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空戰

 

時間:民國二十八年五月三日

地點:重慶附近上空

作戰經過:

民國二十八年日本天長節,敵人想報復二十七年四二九武漢空戰,二十一架飛機被擊落之深仇,在漢口集結大隊飛機,擬遠襲陪都重慶,可是因長江沿岸天氣不佳,只好忍氣吞聲作罷。

五月三日當天,天氣晴朗,敵以四十五架新式轟炸機,於午後背著太陽,利用反光掩護進入重慶,我駐防空軍部隊知敵人來襲,必對我同胞施以慘無人道之轟炸,遂立即升空迎著刺目的陽光,對敵人奮勇迎戰,敵人雖於驚慌中亂投炸彈,殺傷了我不少同胞,但   敵機亦被我空軍擊落達十架之多。

死傷慘重的重慶大轟炸

1938年日軍開始對重慶進行轟炸,主要作戰部隊陸軍有第12596098飛行隊、第一、第三飛行團;海軍有第一、第二、第三聯航隊。飛機保有量在300架左右。據統計,在長達5年半時間裡,日軍對重慶空襲總計218次,出動飛機9513架次,投彈21593枚。

軍事史專家李意志指出,對重慶轟炸最初由陸軍擔任,“1939年春大本營令海軍航空隊接替陸軍恢復對重慶的轟炸。當年53日,日海軍第2聯隊的21架三菱96轟炸機和2496陸攻機襲擊重慶,次日,日機27架再襲重慶,轟炸中廣泛使用燃燒彈,重慶損失慘重,史稱五三、五四大轟炸。此後的六五較場口大隧道慘案也是海軍幹的。

1940年,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前,將最新研製的零式戰機投入中國作實戰檢驗,重慶成為其靶場。當年819日,日12架零式戰機在宜昌加油後,首次護航對重慶的轟炸,日投入轟炸機143架,轟炸殃及2000多戶居民,死傷逾千,史稱八一九大轟炸

1941年底因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海軍航空隊孰數調海外,繼續由日陸軍轟炸重慶。 罪責 誰下的轟炸令?唐潤明說,是日本天皇和軍部,這一點沒有疑義。

19381021日武漢淪陷,25日裕仁天皇就向侵華日軍下達第241號大陸令,要求日軍實施航空進攻作戰,摧毀敵意志122日,日大本營報經裕仁批准,下達第345號大陸作戰令,攻擊敵戰略及政略中樞,消滅敵最高統帥和最高政治機關。在命令第6項中,日軍部還特別指示:對中國各軍可以使用特種彈(毒氣彈),但使用時必須嚴守秘密,不留痕跡。”1225日下午,日陸軍第一飛行團團長寺倉正三在漢口向第60戰隊正式下達轟炸重慶的命令:此戰攻擊重慶市街,震撼敵政權,挫敗敵續戰意志。

次日,日60戰隊的22架中島97轟炸機開始了對重慶的首次轟炸。

1940513日,日大本營下達轟炸中國大後方的《陸海軍中央協定》,以加速瓦解敵政權。這次行動的代號定為“101號作戰。參戰的日陸軍航空隊由木下敏中將指揮,主要基地在山西運城;海軍航空隊由山口多聞少將指揮,主要基地在漢口。日陸海軍共出動4555架次,投彈27107枚,其中對重慶空襲2023架次,投彈10021枚。“101號作戰歷時110天,是日軍對重慶最大規模的空中作戰。

1941年初,日本為在太平洋上冒險,決定對中國內陸作最後一次毀滅性打擊,實施102號作戰,這一年,日機空襲重慶81次,出動飛機3495架次,投彈8893枚。日軍的目的是想加速結束戰爭,以便騰出手來與英美爭鬥,但他們打錯了算盤!李意志說。 作家、抗戰史專家楊耀健認為還有兩點值得一提。其一,102號作戰中發生了震驚中外的六五大隧道慘案;二是當年8月底,日陸軍第3飛行團長遠騰三郎中將,從離任的義大利駐華大使口中獲知黃山官邸位置後,連夜制定滅蔣計畫。次日上午遠騰親自駕機從武昌起飛直赴重慶黃山。蔣官邸被炸,衛士2人身亡,4人受傷。但兩天后,日軍在漢口聽到蔣介石在孫中山紀念周上的講話,遠騰氣得吐血。

大轟炸受害者、重慶民間對日索賠團團長高原說,劊子手哪有懺悔!李意志認為從軍事角度說,當年直接和間接參加重慶大轟炸的日本軍人不少於6000人,畢竟有9000多架次的飛行,除空中機師外,地勤人員也不少。指揮官包括日中國艦隊參謀長井上成美中將,第一、第二聯合航空部隊司令山口多聞少將、大西瀧治郎少將、華中派遣軍航空兵團司令江橋英次郎中將、第一飛行團長寺倉正三少將和第三飛機團團長遠騰三郎中將等。

從武漢到重慶直飛距離780公里,宜昌直飛距離400公里,但在1938年至1941年蘇軍撤離前,日機幾乎是長驅直入,導致五三、五四等慘重後果,身在重慶的蔣介石為啥寧可讓戰時首都挨炸,也不將駐雲南等地的空軍調來保衛重慶?事情並非那麼簡單,對這段歷史有相當研究的唐潤明說,當時中國的運輸通道惟一沒被日軍切斷的就是滇緬公路,它是抗戰的生命線。中國空軍兵力有限,為保全大局,蔣介石有時只能眼看著重慶被炸。另外一個原因是,重慶空軍還沒有建立起有效的預警系統,裝備極差。李意志說,自19409月的璧山空戰為轉折,日零式戰機擊落擊傷我機27架,我空軍喪失了制空權。零式機升限可達7000米,我高射炮拿它沒辦法,更主要的是,日本想通過以炸逼降,但重慶的不屈,為整個大局付出了代價!

記者 張衛 趙丹萍(實習) 李珩(見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