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末德空軍對美轟炸機作神風式自殺攻擊

 

眾所周知,日本軍國主義分子在太平洋戰爭中組織過所謂的「神風特攻隊」,強逼沒有經驗的菜鳥飛行員自殺式撞擊美軍的大型艦隻或轟炸機,而不久前出版的《最後的德國空軍》一書披露納粹德國空軍也曾組織實施過類似的攻擊。

這支德國神風隊綽號為「埃爾貝」,它的成立緣自德國空軍的激進派軍官哈納·赫爾曼上校的瘋狂設想,此人原是轟炸機飛行員,因表現不俗於1942年被調入德國最高司令部的轟炸機總監部供職。

1943年6月,他向上司提出一項空戰戰術設想,其核心是利用低成本單座單發戰鬥機參與夜間攔截作戰,因為當時為對付盟軍日復一日的夜間空襲,德軍一般採用雙發動機多座重型戰鬥機實施防空截擊,赫爾曼設想單座戰鬥機應提前埋伏在被空襲城市周邊的空域中,待敵人機群逼近時,再一涌而出,並充分利用已方探照燈光和地面大火的反射光,以純粹目視的方式瞄準並攻擊之……這種戰術被稱作「高樓」。

1944年夏季以來,美國陸軍第8航空隊在對德國本土的晝間戰略轟炸中已逐步取得空中優勢,德軍江河日下的防空力量眼看就要失去招架之功,王牌飛行員出身的德國空軍戰鬥機總監阿道夫·加蘭德少將決意迅速將本士防空用的戰鬥機數量擴充到2300架,然後將這些飛行集中使用,妄圖通過一兩次高強度的攔截空戰中,將來襲的1500B17轟炸機中的500架集中摧毀消滅掉。對德國而言,這是孤注一擲的最後一搏。

哈納·赫爾曼上校

為落實這一計劃,到11月中旬已完成兵力部署,但希特勒卻節外生枝地將這批飛機投入到1216日發動的阿登戰役中,是役德軍大敗,造成900架戰鬥機的損失,這對本土防空無疑是雪上加霜。加蘭德急圖補救之策,決定乘美軍飛機也有損失,尚在休整補充之際,加快布置最後的王牌ME—262噴氣式戰鬥機。

至於赫爾曼本人,更支持集中優勢兵力打伏擊戰的做法,可是他們的觀點都未得到德軍大本營上層人士的欣賞,以戈林為首的空軍總部也不願冒險一次動用全部的戰鬥機。

王牌ME-262噴氣式戰鬥機

在這種情況下,病急亂投醫的赫爾曼提出了一個十分荒謬的招術,即動用那些尚未出道的飛行學員駕駛著戰鬥機以衝撞美軍4發動機的重轟炸機,並與之同歸與盡。

對於這種不合常理的野蠻戰法,加蘭德並不欣賞。1945年初,形勢日趨險峻,赫爾曼迫不及待地向空軍總部遞交了從速實施自殺攻擊的申請,並以個人名義起草了一份招募敢死飛行員的文告。3月8日下午,該文告通過電傳方式秘密發往一線戰鬥機部隊以及一部分正處於休整訓練期間的飛行員。

德國二戰主力飛機梅塞施米特Bf-109

在這份文告中間,赫爾曼承認作戰生還的機率極低,但仍希望為350架單座戰鬥機招募到2000名飛行員,他的煽動確實起了作用,324日,已經有志願者前往柏林以西100公里處的謝汀達爾空軍基地報到。325日,赫爾曼向這些毛孩子飛行員宣讀了他的戰術構思:他們將使用輕量化改裝的梅塞斯米特Bf-109G或K型戰鬥機,機上只保留一挺12.7毫米機槍和60發子彈,並拆去已失去意義的防彈鋼板。赫爾曼要求飛機迅速拉升到1萬米高空,以便利用勢能,尾隨俯衝轟炸機群的尾翼,用自己的螺旋槳去砍敵機巨大的垂直尾翼,直到敵機因失控而墜落,然後自行爬出座艙,跳傘落地。

當時戰況已經緊急到無法進行必要的訓練,赫爾曼的計劃很快就付諸實施,47日便有120Bf-109G勿勿升空去攔截美軍的轟炸機群了。

但任務完成得極不順利,當天美軍第8航空隊第2聯隊的870B17轟炸機強行突防,編隊有龐大的P-51野馬戰鬥機群護航,大部分德機還沒來得及靠近就被擊落,僥倖衝破防護網的又因機上武器低劣,被轟炸機自衛火力擊落,只有一部分最勇猛的飛行員得以接近美機,以「撞尾」方式「擊落」13B17轟炸機,而德軍返航的飛機不到30機,生還飛行員不到50人。

由於損失太大,得不償失,德國大本營中止了計劃,赫爾曼本人也因為機場即將被美軍占領而逃跑,這場豪氣沖天的自殺攻擊行動就此夭折。

摘自網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