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擊湘桂北段

 

請不要小事這些雖是小規模卻是繼續不斷的騷擾敵後的空中行動,他們的活躍最令敵人感到頭痛。

看廣西境內,我軍反攻的勝利進展,證明了前些日子空軍所發動的交通破壞戰,是有其輝煌的價值的,就是這批B-25機群,撕毀敵人最近徵兵的計畫,威脅了敵人整個的軍事運輸,使敵人無法防守任何一個據點,而被迫做無聲的撤退。

鐵路是從未通行過車輛的,一路上到處鐵軌都生着紅色的蛂A偏偏起條可用的公路上,又隨時冒著炸彈的火光,桂柳間公路上的大小橋樑,已被我破壞了十之八九,好幾次B-25機群沿着各公路線低飛巡視,為了是要實際看看他們所造成的破壞效果究竟如何?事實很令他們滿意,在這樣漫長的公路線上,竟看不見有任何的車輛行動,也看不見有任何的車輛走過的轍跡。

「真倒楣!我們沿着公路搜尋了一個多鐘頭,連雞公車也看不到一輛,不然我們也好打地靶過癮呀!」一個出擊歸來的飛行員如此氣憤的說。

真想不到,我們對敵人的交通破壞,竟會做得如此徹底,而脫離的交通運輸之後所表現的敵軍力量,又竟是的如此貧弱可憐。

轟炸全縣

在反攻我軍的壓制下,敵人正從桂柳準備撤退,這時空軍第二大隊的轟炸箭頭,迅捷的轉向湘桂線的北段,他們決心要阻絕那敵人唯一的一條退路。

湘桂線北段的情形,也和南段差不了多少,鐵路上沒有車輛通行,敵人所憑持的主要交通線,正是由桂林通全縣轉入湘境的一條公路,全縣便是它的中心據點了!

在全縣,公路上大致和鐵路平行,城的西面有著好幾座橋樑,有鐵路用的、公路用的,其中以公路橋樑是最堅實粗大,破壞了它,準會阻斷若干後撤敵人的退路。

6x號的清晨,天氣漸次好轉,隊堨X擊人員的名單,早已排定;這些日子來,廣西境內我軍正打得熱鬧,但基地上又卻連續陰雨了好幾天,每個人的心胸都像發了霉,看見太陽就像枯萎的花草突然得到了雨露的滋潤一樣,大家都希望的儘先得到出擊的機會,情報室裡擠滿了人群。

敵人不是正在向後撤退嗎?今天準可以找到一些新鮮的目標。自然,我們絕不會輕易放過敵人的一車一船。在人群裡想起了談論的聲音。

一切準備工作都己做好,聽天氣象報告沿途密雲陣雨,不適飛行,但目標區天氣良好,傅振伯隊長決心冒惡劣的氣候出擊。

傅原是富有飛行經驗的,昨天晚上還和我談起他過去的作戰經歷,遠在中國空軍還比敵人處於劣勢的時候,他就幾次參加過極為兇險的戰鬥。第一次湘北會戰他駕機轟炸敵陣為敵射傷,在廣西灌陽縣境內安全迫降。第三次湘北會戰他隨著編隊機群在長沙上遭遇敵機攔截受傷,在兩年前鄂西和湘西北會戰中,他又幾次單機達成任務,就在這次由印度接收B-25返國途中,因發動機發生嚴重故障,還曾冒險飛越野人山,安全降落於密之那機場上。在這隊上,他一向是以飛行沉着和處置適宜見稱件於人的。

飛機將在正午的時候滑走,我正在停機線上為他們送行,我撫摸著每一架即將起飛出擊的飛機,雖然我今天因為身體上欠舒適,未能隨機同去觀戰,但我衷心希望,凡是我所撫摸過的每一架飛機,都能圓滿達成任務安全返航。

一路上天氣果然不好,飛機繞着雲塊行進,好不容易才跨進廣西境內,直向全縣進發,全縣是桂省東北的第一個大城市面相當繁榮,許多到過此地的人,對它還有很清新的記憶,但這時空中望去,似乎面貌全非,城中一片焦黑,許是敵人曾經放火焚燒過的。

賈隣轟炸長熟巧的領着機群,到達目標的上空,連珠式的高射砲火,從目標區發射過來,機群幾次冒險進入,砲火爆發後冒起的濃黑煙霧圍,繞在每架飛機的近遭,高度整合飛機本身一樣。

「我們從沒有遇到過像今天這樣強烈的砲火,敵人瞄的真夠準確,好幾次炮彈正打在我飛機的正前面不遠,假使在延遲半秒鐘的話,我們這家飛機準要給打下去給的人當禮品了!」李鵬鳴上尉有着一種爽朗的性格,一向做事不含糊,今天他可看清楚了!

