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大隊二十一中隊隊長 高又新

 

1940526日,日軍派轟炸機109架在3架偵察機指引下轟炸重慶,中國空軍起飛10架戰鬥機升空攔截。這是一場力量極為懸殊的空戰。當蔣介石得知空戰結果——我軍擊落敵機1架、擊傷敵機多架的消息後,十分高興,馬上指示駐防重慶的中國空軍第一路司令毛邦初,予以這位擊落敵機的空中勇士記大功1次,並要親自接見。這位空中勇士就是後來被人們稱為中國空軍“驅逐之王”的高又新。

未畢業即升空作戰

高又新出生於1916年,遼寧錦縣(今淩海市)人。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全家逃往天津,投靠高又新在鐵路上工作的哥哥。高又新因此進入我國鐵路系統創辦最早的一所員工子弟校——天津扶輪中學學習。這是一所具有愛國主義傳統的學校,師生們在“五四”“五卅”“一二九”等運動中進步表現突出。

胸懷“驅逐日寇,光復東北”的理想,高又新中學畢業後,報考了杭州筧橋中央航空學校。193691日,高又新正式入學,成為該校第8期學員。由於天津扶輪中學十分重視體育,高又新從小就受到運動方面的良好訓練。在航校,他是校籃球隊隊員、器械操隊員,游泳是學校中距離冠軍,單雙杠更是玩得漂亮。這種天賦,為他學習飛行帶來極大的幫助。他很早便單獨飛行,每一個飛行階段總是考在前面。打靶練習時,均命中90%以上。每次遇校閱飛行表演,特技小組中必有高又新。

全面抗戰爆發後,航校幾經遷徙後到了雲南昆明。根據第112期《中國的空軍》刊登的《驅逐之王高又新》一文記載,高又新在當學生的時候,就參加了昆明的空中保衛戰。

高又新所在航校第8期畢業時間為1938121日,而在1938年內,日機入侵昆明只有一次,時間為928日。也就是說,高又新還未畢業就參加了空戰。

193943日,高又新再次參加了昆明空戰,被敵彈射中飛機油箱,迫降受傷。高又新畢業時,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被分配至中國空軍第四大隊任見習官。

他具有超越常人的視力,在很遠的距離就能發現目標,並判斷是敵是友。他的隊友,也是天津扶輪中學和航校同學的劉寶麟就曾兩次見識高又新的超人視力。

一次,高又新和劉寶麟等人正在恩施上空飛行,高又新突然警告同伴:“左前方有1架飛機,要注意是不是敵機。”所有的飛行員向左前方看去,什麼也沒有看見。編隊飛行四五分鐘後,他們才在高又新指的方向發現了1架飛機。高又新立刻又說:“不要緊,那是我們的B-25。”果然,等飛近了,大家才看清楚確實是1B-25飛機。

又有一次,高又新和劉寶麟等人從重慶飛往梁山(今梁平)機場的途中,高又新老遠就說:“梁山被炸了,梁山被炸了。”所有的同伴都不相信。但他們到了梁山,發現梁山果然剛被敵機轟炸過。

重慶空戰中嶄露頭角高又新是中國空軍抗戰的後起之秀,他不鳴則已,一鳴驚人。讓他嶄露頭角的一戰是1940年的“五二六”空戰。

1940526日,日軍於上午655分至下午2點,先後派出3架偵察機輪流至重慶上空偵察。1009分,我方接到情報稱:有敵機27架經長陽西飛;1044分,敵機36架又經長陽西飛;同時,敵機36架經五峰西飛。1140分,我空軍第四大隊派2I-16戰鬥機從廣陽壩機場起飛,專任擊落或驅逐敵偵察機之任務。同時,派4I-154架霍克Ⅲ戰鬥機在廣陽壩機場起飛,負責攻擊敵轟炸機群。

這是一場在實力上極為懸殊的空戰:襲渝敵機總量為102架,而我方參戰的飛機僅為10架。

敵機三批先後到達涪陵,分別轉向離重慶4070公里地帶盤旋,伺機進襲。下午,敵機27架、36架分兩批先後以4000米的高度,由西北方進入白市驛機場投彈。此時我機之位置在第二批敵機右前方1公里處,高度為4000米,我機一邊爬高,一邊從第二批敵機右前側向其發動攻擊。空戰中,高又新駕駛1架編號為7216I-15戰鬥機,單槍匹馬,突入敵轟炸機群組成的密集火網,向其第2小隊的第2號機發起攻擊。該機被擊中後,遂落伍向東南方向逃逸。高又新緊追其後,在距離重慶東南約40公里的小觀音橋附近,將敵機擊落。事後檢查高又新駕駛的飛機,亦中彈19發。

