一場激烈空前的空戰……我們都混戰在一團,數十架飛機上下一串串地連著,在歷史上,在東亞這種大規模的空戰是空前的。”

  空戰中,他擊落一架敵機,日記中寫道:“在測定已準確到達我的機槍400

公尺的有效射程時,就開始扣動裝在左右機翼上的兩挺斯卡斯機槍,向敵機不停地猛烈射擊。從發光彈的指示中,可以看到這兩挺機槍的子彈已在400公尺交叉處準確地擊中敵機座艙,擊斃了日機座艙內的日飛行員,敵機一震,突然翻滾在空中便失蹤了。原來它已被我擊落下墜到黃陂的田野裡,這是我擊落第3架日機的記錄。”

1938920日經重慶飛成都時,龔業悌第一次空中鳥瞰重慶。他在當天的日記中寫道:“重慶的市街,從我們的右翼下擦過去,看來市塵商業都是極繁衍的,我們應歌頌這萬頃的江流,不是她,在這萬山窮壑固住的城邑不會有這樣的景象的。”

跳傘被誤遭遇捆綁

1939年初,龔業悌隨部隊又一次來到重慶。

當年53日中午117分,成群的敵機從東北方向侵入重慶市區進行轟炸。這時,天空中出現37架中國空軍戰鬥機——龔業悌和他的戰友們一道向侵略者發起迎頭攻擊,許多重慶市民不躲不藏,在地面上見證了這場戰鬥。

這是一場註定載入史冊的空戰,大量中國空軍的出現完全出乎日軍意料,他們展現出的強大戰鬥力更令日軍膽寒。當天的戰鬥中,日軍45架飛機幾乎全部中彈,兩架飛機起火自爆,日軍15人被擊斃。

在這次空戰中,龔業悌率領僚機勇敢闖入敵人轟炸機群形成的密集火網,先後向敵機群發動7次攻擊,並將兩架敵機打得冒煙。當他追擊敵機到豐都上空時不幸中彈,被迫跳傘。由於他說的是湖南話,當地村民一時沒聽懂,竟把他當成鬼子綁起來。不過誤會時間不長,村民們很快搞清他的身份,把他抬到豐都醫院治療。

因為“5·3”空戰英勇作戰光榮負傷,龔業悌榮獲航委會記功1次,頒傷榮臂章1方。傷好後,龔業悌又重回藍天,投入到抗擊日寇的戰鬥中。

在重慶收穫愛情

1940913日是龔業悌入川兩周年紀念日,他遭遇了抗戰以來最慘烈的一次空戰。

這一天,日軍最先進的零式戰鬥機首次投入實戰,在璧山縣上空伏擊中國軍隊。由於敵我戰機性能差距太大,龔業悌駕駛的7533I-16戰鬥機多處中彈,身負重傷的龔業悌頑強地把飛機開回遂寧機場。

9·13”空戰後,龔業悌因傷再也無法飛上藍天。在重慶空軍醫院療傷期間,他獲取了護士長聶夔君的芳心,兩人相愛後在成都結婚。

1949年,龔業悌在重慶參加“兩航起義”,任護產委員會主任。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後,他出任民航西南分局抗美援朝委員會副主任,組織捐資捐物用於向蘇聯購買飛機大炮。此後他移居瀋陽,在瀋陽航空工業學院工作。

1980年,龔業悌當選瀋陽市政協委員。他把後半生致力於促進兩岸人民的友好往來,收集、整理參加抗日空戰人士的

資料,並把自己保存的珍貴資料捐獻給國家有關部門。

19961229日,龔業悌在瀋陽逝世。

重慶晚報記者 吳娟 陶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