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大隊第二十五中隊隊長 湯卜生

 

湯烈士卜生,湖北省黃梅縣人,生於中華民國元年五月二十五日,父陸軍軍醫學校畢業,在山西任軍醫。

烈士出世甫三月,就失去母親。長期在山西任軍醫的父親只能將湯蔔生託付給遠親撫養。據他後來自己說他出生實在月日,自己也不知道。烈士六歲,入武昌省立模範小學,教法是採用新式的道爾頓制,因此個性得到自然的發展。

十二歲,入省立第一中學。十四歲起,即離家單身在外生活。中學畢業後,做了一年義勇軍,考入中央航空學校航炸班第一期,繼又考入中央航校飛行第三期。他的父親聽說他考取航校,曾予以很大的鼓勵。烈士在洛陽分校初級飛行時,幾乎失事,受到第一次處罰,停飛三天。在杭州高級飛行時,兩天內損壞了飛機二架,被罰停飛一個時期。故此後得到飛行機會,即一分一秒的時間,也認為太寶貴,太有用,不肯絲毫放鬆,所以飛行技術優良。歷任中央航校飛行教官、廣州分校飛行組組長、學生隊隊長、空軍第2大隊第14隊隊員、空軍第5大隊第25中隊副隊長、隊長、升至中尉本級。烈士誠樸剛毅,短小精幹,富有正義感,有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氣概。

1937814日至20日,作為空軍第2大隊第14隊的一名飛行員,湯卜生連續一周,每天都飛往上海作戰三四次,轟炸楊樹浦、吳淞口外匯山碼頭、公大紗廠等處的敵軍駐地以及虹口的日本兵營。

1937918日,中國空軍組織了對上海日軍目標的徹夜轟炸,湯蔔生參加了此次轟炸並擊中了位於四川北路的日軍倉庫,使敵人遭受重大損失。

為了紀念孫中山先生逝世十三周年,時任空軍第5大隊第25隊隊長的湯卜生,接受了一項特殊的任務:單機飛臨已淪陷的國都南京晉謁孫中山陵墓。

193857日午後,湯蔔生駕駛著一架偵察機,從漢口出發向南京飛行。幾個小時後,他飛到了南京,駕機在中山陵的上空緩緩繞行三周並空投了一束白玉蘭以表達對孫中山先生的緬懷之情。日軍發現湯蔔生的飛機後立即追趕,在安慶攔截未果,他得已安然無恙地飛回基地,出色地完成了任務。空中謁陵發生3個月後,1938818日上午,湯卜生就犧牲了。那時,日軍為了盡快攻下武漢,不斷轟炸宜昌衡陽。

感謝湯卜生烈士親屬湯偉華提供,翻拍了提供這張湯卜生烈士全家福珍貴的照片

5115時許,率霍克機五架,自廣東從化機場起飛,往南海轟炸萬山群島附近敵艦。到達目標上空,對敵重巡洋艦二艘及驅逐艦二艘,俯衝投彈,其中二艦重傷。9時許,復率機六架,往萬山海面轟炸敵艦,當將敵重級巡洋艦一艘炸沉於虎門口十字門海中,其於二艘亦被炸重傷。於擲彈時,遇敵水上驅逐機及輕轟炸機二十餘架向廣州前進,當將該敵機擊落二架。

66日,由漢口率霍機四架,轟炸安徽大通附近敵艦二次。15日,率霍機二架。轟炸安慶附近敵艦,回至彭澤附近,遇敵水上機六架,當將其擊落一架。宜昌衡陽同為武漢的後衛,敵人為急於攻下武漢,不斷的轟炸衡陽。

8188時許,敵轟炸機二十七架自安慶起飛,進襲衡陽。我第三大隊吳汝鎏率I-15機七架;烈士率第二十五隊霍機三架,分途迎擊。第二十五隊的三機,由烈士領隊,第二機是副隊長劉依鈞,第三機是分隊長張慕飛。敵機發現我機,即倉忙在郊外投下炸彈圖逃,我機乃加緊猛追,多次向敵二十七攻擊,劉依鈞擊落敵機一架,張慕飛擊傷敵機一架,烈士為欲衝散敵機隊形,破壞其密集火網,以便僚機將敵機各個擊敗,乃單機衝入敵機V形隊中,向敵領隊機直射,敵人集中七機,向烈士機圍攻,烈士機身中彈著火,墜於衡山附近,壯烈殉國,年僅26歲。追贈上尉,遺妻馮氏及子一。(抗戰期間空軍戰士犧牲時平均年齡不到25歲。) 

1938年5月7日,國府為紀念「五.七」國難,派烈士駕機自漢口飛至淪陷後的首都,以飛行的形式晉謁 國父陵墓,雖曾遭敵機攔截,仍安全返防,之後烈士親撰〈五七飛京謁陵記〉發表於當時《中國的空軍》月刊第十期。

該文時代久遠,但後得湯烈士親屬湯偉華提供,正收於王曉華、徐霞海著:《國殤—國民黨正面戰場空軍抗戰紀實》(第三部)〈湯卜生空中謁陵〉一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