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副大隊長 王特謙

 

西安西關機場,建於1924年,曾經是西安市最早的民用飛機場。如今這座機場的舊址上已建成一座總面積為405畝的豐慶公園(原名西郊公園),但隻要人們提起“西安事變”,就會想起19361225日的那一天,張學良將軍在這裡護送蔣介石登上飛往南京的飛機,便一去不復返。他欲不做亡國奴、率領東北軍打回老家的夢想從此破滅。

194454日,又一位英雄夢斷此處。他就是剛任中國空軍第3大隊副大隊長的王特謙。是日,他在機場指揮飛機疏散,被滑行的飛機撞傷殉職。

首次擊落日機

王特謙,原名王德謙,19141010日出生,海南澄邁縣金江鎮富朗村人。他於1934年考入國民黨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學習,後筧橋中央航校到陸軍軍官學校挑選飛行學員,經嚴格的體檢和考試,他於193551日轉入航校第6期學習。該期一共開辦了甲、乙兩班,王特謙分到甲班,初級飛行訓練安排在洛陽分校,中級飛行訓練才回到校本部所在地——杭州筧橋。

19361016日,王特謙畢業後,因學習成績優異,留校任飛行教官。而同期的乙班則至193751日才畢業全面抗戰爆發後,王特謙參加了筧橋中國空軍中央航校暫編大隊在杭州、上海、南京等地的對日空戰。

暫編大隊在南京會戰後被撤銷了番號,王特謙轉至中國空軍第4大隊第21中隊任飛行員,並隨隊於1937年底赴蘭州接受蘇聯援華飛機。之後,駐防武漢。

1938218日,日軍出動轟炸機12架,由26架戰鬥機擔任護航任務,轟炸武漢。中國空軍第4大隊第212223中隊分別起飛10架、11架、8架蘇制戰鬥機迎戰。

此次空戰,首先投入戰鬥的是第22中隊,其次是第23中隊,這兩個中隊使用的是蘇制雙翼E-15戰鬥機。王特謙所在的第21中隊最後投入戰鬥,使用的是E-16戰鬥機。當第21中隊的飛機出現在日機面前時,日機已漸漸失去了戰鬥力。因而,全隊共擊落日機3架,擊傷2架,全隊飛機10架安全返回,人機無傷。

是役,中國空軍共擊落日機11架(蘇聯志願飛行隊參加了這次空戰,擊落日機1架)。但中國空軍也有不小的損失:首先投入戰鬥的第22中隊雖然擊落日機5架,自己也損失了戰機4架,傷2架。領隊的大隊長李桂丹、隊員巴清正、李鵬翔、王怡等人陣亡﹔其次投入戰鬥的第23中隊擊落日機2架,協同第21中隊擊落1架。隊長呂基淳陣亡,分隊長王玉錕負傷。

這次空戰中,王特謙先與分隊長李文祥、隊員楊孤帆、韓參4機合作,擊落日戰鬥機1架。然後,又與分隊長王遠波、隊員龔業悌合作,擊落1架日戰鬥機。

南下作戰

抗戰爆發後,中國政府為了保障國際對華軍事戰略物資能夠到達國內,曾建立了兩條國際交通運輸線:一條是陸路,由蘇聯經中亞各國進入中國的新疆境內﹔一條是海路,經越南進入中國的雲南、廣西境內。

19394月,日本海軍提出“攻佔南寧,切斷通過該地的中國對外貿易路線,並開辟海軍指向內陸的航空基地”。日軍參謀本部則認為:“南寧一旦佔領,無須置重兵於東京灣附近,即可完成作戰目的。另一方面,佔領該地後,可將機場向前推進,縮短由海南島起飛的距離,可更有效地轟炸蔣政權在西南的兩大補給線——滇越鐵路和滇緬公路,達到切斷的目的,並可直接威脅法屬印度支那。”

1110日,日軍在海南島三亞集結完畢。15日,日軍第9旅團在欽州灣登陸。24日,日軍佔領南寧。

為了支持桂南方面我軍的作戰,中國軍事當局調集了15個師的援軍,並且將當時中國唯一的一個機械化軍——第5軍投入作戰。同時,調集中國空軍主力和部分蘇聯志願飛行隊的飛機進駐桂林和柳州,支援陸軍的反攻。

王特謙也隨中國空軍第4大隊南下來到了柳州,此時,他已升任第4大隊第21中隊的中尉分隊長。

1217日晚8點,中國軍隊向日軍佔領的昆侖關發起攻擊。中國空軍亦頻繁出擊,對昆侖關守敵和六塘至九塘地區的日軍,實施猛烈轟炸。同時,雙方空軍在桂林、柳州、昆侖關等地上空發生激烈的交戰。

