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大隊第三十隊 轟炸員吳範

 

吳範是杭縣人,本籍安徽歙縣白楊源方祈村。2010版《歙縣誌》對他的事蹟有如下記載:

吳範(19141937),又名桂生,方祈人,寄籍杭州(今屬浙江)父靖徽,曾任縣長及法官,以清廉著稱。烈士幼聰慧好文學,小學畢業後,因家境中落輟學,去蘇州學徒,初中在浙江兵工講習所畢業。入軍界任職。後又考入杭州筧橋中央航空學校航炸班第二期畢業,授少尉軍銜。先在南昌空軍第一隊見習,後調往漢口空軍第三十隊。先後獲南京海陸空秋操(學習)銀質紀念章、航委會偵察班學習第一名等。八一三事變後回國,怒言國難方殷日,男兒效死時

馬丁式轟炸機

民國268月,滬戰爆發。烈士曾隨機炸毁長江口崇明島附近的日艦一艘。

民國261023日,從漢口飛抵南京的第8大隊第30“3005”馬丁式轟炸機,於1022日晚10點半,飛赴淞滬一帶轟炸日軍寶山機場。次日淩晨作業歸程途中,因發動機舊有故障等原因,連續迫降三次失敗,最終在南京兵工學校東面迫降時,機頭下墜觸地引發大火,飛行員楊季豪、轟炸員吳範、通訊員袁汝丞殉國、飛行員李懋寅重傷。遺骸國葬于南京鐘山航空公墓。

楊季豪烈士生於1914年,別字問芙,祖籍江蘇上海,當時家住北平東城東表背胡同二十號,是中央航校第三期學員飛行科。

袁汝丞烈士生於1912年,在第二集團軍無線電學校畢業。任第8大隊第30隊技副三級通信員。

國民政府在南京舉行隆重追悼大會,全國各大報紙均以顯著版面宣揚楊季豪、吳範等人事蹟。歙縣各界在白楊吳氏宗祠召開追悼會,由國民黨徽州駐軍第十一師師長彭善主祭,蔣介石、李宗仁、林森等高級官員及社會各界致送挽聯、挽詞、誄文,參加追悼會者逾萬人。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彙編的《抗日戰爭正面戰場(下冊)》一書,《空軍戰鬥要報及往來電函(19378-19387月)》內,可以找到吳範所在機組參戰過程:

                 楊季豪烈士                                     吳範烈士  

空軍戰鬥要報(1023日)

首都方面:昨(二十二)日決心轟炸寶山敵機場,以馬丁一架、亨克二架、諾機四架由大校場出發……原定于午後五時三十五分至五十分先後到達目標……因午後三時許,敵轟炸大校場,致延緩……出發時間,乃均改至午後十時三十分月明時出發。

馬丁自漢口到達大校場後,即發現左發動機中充電瓶用之小發電機上與發動機接合處之四個固定螺釘折斷三個,雖無礙發動機之工作,然滑油由縫隙中漏出,又因工廠已搬出,工具缺少,經機械人員趕亟修理,取出該發電機,另換罩蓋,以免滑油漏出,于午後十時以前修理完畢。

午後十時三十分,馬機、亨機均同時起飛。轟炸歸返時,馬機至大校場連落三次未下,惟隱約聽得一發動機欠佳。此時,該機碰然一聲,落於過兵橋(大校場東約三公里),立時起火,機內四人,駕駛員楊季豪及其他二員殉難,其餘一員斷手足各一。

 又,我方空軍飛機損耗表(1023日):

第八大隊:駕駛員:楊季豪、李懋寅;機型:馬丁;墜毀地點:南京兵工學校之東面;原因:工作歸途中失事焚毀,四人死三人,重傷一人;備考:轟炸員吳範、通訊員袁汝成,僅李懋寅生存。

我曾看了吳範在1934年投稿《空軍》的《風景線長在普陀》,和在1936年投稿在《航空生活》的《十六小時的天空生活》兩篇雜記。看得出,吳範是個熱愛航太、熱愛生活、熱愛文學的熱心青年。如果不是戰爭,他的未來會是怎樣得美滿?

在這樣一場戰鬥後,吳範和他的戰友們默默死去。我們無需關注他們取得的什麼輝煌戰果,也無需為他們的戰鬥編織美麗的經過。只要知道:當國家需要他們去抵禦外侮時,他們奉獻出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僅此致敬楊季豪、吳範等諸烈士!

摘自網絡文章:丹心映紅日,碧血灑長空(民國空軍吳烈士事蹟再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