真夠幸運,王玉奎駕機重彈多枚,左邊起落架和輪胎受傷損壞,但還能安全著陸。

這次冒險所得來的代價,是城西公路橋全部嚴重損害,濃煙起處,水面發著黃濁的光。

返航歸來,大家熱中討論一個問題:「敵軍為什麼集中砲火在這狹小的目標區上。我們曾多次轟炸敵人的佔領區,像桂林、柳州一樣的大都市,也沒有遇到今天這般強烈的砲火。」

城西公路橋,是敵人交通唯一的後撤的路,所以才要盡力的維護,為此我們必須要會壞它,斷了他們的路。

第二天,機隊又出動了,萬承烈大隊長和美聯絡官米勒上校同行,他們一行在全縣城南20公里處,炸毁另一座公路橋梁之後,到達全縣上空時,已有美國第14航空隊P-51戰鬥機在天空巡邏,並擔任壓制的地面火力的角色,遠見一座高射砲火,才發出打出幾炮的聲響,戰鬥機立刻俯衝下去把小型殺傷彈集體投下,地面上立刻蒙上一層土黃色的煙霧,該處高射砲陣地從此暗啞無言。

戰鬥機離去了,另幾處高射砲陣地又開始發作起來。萬大隊長率機群不避危險,還故意繞行在它的四周,「我要看看他的威力究竟如何?」萬隊長一向是個沉毅緘默的烈性人,今天卻喜歡在炸戰鬥中開的那麼大的玩笑。轟炸之後,又掃射全縣的敵倉庫一座,使之着火焚燒之後,機隊安全返歸,便沿着公務搜尋目標,發現正在行駛中的敵軍用汽車10多輛,被他們用機槍擊中焚燒了起來。

小隊出擊

根據經驗,大家感到編隊出擊,不甚和經濟便捷的原則,不如使用小隊戰術,獨自尋找目標,較易發揮個人的才智,而予以敵人以普遍頻繁的襲擊。

據偵查所得,在桂林以北靈川縣境的大溶江口,有著一座公路橋樑,敵人如果由桂林像北撤退,必須經過這裡。

今日,黃良和曹津生兩機,自告奮勇出擊,一路上天氣惡劣萬分,飛機完全處在一種盲目狀態的厚積雲層中飛行,他們各自把所學的盲目飛行技術盡量表現出來,飛着飛着,時間像蝸牛似的在爬,在快到達目標上空時,才漸漸飛出了雲海。

靈川縣的敵人完全沒有料想到,這批冒着惡劣氣候而來的小隊飛機,就是來轟炸這座公路橋樑的。第一輪的轟炸後,公路上的敵軍車輛和剛運來的彈藥立刻就發生了大爆炸;的確當機隊繞行在目標上空時,還看到這座用水泥建築的堅實橋梁,正平直的躺在那寬闊的大溶江上,公路上的車輛也安靜的陳列行駛着。可是由於熊世偉航炸員和幾位射击人員的手法,叫他們在傾刻之間,便承受了那毀滅的惡運,橋面路基被徹底破壞得無法通行車輛了,軍車10輛時數量同時被擊中爆炸起火。

次日王玉奎和吳延懋兩機,繼續偵炸靈川橋梁,王是一個腮邊常開著笑的黑小伙子,但厮殺起敵人來真夠狠心的,他這次運用超低空投彈的方式,是連橋基也被炸的全部倒塌了下去。

大溶江口的河水很深,橋面距離水面又高,炸毀了它,短期之內的敵人是無法修復或使用其他方法以代替的。

此後,時有B-25的小隊,在桂林全縣之間的公務上巡邏着,他們經常的攻擊敵車和敵船,隱藏在村落或樹林裡的敵軍部隊,使敵人蒙受重大損失。他們的活躍,確是最令的人感到頭痛的事。

請不要小視這些,雖是小規模卻是持續不斷的騷擾,敵人交通線的空中行動,無疑的它是桂北反攻勝利的先聲。

摘自中國的空軍 作者沙鷗