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三壁山空戰

 

1940912日,日機竄犯重慶,中國空軍大機群傾巢而出圍攻日轟炸機。而日零式也出戰尋殲我機群,但由於時間差的關係,雙方錯過。零式在返航前對我廣陽壩機場進行了掃射,我方則由於各機耗油量不同,當帶隊指揮機請示返航後,許多燃油告竭的飛機競相降落白市驛機場。一時間,方寸大亂,幸好沒有日機來襲才避免了一場災難。各機加滿油後紛紛飛返成都方向,降落溫江機場。唯有第4大隊鄭松亭中尉的伊-152由於降落時機輪輪軸損壞無法起飛而獨自停留在白市驛等待備件。

1940913日早八點鄭松亭中尉的伊-152終修復,同步傳令他飛赴遂寧機場與將到那裡的大部隊集合。正當他已經駕機起飛爬高之際,地面又打出了代表“緊急降落”的紅色十字布。他馬上重新降落,場站人員通知:“重慶至遂寧的電話不通,可能遭到漢奸破壞!速傳空軍前敵總指揮毛邦初司令的口頭命令,所有在遂寧的‘飛機開車待命,領隊注意無線電指揮’”。鄭松亭中尉立刻再次起飛,為了避免沒有無線電及導航設備的伊-152迷航,他謹慎的向北找到涪江,再沿著蜿蜒的河谷向西北方向前進。而此時於12日疏散到溫江機場的3個大隊已于拂曉之時便編隊飛往遂寧機場,完成了加油、集結。早上,重慶空軍情報台據報通知:“8:10,日機18架由武昌起飛向西”,隨後又得報“續有11架、27架先後兩批由漢口起飛”。至9:34,複報“已經在魚洋關發現日機8架”,但是型號無法識別。於是我遂甯大機群於10:45分批起飛前往攔截,鄭松亭飛抵遂甯時沒有和大部隊遭遇。待他降落後發現有兩架伊-152由於故障沒有起飛,鄭松亭馬上報告機場地面指揮官劉志漢重慶口頭命令,方知起飛是成都地區司令部下的命令。但此時要召回大機群為時已晚……

11:30,敵海軍飛機56架進入重慶上空,我戰鬥機群聞訊前往市區,但待我機抵達時未發現敵機。11:42,正在搜索中的我機發現敵機一群向東逸去,此刻發現地面重慶市區已被轟炸。待我機正要追趕時,領隊機獲知有敵機將後續到達,於是我機奉命飛返遂寧加油,各僚機跟隨長機轉變航向回航。一場惡戰似乎就這樣被避免了。

血灑璧山;日本海軍第12航空隊零式11型塗裝

突然,我方發現有日本三菱97式轟炸機數架,還有一批不知名的陌生飛機。飛行員判斷這是日軍新式的俯衝轟炸機,我們可以大幹一場!誰知,全然不是這樣的。這是日12航空隊由近藤大尉率領的13架零式戰鬥機!他們待所護航的96式陸攻轟炸完返航時假裝跟隨回航,然後根據在我重慶附近盤旋的三菱97式司偵機的通報,突然又殺了回來。於是,在壁山上空,雙方遭遇了。位於第23中隊隊尾第2分隊長機的王廣英中尉突然發現從高空中直竄下一白點,以可怕的速度沖向後上方的I-16機群。幾乎是轉瞬之間,I-16的帶隊長機、第24中隊長楊夢清的座機當場起火下墜。

有日機偷襲!王廣英中尉意識到了情況的危急,立刻用雙腿夾住操縱杆,雙手握拳豎起大拇指高舉,示意後方兩架僚機爬高成戰鬥隊形。後方的康實忠少尉立刻爬升,而另一僚機李躓中尉卻沒有覺察敵情,王廣英用手指向日機方向。李躓發現高速穿梭的莫名日機,卻不但不爬高占位,反俯衝而去。王廣英拼命搖晃手臂要求僚機返回戰鬥位置,李躓一邊癡傻般回望長機,一邊不聽使喚地繼續下降。無奈中,王廣英帶領康實忠殺向混戰中的機群。

