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虎隊亞特蘭大迪卡爾布桃樹機場75周年活動

 

美東南區空軍大鵬聯誼會會長喬為智先生,在接受《中時電子報》獨家專訪時表示,中華民國不會在即將於今年924日與25日在於亞特蘭大迪卡爾布桃樹機場(Dekalb Peachtree Airport)舉辦的飛虎隊75周年活動中缺席。

成立於1994年的美東南區空軍大鵬聯誼會,由旅居美國東南部的中華民國空軍退役軍人組成,主要活動地點為亞特蘭大。分散于全美各地的空軍大鵬聯誼會(Chinese Air Force Association)屬於榮光聯誼會的一部份。除了退伍軍人的聯誼外,榮光會也配合臺灣的退輔會從事鞏固僑心與推廣國民外交的工作。伴隨著老一代的凋零,大鵬聯誼會的任務已逐漸由像喬為智這樣的第二代接手。

光榮的家族傳統

於今年接任美東南區大鵬聯誼會會長一職的喬為智,父親便是中美空軍混合團第5戰鬥機大隊29中隊空戰英雄喬無遏將軍。自1979年中美斷交以來,移居美國的喬無遏將軍便積極以戰時與美軍並肩作戰累積而來的情誼,積極以二軌管道推動雙方的軍事合作與民間外交關係。喬無遏甚至還成為第14航空軍協會(14th Air Force Association)成立以來,唯一具有中華民國背景的副會長。

喬為智過去曾服務于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他的兒子喬寶靖也跟隨美軍陸戰隊參加過伊拉克戰爭,祖孫三代都曾為自由世界拋頭顱灑熱血。因此,能夠接下由父親參與創建的美東南區大鵬聯誼會會長職務,看在喬為智眼中無疑是承接了一段光榮的家族傳統。深化中美兩國的傳統友誼與相互瞭解,維繫亞特蘭大僑團的團結與和諧,自然也就成為他所不可推卸的使命。

憶及父親那一代國軍抗戰先進們的愛國熱誠,喬為智感歎道:「過去的10年來,不少空軍前輩陸續歸隊,他們在職時捍衛了領空,卸任後在中華民國最需要他們時,仍然擔任了國民外交的先鋒。在他們陸續歸隊後,做為空軍子弟,自然的接下他們未完成的任務,所以會更努力的建立和美國民間組織、地方政府與民意代表的橋樑。」

在僑界推廣抗戰史

而在向美國社會推廣中華民國的概念以前,大鵬聯誼會首先要讓華僑子弟不要忘記自己的根。從喬為智接任會長一職開始,美東南區大鵬聯誼會便積極配合當時的馬英九政府舉辦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的活動。由於僑務委員會提供的經費十分有限,喬為智表示去年的抗戰勝利70周年圖片展完全是靠亞特蘭大僑胞自行籌款募款才得以舉辦成功。

令他印象最深刻之處,是中共的影響力無所不在。中共駐休士頓總領事館曾經與亞特蘭大僑界接觸,表示願意全額支付舉辦抗戰圖片展的費用。對於此一誘人的提議,喬為智等僑胞以一旦中共的勢力介入就不能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為由直接拒絕了。喬為智表示,抗日戰爭是所有在美華人記憶的一部份,因此即便中華民國政府一毛錢都不給,他們也不會為了錢出賣歷史的真相。

除舉辦抗戰圖片展外,喬為智也以喬無遏將軍的名義,出資支持由中華文化總會與視納華仁文化傳播公司合拍的紀錄片《沖天》在亞特蘭大上映。喬為智表示,喬無遏雖然在《沖天》拍攝以前就已經過世,但是紀錄片中訪問到的許多人都是父親生前的長官、袍澤與部屬,也是自己耳熟能詳的人物。所以為了感謝僑界對自己父母的照顧,他決定出面贊助《沖天》在亞特蘭大的撥放。

這個星期天,為了迎接八一四空軍節79周年,喬為智特別邀請寫有《中國空軍

抗戰記憶》,在海峽兩岸都享有盛名的朱力揚到亞特蘭大演講。提到自己砸錢辦活動的宗旨,喬為智表示:「我辦活動不願意湊人數,而是以活動項目來吸引人,若只有什麼20人參加,我也不在乎,在乎的是來的人都能從活動中得到過去所沒有的,不知道的。」

讓美國人瞭解中國的貢獻

喬為智與其他固守華人社區的僑領最大不同之處,是在於他繼承了喬無遏將軍外向的性格,不懼怕與洋人打交道。比方說此次舉辦飛虎隊75周年的團體紀念空軍迪克西聯隊(Commemorative Air Force Dixie Wing),就是喬為智多年來打交道的物件。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一位來自臺灣或者大陸的僑領,能如喬為智一般與政治立場保守的紀念空軍打成一片。

