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里的黑桃男 7/JG53中隊小記

 

原著:(捷克)揚.巴貝克(Jan Babe)

1942年底,北非德意聯軍的狀況實在不樂觀,東面是大英國協軍,美國人從西方上岸。兩線失去領地的軸心國軍隊還要維持地中海的補給線一個前所未有的問題。地中海的盟軍更加活躍,與此同時,四發重型轟炸機也出現在非洲和西西里上空。德國人和義大利人幾年來建立了一套對抗戰鬥機和雙發轟炸機的戰術,但對這些大傢伙沒有一點防備。19434月,德國空軍組建了「西西里戰鬥機司令部」(Jagdfliegerführer Sizilien)應對戰場的新需求,指揮官是兩次大戰的傳奇老兵提奧·奧斯特坎普(Theo Osterkamp,一戰戰績32架,二戰6架,藍色馬克斯和騎士十字勳章獲得者),到地中海延續他1940/41年在拉芒什(La Manche)指揮第2航空艦隊戰鬥機單位的老本行。

阿蒙所在的7中隊從屬JG53黑桃A聯隊III大隊,麾下7、8、9三個中隊經歷了1942年北非的惡戰,接到命令調至西西里,大隊長是後任JG26末代指揮官的弗朗茨·戈爾茨(Franz Götz,總戰績63架)上尉。三個中隊在西西里分別部署於不同機場,筋疲力盡的飛行員和地勤得到了喘息的空間:前幾個月的無聊時光,他們的任務只有為運輸隊和偵察機(後者主要是馬爾他方向)護航,以及消滅西西里上空的盟軍戰鬥機。

總體上看,在北非戰事結束前,III/JG53沒有他們在非洲的戰友們那麼多提升戰績的機會。令人驚訝的是,整個1943年,III/JG53擊落了219架飛機,是地中海戰區戰績最高的大隊,多數是下半年在西西里和義大利取得。同樣驚奇的是他們損失了231Bf109,可見盟軍的兇悍戰力。同樣裝備Bf109GI/JG77II/JG77戰績不足200架,損失卻低很多[1]

兩名飛行員大大增長了7/JG53隊員們的戰力和士氣,其中之一是中隊長尤爾根·哈爾德中尉(Jürgen Harder,總戰績65架,一說64架),出生在波美拉尼亞的斯維因明德,是一名典型的職業軍官。任何調到他手下的人,不合其意的會毫不猶豫送走,但他對待下屬如父親般,其中一人甚至成了他兒子的教父。哈德爾至少兩次駕駛Fi156救回被擊落的戰友,參軍之初就服役於7中隊,後隨III大隊駐紮北非,曾夜間擊落兩架南非空軍的波士頓式轟炸機。19428月哈爾德開始指揮7中隊,次年夏因弟弟羅爾夫戰死回國。回到西西里升為III/JG53大隊長,其後至I/JG53轉戰義大利,羅馬尼亞和匈牙利,最終在JG11聯隊長任上陣亡[2]

拍攝於白色9號被擊落當天,左起:奧斯特坎普,加蘭德,京特·呂佐夫(加蘭德的副官),京特·馬特扎恩男爵(JG53聯隊長),約翰內斯·斯坦因霍夫(JG77聯隊長)

南非空軍的波士頓 MK.III

1943年突尼西亞。該型號基本配置同美軍使用的A-20B,但裝甲有所增強戰爭末期,哈爾德的騎士十字獲頒了橡葉飾,不過他沒能被授勳,這是首次——戈林本計劃親自出席典禮,但哈爾德對蘇聯新型戰鬥機的正面評價惹惱了帝國元帥,證書都沒有拿到,下屬只好藏起禮物,取消了慶祝。

和哈爾德一樣生於1918年的奧芬巴赫人京特·澤格爾上士於1940年初加入3/JG2,第一個戰績是法國飛機。後來他在以一戰英雄里希特霍芬命名的聯隊部飛了數任聯隊長的僚機,至1942年底已擊落敵機24架,迪耶普登陸當日打下3架噴火,自己也被擊落。此後他跟隨11/JG2來到非洲,很快分配至JG53。最初他在II大隊號稱取得6個戰績,但2月中調至7/JG53

很快他以一架B-17證明自己絕非等閒,全年他共取得15個擊落,成為JG53在地中海戰區最成功的飛行員之一。澤格爾在西西里上空還和美國人駕駛的噴火交過手,76日他在拉古薩擊落一架308中隊的噴火,可能是中隊長座機[譯註1]。更高光的一天是10日,在阿沃拉上空,3架可能來自皇家空軍1435中隊的噴火成為澤格爾的獵物。

1944年初,澤格爾獲得了騎士十字勳章,被委任II/JG53臨時大隊長,7月起指揮4/JG53(後被編為新7/JG53)歸入帝國防衛系統。19454月,一架P-47成為澤格爾504架次出動中最後一個,也是第56個戰績,其中8架是四發轟炸機。戰後澤格爾躲過了被俘,1956年加入西德空軍官至中校,但因健康問題未能繼續飛行。

如前所述,7/JG53在西西里的上半年陷入了無所事事的時段,阿蒙回憶「剛駐紮在西西里的時候,沒有多少飛行的機會,空閒時間我們把飛機塗上個人徽記。我們的地勤海因茨·扎赫(Heinz Zach)下士是個藝術家」。這些個人標識基於中隊隊徽擬人化,稱為「黑桃A男」(Pik-As Mann),通常是暴打英美的姿態,根據原作者的資料,中隊長哈爾德沒有和他們一起玩鬧,而是在座艙下方畫上幸運四葉草標識,下書戰死兄弟的名字RolfHarro,此外白色7號畫上了一隻在食槽里的兔子![3]另一個例外就是阿蒙的9號「海員」。