王廣英發現多架日機在追逐我I-16,他卡準時機,切入內圈咬上了其中一架便扣動扳機。但也幾乎與此同時,一道彈流從後方而來射入座艙,儀錶盤當場粉碎,幸得有鋼板保護要害部位,但腹部和腿部還是中彈,一炮彈殘片從左腳穿入腳板,頓時血流如注。在巨大的傷痛中,王廣英仍然保持清醒,可是他猛的發現座機左翼中了一發炮彈!左翼隨之折斷,飛機隨即進入螺旋。借助離心力的幫助,王廣英一解開安全帶便被摔出座艙。幸好開傘順利,他懸浮在空中緩緩下降。日機見狀,立刻沖過來掃射,槍炮齊發,企圖將中國飛行員斬盡殺絕。這一暴行已經在三年多的抗日空戰中多次上演!王廣英注視著那架莫名敵機,待他再次進入開火後便作假死狀,才躲過敵機,待其第三次進入時,便停止了攻擊只是圍繞降落傘轉圈觀察,王廣英一動不動繼續垂吊。由於無法控制降落傘,他落到一片樹林中,日機方離去。而王廣英這才解開傘帶扣,落到地面呼救。

此時空戰剛剛進入白熱化階段,一時間敵我難分,只見數十架飛機在空中穿梭、激戰,機炮聲、機槍聲和飛機中彈的爆炸聲響成一片,只見頻頻有人跳傘飄落空中,飛機的斷翼殘片像落葉一樣在空中飄落。由於中國空軍各機之間缺乏相互聯繫的通信手段,各機之間只是各自為戰,根本無法互相配合支援。而今天的莫名敵機速度異常快,機動性也遠在我伊-152、伊-16-10之上,我機以往的高速+盤旋戰術根本無法應付。中國空軍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中。我唯有採用不斷的急轉彎來規避日機咬尾。而這樣又會損失能量,導致掉高度。在開戰5分鐘後,整個空戰區域由3500米急降至1000米左右空域。我機已經沒有多少迴旋的餘地了!

漢口上空的 A6M2 11 型,隸屬第 12 海軍聯合航空隊

又過了56分鐘,還在空中的第4大隊飛行員徐吉驤中尉突然發現他風擋前的滑油箱破裂,滑油噴濺到風擋上模糊了視線,徐吉驤只好把頭伸出機艙外瞭望,不料飛行風鏡也被鋪面而來的滑油覆蓋,情急之下他只好摘掉風鏡眯起眼睛將頭伸到座艙外,艱難地操縱著飛機。格鬥中,徐吉驤發現自己的座機無論爬升、滾轉、下降還是加速均不如這種兇猛的日機,唯有盤旋半徑尚可和敵機稍比一下高低。雖然他多次占位咬上了日機,但是偏偏他座機的機槍扳機調的太緊,射擊時總是慢半拍,無法把握來之不易的戰機。雖然這樣,徐吉驤仍然沒有脫離戰場,因為他認為日機由漢口、宜昌勞師遠襲,油料必然不足支撐久戰,只要在堅持一段時間,便可以利用日機油盡返航的時機予以打擊、糾纏,那時便可以挽回一點面子。也就是這樣的想法,使得大多數的中國飛行員在空中苦苦鏖戰。不料,這次不行了!因為這種“莫名日機”是上文所述的零式11型。他的性能遠在伊-152、伊-16-10之上,可以認為,敵我雙方的戰機性能差了一個數量級還多,如此之下,如何還能奢談“取勝”?在戰鬥中,徐吉驤的座機被莫名日機連續咬尾多次,遭受了十幾次攻擊,已經被打得體無完膚,敵機射彈密集,徐吉驤座機上連細細的翼間張線都被打得卷起來了。徐吉驤感到自己四周的防彈鋼板被子彈敲得叮叮作響,所幸他還沒有中彈。最後,他座機發動機的潤滑油漏光了,這架伊-152在璧山上空停車。徐吉驤迅速判斷了一下形勢,決定不跳傘,以免被兇殘的日機沖傘射擊。他躲掉日機攻擊後奇跡般的迫降在一片稻田裡,飛機被摔得七零八落。幸好燃油、滑油均已耗盡,飛機沒有燃燒。徐吉驤機智地躲在座機殘骸內,等盤旋在頭頂的兩架日機離去後,才爬出完全損壞的座機。當時璧山上空的空戰還在激烈進行,所以當地民眾沒人敢跑到徐吉驤的墜機前來,他們只是聚集在遙遠的樹林邊,往這邊比劃著,等到日機散去,才前來救助,此時,連老百姓都知道中國空軍今天遇大難了……