蔣介石在得知高又新擊落敵機的消息後,顯得十分興奮,於528日以手諭方式告之中國空軍第一路司令毛邦初——

毛司令:本月二十六日隊員高又新襲擊敵機奮勇異常,著記大功一次,通令嘉獎,待本月戰事告一段落,准由毛司令帶領來見為要。

同年76日,敵機90架分三批突襲重慶。中國空軍第四大隊在大隊長鄭少愚的率領下,起飛10I-155I-168架霍克Ⅲ戰鬥機升空作戰。高又新駕駛編號為2211I-15戰鬥機參加了這次空戰。16日和22日,敵機空襲重慶,高又新駕駛2119I-15戰鬥機參戰。

82日,敵機122架空襲重慶,高又新駕駛2107I-15戰鬥機參戰。9日,敵機90架分兩批空襲重慶,高又新駕駛2114I-15戰鬥機參戰。

811日,敵機90架分兩批轟炸重慶。另有偵察機多架,在重慶市上空盤旋。中國空軍第四大隊組建4個編隊在北碚上空佈防。是役,我空軍首次使用由中國空軍軍官學校教官閻雷研製的用降落傘懸系的“浮游炸彈”,在敵機前方約200米處投放,然後進行引爆的戰術。使用這種戰術,必須要由飛行技術經驗豐富的人員來完成。大隊長鄭少愚選擇了鄭松亭、王廣英、柳哲生、高又新、洪奇偉等6人來執行該任務。下午150分,兩批敵機在北碚上空會合後,正準備以大編隊突破我空軍的阻擋,進入市區上空投彈。高又新(駕駛編號為2107I-15戰鬥機)等人突然出現在敵機群前方,向敵投放“浮游炸彈”,其餘各機於敵機群被炸散亂之際,趁勢撲入猛攻,當即擊落敵機1架,墜於渝市近郊。殘敵倉惶潰逃,我機奮勇追擊,又在石柱上空擊落1架敵機,墜于雙慶鄉。據次日發行的《新華日報》報導,我空軍在此次作戰中一共擊落敵機5架,重傷6架。而我方飛機也有8架中彈,其中高又新駕駛的飛機中彈3發。

812日,高又新駕駛受損的2107I-15戰鬥機,與隊友一道升空再戰來犯的敵機。敵機群見我空軍防備嚴密,轉而飛至四川自流井、瀘縣一帶投彈。

913日,敵機53架分三批空襲重慶。中日雙方在璧山上空發生激烈空戰。由於日軍首次將新研製的零式戰鬥機投入戰場,我方損失慘重。高又新駕駛的2107I-15戰鬥機中彈40餘發,但他仍將受損的飛機堅持飛回遂寧空軍基地。

“九一三”空戰後,中國空軍為了減少無謂犧牲、保存實力,將飛機撤往川西地區。同時,在敵機空襲時,往往提前起飛避警。高又新被迫暫時離開生活和戰鬥了1年多的重慶。

驅逐之王 是這樣誕生的

高又新是一位為空戰而生的勇士,一遇任務,就奮不顧身。用他自己的話來說,他是沉醉在戰鬥生活中。因此,作為高又新的僚機(編隊飛行中跟隨長機執行任務的飛機)者特別不容易。曾作過他僚機的汪承烈、馮佩謹、李啟馳、李長泰等人,對高又新的共同感受就是他但凡見敵機便忘記一切,他自己能夠很輕易地從敵機群的火網中鑽過去,而僚機跟在後面卻不一定了。

1941522日,正在蘭州擔任訓練和警戒雙重任務的高又新接到基地指揮部的命令:有大量敵機來襲,立即疏散,不得對敵作戰。由於戰鬥機的油量很小,在空中呆1個多小時後就必須落下來加油。高又新降落在距蘭州140公里附近的中川村機場,還未來得及加油,敵25架轟炸機就飛來了。他竟忘記了避免接觸的命令,也忘記了他僅僅是一個人,操縱杆猛地向上一拉,朝著敵機群沖過去,在敵機群前後左右上下翻滾,並作猛烈攻擊,擊落敵機1架,直至油將耗盡才返回基地。事後,靖遠附近找到1架焚毀的敵重型轟炸機。高又新對戰友們說:“我不求功,我是求擊落敵人的愉快。”

高又新亦是一位不知疲倦的勇士。在戰鬥最緊張、最激烈的日子,他將1天的時間安排得滿滿的:淩晨4點起床,4點零5分把座機滑進機場,再以5分鐘的時間在機旁洗漱。415分,他就領隊出發執行任務了。一整天的時間,除掉加油以外,他很少在地面耽擱。有時,連就餐的時間都被忽略了,只帶幾片麵包在機上胡亂地吃一點充饑。一位美國飛行站站長曾用驚奇的眼光注視著高又新,對他說:“你幹著像是發瘋了呢!”