美國陸航307戰鬥機中隊的噴火IX1944年義大利。31大隊自19434月起接收少量噴火IX型提供高空掩護,主要裝備仍為噴火V

5月,北非的軸心國軍隊投降,西西里的平靜自此打破。盟軍的戰鬥轟炸機,雙發轟炸機和四發轟炸機不斷給這座小島增加熱度,登陸只是時間問題。德軍與意軍缺乏合作,西西里的的防務在絕望的慌亂中展開。6月下旬,加蘭德少將接任西西里戰鬥機司令部指揮,後人看來他並沒有抓住問題的關鍵:司令部人員很少,沒人有交戰四發重型的經驗。

白色3號的個人標識

625日,一出徹底的悲劇上演:135B-17轟炸了梅西納,德軍雖然出動了數量相當的戰鬥機,但導航失誤致很多飛行員接敵太晚,只擊落了一架飛行堡壘。暴怒的赫爾曼·戈林下令每個大隊選一名飛行員送上軍事法庭,加蘭德甚至將命令進一步擴大化。格奧爾格·阿蒙是「幸運」者之一,關押他的「監獄」則是軍械官的帳篷……指控後因證據不足取消,但前線指揮官對上層的不信任無疑加深了。

加蘭德的參謀人員經常會即興發揮,甚至親自上陣給單機或雙機小隊導航,這無疑出乎任何人預料

194321日,97大隊414中隊的B-17F「全美」號(AllAmerican, 41-24406)在突尼西亞上空與德國戰鬥機相撞,左側平尾被撞掉,後完成轟炸任務返航降落,機組奇蹟般的無人受傷!可見飛行堡壘的驚人生存力

628日,澤格爾和僚機起飛追擊8000米高度的一架噴火,他一定想不到會發生什麼。加蘭德的引導很準確,但噴火朝馬爾他方向俯衝增速,消失在視野中。澤格爾報告和目標失去接觸,加蘭德怒斥「你真雞巴慢,回來!」澤格爾不管他一降落就被叫到加蘭德的辦公室,這才意識到在天上和誰在對話……他被迫交出武器等待軍事法庭指控,最終奇蹟般的讓加蘭德相信當時他被錯誤的引導!

協同作戰的經驗終開花結果,一些美國飛行員稱西西里上空的JG53是他們戰爭中最難纏的對手。護航的P-38飛行員們陷入了極度困難的境地——付出了近百名飛行員的代價才學會了護航的戰術。這就是格奧爾格·阿蒙在西西里的時光。19429月,22歲的他加入了7/JG53,很快被編入雙機和四機小隊。1943418日他在為Ju52護航時取得第一個戰績,一些資料稱他的對手是皇家空軍145中隊C小隊的米西薩爾·維索夫斯基中尉,實際此人被擊落的時間和位置都不符。阿蒙後來在西西里和義大利又擊落了兩架B-24,兩架P-38,一架B-17和一架掠奪者(馬丁B-26)。

英國皇家空軍43中隊的人員在科米索機場檢查6/JG53遺棄的一架Bf109G-6I翼下MG151/20炮艙或WGr21火箭發射管常見於III/JG53的飛機,下半年7中隊甚至被稱為「發射管中隊」,III大隊相應得到「重型大隊」的別名。

1944年上半年他在法國南部的南方戰鬥機大隊任教員,期間擊落一架B-17,根據作者資料是他的第8個戰績。夏季他回到III/JG53加入9中隊,8-9月擊落一架B-17和一架B-249月中,III/JG53組建了第12中隊[4],阿蒙是核心老兵之一。

19453月他擊落了最後一架敵機,據說也是一架四發轟炸機。42日阿蒙的空戰生涯以不可思議的方式結束:駕機掃射美軍車隊時,他的Bf109被第12裝甲師的高炮擊中起火,神奇低空跳傘,落地受傷後被俘。「海員」的綽號同時也是他的無線電呼號一直用到戰爭結束。

阿蒙被關押時,瓦爾特·雷尼克(Walter Reinicke)下士駕駛白色9號,但73日就被噴火擊落,意外被西西里海岸的一條英國救援船俘虜

1:盟軍空襲機場造成的損失並未完全統計,全年III/JG53大概有50架飛機因此損失。損失比最高的大概是II/JG2——19431月至3月以22Fw190A代價擊落敵機103架!但要注意,其中61架由庫爾特·布赫林根和埃里希·魯道夫兩人取得。

21945217日,尤爾根·哈爾德的Bf109G-14(W.Nr 784738)12號氣缸爆缸,活塞擊破發動機後隔壁,導致哈爾德吸入有毒氣體昏迷,墜機身亡。其兄哈洛·哈爾德在西班牙內戰擊落11架飛機,二戰戰績4架(陣亡日擊落的兩架噴火未被官方承認),1940812日被皇家空軍609中隊大衛·克魯克(David Crook)少尉駕駛的噴火擊落而死。

3:並沒有飛行員叫HaaseKaninchen(德語野兔和家兔之意),所有的可能性指向一名新手將其用作幸運標誌。

4:一大批戰鬥機於1944年中來到作戰基地,導致編制由一個大隊下屬三個中隊改為四個,III/JG53改組後由9,10,11,12中隊組成,IV/JG53則於19448月組建,下屬13-16中隊。

譯註1Uncle Sam’s Spitfires未記載308中隊7月有重要事件,但提及194426日中隊長維吉爾·菲爾茲(Virgil Fields)少校被擊落陣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