雙方戰局;

將近半個小時的空戰後,我方發現,這種莫名的戰機的續航力遠遠超過所有中國飛行員的想像,仍然沒有退卻的意向,反倒愈顯凶相。我方戰鬥機已經無法支撐了!再打下去,中國空軍僅有的一點戰鬥機力量也將煙消雲散了。最後,第3、第4大隊的飛行員終於再也無法再戰了,紛紛打散了隊形單機脫離戰場,遙遙欲墜地返回基地。每一架能夠返回遂寧的中國戰機,身上都背負了重重彈痕。遂寧基地跑道上淩亂地停放著死裡逃生的中國空軍僅存的戰機,如果日機乘機偷襲,那麼中國空軍真的要全軍覆沒。第3大隊第28中隊長雷炎均中尉曾經于1937年隨擊落日“驅逐之王”三輪寬的陳其光少校在山西戰場以寥寥5機對抗日陸軍航空隊的加藤王牌戰鬥機中隊,並不示弱。而今天的遭遇讓他落地後不禁英雄淚滿襟:“飛機差別太大,根本沒有還手機會還手!”望著傷痕累累的戰機和慘烈的損失,在場人員無一不黯然淚下。是日晚,據遂寧基地統計,得以返回的飛行員中,受傷者計8員,犧牲者計10員。中國空軍空中損失戰機13架,迫降損失戰機11架,計24架。而日軍方戰報稱“擊落支那空軍機27架,(倭寇)大獲全勝。”這與我們的實際損失其實相差不遠。

9.13”空戰之後,國民政府大為震驚,914日早晨,軍委會委員長蔣介石召開緊急會議,在會上,他認為空軍“太不中用了”,要派大機群前往復仇。對此,與會空軍人員都感到心情無比複雜。據稱,第4大隊劉宗武副大隊長曾起立說了以下一段話:“……我是航校三期,您的學生,今天為了救國家,救同胞,我萬死不辭,心甘情願,勇往直前。但是也要讓日本人付出一定代價才好。我們的飛機,本來在數量上品質上就都不如他們,如今他們又拿出今年新出的飛機,來打我們十年前的舊貨。我們連還手的機會也沒有,這樣的犧牲有什麼意義?我報告您以後,為服從命令,我必定死給您看!”

雖然飛行員們明知再次出動挑戰昨天異常兇殘的“莫名日機”將有可能無法返航,1940914日早晨,按照指揮機關“抗戰到底”的命令,遂寧基地還是推出了9架還能飛行的伊-152。為了繼續和日本人戰鬥,特別選出了9名飛行員來執行這一幾乎無法生還的悲壯任務。昨天由於錯過了大部隊而沒有參戰的第4大隊飛行員鄭松亭中尉義不容辭的參加了這支隊伍,他做好了血灑長空的準備,甚至沒有帶平時飛行時裝在座椅後的行李袋。在壯士一去不復還的氣氛中,9架伊-152朝著重慶方向編組飛去,全隊上下都等著日機出現。但是,不久後領隊長機劉宗武通過無線電得到了返航命令。這隊懷著必死決心的機群向著成都方向直接返航了——仗還要打,仇還要報,但是中國空軍這些所剩無幾的經歷過戰火的飛行員太寶貴了,他們應該在重慶上空攔截日本轟炸機;應該在航校裡培養新鮮血液;而不能這樣無畏的犧牲了。

我損失的13架飛機,墜落大興鄉9架、獅子鄉3架、福祿鄉1架。墜機殘骸經縣政府派保甲壯丁武裝保護,後由空軍總站機務人員拆卸堪用零件後運回機場,我負傷飛行員王特謙、武振華、王廣英被尋獲,包紮後送返。另迫降福祿鄉1架基本完整,如修理後尚堪用,但由於看護人員吸煙不幸焚毀。空戰結束後,璧山縣民團隊員立即前往搜尋,到22:00,已尋獲10具遺骸,烈士骸骨經清洗用白布包裹,並趕制了10口棺材裝殮,上覆國旗。147:00,璧山縣黨政軍民及中國空軍代表等召開公祭大會,為避免民眾知曉事情,也防日本特務探知我實際損失情況,僅以4車載棺木4具前往,而另外6具棺木則於15日晚間秘密運至空軍第二總站。