193943日參加昆明空戰(不含未畢業時參加的),到1945610日出擊杭州日軍機場,高又新的空戰生活是62個月零8天。在這6年多的空戰生活中,他有158天在空中與日軍作戰,即平均每半個月就有一天在空中與日軍作戰。如果按次數計算,則一共有240多次。如194471日這一天,他第1次領2架偵察機偵察衡陽敵軍陣地,第2次領5機轟炸敵軍陣地,第3次領5機掃射、轟炸黃庵嶺,第456次分別領5機、4機、2機轟炸火車站,第7次領2機掃射馬王塘敵陣。第二天一大早,又連續出動3次。當時的中國空軍第一路司令張廷孟見他太勞累,特批准他回後方休息幾天,但他只休息了1天,又回到前方作戰了。

正是由於強烈的作戰欲望、堅強的戰鬥意志、精湛的技術以及超人的能力(特別是視力),高又新成為當時中國空軍的“驅逐(戰鬥機)之王”。據不完全統計,他在抗戰時期的空戰中,共擊落日機9架(官方認可8架):1940526日,在重慶擊落敵機1架;1941522日,在蘭州擊落敵機1架;1943112日,在宜都擊落敵機1架;19431129日,在常德擊落敵機1架;194468日,在洛陽擊落敵機2架;1944730日,在衡陽擊落敵機1架;1944731日,在衡陽擊落敵機1架;1945530日,在南京擊落敵機1架。

高又新是中國空軍飛行員中繼周志開後第2個榮獲青天白日勳章的勇士,授勳時間為1944814日。與他同時榮獲此殊榮的是航空委員會主任周至柔、副主任毛邦初、空軍第一路司令張廷孟和空軍第三路司令王叔銘。

高又新因戰功得到的獎勵,除記大功、傳令嘉獎外,共得“星序”“宣威”“復興”“雲麾”“彤弓”“雄鷲”“翔豹”“飛虎”等勳章獎章19枚。

常德、衡陽會戰中擊落敵機3

1943年初,高又新隨部隊回到闊別已久的重慶。此時,中國的空中戰場已發生了重大轉折。中美空軍已聯合掌握了大後方的制空權。

1943823日,日機對重慶實施最後一次轟炸後,再也無力侵入重慶主城上空轟炸了。駐防重慶的中國空軍部隊則及時調整作戰方式和目標,主要依託空軍第一路戰區的梁平、恩施基地,支援宜昌、長沙、常德、衡陽等地的中國陸軍作戰。

在常德會戰(194311-12月)中,已升為中國空軍第四大隊第21中隊隊長的高又新曾於1129日率P-43戰鬥機4架,自恩施機場起飛,掩護1P-40M飛機飛入常德前線,向我守軍空投彈藥,並偵察常德與洞庭湖之間的敵軍動態。途中,高又新等人遭遇敵機4批,激戰中擊落敵機4架,高又新本人擊落敵機1架。

在衡陽會戰(19446-8月)中,高又新幾乎天天都要出擊。在衡陽被敵包圍初期,由於我守軍的無線電臺發生故障,與統帥部失去聯繫,高又新每天的第一件任務,就是要低飛至衡陽上空,看清地面部隊鋪出的地板通訊符號,知道守軍的大致情況,然後轉報空軍司令部,再飛報最高統帥部。同時,打開密封艙蓋,向守軍投下裝有密令的通訊袋,以及後方的慰勞品。此項任務極其危險,因為低空飛行時極易遭到敵機的攻擊,或來自地面敵軍陣地高射炮的射擊。所以,每次完成任務回來,高又新的座機總是帶著不少彈痕。

這項任務完成後,高又新還要領隊去偵察敵軍陣地,掃射和轟炸敵軍運輸線,同時為我方炮兵校正目標。他最得意的一次戰鬥,是在衡陽與衡山之間攻擊了一支敵騎兵隊伍。當時,敵一支約50人的騎兵隊在路上行進,發現我方只有一架飛機,以為只是偵察機,沒有疏散,只是躲在路邊的樹林中。高又新第一次俯衝下去並沒有開槍,而是看清敵騎兵所在位置,接下來,才出其不意地掃射敵軍,將有限的火力集中起來控制他們,使其不能動彈。經過反復10餘次俯衝,終於將這支騎兵隊伍消滅。

還有一次是在夜間,一隊敵軍的輜重汽車在公路上開著燈急駛,馬達轟鳴聲淹沒了上空飛機的聲音。高又新和劉尊俯衝下去,對著目標就是一輪掃射,將目標消滅掉。

88日上午,當高又新再次飛臨衡陽上空時,發現敵軍已從小西門湧入城內,激烈的巷戰已經開始,他立即用機上的6挺機槍加入戰鬥。這一天,中國空軍第四大隊的所有飛機都參加了戰鬥,但已無力改變結局。

次日,高又新又飛至衡陽上空,冒著槍林彈雨,一次次低飛,但再也看不到那經常鋪置通訊符號的布板了。他知道,衡陽已經陷落。高又新帶著極度的憤恨把炸彈拋下去,然後返航。以後一談到衡陽之戰,他總是悲憤地說:“衡陽守軍不能解圍,我們太覺慚愧了!”