1230日,日軍派18架飛機空襲柳州機場,企圖摧毀我空軍在當地的空軍基地。中國空軍第4大隊和蘇聯志願飛行隊共起飛33E-15戰鬥機、9I-16戰鬥機,升空迎戰。

4大隊大隊長劉志漢率領的9機編隊率先發現日機。此時,我機群高度為3300米,日機群高度為4500米。我機群當即向上爬升,並向對方展開仰攻。經過激烈交戰,中蘇空軍飛行員一共擊落日機6架。其中,王特謙與戰友聯合擊落日機1架,而他駕駛的2108號戰機也在這次空戰中受了輕傷。蘇聯志願飛行隊的李辛克則在空戰中陣亡。

次日,中國軍隊攻佔昆侖關,桂南會戰暫告結束。

但中蘇空軍的軍事行動並沒有結束,他們向潰敗的日軍發起追擊作戰,並轟炸日軍在南寧的機場,及其周邊的陣地。空軍的作戰行動,直至次年1月中旬才結束。

日軍佔領南寧後,其空軍以南寧機場為基地,頻繁派飛機深入雲南境內,轟炸滇越鐵路。為了加強空軍在雲南的力量,航委會主任周至柔急忙從中國空軍第4、第5大隊抽調兩個中隊到昆明。

由於剛剛經歷了桂南會戰,各中隊人員和飛機都出現不同程度的損傷。接到上峰命令後,第4大隊大隊長劉志漢決定,從第2122中隊抽調飛行員,組成一個暫時中隊,由第22中隊的隊長張偉華上尉帶隊,前往雲南。於是,王特謙與他同隊的李侃等人,離開了他們所在的第21中隊,來到了雲南。

23日,據稱日機25架,經廣南、硯山、文山等地向西進襲。中國空軍立即從昆明機場起飛2架霍克75戰鬥機、3I-15戰鬥機,沿滇越鐵路南飛進行攔截。另外,將中國空軍軍官學校的霍克Ⅲ戰鬥機部署在昆明上空擔任警戒,以防日機竄入昆明進行轟炸。

18中隊的周伯源、吳國棟於下午135分,在硯山之馬塘附近上空發現日轟炸機,日機分為3個中隊,成“V”隊形。周伯源、吳國棟分別駕駛編號為50485024的霍克75戰鬥機向日機群發動攻擊。此時,我空軍第4大隊王特謙、高品芳、劉鎧駕駛編號為210322102207I-15戰鬥機也正好趕到,並加入空戰。日機依仗數量上的優勢,除以火力組成火網,阻止我機逼近攻擊外,繼續對小龍潭山谷中的鐵路(滇越鐵路中的一段)進行投彈。在多次遭我空軍攻擊後,才加大速度狼狽遁去。此次日機的空襲目標,乃開遠北面滇越鐵路小龍潭附近之鐵橋,因我機頑強作戰,使敵無暇瞄準,炸彈均落附近山谷,鐵道及橋梁安然無損。

下午340分,我機全部安全返回昆明機場。事後檢查,周伯源的飛機中彈2枚,高品芳的飛機中彈1枚,吳國棟的飛機中彈5枚,可見當時空戰之激烈。

回防重慶

支援雲南作戰任務完成後,王特謙奉命歸隊,回防重慶。這次駐渝,等待他的是更加激烈和殘酷的戰鬥。

1940518日、19日,日海軍航空隊利用夜晚對重慶附近的機場進行空襲,從而拉開了所謂“101號作戰”的序幕。

522日,日機54架襲渝。這次,日機空襲的目標是白市驛機場,目的很明確:在對重慶市區進行大規模轟炸前,摧毀我空中抵抗力量。

中國空軍第4大隊與成都趕來增援的第5大隊第29中隊起飛12I-15戰鬥機、7I-16戰鬥機、3架霍克Ⅲ戰鬥機升空迎戰。我機升空許久後,一直不見日機蹤影。此時,我戰鬥機油耗將盡,需返場補充燃油。降落中,日機突然出現在機場上空。原來,日軍派出了1架偵察機,一直在7500米的高空監視著我機群的一舉一動,其轟炸機卻在綦江、合川、永川一帶盤旋,待我機返場後,突然進襲。

此時的白市驛機場上空,隻有3架經加油後再次升空的I-16戰鬥機。3機奮力一搏,但寡不強眾,我空軍損失慘重:機場被敵投中炸彈400餘枚,4架飛機被炸毀,7架飛機被炸受損,士兵及後勤服務人員死傷40餘人。在空戰中,第24中隊分隊長張光蘊駕駛的7504號飛機中彈50餘發後,迫降於遂寧機場。第29中隊隊員餘炳蔚駕駛的7205號飛機中彈47發後,迫降於兔兒坪。