1940914日,航委會電告四川政府,嘉獎璧山、銅梁“熱忱協助,愛護備至之誠,實堪嘉慰”,特授予銅梁縣獎金法幣200元,璧山1600元。

日方損失;

對於具備高度優勢又有裝備的優勢日本戰鬥機來說,這無疑是一次一邊倒的戰鬥,隨著天空的逐漸平靜,日機陸續返回了宜昌,最後一架北畠三郎戰機於下午420分降落。通常情況下,日本出版物對這次戰鬥的戰果記錄為擊落30架,也有些則記載為擊落27架,自身無一損失。這個戰果是怎麼來的呢?指揮官的進藤大尉聚集12名參戰飛行員,把大家彙報的戰果進行了統計,並結合自己從高空觀察到的情況,形成了戰果詳細報告,根據這份報告,新聞報導也進行了大量的宣傳。

進藤三郎 大尉 I-15×1(確實) 1架 隊長機,最初擊中了一架I-16(楊夢青上尉),然後擊落了I-15一架(王廣英中尉機) ,與光增,山谷,平本機一起返回宜昌。

北畠三郎 一空曹 I-16×1(確實) 最初的一擊使就使中國空軍右翼I-16×1(不確實) 2架 的一架I-16空中解體 I-15×1(地上擊破)

大木芳男 二空曹 I-16×2(確實) 擊落的第一架I-16是中國空軍楊夢I-15×2(確實) 4架青上大尉的帶隊長機 I-15×1(不確實)

藤原喜平 二空曹I-15×2(確實) 1

山下小四郎 空曹長 I-15×2(確實) I-16×1(確實) I-15×2(末田機一起同) 5I-15×2(地上擊破)

末田利行 二空曹 I-15×3(確實) I-15×2(山下機一起同) 1I-15×2(地上擊破)

山谷初政 三空曹 I-15×3(確實) 2I-15×1(3機共同)

白根斐夫 中尉 無 1架 掃射跳傘後王廣英中尉的傢伙,原內閣書記官白根竹介的兒子。

光增政之 一空曹 I-15×2(確實) I-15×1(3機共同) 2

岩井勉 二空曹 I-15×2(確實) I-15×2(不確實) 2

高塚寅一 一空曹I-15×1(確實) I-15×2(不確實) 3 I-16×1(不確實)

三上一禧 二空曹 I-15×2(確實) I-16×1(確實) 2I-15×1(不確實)

平本政治 三空曹 I-15×2(確實) I-15×1(3機共同)

指揮官進藤上報的戰果和宣傳媒體的報導,顯然產生了差異,為什麼呢?也許白根斐夫中尉的家庭背景,是產生這種區別的原因。應該說,當時零式戰隊沒有幾個空戰老手,有半數飛行員甚至在空戰開始的時候忘記丟掉了副油箱。

根據當時的中國空軍的記錄,出擊第三,四大隊的I-15 25架,I-16 9架,在空戰中13架被擊落,11架受傷迫降,飛行員戰死10人,負傷8人。

在後來的宣傳中,這次出擊被渲染為270的戰鬥。事實上,戰鬥中大木,藤原,高塚,三上的戰鬥機均中彈受傷,在宜昌著陸時,高塚機因為起落架受損,在迫降時損毀,因此實際損失應該是損失1(當然,零損失也可以強辯為在空中戰鬥時沒有一架被擊落 )

中方傷亡;

中華民國空軍第一路軍司令官毛邦初關於敵我空軍交戰情況的戰鬥要報(1940913日)

戰鬥要報 九月十三日於空軍第一路司令部(廿九年)

敵情據情報電臺報稱:八時十分,敵機十八架由武昌起飛向西。八時二十四分,敵機十一架由武昌起飛向西。八時二十五分,敵機廿七架由漢口起飛向西。

據重慶情報所報稱:九時五十分,官店口發現敵機廿七架向西飛。十時零九分通過小關,十時五十七分過長壽。另九架于十時四十一分過龍駒壩西進中。

十一時十分,敵偵察機二架先後飛臨市空監視。十一時廿分,敵機多架過隆盛,十一時廿四分過茨竹,逼近市空。十一時卅分,敵機九架在南岸俯衝投彈,旋即東逸。十一時卅五分,第二批廿七架在國府路、上清寺兩路口一代投彈逸去。以上所述與敵機動向圖略有出入,因動向圖系經事後整理,非當時之實際情形。