衡陽雖然失守,但衡陽上空的制空權卻仍然掌握在中美空軍的手中,敵空軍在我空軍壓制下,“只有黎明和傍晚的僅僅20分鐘的時間,可以勉強利用”。

在衡陽空戰中,高又新擊落敵機2架。

跳傘後曾失蹤45

高又新是福將,他的座機在空戰中曾中彈24次,最多的一次是40餘發;他曾受傷3次,跳傘3次,但每次都安然無恙。

在跳傘經歷中,最險的一次發生在19441120日。

這一天,高又新和劉寶麟率8P-40戰鬥機,分為2個編隊,從恩施出發轟炸十里鋪敵軍倉庫。到達目標上空,天空中既無敵機,地面抵抗火力也很弱,編隊便以超低空飛行方式對敵軍倉庫進行投彈和掃射。完成任務後,編隊繼續往南飛,在沙市附近發現公路邊停有2輛汽車,高又新帶隊俯衝下去,哪知道這是敵人設的一個圈套,敵高射炮火一起向高又新駕駛的飛機射來,他的飛機中彈了。

高又新一面命令劉寶麟代替他的位置,指揮編隊返航,一面儘量往我軍陣地方向飛行。由於飛機的散熱器被打壞,散熱液很快漏光,發動機的溫度直線上升,並起火燃燒,高又新只好放棄他心愛的戰機,在湖北沙洋敵佔區跳傘了。

落地後,高又新發現右手邊有一條河,旁邊有幾條漁船,便向漁船方向跑去,邊跑邊喊:“我是中國飛行員,這裡有日本人嗎?”漁民立即叫他趕快跑過去。他一跑到,一位20歲左右的姑娘馬上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來,讓他換上,並對他說:“老董”馬上來了,快換吧!你信我,我們都是中國人,我們都要救你的。”高又新沒明白“老董”是誰,但看見很多人都露出極度惶恐的樣子,小聲地叫道:“老董來啦!”

高又新抬頭一看,一位日本兵拿著一把上了剌刀的三八式步槍,正朝這個方向搜索過來。他馬上鑽進船艙,救他的姑娘又給他披上一件棉被套,她自己也披上一件破長袍。這時,又一日本兵划著小船過來,距離高又新藏身的小船只有兩米。可漁民們都十分鎮定,敵人未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就離開了。

“快走吧!一會他們還會來的。”漁民們一面催促著高又新,一面將錢全掏出來,塞進他的女裝口袋裡。同時,為他準備了小划子,將他送過河。高又新想到自己身為軍人,不能保衛同胞的安全,還要老百姓冒著生命危險來救自己,忍不住流下淚來。

上岸後,天色已晚。高又新朝著一處有燈光的小草屋走去,推開門才發現,裡面有七八個偽軍正在燒火取暖。此時已無退路,高又新索性走上前去,告訴他們,自己是中國飛行員,飛機被打壞,經過此地,請他們幫忙。這群偽軍突然看見這樣一位穿著怪裝、不怕死的中國飛行員,全都驚呆了。高又新拿出一包外國煙給他們抽,繼續跟他們閒聊。但高又新十分清楚,此地不能久留。不一會兒,就以小便為藉口,出門就消失在夜色中。他走了10餘哩夜路,終於遇見中方的部隊,在其護送下到達老河口機場,從那裡搭飛機回重慶。

高又新這次跳傘,整整失蹤了45天。航空委員會主任周至柔知道他安全返回後,立即召見了他,對他大加讚揚。

英雄的不幸

19458月,抗戰剛結束,高又新隨部隊移防瀋陽。一次聚餐後,在一座大樓的三樓,因不知道電梯間沒有電梯,誤開門進入,他直接從三樓墜落底樓,造成腦震盪、精神異常。1947年,高又新去美國接受治療,半年後乘船轉返回國,途中因暈船數次,舊病復發。回國後,他住進南京的中央陸軍醫院療養。

 1948213日,高又新從醫院出來散步,在五老橋小火車鐵道邊沒能躲開正好開來的一列火車,不幸慘遭橫禍,時年僅32歲。一代天驕——中國空軍“驅逐之王”就這樣離我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