王特謙駕駛編號為7120I-15戰鬥機參加了這次戰鬥。幸運的是,他的飛機返場後未被日機炸中,躲過一劫。

29日,日機63架分2批空襲重慶。王特謙仍駕駛編號為7120I-15戰鬥機參加作戰,擔任他僚機的是司徒福、司徒堅。同日升空作戰的還有第22232426中隊的3I-15戰鬥機、8E-16戰鬥機和3架霍克Ⅲ戰鬥機。中日雙方飛機在市區至化龍橋、小龍坎一帶發生激烈空戰。中國空軍當場重傷日機數架,並見其尾部冒出白煙。而中國空軍的1架飛機迫降於江津後,機毀人傷。另有2機中敵彈多枚。

79日,日機90架分3批空襲重慶。中國空軍起飛13I-15戰鬥機、3I-16戰鬥機、7架霍克Ⅲ戰鬥機、1架霍克75戰鬥機升空作戰。日機群見我空軍佈防嚴密,為躲避打擊,隻能從高空突入市區進行盲目投彈。第一批日機進入市區的高度為6500米,第2批的高度為7000米。我機與這兩批日機相遇,飛行高度分別為5000米和6000米,未及到達有限攻擊距離,日機就匆匆投彈遁去。我機返場加油後,第3次起飛,盡力升高。據當日的《空軍戰鬥要報》記載:“至145分,我機已升至7500公尺以上,發現第3批敵機在白塔上空,當即猛烈圍攻,更番沖擊,敵隊形遂淩亂分散,多機冒煙逃逸,追至南川附近始脫離。”

是役,王特謙駕駛的戰機是編號為2117I-15戰鬥機。

716日,日機54架分兩批襲渝。中國空軍起飛17I-15戰鬥機、6I-16戰鬥機、7架霍克Ⅲ戰鬥機、1架霍克75戰鬥機升空迎戰。王特謙駕駛2111I-15戰鬥機參戰。是役,我空軍擊落日機3架,但王特謙的隊友丁壽康在這次空戰中陣亡。

此後,王特謙還多次駕機與戰友們升空攔截,與來犯的日機展開頑強的戰鬥。

19406月,日本陸軍攻佔宜昌後,應其海軍航空兵的要求,恢復了宜昌機場,將其作為空襲重慶的中轉基地,並計劃使用戰鬥機為空襲重慶的轟炸機部隊護航。同時,日軍又急忙將剛剛研製成功的零式戰鬥機調往宜昌機場。

913日,中國空軍的飛機與零式戰鬥機終於相遇了。雙方一接戰,這種新式戰鬥機的優越性能就體現出來了,空戰很快演變成日軍零式戰鬥機對中國空軍飛機的追逐戰,我機不斷被擊落、擊傷。

在空戰中,王特謙駕駛的是編號為2108E-15戰鬥機,這架戰鬥機於193810月被中國空軍接收,曾在之前的空戰中多次受傷,其發動機也更換過。在日機的攻擊下,因鋼線折斷、機翼脫落,王特謙被迫跳傘。同時,他的左足被日機射出的槍彈擊傷。

空戰結束後,王特謙隨所在部隊撤往成都地區。同時,他因作戰英勇,先後升任第4大隊第23中隊上尉副中隊長和第21中隊隊長。

據資料統計,王特謙曾隨所在空軍部隊多次進駐重慶周邊機場,擔任重慶防空任務。第一次是19388月,進駐梁山機場,直至193911月赴廣西和雲南,參加桂南會戰和保衛滇越鐵路的防空作戰。期間,他參加了1939年全年在重慶的對日空戰﹔第二次是1940年春至913日,他參加了當年大多數的重慶空戰﹔第三次是1942年底,接受援華美機後,駐防梁山機場,並參加了1943110日,中國空軍戰鬥機部隊的首次單獨出川攻擊敵佔宜昌機場的軍事行動﹔第四次是19444月,他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副大隊長的身份,再次進駐梁山機場,擔任重慶地區的防空任務,直至犧牲。

194454日, 早三時許,天色還是昏暗的,飛行員在機場滑行飛機時,出了意外,真是鬼也不會想的到!就是疏散在棚廠裡面第四大隊飛行員李志遠,將飛機滑出,而剛擔任第3大隊副大座王特謙也正好從棚廠裡面走出,不曉得怎樣一回事?兩個人都沒有註意到對方,飛機的螺旋漿將他打得粉碎!高呼哀哉!這向誰講理去?太冤枉了!打了七八年的戰爭沒打死,而死在自己飛機螺漿之下,枉哉!時年僅31歲。

生前,他曾擊落日機2架,負傷2次。因戰功卓著,榮獲二星星序獎章,三等宣威獎章、英雄紀念章各一枚。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作者系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特約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