我軍狀況

I-16式機九架、I-15式機廿五架,先後于十時四十五分及十一時零三分由遂寧起飛,十一時四十二分達到渝市。遙見敵機大編隊一群,上有模糊之白點若干(按即系敵驅逐機)。該批敵機投彈後即東逸,因我距離過遠,未予追擊,即於市空環繞兩圈,此時敵轟炸機投彈後已遠遁。

遭遇敵驅逐機及戰鬥經過

十一時五十七分,敵轟炸機逸去後,而奉節又發現敵機九架西進,乃命我機飛回遂寧。十二時一分,我機群于白市驛西方十餘公里處對正遂寧航向飛行。E-15群之高度約為四千五百至五千五百公尺,I-16群在其上,高度約六千公尺。此時突右敵機約30餘架,大小兩種型式,大者收輪有座罩及無線電杆機槍約六挺,內一挺似為二公分五以上口徑之小炮。小者為九七式,數較大者少,均由左側向我機群襲擊。I-16群首先接觸,I-15群亦隨即應戰。敵機以其優越之性能,升高及脫離均能操縱自如,縱雖墜入我機射程之內,不一秒鐘,亦即兔脫遠去。鏖戰約二十分鐘,我機受傷頗多。戰鬥中我二機跳傘,數架被擊墜落,五架迫降白市驛。總領隊鄭大隊長雖手足均受彈傷,但仍奮勇迎敵,援救友機多架,戰鬥終結,掩護各機費犯遂寧。渝市始于十三時五十分解除警報。 

戰鬥結果

綜此戰役,我機傷損十一架,毀十三架,人員傷九員,陣亡十員。至於敵機,則有數架冒白煙,歷久未消,當系受傷(但尚未獲得地面發現敵殘機報告)。又有敵機之機翼斷片由空墜下者(亦尚未獲得地面報告,恐系敵下油箱墜落之誤)。又當日空戰時白市驛附近監視哨報,來見敵機墜落兩架(嗣該哨複報,前報墜落系敵機俯衝低飛之誤)。

得失檢討

次役敵以最新機種參加空中各兵種之連合戰鬥,以其九七式對我I-16,另以其較九七為優越之一種專對我I-15式,背向太陽,利用高度分為上下二層,向我分進突擊,綜其性能速度,均較我為優越。我機則以性能關係,利於三千公尺高度作戰,故敵先占高度之優勢。我機性能太差,速力、升空力、火力均較敵機遠遜,除防禦外,幾無還擊之機會。故全戰鬥中,我機之取得發射之機會實屬寥寥,勝敗之因果昭然若揭。幸我軍精神旺盛,始終團結一致,雖傷亡慘重,但無一離隊者。親愛精誠,生死與共,實為此次減少損害之總因。而愛護器材之心由切,雖於人機兩均受傷之困苦中,均能將飛機勉強飛回基地,此點確為難能可貴。