他指出:「Commemorative Air Force是個民間組織,個人認為這是個很好的機會,將中美雙方民間志同道合的人士結合起來,共同紀念飛虎隊在我們最艱苦時期來華助戰的道德勇氣。同時,做為中國人及華裔美國人,我們的犧牲奉獻往往在美國被遺忘忽略,這也是個很重要的機會,讓我們呈現美國歷史所欠缺的部分。」

提到飛虎隊,美國人首先聯想到的,往往是完全由美籍空地勤人員組成,做為中華民國空軍雇傭兵形式存在美籍志願大隊(American Volunteer Group)。對於有中國人參與的中美空軍混合團,他們則顯得十分陌生。喬為智表示,志願隊的存在類似於法國的外籍兵團(Foreign Legion),而不論這些傭兵的出發點是什麼,他們對中國抗戰的貢獻都不能遺忘。

只是他認為,混合團的貢獻在美國社會是同樣不該被抹煞掉的。所以這次在亞特蘭大的飛虎年會,雖然是以紀念志願隊為主,但是喬為智仍希望利用機會將中美混合團的事蹟傳達給世人。對於有許多人認為只有志願隊可以被稱為飛虎對這件事情,喬為智則強調:「志願隊和混合團都是陳納德將軍指揮的,若說陳納德是飛虎將軍,混合團也可以算是飛虎隊的延續。」

身為中華民國的支持者,喬為智表示無論臺灣是哪一個政黨執政,他都願意協助國軍拓展與美國軍方的文化與歷史交流。他驕傲的表示,自己的父親一輩子都是中國國民黨的忠貞黨員,但是卻也沒有因為陳水扁執政而停止在外交上為臺灣打拼。所以只要臺灣有興趣,他也願意全力配合與支持政府與軍方參加今年的飛虎年會。

去年11月,在喬為智的穿針引線下,時任中華民國空軍副司令的劉守仁中將便帶領了一個代表團訪問美國空軍第23戰鬥機聯隊。在沒有正式邦交的情況下,中華民國空軍代表團成員只能穿西裝進入喬治亞州的穆迪空軍基地(Moody Air Force Base)。然而,中華民國空軍的現役軍人能與美國空軍現役的A-10攻擊機合照,在外交上仍是一個巨大的突破。

左:201511月,喬為智(左三)與劉守仁中將(左五)帶領中華民國空軍代表團造訪穆廸空軍基地,與美軍A-10攻擊機合影留念。(照片來源:喬為智)

右:在穆廸空軍基地內的P-40模型上,左邊漆著美國的五角白星藍底徽,右邊漆著中國的青天白日徽,象徵美軍永遠不會忘記與中華民國血濃於血的那段過去。(照片來源:喬為智)

美國空軍願意如此破例的讓國軍代表團進入穆迪空軍基地訪問,也是在於第23戰鬥機聯隊的前身第23戰鬥機大隊,就是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在歷史傳承上的直接繼承人。從軍事交流的意義上來看,無論美國在外交上承認的「中國」是哪一個,都無法讓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取代中華民國空軍在第23戰鬥機大隊建軍史上的特殊地位。

有趣的是,喬無遏將軍在芷江擔任第5大隊第29中隊分隊長時,由於也曾指揮過派駐于該基地的第23戰鬥機大隊75中隊分遣隊,因此也被美國空軍視為這段歷史的見證人。他在20111111日,接受時任第23戰鬥機聯隊長湯普遜(William Thompson)邀請,前往佛羅里達州麥克戴爾空軍基地(MacDill Air Force Base)參加飛虎年會。

如今,喬無遏將軍雖然已經過世,但是喬為智卻仍能透過父親的關係維繫與第23戰鬥機聯隊的關係,並拓展國軍與美軍的軍事交流。由此可見,飛虎隊在延續美國與中華民國的軍事安全合作上仍扮演著十分特殊的角色。喬為智告訴《中時電子報》:「這也是我想能在今年的飛虎紀念會上傳達給美國人,希望紀念空軍與國防部能從歷史資料能給予協助。」

當然,喬為智也不否認這段特殊的歷史淵源,可能因為中共總體國力的提升與臺灣政府的自廢武功而遭遇到極大的挑戰。他表示:「抗戰的歷史,海峽左岸選擇虛構,右岸選擇忘記。北京與臺北政府的事我無法著力,但這段歷史是全球歷史的一部分,做為美籍華人,這是我的責任傳承下去,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國人是如何在資源匱乏,裝備不足的環境下對抗日本侵略的。」

即便蔡英文政府把這段過去視為「與臺灣無關的外國史」,喬為智表示他也不會放棄站在中華民國的立場紀念對日抗戰。他同時也歡迎大陸民間友人與大鵬聯誼會一起投入今年的飛虎年會。畢竟撇開黨派立場不說,這段歷史本來就屬於全體中國人的。喬為智指出:「我個人希望大陸人士也能參加,真理在正義的一方,北京想要虛構歷史,美國人會同意嗎?」 

摘自中時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