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空戰

 

1939年,敵機於58日、611日、101日、114日轟炸了成都。其中,以611日轟炸造成的損失最大。是日下午730分,敵機27架從東北方向成品字形向成都襲來。早已接到情報在高空巡邏的中國國民黨空軍第五大隊,在大隊長岑澤鎏率領下撲向敵機群,與敵機展開成都上空的第一次大空戰,擊落敵機3架、擊傷數架。由於空戰發生在黃昏,我空軍捕捉目標不易,乃使敵機竄進成都上空,並在市中區鹽市口一帶投下了大量炸彈和燃燒彈,引起大火。是日,成都市民被炸死226人,傷五人,損毀房屋 4 700多間。被毀房屋中,除平民住宅和工商店鋪外,還有華西大學、省立成都師院、華陽縣中學等文化機構。

1939114日,敵重轟炸機54架分兩批空襲成都。第一批27架,以縱隊密集方式竄至我空軍轟炸機基地——鳳凰山機場投彈。第二批27架,以品字型密集的方式,竄至我空軍戰鬥機基地——溫江機場投彈。然後,兩批敵機轉向成都市中區投彈。是日,中國國民黨空軍第五大隊分兩批迎敵:第一批是第17中隊、第27中隊的蘇制I15戰鬥機14架,在成都至溫江上空巡邏;第二批是第26中隊的I16戰鬥機6架,由副大隊長王漢勳率領,在溫江上空佈防,第29中隊的I15戰鬥機9架,由隊長馬國廉率領,在成都上空佈防。

當敵機第一批 27架轟炸機從 4 000米的高度進入我空軍警戒圈時,被我空軍第26中隊的段文鬱首先發現,立即發出攻擊信號,率僚機石幹貞從敵後上方的高空俯衝下去,作上下左右各方的猛攻。段文鬱緊追敵機至成都東北70公里的中江縣上空,終於擊落敵機 1 架。段文鬱也遭敵密集火力攻擊,腿部負傷,因失血過多,昏迷於機中,以致墜落于金堂縣附近犧牲。

29中隊在成都郊外,與從西北向東南飛行的第二批敵機遭遇。第29中隊副隊長鄧從凱率先撲向敵機群的領航機,經激烈戰鬥,將其領航機擊落於簡陽縣三岔壩的觀音橋約10餘公里的山坡上。事後,四川省防空司令部派劉景軾前往敵機墜落現場對飛機殘骸進行檢查。劉景軾組織民工將殘機抬運至仁壽縣文公場,再由汽車運回成都,並將在機上檢查到的檔、地圖及3張圖片親自交給航空委員會主任周至柔。經有關部門翻譯查核,證實鄧從凱所擊落的敵機為敵第十三海軍航空隊司令長官奧田喜久大佐的座機。奧田喜久大佐是日本海軍航空兵的轟炸機之王,是被中國國民黨空軍在空戰中擊落的最高指揮官。鄧從凱在攻擊奧田喜久大佐的飛機過程中,亦遭數架敵機圍攻,身負重傷,飛機撞在仁壽縣向家場的一棵大樹而英勇犧牲。鄧從凱是中國國民黨空軍的王牌飛行員之一,生前曾創擊落敵機3架半的紀錄(另一說是5架人1940年初,日本為了迅速結束侵華戰爭,迫使中國人民投降,制定了代號為“101號作戰的陸海軍聯合空襲作戰計畫,妄圖通過對我大後方重要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恐怖性轟炸,摧毀中國人民的抗戰意志。

1940

日寇對成都的大轟炸,主要集中在5710這三個月中。518日和19日,敵機連續兩次夜襲成都,中國國民黨空軍第五大隊飛行員林日尊在18日空襲結束返航時,因夜色茫茫,墜落于成都東門外獅子山殉職。724日午後,敵機36架空襲成都,投彈135枚,轟炸區域為城東一帶,炸死103人,炸傷114人,房屋被毀3425間。是日,我空軍在空戰中擊落敵機1架。 

進入10月,敵機對成都的轟炸達到高潮。4日,敵轟炸機27架,在27架戰鬥機掩護下,於9時左右侵入成都市上空,由北較場一直轟炸到新東門城牆,投彈33枚,炸死我平民32人,炸傷79人,損壞房屋 139間。由於 19409 13日,日寇首次使用最新製造的零式戰鬥機與中國國民黨空軍交戰,致使我空軍在重慶壁山空戰中損失慘重。我空軍為減少無謂犧牲,保存實力,不得不採取在敵機空襲時起飛避警的方法,避免與敵機正面交鋒。