參戰傷亡人員及損毀飛機詳表

職級 姓名 傷(亡) 原因 機種 號碼 損傷(毀) 原因 備考

第廿四中隊上尉本級隊長 楊夢青 (亡) 空中飛機中彈著火,人跳傘致腦震盪,面頸均灼傷,左腿骨折斷。 I-16 2415 毀 空中飛擊著火焚毀。

第廿一中隊中尉本級隊員 黃棟權 (亡) 空中被擊重傷,隨機墜落,身粉碎 I-15 2104 毀 被擊落墜毀

第廿一中隊中尉本級隊員 余拔峰 (亡) 空中被擊重傷,隨機墜落,頭碎,下肢碎斷,腰及臀部碎爛。 I-15 2115 毀 被擊落墜毀

第廿八隊隊員 雷廷枝 (亡) 空中被擊重傷,隨機墜落,頭顱壓碎,腹部破裂,上下肢複雜骨折 I-15 2113 毀 被擊落墜毀

第廿三隊分隊長 何覺民 (亡) 空中陣亡,隨機墜落,鼻樑骨中彈穿入腦內,下頜裂,右臀複雜骨折 I-15 3206 毀 被擊落墜毀

第廿三隊中尉本級隊員 劉英役 (亡) 空中飛機重傷迫降,人面部及體上下肢複雜骨折。 I-15 2309 毀 空戰迫降毀

第廿三隊中尉本級隊員 康保忠 (亡) 空中飛機重傷,人跳傘,複墜於樹上,頭椎骨折,面部切傷,左踝骨折 I-15 2306 毀 機重傷,人跳傘後墜毀

第二十七隊隊員 張展鴻(亡) 空中飛機著火,人跳傘,頸部火傷,右下腿骨折,腦震盪 I-15 2301 毀 空中著火焚毀

第廿八隊分隊長 曹飛 (亡) 空中被擊,隨機墜落,顱底骨折,右耳部切傷,口鼻流血 I-15 2308 毀 空戰被擊落墜毀

第廿一隊中尉本級隊員 司徒堅 (亡) 空中被擊斷右腿骨,跳傘,顱底骨折,顏面切傷,兩小腿複雜骨折 I-15 2123 毀 空戰被擊傷,人跳傘後墜毀

第四大隊上尉本級大隊長 鄭少愚 傷 右手彈傷,左足部破片傷 I-15 2101 傷 被敵擊中,儀器板分裂,無線電機中一彈,上翼中五彈,下翼中十四彈,第七片塊中一彈,螺旋槳中二彈,左機輪中二彈,機身中十八彈人機均傷,飛回基地。

第二十一隊上尉本級大隊長 陳勝馨(傷)被擊穿左手掌 I-15 2301損 機身左前面中廿一彈,左方向舵操縱線擊斷二條,右斷一條,螺旋槳中部中一彈,裂孔數寸,左排氣管中一彈,包皮中九彈,左輪腿中三彈,左下輪根中三彈一炮彈,下油箱中二彈,安定面左支柱中一彈,面上中三彈,方向舵升降各中一彈,中翼中五彈,左上翼中二彈人機均傷,飛回基地。

第二十一隊中尉本級分隊長 王特謙 (傷) 彈傷左足 I-15 2108 空戰,鋼線折斷,機翼脫落,人跳傘 該機系廿七年十月接受,發動機曾換過一次。

第二十一隊中尉本級分隊長 武振華(傷) 左手掌彈傷,胸部及腰部碰傷 E-15 2116 毀 空戰被擊傷,迫降翻毀。

第二十二隊中尉本級分隊長 龔業悌(傷) 彈傷足部 I-16 7533 損 左中翼中二炮,左前方機身因炮彈爆裂炸傷多處,機身前上方中二彈,滑油箱中一彈。 人機均傷,飛回基地。

第二十三隊中尉本級分隊長 曾培複 (傷) 彈傷足部 I-15 2327 傷 右上翼中六彈,左上翼中三彈,右起落架中一彈,右支柱中一彈,安定面中五彈,升降舵中三彈,方向舵中五彈,機身頭部中十三彈,右機輪擊破,滑油箱擊漏。人機均傷,飛回基地。

第二十三隊中尉本級隊員 徐吉驤 (傷)微傷 I-15 2310 損 中彈卅發,發動機被擊,空中停車 該機落遂寧,中彈部位待查。

第二十三隊隊員 王廣英 (傷)左腿部關節被擊斷 I-15 2308 毀 跳傘墜毀

第廿七隊上尉本級隊長 雷炎均(傷)微傷 I-15 3208 傷 中彈數十 該機落遂寧,中彈部位待查

第廿一隊少尉本級隊員 高又新 I-15 2107 損中彈四十餘 該機落遂寧,中彈部位待查

第廿三隊中尉本級隊員 溫炎 I-15 7123 損發動機右前包皮中一彈,發動機中三彈,左上翼中三彈,右上翼中二彈,左下翼中四彈,右下翼中三彈,中翼中二彈,方向舵中三彈,直尾翅中二彈 飛回基地

第廿四隊中尉本級隊員 蔡名永 I-16 713 傷機身中一彈 人安全

第廿四隊中尉本級隊員 周廷熊 I-16 703 損機翼附翼中爆炸彈一枚,發動機右包皮中一彈人安全

共計:人員傷九員,亡十員。飛機傷十一架,毀十三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