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騎士精神的最後閃光

德國王牌飛行員護送受傷的美轟炸機回基地

 

「空中騎士精神「源於一戰早期。戰爭雙方飛行員在空戰中,始終堅持騎士原則,交戰雙方準備開始空戰前要互相繞個圈子,或者抖抖翅膀,表示對對方的尊敬。然後像以前的騎士一樣開始對沖,發動進攻。雙方空中戰機對決,一方戰機被摧毀,飛行員跳傘,勝利一方則不打跳傘飛行員。

這種「空中騎士精神」隨著空戰的日益慘烈漸漸喪失,無數優秀的飛行員隕落在燃燒的蒼穹。

但是,鮮為人知的是,在激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上空,卻上演過一次「空中騎士」事件。一架德國王牌飛行員駕駛的戰鬥機,護送著一架被重創的美國「空中堡壘」重型轟炸機回到英國基地。該事件一度成為盟軍絕密。但在硝煙散盡後,這最後的「空中騎士精神」終於成為了二戰血與火搏殺中人性光輝的體現。

這次轟炸中,美軍B-17「空中堡壘」轟炸機編隊遭到了德軍戰鬥機的數波攔截和地面88毫米防空炮的猛烈射擊。查理·布朗的轟炸機遭到了德機至少25架次的攻擊,機頭被整個打爛,機身上下全是彈孔,左側的水平尾翼被徹底打掉,垂直尾翼也在空中的疾風中搖搖欲墜。好在B-17有著「飛行混凝土」的美稱,堅固的機體始終堅持著沒有解體。

不過最要命的是一台發動機停車了,其他發動機動力也極具下降,查理·布朗的轟炸機無法跟上回航的轟炸機編隊,慢慢下降,落在了後面,狀況岌岌可危。

查理·布朗努力地將轟炸機保持平穩,不過難以升到高空,只能在德國大地上低空飛機,地面上的人們驚訝地看著這架美國轟炸機搖搖欲墜,拖著長煙向前飛行。或者是德國人都認為這架飛機一定會在前面墜毀吧,所以一路上竟然沒有德軍向其開火。

不過查理·布朗的好運要到頭了,艱難飛行的B-17竟然從一個德軍野戰機場上空掠過。德國空軍終於做出反應。王牌飛行員佛蘭茲·斯蒂格勒中尉立刻鑽自己的Bf-109戰鬥機升空,向踉踉蹌蹌的美國轟炸機直撲過去。

只用了幾分鐘,佛蘭茲就拉近了轟炸機的距離。他一邊接近轟炸機,一邊瞄準,並小心不要被轟炸機機尾的機槍射中。這方面佛蘭茲自己的反面教訓太深刻了,在戰爭中,這名王牌飛行員共被擊落過17次,單單美國人就把他打下過11次。

果然,轟炸機尾部機槍開火了,不過僅僅打了幾發就停止了,但卻命中了佛蘭茲的戰鬥機,不過還在小傷不要緊。弗蘭茲的Bf-109戰鬥機小心地再次靠近轟炸機,發現這架飛機異常地安靜,除了螺旋槳還在轉動,拉動著飛機前進外,全機13挺機槍一點動靜也沒有。

佛蘭茲發現轟炸機受損相當嚴重,機尾的機槍手戰位被削掉一半,剛才那名向自己射擊的機槍手已經是軀體殘缺不堪,剛剛的射擊已經是他臨死前最後的氣力,這讓他非常震驚。

佛蘭茲轉到轟炸機的右側方,發現轟炸機的機翼和機身上到處是大洞,透過彈洞和舷窗他發現一半左右的機組人員都負了傷,其他人在照顧著傷員,只有一名飛行員在駕駛轟炸機。

當他發現美國飛行員注意到自己時,就向獨自駕駛轟炸機的查理·布朗打手勢,要求他降落投降。查理猛地一擺頭,轟炸機隨之一晃,堅決地拒絕了德國飛行員。於是,佛蘭茲覺得要是這些美國人能靠近瑞士的話,他們就能降落在中立國活命。

駕駛轟炸機的查理·布朗看了一眼破損的儀錶盤,檢查了空速,高度和發動機壓力,經過計算,感覺自己如果能夠再堅持一個小時就能回到英國。因此,他命令機組人員把能夠扔掉的東西都扔下飛機。佛蘭茲看到這一幕,知道了美國人的打算,他們始終保持原航向,準備飛越北海回英國。

佛蘭茲突發奇想,希望幫助這些勇敢的美國人。他檢查了一下航向,發現美國人其實已經偏航而自己還不知道。於是他連打手勢給分不清航向的查理·布朗,讓美國人調整航向,跟隨他飛行。

就這樣,在這架Bf-109戰鬥機的護送下,B-17「空中堡壘」轟炸機抵達北海海岸線,再往前飛就將離開德軍防空區進入大海,英國就在前方。

此時,佛蘭茲駕駛著戰鬥機揮舞了一下翅膀,查理·布朗扭過頭看見那位護送他們回家的德國飛行員抬起右手,向自己和機組人員敬了一個軍禮。隨即,德軍戰鬥機右翼揚起,天藍色的機腹露了出來。佛蘭茲向左壓坡度,掉航向朝自己的機場飛去。

佛蘭茲回到基地,隱瞞了自己為美國轟炸機護航的事情,因沒有射擊的照相槍資料印證,因此向上級報告說那架美國飛機已經掉進大海了。

殘破的B-17轟炸機堅持飛越了英吉利海峽,在最近的一個短跑道僅能供戰鬥機起降的軍用機場實施了成功的迫降,終於將查理·布朗和他的戰友們帶回了家。

1972年,已經是空軍中校的查理·布朗退役後,聯繫上了德國航空協會寫了這個故事,

並找機會給德國空軍著名的王牌飛行員阿道夫·加蘭德講述了這起事件,曾經是二戰德軍戰鬥機部隊總監的加蘭德答應幫忙尋找那位飛行員。

1989年的一天,查理·布朗終於收到已經在加拿大定居的弗蘭茲的電話,對方還記得他的轟炸機叫「Ye Olde Pub」。1995年,佛蘭茲應邀來到美國,見到了B-17轟炸機倖存下來的機組人員。這些飛行員帶著妻子、兒女以及孫輩們特意從全國聚會於此,感謝弗蘭茲的「空中騎士精神」,給了他們新的生命。

2008年,這對生死朋友一起走完了人生旅程,與世長辭。時年,查理·布朗86歲,佛蘭茲·斯蒂格勒93歲。 

摘自網頁 文章作者:虹攝庫爾斯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