是日,我空軍本與敵機交戰。中國國民黨空軍第18中隊飛行員王其在起飛避警時,因發動機故障,未能跟上隊伍,遭3架敵機圍攻,墜落於雙流縣境內的大腰塘殉職。石幹貞在雙流上空遭敵機兩架攻擊,交戰中被敵擊落陣亡。5日,敵機36架再次襲擊成都,投彈48枚,轟炸區域為今成都劇場一帶。炸傷47人,炸死50人,損毀房屋551間。

12日午後2時,敵機29架來犯,投彈101枚,轟炸區域為皇城暨西北城區,炸死 114人,炸傷 95人,損毀房屋 1272間。平安橋街天主堂、馬道街法國聖修醫院均被炸毀。

27日午後2時,敵機21 架來犯,投彈100枚,轟炸區域為少城公園(今人民公園)一帶,炸死32人,炸傷26人,損毀房屋897間。市國立民眾教育館、甫澄紀念醫院、王銘章上將的銅像基石被炸。

1126日,敵機 53架分 3批空襲成都。中國國民黨空軍轟炸總隊和空軍士官學校的飛機奉命疏散。戰鬥機則分3群飛向鞏崍以西待命,途中與敵機群遭遇,發生戰鬥,我機被擊落5架。飛行教官萬應芬、分隊長王自潔、飛行員劉文林、石大陸,轟炸總隊軍官附員李維強、邢達等犧牲。

1940年底,中國國民黨空軍僅剩下各式飛機65架,而日本空軍在中國戰場上繼續保持數百架的絕對優勢。中國國民黨空軍實際上已無力抵抗日本空軍的進攻了。

1941

1941314日,中國空軍第三軍區司令部據報敵機20多架已飛過沱江向成都侵來,遂令中國國民黨空軍第三大隊的I15戰鬥機11架、第五大隊的I15 戰鬥機20架起飛迎戰。我機群與敵機群在崇慶、雙流上空遭遇,當即發生空戰。此役,由於情報有誤,以為敵無零式戰鬥機護航。結果,在我機群向敵轟炸機編隊發動攻擊時,敵整整一個中隊的零式戰鬥機突然出現。空戰結果,我機被擊落8架,第五大隊大隊長、歸國華僑黃新瑞、副大隊長岑澤鎏、中隊長周靈虛、分隊長江東勝、飛行員任賢、林琚B袁芳柄、陳鵬揚等8人犧牲。是役,是中國國民黨空軍自抗戰以來,在空戰中又一次最大的損失,僅次於九一三壁山空戰

至此,中國空軍的主力飛行員 85%以上已經損失。事後,成都空軍司令楊鶴霄因指揮無力被撤職。第五大隊被撤銷番號,改稱無名大隊,隊員一律配帶字臂章,以示不忘中國國民黨空軍的奇恥大辱。

1941727日,敵機對成都的轟炸達到抗戰以來的最高點。當日,敵機分別從運城機場和漢口機場起飛108架飛機。分4批,每批27架,對成都進行連續轟炸。被炸區域主要為調堂街、少城公園、鹽市口、春熙路一帶,中彈街道達82條。日機共投彈 358枚,炸死 575人,炸傷 632人,毀壞房屋 3 585間。這是自抗戰以來,成都遭敵機轟炸損失最嚴重的一次。

811日,敵機又利用月光兩次夜襲成都。晨510分,敵偵察機1架、戰鬥機9架轟炸機7架侵入成都市區,並低空攻擊太平寺、鳳凰山機場。當敵機轉至溫江、雙流機場掃射時,在溫江附近與我無名大隊第29中隊的4架飛機和第四大隊的1架飛機遣遇,發生空戰。是役,我空軍擊落敵機1架,而自己損失慘重,被擊落4架。副隊長譚卓勵、分隊長王崇士、黃榮發,第四大隊飛行員歐陽鼎分別在溫江、華陽、新律、仁壽等地被擊落陣亡。我機場上也有7架飛機被炸毀。831日,敵機27架空襲成都。此後,日本大本營為了籌畫對美作戰,遂結束了1941年的夏季攻勢。92日,敵海軍第11航空隊撤回原基地。912日起,敵陸軍航空隊也停止了對內地的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